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66章 分别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166章 分别

热门推荐:
    意大利,西西里岛。ggaawwx

    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于狱寺的汇报,纲吉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唉——”

    狱寺立即停下汇报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十代目?”

    “总觉得有点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纲吉身体前倾,两手十指指尖相搭,“日本那面,骸有什么消息吗?”

    狱寺摇了摇头:“暂时没有。”

    “我觉得应该快了,不然等会儿我问问骸吧。纲吉的话刚刚说完,他放在桌子上的终端就响了起来。他和狱寺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了终端,来电显示:骸。他捏了捏眉心,语气有些无奈,“感觉不会是什么好消息啊……”他接起终端清了清嗓子,“有什么情况吗,骸?”

    六道骸嗤笑道:“你和云雀恭弥教出来的野丫头,学会夜不归宿了。”

    “我觉得你应该不是想跟我说这个,”纲吉掩面,“七海怎么样了?

    “我是说了她夜不归宿了啊,所有人都在找她,找了一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这几年练的最厉害的幻术就是把自己藏起来,”六道骸的语气少见的认真了起来,“鬼木十方找她了,事情好像一下子超出你预估的范围了。”

    纲吉略一沉思,道:“我知道了,七海现在怎么样了?”

    “她在吠舞罗,迹部家那个大少爷也在那里,我觉得r4的人应该很快就找上去了。”六道骸挑了挑眉,“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来?”

    “很快就过去,接下来,骸,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纲吉语气恳切地说道,“就拜托你了。”

    “kufufu,我知道了。”六道骸说完之后,就十分痛快地挂了电话,接着自言自语道,“吠舞罗啊,还真是很久没去了……kufufu——”

    而纲吉也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对狱寺说:“狱寺君,麻烦你跟云雀前辈说一下,我们准备动身去日本了。”

    狱寺点头:“我知道了。”

    听到怀里的人哭声渐渐变小,直到最后抽泣起来,迹部不禁低头问道:“哭累了?”

    七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安娜捧着杯子小小声地说道:“景吾,真温柔呢。”

    草薙有些惊诧地说道:“每次见到小七海,她都是嘻嘻哈哈的,有的时候我都觉得她没心没肺的,没想到她也这么能哭啊?”

    “总归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周防单手撑着脑袋,语气依旧懒散,“草薙,关店,过会儿r4的人该来了。”

    草薙边往外走边感慨:“r4的工作效率,一如既往的高呢。话说回来,尊,你到底是在哪里把小七海捡回来的?”

    “啊——”周防努力回想了一下之后不太确定地回答道,“哪家酒吧门口吧……”

    听到周防他们的对话,迹部放低了声音问七海:“你昨天去哪里了?”

    七海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满脸泪痕,说话还带着颤音,眼睛鼻子都哭的红红的,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迹部心疼不已。

    迹部拿出手帕,一点一点仔细地又温柔地替七海擦掉脸上的眼泪,然后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等到七海情绪稳定了一些之后,他试探着问道:“你刚刚说,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嗯,我想起来了,能想起来的全部都想起来了。”七海窝在迹部怀里,两只手不自觉地揪紧了他的衬衣,“还有爸爸妈妈,都想起来了……”

    “听到你说都想起来了我可一点都不开心。”六道骸的声音在酒吧里响起来,吓了草薙一大跳。只见一团青色的烟雾在空中浮现,很快,六道骸的身影就具现出来。他径直走到了七海面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毫无防备地从迹部怀里将七海拉了过来。

    “喂——”迹部立刻站了起来,不想却撞上了六道骸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

    他似笑非笑地说道:“不管是为了这个臭丫头,还是为了你自己,我劝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

    周防懒洋洋地问道:“你要带她走吗?”

    “不然她就得跟你一样去r4的监狱吃牢饭了。”六道骸的语气风轻云淡,“这丫头可挑食了。”

    迹部死死地盯着六道骸:“你要带她去哪儿?”

    “去她该去的地方。”六道骸说完之后,就听到七海用虚弱的声音叫自己,“阿骸……”

    从昨天上午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也没喝过水,加上本来最近身体状况就不太好,要不是有六道骸支撑着她,七海可能就瘫倒在地了。她说:“我感觉不太好。”

    “好才怪,”六道骸没什么好气地说道,“你的异能跟你的死气之炎现在开始争夺你身体的主权了,就看谁能赢了,它们才不会管你呢。”他转头看向周防,“居然还能把她捡回来,多谢。”

    周防懒洋洋地回答道:“没什么,不过,你也一直没发现她吗?”

    “kufufu~她会的幻术,一半是云雀恭弥教的,另一半,可是在跟我的实战中积累的。”六道骸弯了弯唇角,斜睨着看向迹部,话却是对着七海说的,“要不要跟你的小男朋友道个别?”

    迹部突然觉得,如果这次就让六道骸把七海带走了,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他往前迈了一步,却听到七海用很小的声音说:“不用了……”他心里一惊,却见七海转头对着他笑了笑,“你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去勾搭别的小姑娘啊,我会生气的。”

    迹部先是一愣,随即哭笑不得:“到现在你还会担心这种问题吗?”

    “当然不会,你可是我一个人的。”七海说着,敛了敛眸子,“阿骸我们走吧……”

    “kufufu~”酒吧里再次想起了六道骸诡异的笑声,一阵烟雾过后,两个人就都不见了。

    迹部久久地站在原地,直到草薙叫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来。他转过身去,就见安娜将那颗红色的玻璃珠放在眼前,透过玻璃珠看着自己。

    “这次又看到什么了吗?”迹部走过去,伸手揉了揉安娜的脑袋苦笑着问道,“她会不会回来?为什么我觉得她不会再回来了?”

    “会的,”安娜坚定地说道,“我看到了哦,七海会回来的。”她拉起迹部的手,将那颗玻璃珠放在了他的掌心,“可以看到七海。”

    迹部凝视着那颗躺在他手心的红色的玻璃珠,听到草薙开口对他说:“你不用担心,小七海现在没办法控制自己,骸的话应该可以帮她学会控制力量才对。刚刚算我们运气好,因为她的异能和死气之炎之间的相互争夺所以没有在她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造成力量暴走,不然我们几个可能都有危险。”

    “感觉糟糕了啊……”周防抓了抓头发看起来有些苦恼,“宗像礼司那个阴险的家伙,应该很快就要来说教了吧?”

    “完蛋……”草薙掩面,“小世理一定会质问我为什么让骸把小七海带走了。”

    仰头看了一眼周防和草薙,安娜眨了眨眼,重新转回头去握住了迹部的手:“别担心,七海不会有事的。但是……”安娜的小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七海是会成王的,到那个时候,即使她回来了,还能继续跟迹部在一起吗?毕竟,王都是孤独的。想到这里,她抬头看了一眼周防。即使有追随者,他们的王应该也是会觉得孤独的吧?还有宗像。有的时候,安娜也会觉得,能丝毫不畏惧周防的力量而跟他平等交流的人,可能也就只有宗像了,毕竟只有王才能懂王。

    不行不行,不能想太多了!安娜用力摇了摇头,语气认真地对迹部说:“我跟你一起,等七海回来。”

    迹部勾了勾嘴角,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