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90章 结局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190章 结局

热门推荐:
    在七海伤好了出院之后, 迹部遇到了一个大难题。『樂『文『小『说|

    迹部爸爸和迹部妈妈说要亲自登门拜访探望并感谢七海, 所以要迹部去问问七海什么时候有时间,但是七海却告诉他一件事:“我跟你说哦,你考虑清楚了再来, 因为我的迪诺叔叔还有Xanxus叔叔他们现在都来日本了,所以,伯父伯母要来的话, 你可能会比较惨。白兰倒不会对你怎么样啦, 但是那家伙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可是一把好手……”

    迹部不由得嘴角抽搐:“他们为什么都来了?”

    “因为我受伤了啊。哦对, 爷爷他们明天就到了, 所以——”七海嘿嘿地笑了笑,“去我家的话,大概嗯……有点困难。”

    迹部顿时有些头疼:“那,我再回去问问吧。”

    结果, 迹部回去询问到的结果就是, 母亲大人居然开心地表示:“那不是很好吗?我们也可以一起见一下七海的家人, 我和你爸爸还在商量, 什么时候去正式地拜访一下他们呢。”

    “我妈是这么说的。”迹部面色深沉地向七海传达了母亲大人的指示。

    两手捧着咖啡杯, 七海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之后安慰迹部:“你要这么想,人这么多, 我师父就不会去了, 你要面对的就少了一个啦。”

    迹部满头黑线:“说的好像没有你师父,剩下的都很好对付一样。”

    七海把咖啡杯放下,改成用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迹部:“有我你怕什么呢?”

    “怕倒是不怕, 毕竟我也见过他们一次了,我担心的是我爸妈会受到惊吓。”这才是迹部担心的事情,毕竟一言不合夹枪带棒,而且是真刀真枪的那种,不知道他妈妈能不能受得了。

    七海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觉得这个你倒不用担心哦,你也不想想你爸妈是什么样的人啊,大场面肯定都见过了啊,再说了,有我家几个老爷子坐镇,他们闹不出什么大动静的。”

    迹部叹了口气:“但愿如此。那我回去跟我爸妈说一声吧。对了,你最近身体感觉怎么样?”

    七海笑嘻嘻地回答道:“好的可以去蹦极。诶诶我们去蹦极吧?”

    “你给我老实点!”

    回去之后,七海跟纲吉说了迹部的爸爸妈妈想来家里拜访的事情,结果纲吉也有跟迹部一样的为难。他扶额道:“七海,你觉得你的叔叔们都在这里,我们还能进行一场正面的会面吗?”

    七海诚恳地说道:“阿纲,你相信我,大少爷回去也是这么跟他爸妈说的,可是伯母却很开心地说正好可以见一下他们,听起来非常的坚决呢。”

    “是吗?那他们什么时候有空?正好,这面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青之王那里的善后工作我们也帮了一部分,正在商量什么时候回意大利呢。”纲吉想了想之后提议道,“后天晚上如何?”

    七海还没回答,一个轻浮的声音就插了进来:“啊咧啊咧,小七海和迹部君要互相见家长了吗?”

    “白兰你出现的非常不是时候。”看到白兰一脸老谋深算的样子,七海就觉得没什么好事。

    纲吉也表示:“这好像是我们的家事,这种事你也呀凑热闹吗,白兰?”

    “话不能这么说呀,纲吉君,我和小七海可是一起赌·博嫖·娼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啊,再说,小七海不是也早就把我们划到家人的范围内了吗?”白兰笑的一脸纯真无害,“让我想想,给迹部君送一个什么大礼好呢?”

    七海和纲吉同时在心里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到了约定会面的那天晚上,迹部和父母准时抵达了纲吉家。奈奈家的房子太小住不开那么多人,基地又不适合接待客人,因此地点就选在了纲吉在东京置办的另一处住所了。彭格列的人时不时地要来日本,所以纲吉干脆在东京又买了一幢房子。

    出门迎接他们的是纲吉小春还有七海,纲吉笑着对迹部夫妇说:“本来是想等临走时再去拜访二位的,因为家里实在人太多了。”

    迹部爸爸也笑了起来:“我和内人商量了一下,觉得正好可以见见七海的家人,所以还是来了,今晚要麻烦你们了。”

    迹部妈妈诚恳地表示:“其实早就该来了,不过听景吾说七海最近才刚出院,叔叔们又都从意大利来看她,所以才等到了今天。”她拉着七海的手关切地问道,“七海身体没事了吗?”

