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69章 想你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169章 想你

热门推荐:
    蓝波哼着歌吊儿郎当地回到彭格列基地的时

    正好遇上纲吉和七海从训练室出来。ggaawwx

    “哟,今天的训练结束了?成果怎么样啊?”蓝波走过去倚着七海的肩膀笑嘻嘻地问道。

    七海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

    反而是纲吉微笑着回答道:“还可

    你刚刚去哪儿了?”

    “

    出去转了

    本来我想去妈妈那里蹭饭

    后来想起来小春不知道我们来了,就没去。不过我带了好吃的回

    ”说

    蓝波拎着个袋子在七海面前晃了晃,“听说你喜欢吃这个?”

    七海原本平静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波澜:“你去哪儿了?”

    蓝波拎着的袋

    是七海很喜欢的一家甜店的包装袋,那是她之前有一次跟迹部约会的时候闲逛发现

    除了迹部也没人知道她喜欢那家的甜点。

    “去见你那个傻大少爷,跟他说你现在好好的,”蓝波把袋子塞进了七海怀

    “这次本大爷就大发慈悲不跟你抢了。”

    “哦……我先回去了。”七海捧着袋子闷闷地说完之后就低着头回自己房间去了。

    等到七海走了之后,蓝波不无担忧地说道:“那个死丫头情绪很不好啊?不然这会儿能跟我打起来。”

    “蓝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

    做人要知足,”纲吉拍了拍蓝波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是掩面说道,“现在的七海要打你的话,你可能就残了。”

    蓝波胆战心惊地问道:“不是?她现在这么牛逼了?”

    “我带你去看看,”纲吉示意蓝波跟上自己,然后带他进了训练室,“刚刚我躲得快,所以七海的攻击是打在墙上的。我要是没躲过去——就不好说了。”

    蓝波伸手摸了摸训练室经过加固后还是被七海打的碎裂的墙壁,声音颤巍巍地问道:“我以后……是不是不能得罪她了?”

    纲吉沉重地点了点头:“嗯,得罪谁也别得罪七海了。”

    蓝波欲哭无泪。

    而此时此刻,七海却趴在桌子上,看着蓝波带回来的那个袋子怔怔地出神。袋子是纸质的,封口处被整齐地折了三道,也是迹部的习惯。

    “大笨蛋……”七海扁了扁嘴,努力没让自己哭出来。这应该是迹部去买来让蓝波带回来的?不用看她都知道里面放了什么,甚至连包装她都舍不得拆开。

    因为纲吉给自己请了假,加上自己当时也没清醒,所以七海完美地错过了开学典礼。迹部跟她说过他要在开学典礼上演讲,估计很引人注目?她也很想去看看迹部意气风发君临天下的样子啊。

    不知道跟云豆去哪儿玩过了的安吉拉爬到了七海的手上,小爪子扒拉着她的手背,微痒的触感让七海忍不住笑了起来:“很痒啊,安吉拉。”

    不会说话的安吉拉也只能看着七海,然后继续用自己的小爪爪去扒拉她的手背。

    “我没事啦,”七海点了点安吉拉的脑袋,“让你担心啦。”

    安吉拉用脑袋去蹭了蹭七海的手。

    “我好像一直都在让人担心啊,连你都开始担心我了。”七海重新趴回到桌子上,跟安吉拉大眼对小眼,“安吉拉,你说大少爷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我啊?其实我也很想他,但我怕让他也被比水流的人盯上。我不他的话,他能稍微安全一点?”

    醒过来之后七海不是没想过要给迹部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说一下,但是她很快就想到,两个人用来的终端没有任何防护墙,如果被比水流发现他们俩有,迹部很有可能就会有危险。现在两个人没有,比水流就算派人盯着他,应该也不会轻易地做出什么举动来。

    “大少爷现在在做什么呢……”

    被七海心心念念的迹部,正在被他的一众好友围着关心。

    “咳,迹部,那什么——”白石刚开口,就被迹部眯着眼看,以至于他无法说出本来想说的话,只能干巴巴地笑着说道,“天气不错,天气不错哈哈哈。”

    “切——”其余的人纷纷对白石表示了唾弃。

    白石不服气地捅了捅忍足,并且小声地说道:“你们行你们上啊!”

