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87章 交锋
    感觉到七海的身体一下子僵住, 迹部不由得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七海?”他转头看了一眼御芍神,感觉得到对方似乎来者不善。

    御芍神看了看迹部,然后似笑非笑地对七海说:“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走, 是因为等不及了想引我们出动吧?看到我你是不是特别失望?毕竟,你的目标是另一个人。”

    七海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地问御芍神:“所以,你今天不是自己来的吧?”

    “那当然了, ”御芍神两手抄在胸前, 语气有些遗憾, “可惜, 我只是来带路的,而且,我今天的目标,可是小狗朗。说起来, 我这个曾经的前任无色之王的氏族, 看到你心情还真的是有点微妙呢。”

    七海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御芍神, 语气冷然地问道:“鬼木十方呢?”

    御芍神悠哉地回答道:“你看你, 这么心急, 你要找的人,不就在你身后么?”

    七海转过身去, 果然就看到鬼木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依旧是那张可怖的脸, 眼神锐利的仿佛经验丰富的猎人发现了猎物一般。七海心里多少对他还有些恐惧和排斥,她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对站在一旁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能判断出接下来有事情要发生的迹部说:“你去打电话给青之王。”

    “发生什么事了?”迹部皱着眉问道。

    好奇害死猫, 来来往往路过的学生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有不少人站在不远处围观。七海转头看了一下,御芍神已经不在了。刚才他说他的目标是夜刀神,想必是去了御柱塔了。

    “回头我再跟你解释,现在先联系青之王。”她把自己的终端丢给了迹部,“用我的。”

    “到底——”迹部的话还没说完,却发现鬼木突然站到了自己面前。迹部心下愕然——这个人,动作太快了,都没看到他迈步,人已经站到自己面前来了。

    而下一秒,七海又挡在了他面前:“你的目标是我。”

    鬼木咧了咧嘴,原本就很可怕的脸此时此刻更显阴森。他用一种令人厌恶的语气说:“让你们跟你爸妈一样去死不好吗?你爸快死了你妈还冲过去,多感人啊?”

    七海默默地握紧了拳,连身体也颤抖起来。

    虽然站在七海身后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迹部知道,七海现在很愤怒,不仅愤怒,而且很痛苦,想必鬼木的话让她又想起了当时亲眼所见的父母亲死去的场景。

    鬼木的笑容愈发恶劣,然后对准七海出了手。

    Scepter4情报室里,特务队的几个成员都紧张又忙碌地工作着。

    将一摞资料放到桌子上,道明寺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右眼皮一直在跳,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秋山拍了拍道明寺的肩:“不要迷信。”

    日高举起了手:“我举报,道明寺只是昨晚打游戏太晚所以没睡好而已。”

    道明寺立刻伸手指向了日高:“你这个叛徒!”

    弁财抬手往下压了压:“好了,你们别吵了。”说完之后,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伏见。

    明白弁财的意思,道明寺和日高赶紧闭嘴。不知道为什么,伏见今天一进情报室就很低气压,一副“生人勿进熟人勿扰”的样子让道明寺他们都有点怕怕的。

    不过——道明寺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他小声对日高说:“你觉不觉得伏见先生今天有点奇怪?”

    日高拼命点头:“觉得了!”以前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一般伏见都会直接一个眼刀飞过去,这次伏见都没有反应,反倒是弁财担心吵到伏见而出声提醒了他们。

    道明寺摸着下巴猜测:“难道伏见先生已经习惯了所以不觉得我们吵了吗?”