    “没事了啊,前天还跟大少爷说让他带我去玩蹦极,他不愿意。”七海撅了撅嘴,挽着迹部妈妈的手臂朝她撒娇,“伯母你管管他嘛,女朋友的话怎么能不听呢?”

    迹部妈妈笑着回答道:“好呀,回去我就训他。”

    迹部一脸愕然:“妈,你有点原则!”

    然而迹部妈妈理都不理他,只是拉着七海嘘寒问暖,气得迹部吹胡子瞪眼。

    而七海偷偷地朝着迹部吐了吐舌头,脸上满是得意:“略——”

    进去之后,纲吉在前面带路:“我们先去会客厅吧,家里的几个老爷子听说七海受伤了也都来了。哦对了,原野一郎先生今天也在这里,现在正在跟我们家老爷子们喝茶呢。至于七海的叔叔们,他们比较忙,所以晚点再见也——”纲吉的话还没说完,楼上就传来了叮呤咣啷的声音,夹杂着几个人的争吵声。

    “跳马你给老子站住!”

    “站住我还能活吗?石榴你别挡路!”

    “队长加油,加油——”

    七海沉痛地对迹部说:“为了增加你今晚要面临的困难,白兰特意把他的守护者们全都从意大利叫来了,还把小正也拎来看热闹了。”

    迹部的嘴角抽了抽:“看热闹不嫌事大吗?”

    七海没有回答,只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祝你好运。

    走到会客厅门口,门口站着的护卫已经把门打开了。走进去之后,七海开心地叫了一声:“爷爷!”结果有三个人同时转了头。

    “好尴尬,”七海掩面,“总觉得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哈哈哈,”家光大笑起来,“我也想起来了。”

    九代目摸了摸胡子对一郎说:“老友啊,你这个孙女可机灵着呢。”

    “哦?”原野一郎来了兴致,“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吗?”

    “小的时候一堆叔叔爷爷的要叫,只叫叔叔和爷爷又分不清叫的是谁,前面加个名字她嫌麻烦,结果全都直接叫名字了。”九代目朝七海招了招手,“就连我的守护者们,她可都是直接叫名字的呐。”

    七海不乐意了:“你们就知道揭我的短!”

    几个老人都笑了起来。

    “迹部先生,迹部夫人,坐下说吧。”纲吉带着迹部爸爸和迹部妈妈在沙发前坐了下来,而七海和迹部则是被九代目和一郎叫了过去。

    “哦对了,纲吉君,我刚刚听到斯库瓦罗和迪诺在吵架,又发生什么事了吗?”九代目关切地问道。

    九代岚守冷哼了一声:“他们哪天不吵个十次八次的?”

    九代雾守点了点头:“是啊,我还听到弗兰在那给他们加油助威,这个熊孩子。”

    迹部妈妈不由得感慨:“看来,七海真的是有个很大的家族呢。”

    “这个,因为七海的妈妈以前也是瓦里安的人,所以他们也都十分疼爱七海,七海一出事自然就过来了。只不过,怎么说呢,他们的性格就是这样,还请你们不要见怪。”纲吉语气真诚地说道。

    迹部爸爸笑着说道:“我们就是想见他们,所以才来的。”

    “对了,七海,不然你带迹部君去见他们吧?”小春看向了七海,“他们好像给迹部君准备了什么见面礼呢。”

    七海试探着问道:“斯帕纳新研究的莫斯卡?”

    “当然不是,九代目说了,今晚要维持一个和平的状态,连Xanxus的枪都给他暂时没收了。好了快去吧,大人还有话要谈呢。”纲吉摆了摆手催促道。

    “我觉得不太可信诶。”虽然这么说,不过七海还是走过去拉着迹部往外走,“正好有几个人给你介绍一下,上次我生日的时候他们也来了,不过没介绍给你呢。”

    迹部笑着问道:“也是字面意义上的夹枪带棒?”

