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22章 接吻
    七海以前听山本说过,日本的夏天,结束在全国大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也开始于那场比赛。当她看到幸村打败了站在他对面的对手、让东大拿到了全国大赛的冠军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这个夏天变得真实起来。

    “在想什么?”看到七海呆呆地出神,迹部有些好奇地问道。

    七海点着下巴:“以前听叔叔说,日本的夏天总是很精彩,现在才真切地感受到了。”她伸了个懒腰,语气有些懒散,“年轻真好啊——”

    迹部伸手摁了摁七海的脑袋:“不要说得自己好像个老年人一样。对了,你不是说想去平藏叔叔家吗?我已经跟他说了,我们今晚就可以去。”还没放假的时候七海说让迹部帮她一个忙,就是带她去一次原野家。她觉得,一定可以在原野家发现点儿什么。

    听了迹部的话,七海点了点头:“好呀,唔——时间过得还真快,后天我就要走了呢。”她歪了歪脑袋,表情看起来有些可爱,“又能见到我那些肤白貌美胸大腰细金发蓝眼的大姐姐们——”

    “走了。”迹部捏了捏七海的脸,然后跟上了队伍。

    “哦好!”七海脸一红,快速地跟了上去。

    “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想来平藏叔叔家啊?”车子停好之后,迹部一边解开了安全带一边问七海。

    七海想了想之后回答道:“大概是因为,平藏先生对我很亲切,一郎爷爷也对我很友好,而且我们都姓原野,所以走之前来探望一下。”

    迹部不置可否。他觉得原因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但是既然七海不说,那他就选择不过问。到现在为止他都觉得七海有很多事情瞒着他,但他还是希望,有一天能亲口听她说出来。

    “下车吧。”

    “好。”

    因为迹部提前打过招呼,所以平藏早早地就等在了门口,看得出,他对于七海的到访也十分欢迎。

    “父亲已经在和室等你们了,”平藏笑眯眯地看着两个人,“好久不见了,七海。”

    “似的!”七海用力点头,语气乖巧地说道,“因为马上要回意大利,所以想来拜访一下平藏先生和一郎爷爷的。”

    平藏故意板着脸:“都叫我父亲爷爷了,为什么不能叫我叔叔呢?”

    七海立马从善如流地改了口:“平藏叔叔。”

    迹部摸了摸鼻子打趣道:“你又多了个叔叔啊。”

    平藏有些惊讶地看着七海问道:“七海你有很多叔叔吗?”

    七海面色深沉地回答道:“据不完全统计,大概有那么几十个吧。”

    “哈哈哈哈,那还真是不少呢。”平藏大笑起来,然后带着两个人往里走,“好了,我们也别站在外面了,不然父亲也要等急了。”

    迹部和七海两个人点了点头,跟着平藏走了进去。

    就像平藏说的那样,一郎老早就在和室等着了,而且他面前还摆了个棋盘。见到三个人走进去,一郎招了招手:“来陪我下棋。”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迹部刚要过去,一郎就挥了挥手:“不是说你,我说七海。”

    “噗嗤——”七海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在迹部威胁的眼神中假咳了两声,正色道,“好的,一郎爷爷。”

    在一郎面前盘腿坐好之后,七海好奇地问道:“您怎么知道我会下棋呀?”

    “上次你来的时候自己说的,当时礼司也在场。”一郎摸了摸胡子,“你好像对他很抵触,他说想跟你下棋,你还死活不同意。”

    七海皱了皱鼻子:“因为他太奸诈了。”

    一郎点了点头:“确实,但是他毕竟是个王嘛。怎么,小丫头,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老人家啊?”

    “想您了不行吗?”七海笑嘻嘻地回答道,“又不是您看着我觉得亲切,我看着您也觉得亲切嘛。”

    “就你会说。七海啊,你家里有爷爷吗?”一郎语气和蔼地问道。

    七海点点头:“有啊,日本有一个,意大利还有一个呢。”

    “那你这两个爷爷可真幸福,有你这么个古灵精怪又可爱的小孙女。”说着,一郎斜了平藏一眼,“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自己的孙女啊?”

    迹部幸灾乐祸地用胳膊肘撞了撞一郎。

    一郎挠了挠头发,转而看向七海:“那个,七海啊,等你回来,一定要多往我们家跑几趟。”分散一下老爷子的注意力,他就不会老催我结婚了。平藏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但是原野一郎是谁?那可是当过日本首相的老狐狸了,一眼就看穿了平藏的小算盘,气得吹着胡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七海走了一步棋,语气欢快地回答道:“好呀,那我等从意大利回来一定多往这面跑,你们可不要嫌我烦呀。”

    “说起来,你们都放暑假了啊,”一郎的语气有些感慨,“往年都是景吾和征十郎两个人会经常来看我,今年这么一想,反倒觉得有点寂寞了。”

    迹部默默地往平藏那面靠了靠,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问道:“我和阿征是不是要失宠了?”

