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18章 对峙
    迹部在打通电话之后听到对面是个男人的声音时,心里忍不住“卧槽”了一声。他有些迟疑地开口:“七海?”

    “她在洗澡。”对面的男人用不以为然的语气说道。

    迹部忍不住在心里又“卧槽”了一声。七海在洗澡?那这个男人是谁?这么想着,迹部就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你是谁?”

    然而,不等对面的男人回答,一个萌萌的声音就回答了他:“云雀——云雀——”

    迹部在心里叫了一声比刚才还要响的“卧槽”。

    云雀?云雀恭弥?!

    “哇哦,在外面玩够了?”云雀淡漠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笑意,然后问迹部,“你是迹部景吾吧?”

    迹部愣愣地答应了一声:“嗯……”

    “七海在洗澡。”云雀又重复了一遍。

    我刚刚已经听见了你不用再说了!脑子里一团乱的迹部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说了句“打扰了”就挂了电话。

    七海在云雀家?还在洗澡??现在是应该洗澡的时间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雀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被挂断的终端,刚放下就听到七海在叫:“哇啊啊啊neko不可以这样出去!会被师父骂的!”

    “可是吾辈洗完澡不想穿衣服喵~”neko雀跃地喊道。

    “身上湿漉漉地出去也会弄湿地板啦!乖啦,先擦干了再出去。”

    云雀挑眉,想不到任性的小徒弟也会这么有耐心地哄人了。不过想到对方是女孩子,云雀又觉得,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了。

    好不容易被七海哄着穿上衣服,neko刚兴冲冲地跑出浴室,就看到云雀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就又吓得瑟缩着跑到了七海身后。

    看着躲在七海背后瑟瑟发抖的neko,云雀勾了勾嘴角:“把你的衣服捡起来,不然就把你丢出去。”

    七海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师父不是很喜欢小动物吗?怎么这次这么喜欢欺负neko?

    “呜哇啊啊啊啊——”neko一边叫着一边跑了出去。

    七海嘴角抽了抽:“她是怕你把她丢出去所以自己先跑了吗?”

    云雀不以为然地说道:“小动物嘛,饿了总会回来的,你看云豆不就回来了?”

    七海一扭头,果然见云豆已经在和安吉拉一起玩了。说到饿了……时候转回头去,眼巴巴地看着云雀:“师父我们晚饭吃什么啊?”

    “汉堡肉。”

    云雀猜的没错,到了吃晚饭的时候,neko果然鼓着一张小脸很没骨气地回来了:“吾辈饿了喵。”

    七海笑眯眯地把neko的那份端了上来:“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哇——七海真好!”neko开心地扑过去抱住了七海。

    “师父做的。”话音刚落,七海就看到neko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neko转过小脑袋去悄咪咪地看着云雀,对方却聚精会神地看着报纸,同时扔出一句:“不想吃也没关系,反正家里也没有别的了。”

    “哼!”neko气鼓鼓地咬了一口汉堡肉,然后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吃起饭来的速度连七海都吓了一跳,不到五分钟就把饭菜吃了个精光。

    “师父,我觉得neko应该吃鱼。”七海严肃地说道。

    云雀依旧看着报纸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没有鱼。”

    neko往云雀那面靠了靠,语气傲娇地对他说:“吾辈吃的很饱,所以决定夸你一下喵。”

    云雀想也不想地拒绝:“不用了。”

    “唔——”neko再次气气地骨气腮帮子,一脸委屈地看向了七海,不过七海忙着发短信,所以只是抬手揉了揉neko的脑袋。

    云雀翻了一页报纸,看到七海在发短信之后,便问道:“七海,你另外一部终端是哪里来的?”

    “嗯?”七海抬起头想了一下之后问道,“师父你说那部银色的吗?”

    “嗯。”云雀点了点头,等待着七海的回答。

    七海咧嘴笑道:“大少爷送我的!因为之前那部旧的被我摔了,大少爷就带我去买了一部。”

    云雀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只有七海一个人在那纳闷:“大少爷怎么不回我短信啊?明天什么时候比赛呀?”

    云雀依旧没有说话,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报纸上。

    到了快睡觉的时候迹部也没回七海的短信,她只好又发短信问仁王,才知道明天东大的比赛被安排在下午。

    “那明天上午我就很闲了诶——”七海在榻榻米上翻滚着说道。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云雀在日本的家这么大,门上还挂着风铃,晚风一吹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家光和奈奈两个人要明天才回来,所以七海和neko两个人今晚就住在了云雀家。

    听了七海的话,云雀想了一下之后说道:“那我明天上午带你去买点东西。”

    “师父你直接给我钱就好了。”七海坐起来表情严肃地说道。

    neko趴在一边,跟云豆还有安吉拉分一碗刨冰吃:“呜哇——好凉!”

    云雀觉得有些好笑:“我怎么觉得你来了日本之后变得特别喜欢钱了,嗯?”

    七海纠正道:“师父你说的不对,我本来就很喜欢钱,只是来了日本之后更喜欢了而已。”说完之后,她就得意地对着云雀做了个鬼脸。

    云雀点了点头:“说的有道理,毕竟你是跟着沢田纲吉长大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沢田纲吉就喜欢哭穷,明明一点都不穷,不就是打碎他几个花瓶捣烂他几幅名画么。

    七海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爬到了云雀面前:“师父你要带我去买什么啊?”

