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82章 危机
    因为知道了黄金之王的事情, 七海一直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直到迹部出声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牛排都切成牛肉酱了,啊恩?”迹部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给七海换了一份, 然后挑了挑眉有些纳闷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七海叹了口气,想了想之后还是回答了迹部的问题:“其实, 今天伏见发短信给我, 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让你这么心神不宁的。”见七海还是眉头紧皱, 迹部也担心了起来, “跟你有关?”

    七海有些纠结:“要说有关系……有点吧,就是,黄金之王去世了。”

    “黄金之王?”迹部思索了一下之后问道,“你是说第二王权者国常路大觉吗?”

    “对, 就是他。”七海两手撑着下巴, 看起来有些惆怅, “虽然之前听威兹曼先生提起过黄金之王可能已经到极限了, 但是真没想到这么快啊……”

    迹部凝眉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他应该是在背后维持整个日本的运作的人吧?他去世的话,势必要造成很大的影响了。”

    “何止是啊, 黄金之王不仅仅是在维持日本的运作, 而且在用自己的力量压制着德累斯顿石盘,才能让整个日本的异能者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数量上,也避免了权外者事件大规模的爆发。这下子, 我觉得威兹曼先生和青之王大概会很愁。”虽然这么说,但是七海的表情看起来也很愁。

    正好新的牛排被送上来,迹部替七海切好了之后推到了她面前安慰道:“好了,不管是日本的运作问题还是你说的石盘压制,都不关你的事,先吃饭吧,别愁了。”

    “好——”

    此时此刻,彭格列地下基地里,纲吉正愁眉苦脸地跟云雀还有六道骸他们开会。

    “愁死我了。”纲吉单手扶额,眼神好像死了一样,“黄金之王突然就……唉,虽然知道他老人家是从二战活到了现在的人,还是觉得有点无所适从啊。”

    六道骸嗤笑了一声:“可以啊,沢田纲吉,还知道二战。”

    “喂,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狱寺低声呵斥了六道骸一句,后者不屑地撇了撇嘴,但也很识时务地没有继续开口。

    蓝波倒坐在一把椅子上,两条胳膊交叠在椅背上,下巴搁在上面,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茫然地问道:“黄金之王去世了,阿纲你愁成这样干吗?”

    山本轻敲了一下蓝波的脑袋解释道:“黄金之王一死,原本的六个王权者剩下了五个。你知道吗,蓝波,比水流曾经去挑衅过黄金之王,但是被打败了。也就是说,黄金之王拥有着压制性的力量。”

    “没错,比水流对黄金之王的力量到底还是畏惧的,不然也不会失败了一次之后就隐忍不发,一直不曾再度进攻御柱塔。”纲吉的表情严肃起来,“黄金之王去世,现在就是白银、赤、青三王为一派,绿、灰二王为一派。比水流打不过黄金之王,但是未必打不过剩下三位。灰之王的力量同样不可小觑,我觉得以他的实力,想要赢宗像,应该不成问题。”说完之后,纲吉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又咽了回去,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心直口快的了平说出了他没说的话:“而且,他们还有一个鬼木十方。”

    “这样看来,威兹曼不占优势了啊。”蓝波眨了眨眼,“那比水流一直想要石板,黄金之王一死,不是正好给了他一个突破的机会吗?”

    纲吉点了点头:“这就是我担心的问题所在啊。比水流那帮人,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进攻御柱塔夺取石板。而且——”

    一直低着头没有开口的云雀终于出了声。他冷冷地说道:“七海会很危险。”

    “对,这才是我要说的。现在双方的力量基本上可以说是均等的,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就应该是制衡王权者力量的无色之王就显得更加重要。七海虽然没有成王,但是因为有三轮一言的那个预言,加上她现在异能觉醒,所以比水流他们更不会轻易地放过她。无法得到的力量,也不能白白看着她就这么走向敌人。更何况,还有鬼木。”说起鬼木,纲吉再度叹了口气,原本就皱着的眉头此时皱的更紧了。

    蓝波不解地问道:“那我们,为什么不带七海回意大利呢?”再怎么说意大利是他们的地盘,比水流他们就算追过去也不占优势啊。

    山本又在蓝波的脑袋上弹了一下,惹得他不满地叫道:“干嘛打我?我说的不对吗?”