    平藏想了想,同样小声回答道:“我觉得你不会,好歹你是七海的男朋友。说起来,我爸从几年前就开始念叨想要个孙女,现在有个送上门来的,他老人家估计心里乐坏了。”

    看了看聊得正欢的一老一少,迹部又小声问平藏:“那你是不是得谢谢我?”

    “谢你……才怪!”平藏就差翻白眼了,“现在老爷子催的更急了。”

    迹部摸了摸鼻子决定不说话了。

    本来七海还在和一郎一边下棋一边聊天,下着下着她就不说话了,而是专心致志地研究起了棋盘。

    一郎也不介意,就摸着胡子笑眯眯地看着她思考。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这么开心。”平藏摇了摇头,“我去安排一下晚饭的事情。”

    迹部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到了七海身后,看了看棋局之后挑着眉说道:“你已经死了啊。”

    “住口!住口!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的!”七海气鼓鼓地瞪着迹部,又盯着棋盘看了五分钟之后,她举手告饶,“好吧我认输了,还是一郎爷爷厉害。”

    一郎摆了摆手:“你下的已经很好了,下次可以和征十郎较量较量了。”

    “咦,为什么不是和大少爷?”七海歪了歪头,见一郎有些不解,她解释道,“呃,我是说迹——景吾。”

    七海这一声“景吾”叫的很坦然,迹部却听得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上来,这是七海第一次这么叫他,之前让她这么叫她都不叫,虽然他能明白七海为什么要这么叫他,但是迹部的心情还是微妙地变得舒畅起来。

    “景吾会让着你,这样下起来就没意思了。”一郎意味深长地说道,脸上的表情仿佛看穿了一切。

    七海扬了扬下巴:“哼,他才不会让着我呢。”

    一郎立马瞪着迹部:“景吾你是不是平时欺负七海了?”

    迹部觉得自己真是太冤枉了:“您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七海拼命点头,于是一郎也点了点头:“像。”

    迹部掩面:“您不能只听信七海的一面之词啊!”说完之后,他伸手戳了戳七海的脑门,“你啊——”

    七海捂着脑门:“你看吧你现在就在欺负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郎摸着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又陪着一郎下了几盘棋,迹部注意到,七海似乎有些坐立难安。他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腿、腿麻了……”七海觉得自己真是欲哭无泪了。因为不习惯在榻榻米上跪坐着,所以这会儿她的腿已经麻了,动一下都觉得很酸爽。

    看着七海一脸委屈的表情,迹部本来是有点心疼的。但是想到她的理由,他又觉得很想笑。

    一郎见状,便对迹部说:“景吾啊,你带七海出去走走吧,我记得平藏跟我说过,七海很喜欢我们家的庭院来着是吗?”

    “是的,真的是非常漂亮的庭院,您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吧?”七海由衷地说道。

    一郎点了点头:“是啊,礼司的爸爸修剪花枝的手艺不错。”

    “诶?”七海一脸错愕,“青之王的爸爸是园艺师傅吗?”

    “是啊,你看起来很惊讶啊。”一郎笑了笑,“是不是没想到?礼司的爸爸跟他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七海一脸的深沉:“我以为,青之王家里的人都跟他长了同一张脸……啊不,我完全没办法想象他居然有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七海现在很想就地来一个失意体前屈。这么说已经很委婉了,应该说,七海完全没办法脑补宗像竟然还有家人。

    看到七海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很奇怪的东西,于是开口问道:“你还要不要出去走走了?”

    “要——”七海朝他伸出手,“拉我一把。”

    迹部一把把七海拉了起来,但是七海因为脚麻差点没站稳,还好迹部手快扶住了她。

    “能行吗?”迹部皱了皱眉。

    “大概。”七海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然后动了动腿,“走吧。”

    两个人在庭院里走了一会儿,七海伸了个懒腰:“呜哇——感觉好多了!这个庭院还真好看啊,我师父家的那个就不像这样,反而让我觉得好像年久失修一样。”七海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就像他老人家一样,狂放不羁。”

    迹部斜睨着她:“你这算不算是说你师父坏话?”

    “这怎么能叫坏话?我这是陈述事实。”七海义正言辞地反驳道。

    迹部挑眉:“是谁说他是性冷淡?”