    “你不是说想要钱?”云雀瞥她一眼,“我的副卡都给你了,也没见你花多少。”

    七海吐了吐舌头没:“刚来的几天没钱花,现在是有钱忘了花。”其实本来她日常支出就不多,后来做什么都和迹部一起,大少爷总是在她准备结账的时候轻飘飘地扔出一句:“我付过了。”以至于她近期最大的一笔开支也就是买了领带夹买了对袖扣。

    云雀笑着揉了揉七海的脑袋,然后站了起来:“早点睡觉。”

    “是,师父!”

    “还有你。”

    “喵——”

    跟在云雀身后,七海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为什么这些人都喜欢带她来这种奢侈品店?然后吐槽完了之后她就默默地掩面了。最近吐槽大少爷的次数太多,结果连师父都忍不住吐槽起来了。可千万别被师父知道,万一被逐出师门就不好了。

    “师父师父,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呀?”她在店里扫了一眼,然后歪着头问道,“你该不会现在就要给我买生日礼物吧?”

    云雀斜眼看她:“你要是喜欢戴手表,我现在就给你买,不用等你生日。”

    七海嘿嘿笑着不说话。不过很快,她又反应过来:“那师父你还说带我来买东西啊?你明明知道我不戴手表的。”

    云雀一边看着展示柜里的手表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给你买,是让你去送人的。”

    七海眼睛一亮:“师父你要支援我追漂亮妹子了吗?”

    “别人送你东西,你不应该回送一下吗?”说着,云雀指了指七海拿在手里的终端。一直拿在手里,还时不时地看一眼,这丫头是多喜欢那个大少爷送的东西啊?

    七海有些心虚地对云雀说:“师父我跟你说件事,你不要把我逐出师门啊。”

    “我考虑考虑。”云雀挑眉,“你说吧。”

    “我不是之前丢了钱包嘛,然后因为这样那样的误会所以他一直以为我很穷,穷的需要政府救济,还以为阿纲虐待我。”七海越说越觉得,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脑洞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她自己也越说越发虚,总觉得是时候跟迹部解释一下她和云雀的关系了,不然迹部老以为她敬爱的师父大人是个包养女大学生的性冷淡。

    “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诶嘿嘿师父你过奖了。”

    不仅越来越喜欢钱还越来越不要脸,云雀第一次觉得纲吉把七海送来日本这个决定实在是太不正确了。但是……云雀眼神变了变,然后对七海说:“你去挑,一会儿我付钱。”

    “好的师父!”

    迹部被赤司叫出来的时候,还在因为昨晚没睡好觉而精神不济。不为别的,就因为昨天那通他打过去却被云雀接起来的电话。

    “我说,今天才全国大赛第二天,你不会昨晚通宵训练了吧?”赤司狐疑地问道。

    迹部捏了捏眉心:“没睡好。”想了一晚上云雀和七海的事情,迹部丁点儿都没睡,就像赤司说的那样——通宵了。

    赤司摸着下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说,你来给你爸买生日礼物,干嘛要拖着我?不应该叫阿佑来吗?”迹部露出了一脸的嫌弃。

    赤司微微一笑:“这么热的天,我怎么可能叫她出来?”

    “重色轻友。”迹部对自己发小这种行为表示了十足的鄙夷。本来还想趁着上午没比赛补个觉,现在也不用补了,下午的比赛他都完全不想出场了。

    赤司拍了拍迹部的肩:“等会儿请你吃饭,其实礼物我已经选好了,今天就是来取一下。啊,就是这里,进去吧。”说着,赤司就先走了过去。

    迹部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结果刚一进去,他就听到赤司说:“那不是你女朋友吗?”

    “啊?”迹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到赤司指给他看之后才发现,果然是七海。她手里拎着一块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手表,表情有些纠结。

    迹部想也不想地走过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听到迹部的声音,七海先是一惊,随即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大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呀?”

    “这话该我问你吧?”迹部无端地觉得自己烦躁了起来。

    大概是迹部的情绪控制的很好,所以七海也没发现,只是笑眯眯地回答道:“我来买礼物啊。”

    “你去抢银行了?”迹部怀疑地看着七海。昨晚才知道她和云雀在一块,今天就看到她来这种奢侈品店买礼物,迹部想不多想都难。

    七海不乐意地撅起了嘴:“才没有。对了,你昨晚怎么不回我短信啊?我等你好久呢,后来问了仁王才知道你们今天的比赛在下午。”

    赤司觉得自己真是够了,闲着没事干嘛要拖着迹部出来?现在好了,又被喂了一嘴狗粮。

    迹部很想说“真是不容易啊你和别的男人在一块的时候还想着给我发短信”,结果就听到了身后传来昨晚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声音:“选好了没有,七海?”

    三个人同时转过头去,就见到云雀拿着终端走到了他们面前。

    看着突然多出来的迹部和赤司,云雀也有些讶然。他不过就出去接了一下草壁打来的电话,怎么这两个大少爷就从天而降了?

    “选好啦!”七海拿着她刚刚挑的手表举到了云雀面前,“师父你看这个好不好看?好看的话我就买这个咯?”

    云雀看了看手表,然后在迹部震惊的目光中瞥了他一眼,最后点了点头:“你觉得好就行。”

    “上午好,云雀先生。”赤司很有礼貌地跟云雀打了个招呼,“我是原野的同学,我叫做赤司征十郎。”

    “我知道,七海跟我提过你们。”云雀淡然地说道。他的目光扫过赤司,然后停留在迹部脸上,“你就是七海说的大少爷,迹部景吾吧?”

    迹部点了点头:“是我。”

    七海把手表给了店员让她去包装,然后才回来对迹部和赤司说:“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师父,我觉得你们肯定都知道他是谁啦。”

    迹部不由得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

    说好的包养女大学生的性冷淡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