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07章 雨天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107章 雨天

热门推荐:
    听到迹部的声音,七海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过身去不满地抱怨道:“为什么我偷懒的时候总是会被你抓到?”

    迹部倚着身旁的一棵树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大概是因为,你偷懒的次数太多了。”

    “才没有呢,”七海皱了皱鼻子,走过去纳闷地问道,“你找我干什么?”

    “休息时间。”说着,迹部把一瓶水递给了七海,等她接过去之后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道,“这件事明明该你来做的吧,啊恩?”

    “唔——”七海拧瓶盖的动作顿了顿,手指点着下巴作思索状,“我明明是来度假的呀——”

    迹部笑了笑,问道:“你在跟谁打电话?”

    “嗯,跟叔叔,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家。”七海认真地回答道。

    迹部皱了皱眉,道:“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吧。”七海很大方地表示。

    迹部迟疑着开口:“你叔叔……是不是虐待你?”

    七海一口水喷出来,然后紧张地对迹部说:“这话可不能被我叔叔听到!”

    迹部一脸的“我就知道”:“他果然虐待你吗?”

    “你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啦!”七海哭笑不得地问道,“我叔叔人很好的,很温柔,才没有虐待过我呢,不过他的确是抠门了一点。”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七海都不清楚彭格列到底有没有钱,因为纲吉时常要抱怨一句守护者们自己打架导致彭格列总部需要重新装修,结果就财政赤字。但是要说真没钱,总部的走廊上随便挂的一副名画就价值上百万。

    要是被纲吉知道七海说他抠门,估计他会按着跳动的额角把七海的存折翻出来一边戳着她的脑门一边问她:“我抠门你会有这么多零花钱吗?”

    可惜他听不到,所以也只是在西西里将近四十度的高温之下打了个喷嚏:“阿嚏——啊咧,空调气温太低了吗?”

    迹部一脸不相信地看着七海:“我不信,他要是不抠门,你还用这样吗?”

    七海觉得其实真的有必要跟迹部解释一下什么了,感觉这个大少爷脑内剧场实在是太丰富了,虽然这里面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在误导他。想了一下之后,七海开口道:“我说大少爷——咦?”七海摸了摸砸在鼻尖上的水珠,下意识地抬起了头,“下雨了?”

    明明刚刚还十分晴朗的天气,顷刻间乌云密布,原本只是稀稀拉拉掉落下来的雨珠也越来越大,并且变得密集起来。

    “下雨了你还傻站在那里干嘛?”七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迹部攥住了手腕跑了起来。

    两个人回到室内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已经回去了。谦也正在那里朝白石吐槽:“说下雨就下雨,果然是容易变天的季节呢。”

    紫原扁着嘴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零食被雨淋湿了……”

    桃井安慰他:“所以我不是说了,训练的时候不要带太多零食了吗,紫原原?下次少带一点嘛。”

    “湿透了哦……”七海拧了拧自己衣服的下摆,顺手又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突然,她的脑袋上被盖了一条大大的毛巾,耳边伴随着的是迹部低沉的嗓音,“快点擦干,小心感冒了。”

    “诶好。”七海答应下来,两手按着毛巾擦着头发,结果动作太慢,被迹部嫌弃了一顿之后,毛巾就跑到他手里了。

    被迹部摁着脑袋,七海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大少爷你要对我好一点!”

    迹部敲了敲七海的脑袋:“本大爷对你还不够好,啊恩?”

    一旁的谦也拼命地点头:“别说女生了,我还真没见过迹部对谁这么好过。”

    千石跳到了一边:“你打住!要是迹部也这样给我们擦头发,我鸡皮疙瘩能掉一地!”

    白石忍不住吐槽道:“我说你们想太多了吧?”

    柳生和仁王很有默契地看向吃了赤司,后者看似面色和善地望回去,两个人就又默默地转了回来。

    不二和幸村两个人看向了窗外。

    “雨下的很大,恐怕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呢。”

    “训练很成问题了呢。”

    “你们是在怀疑本大爷的能力吗?”迹部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他把毛巾递给身旁的管家,然后对两个部的队员们说,“都去换衣服,一会儿去室内体育场训练。”说完之后,他一把揪住准备悄悄开溜的七海的衣领,“你去哪儿?”

