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山君总是忙着追妻 > 第133章 回门日
    伊挚想了想,拍拍久姚的肩膀安抚她,又朝北方的方向远远的看了一眼,说道:“照你所说的,有几位神灵在保护有施氏,有施氏必定安全。阿久,你和岷山君也差不多到了回门的时候了。”

    “嗯,虞期也和我提过回门的事,我们想着你们这边差不多没有后顾之忧了,我们就走。”久姚问:“伊挚哥哥,现在连好战的昆吾氏都败给了商侯,伐夏之举是不是要正式开始了?”

    伊挚说:“不急,再等等,还是要先测试一下九夷之师对夏帝的忠诚度。”

    久姚还记得上次,子履停了给夏帝的纳贡,夏帝号召九夷之师讨伐商国,九夷之师全都响应了。然而九夷各部族也深受夏帝压榨,忍耐力总有到极限的时候,等下次子履再停止纳贡,若九夷之师不再听从夏帝的命令、不讨伐商国,那商国便能振臂一呼,带领诸侯们反夏了。

    七日后,久姚和虞期回到有施氏。

    久姚的娘一听说女儿来了,高兴的合不拢嘴,一路小跑去正厅迎接久姚。

    “娘!”久姚执起娘的手,绽开深深的笑靥。

    虞期跟上,施礼唤道:“娘。”

    原本女婿称娘天经地义,然虞期是何种身份,久姚的娘被吓得都有点六神无主,忙去扶虞期:“岷山君折煞民妇了,这、这……”

    久姚不由笑出声:“娘,虞期把你当长辈、当家人,你也别再当他是岷山君了。”

    久姚的娘不好意思的笑道:“是我多此一举了……来人,上茶!”

    很快有女奴端着陶制的茶壶和茶杯走来,久姚扶娘坐下,虞期从女奴手里接过器具,倒好茶水,在久姚的娘面前缓缓跪下去,双手奉茶。

    “岷山君,这……!”久姚的娘又惊得差点站起来,硬是被久姚给压下去了。

    久姚笑:“娘,虞期给你奉茶呢。”

    久姚的娘受宠若惊,坐好了还不自在,却见虞期笑容浅淡,目光真诚,这才双手接过茶,回道:“一家人就不必客气了。”

    久姚把虞期扶起来,笑言:“我娘曾说,当年她嫁给爹爹的时候,都是去给公婆奉茶的,怎么到了你这里都反过来了。”说罢又觉得有点不妥,虞期的爹娘早就不在世了……久姚改口:“虞期,我就是随口说说的,你别多想。”

    虞期轻笑,并未放在心上。

    当日两人在姚府过夜,晚饭又是虞期准备的,久姚的娘让女奴们帮他,可别把他辛苦到了。虞期倒是无所谓,还把他钻研更新过的羹汤又更新了一版,盛给久姚和娘尝。

    久姚的娘早就觉得这羹汤美味,不想虞期把它弄的更美味了,一时激动道:“没想到我们家阿久是个有后福的,能嫁个岷山君这样的好人。”

    “娘过奖了,这是我该做的。”虞期道。

    久姚脸红的喃喃:“娘你不知道呢,虞期待我可好了,你从前还说怕我嫁给他会后悔,实际上是如果我不嫁他,你我都会后悔呢。”

    久姚的娘打趣道:“怪不得人们常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看看我们家阿久,句句都帮着夫家说话。”

    久姚嘟囔了一番,声音太小,也不知说的是什么,久姚的娘越看越高兴,掩嘴笑了起来。

    夜浓时久姚和虞期宿在久姚未嫁时的闺房里,这闺房还保持着成亲那天的装饰,所有的红绸、囍字都没拆。久姚自然而然想到成亲那晚,亏得自己精心打扮、满心期待,竟是被泗水河神给搅黄了,想着想着露出不满的表情。

    忽的被抱起,还没明白过来怎一回事,就被放在床上了。久姚对上虞期深深的、燃着两簇火苗的眼,埋怨道:“你怎么这样……”

    虞期感叹:“能娶到久久真好,有时候想到往日一个人在岷山孤守,竟也不觉得多苦了,这都是久久的功劳。”

    久姚心里一酸:“虞期,我在你心里真的这样好吗,能让你看淡那么多年的孤苦伶仃。”

    虞期点头:“如果我没有受那些苦,也不会遇到久久,这么一想就都释怀了,大概唯一还郁结的就是风青阳和无赦吧。”

    久姚双手捧住虞期的脸,柔声道:“先不想了,我相信阿筝和青女大人,最重要的是,还有天后呢。”

    被她一安慰就有出奇的效果,虞期趁机堵住久姚的双唇,辗转厮磨,听见她柔顺的呻-吟,身子也被她细嫩的藕臂搂住,他稍一用力就把她完全压在床褥里,小心抽掉她的头饰,青丝在艳红中如水一般的铺开。

    虞期眼底更深,身体里烧着团烈火,狠劲的冲击全身,而首当其冲的那里早就变得跟铜烙似的,久姚看得到也感觉得到,红着脸嗔道:“你、你简直……”

    “它一见到久久就这样,我也没办法。久久,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你、你……唔——禽-兽!虞期你这个禽-兽!”久姚喜悦中夹杂着哀嚎。完了,施久姚你真是自作自受,怎么就被一头披着人皮的色-狼给叼回家了呢?