    “我仔细想了一下,米欧菲奥雷除了白兰之外没有嘴炮,嗯,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那我们先出去咯?”七海说完之后朝着几个长辈挥了挥手。

    迹部也欠了欠身,然后就被七海拉着出去了。

    会客厅里,家长们又聊了起来。

    一郎对迹部爸爸说:“看来这次我们两家要联姻了。”

    迹部爸爸笑着点了点头。

    牵着迹部的手往楼上走,七海告诉他:“这次应该是你见到我们家的人最全的一次了,隼人的姐姐也来了,碧洋琪姐姐,大美人!一平……不知道上次我生日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

    “你觉得,除了你,我会去看别人吗?”迹部笑着反问。

    一个平平板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啊咧——大白天的有人虐狗啦,队长救命啊,me被虐了一脸——”弗兰扯着嗓子,用他那毫无起伏的声音朝着斯库瓦罗吼道。

    三把小刀从不明方向飞出来,扎进了弗兰的帽子里:“嘻嘻嘻,闭嘴吧小青蛙。”

    因为在意大利的时候迹部就见识过了贝尔经常用刀子扎弗兰,所以看到这一幕之后依然保持着冷静。

    然而弗兰这一声叫喊却让原本都在屋子里的人纷纷探出了头。迹部还没反应过来,斯库瓦罗已经从三楼的围栏翻身跳到了自己的面前。迪诺也学着他的样子跳了下来,结果却摔了个嘴啃泥。斯库瓦罗先是对迪诺表示了鄙视,然后冲着迹部吼道:“喂!!!就是你小子害的我们家七海受伤的吗,嗯???”

    迪诺从地上爬起来:“不管怎么说先抽一顿再说。啊痛痛痛痛——”迪诺伸手揉了揉自己摔着的膝盖,结果刚站起来又左脚拌右脚把自己摔倒了。

    七海掩面:“迪诺叔叔,你还真敢让罗马里欧在外面啊。”

    迪诺哇哇大叫:“七海你不能有了男朋友就这么对我!我很难过!”

    “啊呀啊呀,这就是七海的男朋友吗?”迪诺的话刚说完,迹部就听到头顶又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只见对方留着一头粉色的长发,看起来非常的成熟稳重,一双碧绿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自己。

    七海开心地叫了一声:“碧洋琪姐姐!”

    这就是七海说的碧洋琪?迹部不由得又多看了碧洋琪一眼。

    库洛姆走到了碧洋琪身边,紫水晶般的眸子笑的眯了起来:“这就是七海的男朋友哦,碧洋琪,是个帅气又很懂礼貌的好孩子,跟我们七海感情很好呢。”

    “是吗?正好,我准备了礼物。”说着,碧洋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块蛋糕。

    迹部觉得这个大姐姐可能是跟自己有仇,不然她手里拿着的那块蛋糕为什么散发着浓浓的——怨念?

    一旁的库洛姆哭笑不得地问道:“你是想毒死他吗,碧洋琪?”

    七海语重心长地叮嘱迹部:“碧洋琪姐姐给的东西不能吃,都有毒的。”

    贝尔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阴森森地说了一句:“嘻嘻嘻,不吃就给他灌到嘴里去。”

    迹部不由得问七海:“我到底跟他们有多大仇?”

    斯库瓦罗不客气地说道:“抢走我们家七海,没一枪崩了你算你命大了。”

    “真是的,斯库瓦罗叔叔,我要生气了。”七海气呼呼地瞪着瞪着斯库瓦罗,“每次都要吓唬我男朋友,不要总是欺负他啊!”

    斯库瓦罗瞪大了眼睛:“谁吓唬他了!老子是真心实意地想崩了他!”

    迹部再次嘴角抽搐:“我看出来了。”

    “哦呀哦呀,我错过了什么好戏吗?”白兰从碧洋琪身后露出了一个脑袋,“哎呀,小七海带着迹部君来了,为什么不上来呢?”

    铃兰又从白兰旁边冒出了脑袋:“情敌!来决斗吧!”

    结果被一个红头发的大叔吐槽:“小孩子家家,还是一边玩去吧。”

    “笨蛋笨蛋笨蛋!石榴是笨蛋!我要跟你决斗!”铃兰说完之后,就把目标又换成了石榴。

    七海给迹部介绍:“那个是白兰的守护者之一,叫石榴。唔,白兰家植物挺多的,铃兰石榴桔梗雏菊——”

    还真像是个植物园。就在迹部愣神的功夫,七海已经拉着他继续往前走了:“唔我想想啊,好像也就这些了。”

    “这些也不少了。”迹部任由七海拉着自己往前走。

    七海笑嘻嘻地说道:“现在,除了我师父之外,所有人都在等你呢。我都不知道他们还给你准备了见面礼,现在好奇得不得了。”

