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12章 御守
    吃完午饭没多久,云豆从外面飞回来了,看到七海就高兴地叫起来:“七海——七海!”

    “哇云豆!”七海伸出双手让那只胖乎乎的小黄鸟停在了她的掌心,然后凑过去用脸蹭了蹭它的羽毛,“好久不见你又肥了,应该把你丢到锅里去了。”她对neko说,“云豆只会叫我和师父的名字啦。”

    趴在一边要七海陪自己玩的neko一脸的惊奇:“它会说话啊喵!”

    云豆歪了歪小脑袋,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安吉拉顺着七海的胳膊一路爬到她的手心,然后爬到了云豆的脑袋上。

    “你回来的好晚哦,不过我有留午饭给你哦!”七海像变魔术一样地拿出了一小团煮熟的米饭,“你肯定不想我,所以现在才跑回来。”

    云豆扑了扑翅膀飞到七海肩上,歪着小脑袋蹭她的耳朵,挠的七海脖子痒痒。她笑嘻嘻地说道:“好啦我知道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快点来吃午饭,安吉拉为了等你都没有吃呢。”

    neko趴在地板上,两手撑着下巴,两条腿晃来晃去:“小黄鸟和小蜘蛛喵——”

    挤了挤漆黑的小眼珠,云豆在七海肩膀上跳了两下,趴在它头顶的安吉拉也扒拉了一下自己的爪爪,算是回应了自己的小伙伴。

    “你们俩交流的方式还真是奇特呢,虽然见过很多次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吐槽一下。”七海满头黑线地把云豆和安吉拉放下来,然后托着下巴看着两个小家伙头对着头分那一小团米饭。

    这时,云雀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忍不住微微一笑,然后对七海说:“七海,跟我回意大利。”

    “诶?”七海惊讶地看着云雀,“现在吗?”

    “越快越好。”云雀皱起了眉。不管是那些王权者对七海投入的过多的关注,还是她的身体情况,都让云雀放心不下。

    七海扁了扁嘴:“可是我和阿纲说好十五号才回去的,小正会跟我一起回去。”

    “十五号吗?”云雀摸着下巴,“你要跟入江正一一起回去?”

    七海猛点头:“嗯嗯,小正说会等我的。”

    “这样……”云雀沉思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我有事情要回去处理,等不了你那么久。”如果他在这里,比水流一定会有所顾忌,但是意大利那面还有事情要等他处理。虽然他和七海说这次回来是闲来无事,但是也不会闲到那个时候。

    七海急忙说道:“那师父你回去吧,没关系啊我和小正一起回去就好了。”开什么玩笑,她还想趁着这段时间查点东西,师父要是在这那她什么都不用干了。

    云雀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怎么觉得七海有点赶自己走的味道呢?

    察觉到云雀的表情变化,七海又补充道:“师父你是不是担心比水流找我麻烦呀?你不用担心,白银之王说了会罩着我的!”

    听到白银之王的neko高举手臂一脸兴奋地叫道:“小白超——厉害的!吾辈最喜欢小白了!”

    云雀眯了眯眼,道:“我并不是很放心,比水流之前也不是没对威兹曼下过手。不过你现在住在家光这里,比水流多少应该会收敛一些,走之前,我也会去御柱塔跟黄金之王打声招呼的。”

    neko气鼓鼓地瞪着云雀,对他刚刚完全无视自己的话感到了强烈的不满。她挥舞着手臂气呼呼地抗议:“不要无视吾辈啊喵——”

    云雀扫了她一眼:“安静点。”

    neko又鼓了鼓脸,然后“哼”了一声把脸扭向了一边。

    七海摸摸她的脑袋,给她顺了顺毛安慰道:“好啦neko,别生气啦。”

    neko搂住七海,一下子又开心起来:“还是七海好!”

    “那师父你什么时候走呀?”七海眨巴着眼睛问道。

    云雀挑眉看她:“你这是在赶我走吗?”

    “怎么可能!”七海正色,“师父大人在这里的时间太短了所以我要数着指头过日子。”

    云雀不由得勾起嘴角:“就你会说。我问你,你要那么晚才回去,是不是因为迹部景吾?”

    “咦师父你怎么知道?”刚说完,七海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就算把嘴捂上也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干脆嘿嘿地傻笑起来。

    云雀两手交叉着抄在胸前淡然地回答道:“骸说,你最近和他走的很近,还有,你奶奶也说是他送你回来的,而且你刚回来两天,就又跟他出去了,今天才回来。”

    七海皱了皱鼻子:“阿骸就算了,奶奶居然也出卖我!”