    “你想的太简单了,”狱寺摇了摇头,“德累斯顿石板的争夺是早晚的事,如果白银之王守护住了石板,那还好说。一旦石板被比水流夺走,那他就等于拥有了无上的力量。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在我们的地盘,也不见得能占优势。”

    蓝波嘀咕了一句:“这么复杂啊……”

    了平揉着蓝波的脑袋哈哈大笑:“要不说你还年轻呢。诶,云雀你去哪儿?”

    听到了平这么问,所有人纷纷看向了云雀,而他已经走到了门口,手也放在了门把手上。没有回头,云雀淡淡地回答道:“回家。”

    “kufufufu~云雀恭弥,我看你是打算去找原野七海吧?”六道骸一针见血地说道。

    纲吉开口叫了云雀一声:“云雀前辈……”

    “我有我的方式。”云雀这才微微侧回头去看着他们,“你们最好别管。”

    轻叹了口气,纲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云雀前辈。”

    听到纲吉这么说,云雀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门被“嘭”的一声摔上,声音大的蓝波吓了一跳。他说:“阿纲,我觉得七海要是出事了,云雀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说错了。”六道骸双手抱臂倚在墙上闲闲地说道,“原野七海要是出事了,他唯一不能放过的人,就是他自己。”

    纲吉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健司前辈应该可以说是云雀前辈唯一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了,当年他眼睁睁地看着健司前辈——现在如果七海也出事了,他肯定只会怪自己。话说骸,你倒是很清楚嘛。”他眼神狐疑地看向了六道骸。

    六道骸再次“kufufu”地笑了两声,然后从会议室里雾化消失了。

    蓝波摸着下巴:“有的时候我真怀疑他们俩是不是死对头。”

    “就是死对头为了搞死对方才会对对方那么了解的。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今天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纲吉站起来击了下掌,“散会!”

    吃完晚饭准备送七海回去,站在餐厅门口,迹部问她:“今天还是回奶奶家吗?”

    因为小春不放心,所以七海虽然回去上课了,但是晚上还是得回家,以至于桃井抱怨:“跟没回来没什么区别嘛!”

    “唔——”七海刚要回答,不远处一辆黑色汽车的喇叭响了起来,而且似乎是有针对性地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按的。七海下意识地看过去,随即惊讶地叫道,“师父?”

    “你说云雀先生?”迹部也露出了讶然的神色。

    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云雀从车上下来,对着七海只说了两个字:“上车。”

    迹部对着云雀问好:“晚上好,云雀先生。”

    七海疑惑地问道:“师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云雀对着迹部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对七海说:“终端定位。上车吧。”

    云雀的语气向来是冷淡但是坚定,带着一股令人不容置疑的力量。虽然七海有的时候会违抗师命,但是她很会审时度势,知道云雀特意定位找到她并且亲自来接她,今晚就不会让她再上迹部的车。加上黄金之王刚刚去世,正是敏感的时候,云雀会不放心地亲自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她跟云雀说了句“稍等”之后就转过身去,对迹部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很无奈地对他说:“你看到啦,我师父来了,今晚就不用你送我了。明天早上我们就电话联系吧。”既然能亲自来接她,七海估计明天云雀应该也会送她去上课。

    “我知道了。”迹部伸手揉了揉七海的脑袋,“到家记得给我发短信。”

    “那晚安。”七海踮脚在迹部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对着他挥了挥手,“拜拜。”

    “拜拜。”

    上了车之后,七海小心地问道“师父,现在情况有很严重吗?黄金之王不是才刚去世吗?比水流他们动作不会那么迅速吧?”

    “小心一点总不会错。”云雀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说不定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等着这么一个可以进攻的时机了。”

    七海恍然大悟,然后很适时地拍了一下云雀的马屁:“还是师父想的全面!那师父,明天早上你也要送我去上学吗?”

    “不行吗?”云雀一脸风轻云淡地反问道。

    “不是不行,就是师父你送我去上学我觉得怪怪的,你上次送我去上学的时候直接都给我办退学了。”七海的手指搔着脸颊若无其事地说道。

    “你要是想退——”

    “不不不师父你别多想了!”

    侧目看了看低着头安静下来的小徒弟,云雀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七海到底还是变了一些,不然回去的路上她能叽里呱啦地说一路,现在却只是安静地看着车窗外也不说话。

    云雀本来也不爱说话,七海不开口,他更不会主动开腔。但是——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赶上了最后!

    继续守护达康书记GDP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