    其实伏见听到他们吵吵了,甚至接下来的对话都听得很清楚。但是他没有心情管他们,因为他整个人现在都是戒严状态。虽然伏见的眼皮没调,但是他和道明寺一样,也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伏见很少有这种感觉,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何,这种感觉异常的强烈,不知道今天是不是——

    “诸位——”就在这时,宗像推了情报室的门,身后还跟着淡岛,而伏见就跟条件反射似的弹了起来。室长和副长同时来情报室的情况至今为止都没有几次,而且两个人表情看起来都不轻松。伏见暗想,不会是自己的预感成真了吧?果然,宗像沉着地开口道,“东京大学发生权外者事件,Scepter4,全员出动。”

    宗像这么一说,特务队的人立刻明白,这件事应该十分严重。Scepter4需要全员出动,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

    伏见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原野七海?”

    宗像点了点头,然后对特务队的人说:“你们今天的任务不是抓捕权外者,而是保护学校里的学生。淡岛君,紧急情况紧急处理,拔刀也不必向我请示了。”

    淡岛敬了个礼:“是,我明白了。秋山,弁财,去通知其他人,立刻出动,不得有误。”

    “是!”秋山和弁财领命出了情报室,而其他人也都各自带上了自己的佩剑向运输车出发。

    走到宗像面前的时候,伏见问道:“御柱塔那面?”

    “这个伏见君可以放心,不会有问题的。”宗像的声音总是能让人十分安心。

    伏见点了点头,又问宗像:“那我们这面呢?”

    宗像反问道:“伏见君,你这是在质疑我吗?”

    “可那是原野七海。”伏见提醒道,“室长,您别忘了她不仅仅是个异能者。”

    宗像略一沉思,对伏见下达了指令:“通知沢田君吧,伏见君。”

    “我知道了。”

    纲吉一接到伏见的电话,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急切地问道:“伏见君,我再跟你确认一下,你是说,七海现在在跟鬼木交战是吗?”

    “是的,不仅如此,御柱塔那面,比水流也派人去了。”伏见冷静地说道。

    纲吉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会很快赶过去,请务必帮我保护好七海。”

    挂了电话之后,纲吉迅速地召集了守护者们。听纲吉说完之后,云雀想也不想地直接走出了会议室。

    “喂云雀——”了平刚要叫住云雀,却听纲吉说,“不用叫他了,大哥,云雀前辈知道该怎么做。骸,七海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六道骸摊了摊手:“我现在不太确定了。自从她的异能觉醒了,又被你和云雀恭弥训练了一番之后,她的幻术似乎也更精进了,说不定她瞒着我做了什么我都没发现。”

    “刚刚伏见说,比水流派人去了御柱塔,我怀疑他自己也可能去了。这样,骸,你和山本去御柱塔增援吧,如果我没记错,比水流手下有一个叫平坂道反的,比较难对付。”虽然心里着急,但纲吉还是沉着地下达着指令。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六道骸和山本走了之后,蓝波眨巴着眼问道:“那我们就去东大吗?”

    纲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你回家。”

    “……啊?”蓝波傻了眼,不明白纲吉这么安排的用意。

    纲吉解释道:“你回去陪小春,在事情完全解决之前尽量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

    “知道了。”蓝波点了点头。

    “狱寺君,大哥,我们去七海那里吧。”纲吉戴上了他的手套,“看来今天,一场恶战又在所难免了。

    Scepter4的成员赶到学校里的时候,发现学校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淡岛君,按照我之前说的,保护学生和老师的安全为第一位。”宗像向属下安排着工作,“特务队的成员,每人带领一个分队,去各处疏散人群。”宗像的话刚说完,一颗子弹就朝他飞了过来。宗像眼睛一眯,拔刀一挥挡住了那颗子弹。

    淡岛一看,立刻紧急下令:“全员,拔刀!”