    迹部深沉地说道:“我有不好的预感。”

    “别这么绝望嘛~”

    上到三楼之后,迹部才发现,今天的会面果然不简单。

    Xanxus和白兰各自都带着自己的守护者,看起来都很有气势。迪诺没带守护者,不过他的身后站着彭格列的守护者们——除了云雀,另外还有就是从意大利赶过来的风太和碧洋琪。然而让迹部意想不到的是,连尤尼也带着几个人,而且是迹部从来没见过的人。其中有一个男人穿着红色的中式长袍,长得跟云雀一模一样,只是气质比云雀温和的多,脸上还带着和善的笑容。

    “啊,我忘了说,尤尼是阿尔克巴雷诺的大空,她身后站着的也都是我认识的人。我猜你现在是不是在想,风先生长得很像我师父啊?”七海坏笑着问道。

    迹部点了点头,道:“原来他就是你曾经说过的那位风先生吗?”

    风有些意外:“七海提起过我吗?”

    “因为风先生也是很厉害的人嘛。”七海笑嘻嘻地回答道。

    所有人都看着七海和迹部两个人。

    山本哈哈笑道:“我觉得,我们这样会吓到七海的男朋友啊,大家都这么凶干嘛?”

    迪诺泪汪汪地说道:“看着女儿要出嫁的这种心情山本你真的不懂吗?”

    六道骸冷哼道:“有人愿意要她你们做梦的时候都该偷着笑了。”

    弗兰毫不留情地拆了六道骸的台:“师父,师姐愿意做你的女朋友,你也该做梦偷着笑了。啊,me的师父对me的师姐下手了,好变态啊好变态——”刚说完,弗兰的帽子就被六道骸用三叉戟给叉穿了。

    Xanxus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白兰笑眯眯地解释道:“Xanxus的意思应该是,他们彭格列的小公主才不担心没人要吧?”

    “嘻嘻嘻,错了,我们老大只会代表瓦里安。”贝尔又发出了阴森森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迹部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敌意,反而觉得气氛似乎意外的融洽。

    “虽然有点不甘心,”迪诺走过去拍了拍迹部的肩,“不过,迹部,以后我们七海就拜托你啦。”

    狱寺也点了点头:“这丫头从小到大被我们惯得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能容忍她的臭脾气,还真是辛苦你了。”

    七海不高兴了:“所以,阿纲说的你们给大少爷准备的见面礼,就是揭我的短吗?”

    “当然不是啦,”白兰笑眯眯地说道,手里突然多了一本相册,“小七海的相册集,独家珍藏,高清□□,送你了。”说着,他就扔给了迹部。

    七海想也不想地冲过去,对着白兰一顿暴打。

    蓝波走到了迹部面前:“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迹部点了点头:“我还以为等待我的是一个死亡大礼包呢。”

    “嘛啊,其实我们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就算自己的家人也一样。哦对了,欢迎你成为我们的家人。”蓝波对迹部伸出了手。

    迹部勾了勾嘴角,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多谢。”

    七海回来的时候,迹部已经在翻那本相册了,而其他人该打招呼的也都打完了,陆陆续续地也都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了七海和迹部两个人

    七海走过去合上了那本相册,指着自己问迹部:“我好看还是相册好看。”

    迹部晃了晃相册:“这个比较有意思。”

    “你——”七海气鼓鼓地瞪着迹部,“还不如让他们给你准备一个死亡大礼包!”

    迹部将相册放在一边,轻轻一用力就让七海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你猜刚刚蓝波跟我说什么?”

    “又揭我的短?”整天被狐朋狗友们出卖,七海觉得心很累。

    迹部摇了摇头,道:“他说,欢迎我成为你们新的家人。”

    “其实我差不多也能猜到。”七海搂着迹部的脖子认真地对他说,“这说明,他们完全地认可和接纳你了。”

    “我的荣幸。”迹部笑着吻住了七海。

    作者有话要说:  时至今日本文算是全篇完结啦~

    谢谢看到现在的大家的支持,谢谢谢谢~

    五一会开新文,当时说要开尊哥,但是想了想,毕竟幸运E挂了很久了,还是先填那个坑吧w

    五一晚上七点不见不散,地址:

    电脑戳→:

    手机戳→:

    专栏:

    电脑戳→:

    手机戳→: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一路相伴,陪着七海和迹部走完这个故事【鞠躬】

    下个故事见-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