    七海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换衣服,然后装病!”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被七海这番不要脸的言论震慑住了,黄濑甚至一脸敬佩地看着七海:“该说不愧是征服了小迹部的人吗?小七海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很厉害哦!”

    见七海面露得意,迹部觉得有些好笑,又十分无奈:“我觉得这不是在夸你。”

    “你的想法不等同于我的。你要揪着到什么时候啦?我真的要回去换衣服了!”说着,七海的身体就很配合地给出了反应——打了个喷嚏,并且浑身激灵了一下。本来就先淋了雨,客厅里又开着冷风,别说七海了,其他的男生们都觉得有点受不大了了。

    迹部这才松开手,同时催促道:“快去。”

    “你也快去啦!”

    坐在室内网球场的地板上,七海单手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正在跟不二做对打练习的迹部。他看起来还是很傲慢,但是却又认真而专注。以前七海问过一平,为什么会喜欢吊儿郎当的蓝波,也问过尤尼,为什么会喜欢看起来很轻浮的白兰,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因为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很吸引人啊。”

    被认真的男生吸引,原来就是这种心情吗?七海不由得想起,刚刚在外面下起雨来的时候,迹部自然而然地拉起她跑回去,回去之后还用毛巾帮她擦头发。其实迹部说的一点都没错,他对她真的已经很好了,而且是在不知道她是谁的情况下,完全不掺杂任何利益关系的好——就现在来讲,迹部是不可能想着从七海身上得到什么利益的。

    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亲密起来了。

    “啪——”无意识地接住不知道从哪个方向飞过来的网球,七海回过神来,眨了眨眼之后问道,“谁的?”

    “我的我的!”千石跑了过去,对着七海不住地道歉,“抱歉抱歉原野,本来想和忍足试试新招,结果没控制好力度,你没有受伤吧?”

    七海摇了摇头,把刚刚接住的球递了过去:“没事啦,不用放在心上。”

    千石又道了声歉,这才跑回到自己的球场上继续跟谦也练起了新招。

    七海抿了抿嘴,看了看自己变红并且开始发热的掌心,最后也只是抱着小腿,把下巴搁在了膝盖上。

    察觉到迹部有一丝分神,不二微笑着问道:“很担心吗?”

    “嗯?”迹部挑了挑眉,“你说七海?”

    “我可没说,看来某个人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嘛,只是练习而已,不如我们先终止一下?”不二指了指坐在场边的七海,“原野同学看起来有点无聊。”

    因为栗原正在跟柳莲二一起记录数据,所以没有陪七海聊天,以至于她只能自己坐在场边,默默地看着球场上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少年们。

    虽然事实上,七海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在看迹部。

    迹部刚要说什么,却见七海突然眨了下眼,然后站了起来走出了网球场。

    “等会儿再说,继续吧,不二。”说着,迹部握紧球拍摆好了姿势。

    “那么,我上了。”不二点了点头,将球高高地抛向了半空中。

    等到休息的时候,迹部和不二才知道七海做什么去了。

    “真难得看你干活了。”迹部在接过七海递给他的毛巾时忍不住打趣了一句。刚刚七海出去,就是把他们休息的时候要用的毛巾喝水全搬进来了。

    七海不乐意地看着他:“大少爷你一天不损我是不是浑身难受?”

    “本大爷只是陈述事实。”迹部将毛巾挂在脖子上,然后对七海伸出了手。

    “哦。”七海了然,拿了瓶水放在了迹部手上。

    迹部哭笑不得:“我不是要这个,把手给我。”

    “不给。”七海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干嘛?占我便宜吗?”

    迹部一脸玩味地看着她:“我要说是呢?”

    “那就更不能给了!”七海语气坚定地说道。

    迹部往前跨了一步,仗着身高优势带给七海一股压迫感。他说:“占自己女朋友的便宜也叫占便宜吗?”

    “可是我——”

    “把手给我。”

    “诶!”

    七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并没有把手伸过去,迹部就自己握住了她垂在身侧的右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