    特务队的成员依次拔刀,形成了一道蓝色的屏障,将学生们保护在了屏障之后。

    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颀长的身影走了过来。他胡子拉碴,看起来有些邋遢。

    宗像锐利的眼神落在他身上,语气却如往常一样轻松:“哦呀,原来是灰之王。”

    对方语气有些慵懒,说出的话却相当不客气:“宗像礼司,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过去。”说着,磐舟天鸡再次举起了自己的枪,将枪口对准了宗像。

    在跟鬼木交手的过程中,七海总算知道了这个人到底有多难缠。

    “你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啊,原野七海,当年你爸也是跟你一样的表情,对我充满了厌恶,但是又不得不面对我。”鬼木沙哑到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七海不由得又皱紧了眉。

    鬼木的动作十分迅捷,好在训练的时候,云雀特别注意对七海的速度练习,加上经常跟六道骸交手,所以在不正面攻击的情况下,七海要躲开鬼木的攻击倒也不难。她现在还不敢主动对鬼木进行攻击,因为她知道,一旦他们俩开始正式对战,势必要造成大规模的破坏。Scepter4的人还没来,学校里还有很多人,如果造成破坏的话……

    “这种时候你还能分神?”鬼木突然朝七海出手,七海立刻回过神来,并且用幻术躲过了鬼木的攻击。

    鬼木冷笑:“你觉得光是用躲的有什么用吗?”

    七海不主动对鬼木发出攻击,只是不停地躲,但是鬼木追的又很紧,以至于七海虽然一直在躲,但是两个人交战的范围还在刚刚的教学楼附近。

    迹部还在那里。

    伏见带着一队人赶过去的时候,见到迹部,他诧异地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迹部皱着眉回答道:“七海在楼顶。”

    伏见抬头看了看,然后对迹部说:“我的任务不是支援她,而是保护你们离开这里。”他对着身后的队员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去楼内检查还有没有没离开的人员。

    迹部担心地问道:“七海不会有事吧?”

    伏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回答道:“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会。你也看到了,这是异能者事件,作为普通人的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见迹部没动身,伏见叹了口气,道,“你在这里,她会分心的。”

    就在这时,七海突然出现在了迹部面前,语气焦急地对他说:“你快跟伏见走。不然我总是要想着你会有危险。青之王呢?”

    “室长被灰之王缠上了,啧,虽然预想到了但还是觉得,真麻烦啊。”伏见啧了啧舌,然后有些奇怪地问七海,“鬼木没跟你过来?”

    七海解释道:“我扔了个幻术让他先搞着。”

    “哦……对了,跟你说件事,我按照室长的要求,已经通知沢田纲吉他们了。我觉得这事儿结束之后你要倒霉。”伏见依旧面无表情,但是七海却隐隐约约觉得他有点幸灾乐祸。

    七海掩面:“我何止要倒霉啊——”

    “哇哦,听起来,这里面似乎还有设么不为人知的隐情?”熟悉的声音让七海打了个激灵,转过身去就看到云雀拎着两根浮萍拐面无表情地朝这边走来。

    七海干巴巴地说道:“师、师父,你来的好快啊。”

    “我希望回去之后能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云雀说完之后,目光落在了迹部身上。他皱了皱眉,然后对伏见说,“带他们离开这里。”

    “他们?”伏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是七海明白了。

    “师父我走不了,”七海认真地说道,“他就是来找我的,就算我走了,他也不会跟你纠缠很久,还是会去找我的。”

    云雀定定地看着七海一会儿之后转而看向了伏见:“带迹部走。”他对迹部说,“你不能在这里。”

    “我——”迹部还想说什么,却被七海抱住了。

    “快走吧,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我还想保护你呢。”七海的脸上露出了迹部熟悉的灿烂笑容。

    迹部迟疑了一下,就在他迟疑的这一瞬间,白兰那句话又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下一秒,迹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好。”

    七海也猜到了迹部想到了什么,她拉住迹部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然后柔声对他说:“快走吧。”

    迹部和伏见前脚刚走,纲吉后脚就到了。云雀不由得疑惑:“就你自己?”

    “骸和山本去御柱塔增援了,蓝波让我派回家保护小春和妈妈了,刚刚来的时候碰上Scepter4的人在疏散人群,我就让了平大哥和狱寺君去帮忙了。”纲吉有条不紊地解释完之后,看着七海问道,“鬼木呢?”