    窗外好像有谁在低笑,久姚也不知是不是幻听了。一番激烈欢-爱,她软在虞期怀里喘息,浸-淫在只属于夫妻间的余韵里,却突然听虞期说:“刚才娘在外面。”

    “什么?”久姚惊得差点滚下床,“你知道娘在外面还……!”

    “久久害羞什么。”虞期笑道:“夫妻恩爱是好事,娘是过来人,自然知晓,此番只会更为你高兴。”

    久姚羞道:“说得好似我爹爹跟你一般,总压榨我娘。”

    “此言差矣。久久何不想想,若没有爹娘,哪里来的你?”

    “你……”久姚只觉得如今虞期的脸皮是赛过城墙厚实了,娇嗔瞪他两眼,却只在他眼底看到眷恋深情,只好败下阵来。倒是听了虞期适才的话,久姚不禁想到“孩子”这个话题,看向自己平坦的小腹,喃喃:“虞期,你说我会不会怀上……”

    虞期眼底跳过两丛异芒,顿了顿,扳过久姚的脸道:“久久,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你听听就罢,不要有什么压力和负担。”

    “什么?”久姚神色肃了些。

    虞期尽量放缓语速:“你中过钦原之毒,又吃下返魂树的树根,这两者都是极阴之物。”

    “虞期,你的意思是……”

    “你可能……很难受孕。”

    久姚露出吃惊的表情。

    虞期抬手抚过她眉眼,怜惜道:“对不起……本想告诉你,然而……”他喃喃,神色已很是自责。

    久姚渐渐回复神色,笑了笑:“反正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呢,也没什么。我想只要顺其自然,我们总是能有孩子的吧,更别提我又不是急着想生孩子。”

    “久久,委屈你了。”虞期吻了吻她的嘴唇。

    久姚娇笑:“我不介意,就是我娘可能比较难抱上外孙……我会和她解释。”

    “嗯。”

    此次久姚回门,虽然动静不大,但毕竟有施氏都看见英招和天车了,故而久姚的娘那些闺蜜好友都得知久姚回来,轮番的前来拜会。

    久姚和虞期祭拜完姚呈意后,又陪着娘忙了一阵,那些闺蜜好友看虞期的眼神也挺矛盾的,多少带着点敬畏的成分在。也有人在背地里议论久姚的胆大,竟是放弃人类的身份只为了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前来的客人里还有娘最好的朋友赵姨,以及赵姨的那个据说暗恋久姚的儿子。

    那儿子打从进了姚府开始,就觉得脊背冷飕飕的,总有两道凌厉的视线像刀一样割在他身上,他很纳闷这股莫名的敌意是哪里来的。

    看见久姚盘着发髻,气色水润柔和,赵姨这儿子心里也有些遗憾久姚不喜欢他。然后那两道凌厉的视线又落在他背上了,这次他赶紧回头,看见的正是虞期吟然含笑,玉容生辉,眼底却冷的跟针扎似的。

    赵姨的儿子一哆嗦,心想不愧是仙人,这是会读心术不成?

    “你快坐啊,怎么还站着。”久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拉了拉赵姨儿子的袖口,却接下来就接收到虞期不善的目光,久姚也不怕他了,娇嗔瞪了他一眼,对赵姨的儿子笑道:“你快坐。虞期,给他倒杯茶水,他娘是我娘最好的朋友。”

    虞期眉角抽了抽,心里翻江倒海了一阵,还是默默倒茶奉上。

    没多久两人回门的日子就被一只仙鸟给打破了。不用说,这仙鸟是司宵派来的,仙鸟腿上拴着的书信,带给久姚和虞期一条意料之外的消息。

    ——泗水公子四处找虞期,都找到羽山去了,见了司宵二话不说就跪地磕头,只求能见到虞期,喊虞期一声爹都行。

    原本两人都不想搭理泗水公子,也懒得管他是遇上什么事导致态度变化这么多,但司宵在信里不断强调,他快要撑不住泗水公子日日夜夜哭天抢地的哀求了,恳请虞期和久姚一定要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别拉他下水。

    出于道义,两人只好去见了泗水公子。

    泗水公子果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看见虞期和久姚,二话不说先跪着磕了三个响头,硬是把久姚给搞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