    “你们在那交头接耳地说什么呢?”迹部放下手中的咖啡,皱着眉不满地问道。

    忍足推了推眼镜,语气无比认真地说道:“大家觉得,最近的狗粮口味变了,变成仁王牌的了。”

    “啊恩,说到这个,仁王呢?”迹部扫视了一圈没见到仁王之后挑了挑眉纳闷地问道。

    不二笑眯眯地回答道:“好像是吉泽要去见个朋友,而仁王也恰好认识,所以就陪她一起去了。”

    “哼,仁王就等着真梨她哥给他打断腿。”迹部冷笑了一声之后毫不留情地说道。

    谦也嘴快地问道:“那你没被原野那些叔叔们打断腿吗?”结果话刚说完就被千石和千岁按了下去,“就你话多,就你话多!”

    迹部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幸村微笑着回答道:“其实是,大家觉得最近好像光吃雅治发的狗粮了,迹部你的呢?”

    “你是不是跟原野吵架了?”谦也挣扎着冒出头来扯着嗓子问了一句,结果又被千石无情地按了下去。

    迹部一脸倨傲地看着他们:“你们哪来的小道消息?”

    “用看的都知道,”忍足镜片一反光,“从开学到现在,整整两天了,我们都没见到你身边出现过原野,这很不科学。”其实谦也说的挺委婉的了,千石和不二都在猜迹部和七海是不是分手了。

    “你们不知道七海请假了吗?”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啊!”

    谦也挣脱开千石的压制,看起来长长地松了口气:“知道你们俩没分手也没吵架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个屁啊!”千石不客气地在谦也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千石不服气地抗议道:“明明是你们觉得这两天迹部低气压,刚开学就加训,又怂的不敢问我才以身犯险的,结果我还要被你们压迫!”

    白石和忍足拼命地对他使眼色,结果迹部还是眯起了眼:“啊恩,所以,其实你们是对我安排的加训有意见?”

    所有人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很好,”迹部满意地勾起了嘴角,“那今天开始,体能训练再多跑十圈。”

    “你放过我们!!!”

    经过几天的训练,七海已经基本能够压制住自己的异能了。而且她发现,就算她使用了死气之炎,晚上睡觉也不会出现之前那种情况了。

    “感觉怎么样了,七海?”纲吉一边摘下手套一边走到了七海面前。他明显感觉到七海最近的脸色好了很多,虽然不能灵活自如地随意切换异能和死气之炎,但是好歹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失手了。

    看着自己举起的双手,七海回答道:“感觉……还可以。”

    纲吉伸手揉了揉七海的脑袋温柔地说道:“最近一直在拼命压制自己的力量?真是辛苦了,七海。”

    “我不知道自己的异能是什么属性,但至少我能做到不用它去伤害别人。阿纲,我今天可以出去吗?”七海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纲吉问道。

    纲吉本来有些犹豫,不过看着七海像小狗一样无辜又可怜的眼神,他还是点了点头:“可以,在基地这几天也憋坏了,我让蓝波陪你去。”

    “可我想自己出去,”七海坚持道,“我……就想去御柱塔。”

    “你要去见迹部君我也不会拦着你的,”纲吉笑着说道,“我让蓝波跟你一起是为了防止你再出什么意外,如果你觉得自己出去没问题的话,那就去。”

    “爱你——”七海抱了抱纲吉,脸上久违地露出了笑容。

    “去。”纲吉面带微笑地看着七海脚步轻快地回了自己房间。

    山本正好过来,有些纳闷地问道:“七海今天这么开心,云雀给她钱了?”

    “没有,她说想出去走走,我答应了。这几天也确实把她憋坏了,自从来到这个基地我还是第一次看她笑,”纲吉有些欣慰,随即又问山本,“难道她只有在收到钱的时候才会开心吗?”

    山本反问:“难道不是吗?”

    纲吉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认真地回答道:“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哈哈哈哈——”山本忍不住爽朗地笑了起来。

    七海突然出现在御柱塔,不管是eko还是夜刀神都吓了一跳,反而是威兹曼面带微笑地问她:“解禁了吗,七海小姐?”

    “算是?”七海歪了歪头,然后接住了朝自己扑过来的eko。

    “七海——吾辈好想你呀!”eko紧紧地抱着七海使劲儿蹭了蹭,“小白说七海是在进行很厉害的修行,修行结束了吗?”

    七海摸了摸eko的脑袋回答道:“并没有完全结束。”

    eko眨巴着眼看着七海,然后歪着脑袋说道:“感觉七海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七海微微一笑,然后问威兹曼:“那面最近有什么新的情况吗?”

    “跟我预想的不太一样,”威兹曼皱了皱眉,“比水流并没有派人盯着迹部君,而是盯上了另一个人。”

    “谁?”七海把能想到的人全都想了一遍,结果威兹曼却说了一个令她十分意外的名字。

    “一个名叫栗原佑的女孩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