    七海指了指楼顶:“在跟我扔给他的幻觉打架呢。不过我觉得,最多再有五分钟,他就会发现了。”

    情况紧急,纲吉也顾不上想太多,来之前那个奇怪的念头也被他抛到了脑后。他一边戴上手套一边说道:“鬼木这个人,很难搞,我的死气之炎对付他几乎是没有什么效果,就算是零地点突破也冻不住他。”

    “因为他的火焰跟黑手党的死气之炎不一样。”云雀淡淡地说道。

    纲吉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没错,而且,这也是麻烦的地方,对方是异能者,作为黑手党的我们不能直接将他杀死,最后还是需要交给他们几个王权者处理。”

    七海眨了眨眼:“但是我可以。”

    纲吉想也不想地说道:“你不可以,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呆在这里不许动!”

    “没用的阿纲,”七海语气平静地说道,“他的目标就是我,不然我刚才就跟大少爷一起走了。而且,他是害死我爸爸妈妈的人,我不可能在这里不动的。阿纲,我想跟你们并肩作战。”

    纲吉知道自己说估计是没用了,于是把希望寄托在了云雀身上:“云雀前辈——”

    然而,云雀仰头看着楼顶,半晌之后突然对七海说:“七海,你知道,我不需要别人跟我一起并肩作战的。”

    “师父……”七海顿时有些忐忑,刚刚师父难道不是接受自己的说法了吗?现在怎么又要变了?

    就在七海觉得很不安的时候,云雀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脑袋上,语气依旧淡淡地对她说:“我知道,你不会拖后腿的。”说完之后,云雀抬脚就往前走。

    纲吉跟在云雀身后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云雀前辈?云雀前辈你等等,就这么妥协了吗?”原则性极强的云雀前辈每次遇到徒弟的事情都毫无原则这样真的好吗?

    云雀风轻云淡地说道:“你拦不住她,我也拦不住。”

    好像无言以对。纲吉无奈地笑笑:“说的也是。要上了哦,七海。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并肩作战呢。”他对着七海露出了大空特有的温和又治愈的笑容,朝着她招了招手,“跟上来吧。”

    “嗯!”

    发现了自己一直在跟七海留下的幻觉对战,鬼木可以说是怒火万丈了。他正准备去找七海,不想她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还带了两个帮手。

    “云雀恭弥和沢田纲吉。哼,你也太高估他们了,以为凭他们俩就能打败我吗?”鬼木不屑地嗤了一声。

    七海语气轻快地说道:“还有我呢。”

    “你?”鬼木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连你爸都不如,当年你爸拼死也不过就把我弄成了重伤而已。”

    七海不禁满头黑线地问纲吉:“我老爸这么厉害吗?为什么我都没印象了。”

    纲吉略有些无奈地回答道:“你也不想想,你爸要是不厉害,怎么可能征服得了你妈啊?”

    “看来我得证明一下,我比我爸爸厉害才行了啊。”说着,七海举起了手。她的左手燃烧着紫色的死气之炎,右手则是燃着透明色的异能者的火焰。一瞬间,她出其不意地冲到了鬼木面前,对着他扬起了一个班恶劣的笑容,“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发过誓,要做比我爸爸还厉害的人呢。”说完之后,她今天第一次发起了对鬼木的攻击。

    与此同时,六道骸和山本也已经抵达御柱塔。

    “我还是第一次进入到这幢建筑里面,只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山本摸了摸下巴,像是在对六道骸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有人早我们一步来了。”六道骸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一场经过策划的事件了,kufufu~”

    山本有些惊异地问道:“是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周防尊。”说完之后,六道骸抬脚走上了御柱塔的台阶。平坂道反是吗?的确是个有点意思的对手呢。

    山本爽朗地笑起来:“你看起来跃跃欲试呢,骸。嘛,不知道我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呢?”