    “求你别说了!”七海就差跪下抱住迹部的大腿了,“我还不想被逐出师门。”

    “认怂倒是挺快的,”迹部伸手捏了捏七海的鼻子,语气有些无奈,“我说你,真的是担心被你师父逐出师门吗?”

    “其实也不担心啊,师父才不会把我赶出去呢,毕竟我也做过比这些还大不敬的事。”毕竟当着云雀的面就跟人家漂亮大姐姐说“你来当我师母吧”这种事她也没少做,当然了,结果都是失败的,而且还被云雀罚着回去抄三本字帖。

    看起来是真的不怕,云雀到底是宠她宠到了什么程度她才会这么有恃无恐的。迹部正在纳闷,终端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便对七海说:“我去接个电话,等一下回来。”

    “去吧去吧。”七海点了点头,然后朝迹部挥了挥手。

    然而迹部接完电话回来却发现,七海不见了。

    迹部去接电话的时候,七海就用幻术藏了起来。她打开终端里伏见发给她的原野家的平面图,然后迅速地找到了书房的位置。

    “以我对我爸的了解,如果他真的是原野家的人,那么他十二年前回日本就一定会跟家里人联系。”七海去找伏见帮忙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伏见瞅着她:“你对你爸了解多少?”

    “我不了解他。”七海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伏见露出了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但是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十二年前,我跟我爸妈回到了日本,恰好十二年前,原野一郎的房产有过产权人的变动。”七海喝了一口咖啡,“我问过我奶奶,她说并不知道十二年前我们回来的时候住在哪里。”

    伏见耸了耸肩:“巧合太多,不然你也不用怀疑了。原野家的平面图我传给你了。”

    “谢了。”

    “虽然说想找点什么出来但是……”七海啧了啧舌,在书房里转悠着。根据伏见发来的平面图,七海发现,原野家有两个书房,一个是平藏的,一个是一郎的。她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翻了翻,发现扉页写有平藏的名字,书的内页也有他做的备注。七海没看过平藏的字,但是看过一郎的,从字间距的习惯和下笔的力度,七海判断,这些批注应该是平藏做的。

    “这是平藏叔叔的书房啊。”七海立刻判断出,这个书房没有什么调查的价值了。她看得出,虽然是政界人士,但是平藏的为人非常坦诚,而且他当时说自己再也没有见过哥哥的语气也不像是说谎,所以,他的书房一定没有关于原野健司的东西。

    但是一郎就不一样,他毕竟是原野健司的父亲,手里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东西。打定了主意,七海翻了翻平面图,然后施了个幻术去了一郎的书房。

    跟平藏的书房一比,一郎书房里的书更显陈旧。七海从书架上拿下来一本,随手一翻,结果翻出了很多灰尘颗粒,吸到鼻子里痒的她差点打了个喷嚏。

    用力揉了揉鼻子,七海把书放了回去,然后开始在书房里开始搜寻。

    在所有的书架前都转了一圈,七海发现,最里面的一个书架,有几本书似乎经常被拿出来,因为那个书架看起来已经有很多念头,好多书上面都落满了灰尘,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没有人来清扫。但是那几本书看起来却非常干净,边缘起的毛边也比那个书架上的其他书严重。

    七海眯了眯眼,把那几本书拿了出来,果然看到那几本书后面放着一个盒子。盒子很扁,竖着贴在书架最里侧,刚好可以用那几本书挡住。七海正准备去把盒子抠出来,却发现她拿下来的那几本书里,有一本里面夹着一封信。她把信封抽了出来,发现上面用黑色的签字笔写着原野一郎的名字,看起来时间似乎很久了,因为字体已经开始有些晕开了。信是从意大利寄来的,写信的人是原野健司。

    “果然,原野健司去了意大利还是跟家里有联系的。”七海本来想看看邮戳上的日期,但是已经被磨没了。别说邮戳了,整个信封磨损的都非常厉害,应该是经常被拿出来翻阅。

    七海正准备掏出信来看看里面的内容,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迹部的声音:“七海?七海?你去哪儿了?”脚步声越来越近,七海急忙把那几本书塞了回去,又急匆匆地把那封信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塞完了之后她忍不住掩面,反正她用了幻术,迹部应该看不见她才对。

    她刚这么想完,书房的门就被打开,迹部挑了下眉,径直朝她走来:“你在这个地方做什么?不是让你等我吗?”

    卧槽?幻术失效了?七海心里一惊,一边比划着一边想要解释:“我,那个——”

    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了平藏的声音:“奇怪,书房的门怎么开了?”

    “我说你——”迹部的话还没说完,就愕然地睁大了眼睛,整个身体也僵硬了起来。

    七海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踮着脚吻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