    云雀在心里默默地说:你奶奶不光出卖你,还好一顿夸迹部。他不解地问道:“你不是之前跟他不对盘吗?虽然后来你说感觉他人还不错,不过你们俩的关系变得那么好了吗?”

    七海歪着脑袋:“大概有那么好吧?师父我跟你说,大少爷其实人真的超级好的!”

    如果云雀没记错,上次说起迹部的时候,七海说的是“很好”,这次直接换成了“超级好”……“迹部到底干了什么把你收买了?”

    七海本来下意识地想要回答“给我打钱”,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于是她面色严肃地回答道:“师父,我想了一下,也没想明白大少爷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虽然没有恋爱经验但是周围基本没有单身狗的云雀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说道:“那就不用管了。”想拐他徒弟?呵,他的拐子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七海有些犹豫:“可是这样不太好吧,师父?”

    云雀斜睨着她:“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好的师父,我知道了师父!”

    手里拿着终端,七海一边向四周张望着一边自言自语道:“大少爷在哪儿呢?”

    这时,她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喂原野——”她转头去,就见谦也和千石两个人快步朝自己走来。

    “早~”七海笑眯眯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千石也跟她说了声“早”,谦也则是有些怀疑地看着她,“你不会是因为记不住我们的名字才想了这种方法来打招呼吧?”

    “说什么呢,”七海两手抄在胸前,微微扬起下巴看着谦也,“我已经记住你们的名字了,忍足谦也和千石清纯。”

    谦也掩面:“我感动得快哭了!”

    千石拍拍他的肩安慰道:“别哭了,太没出息了。”他坏笑着看着七海,“话说,原野你是来看迹部比赛的吧?是不是没找到地方啊?”

    七海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嗯,我发了短信给大少爷,但是他还没有回我。”

    “迹部应该去抽签了吧?我们带你过去吧。”谦也好心地说道。

    “那就太感谢啦!”

    七海和谦也他们一边说话一边走到比赛场地的时候,迹部刚好抽完签回来。他挑了下眉有些意外地问道:“你怎么跟他们俩一起过来了?”

    七海撅了撅嘴:“我发短信给你你不理我呀,我找不到地方嘛,刚好碰到了谦也和千石,所以就跟他们一起来了。谦也说你去抽签啦,抽完了吗?”

    “刚抽完。你什么时候跟忍足关系这么好了?连名字都叫上了。”说着,他就扫了一眼正在旁边跟白石他们说话的谦也。

    谦也突然觉得背后凉嗖嗖的。

    七海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为了区分他和他哥啊,都叫忍足,叫一个两个都回答了怎么办?”

    这个反驳太有道理了……迹部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终端,看完了七海发给他的短信之后才开口道:“刚刚抽签没看到,不然你也不用找这么久了。”

    “唔没关系啦,反正我也过来了啊。对了,你们抽签是抽什么?”七海好奇地问道。

    “比赛场地。”迹部解释道。

    七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哦!那你们的出场顺序都是安排好了的吗?你第几个上去呀?”

    “第三个,我是单打二。”迹部把出场次序表递给了七海。

    “为什么单打二号是第三个上场?”七海不解地问道。

    “全国大赛都是先单打三,然后双打二,接着是单打二、双打一和单打一的顺序,明白了?”迹部耐心地解释道。

    “明白啦!”七海对着迹部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这个给你!”

    “什么?”迹部接过来之后才看清楚,原来是个御守,上面绣着“必胜”的字样。

    七海解释道:“奶奶说,日本人喜欢在比赛之前求个这个保佑自己比赛胜利,所以昨天下午我就去神社求了一个给你。”七海笑眯眯地看着迹部,两只眼睛弯弯的,“不过我是天主教徒诶,不知道算不算对日本神明的大不敬,万一他不肯保佑你,我就去把香火钱全要回来。”

    本来迹部还很感动,结果听了七海的话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看着静静躺在自己掌心的御守,随即把目光放在了七海身上。他深深地凝视着七海:“你特意去给我求的吗?”

    “是啊,”七海不假思索地点头,“因为你对我很好啊,所以我觉得我也要对你好一点。”七海嘿嘿笑着,“虽然只是个小御守,你也不要嫌弃啊。”

    迹部握起拳,将预收攥在自己的掌心,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嗯,不会的。”

    “那你比赛要加油哦!”

    “好。”迹部打了个响指,神情自信而张扬,“你就等着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美技之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