    就在六道骸和山本走进御柱塔的时候,站在石板周围的几个人几乎都察觉到了。

    比水流面带微笑地对威兹曼说:“想不到,除了赤之王,你还有别的帮手,连彭格列都派人来支援你了。”

    周防只是叼着根烟站在一边阖着眼眸没说话,威兹曼同样面带微笑地回答道:“我并没有向他们请求帮助。”

    “我知道,异能者和黑手党之间有约定,双方不得互相干涉。看来,他们来了也白来。”比水流对六道骸和山本的支援有些不以为然。

    六道骸的声音在偌大而空旷的室内响了起来:“kufufu~看来有人并不欢迎我们来啊。”

    五条迅速地挡在了比水流面前,并且握紧了自己的镰刀进入了警备状态。

    “不用紧张,须久那,彭格列的雾之守护者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幻术师,这只是他施的幻术而已。我想,你应该会对跟他一起来的雨之守护者感兴趣,他曾经打败过剑帝,现在世界上剑术第一的人。”比水流不紧不慢,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悠哉地说道。

    “诶?是吗?”五条一听果然来了兴趣,“那这里只有流你一个人没问题吧?”虽然这么问,但是五条知道,以比水流的实力,对付眼前的两个王其实不成问题。见比水流点头,五条就扛着他的镰刀出去了,整个房间里就剩下了比水流、威兹曼、周防和——Neko。

    比水流张开双臂,用一种劝说的语气对威兹曼说:“威兹曼,石板统治这么多年,你真的不考虑跟我一起做出什么改变吗?”

    七海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对手。虽然说有黑手党和异能者的协约在压制着,但是云雀每次攻击下的都是狠手,然而鬼木的抗打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每次被打看起来都不痛不痒。

    “我还得感谢你们,把我关在复仇者监狱里那么久。我在那种地方都活下来了,怎么可能连你们的攻击都经受不住。”鬼木不屑地说道。

    眼看对战进入胶着,纲吉也不由得着急起来:“这可怎么办?”

    七海也是咬着下唇眉头紧皱,就在这时,她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带着妈妈留给她的武器。就在她准备拿出来的时候,鬼木突然开口了:“我改变主意了,与其让你去死,不如让你看着你最重要的人去死,然后抱着痛苦的回忆过一辈子。刚刚那个男生,是你男朋友吧?”

    七海大惊失色:“你想做什么?”然而还没等她问完,鬼木已经冲出去了。七海想也不想地跟了过去。

    绝对,不能让这个人,伤害到迹部。

    此时此刻,迹部并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只是在原地焦灼地走来走去,身边还站着表情阴沉的淡岛和明显不耐烦的伏见。

    而特务队的成员们也陆续地回来了,等到最后一个弁财归队之后,秋山走到了淡岛面前,对着她敬了个礼之后沉着地说道:“报告副长,特务队全员归队,在校师生已全部疏散完毕。”

    “辛苦了。”淡岛舒了口气,然后问迹部,“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伏见向后微微仰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对淡岛说:“死心吧,副长,原野七海还在里面,他不会走的。”想了想之后,伏见又说道,“我觉得还是让他留在这里吧。他早晚会成为鬼木十方的目标,出去了反而麻烦。”

    “伏见!”淡岛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你和室长是不是商量了什么?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伏见错愕地看着淡岛:“什么怎么回事?”

    “刚刚草薙打电话给我,御柱塔里除了白银之王之外,还有赤之王和绿之王以及绿之王的氏族。我不相信这件事是没有计划就发生的。”淡岛两手抄在胸前看着伏见,大有他不承认就不罢休的架势。

    因为应对的太过从容反而露馅了吗?伏见啧了一声刚准备解释,淡岛却突然睁大了眼睛,然后对着身后的特务队成员下达了指令:

    “全员,拔刀!”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大概正文完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