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唐江湖梦 > 第二章 回到古代
    到家了,武玥刚走到饭厅,只见女佣喜姐已把饭菜摆上桌了。

    此时,武爷爷和武妈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武妈妈笑着说:“刘伯回来说你去了同学家,爷爷正催我打电话问你回不回来吃饭呢!念着念着,你就回来了!”

    武爷爷一见乖孙女,连忙笑眯眯地招手:“玥玥,你回来的正好,快坐下吃饭?”

    “哦!”武玥答应着在妈妈的下方坐下。

    武家虽然只有四口人,却十分注重礼仪规矩。

    爷爷虽然已经退休不再是集团的主席,但在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餐时依旧坐正上方的位置。而武爸、武妈分别坐大理石长桌的左、右上方。

    武玥见左上方的位置空着,知道老爸去国外谈生意还没回来,心中暗暗窃喜。于是问:“爷爷,我们家有一把唐朝的青铜玉箫剑。是吗?”

    爷爷点头,问:“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武玥谎说:“哦,我……我今天在同学家里也见到一把唐朝的青铜玉箫剑,跟我们家的这把好像差不多……爷爷,唐朝到底一共有几把青铜玉箫剑?”

    武爷爷笃定的说:“只有一把!就是我们家这把!听你太爷爷说,这把青铜玉箫剑是当年鲁班的后人所造,世上独一无二!”

    武玥又问:“那……会不会我们家这把剑是假的?”

    爷爷连连摇头:“不会,不会,一定不会……我们家的青铜玉箫剑是祖辈传下来的,肯定是真的!你们同学家的才是赝品!你十岁的时候爷爷给你见过一次,那时候你还只是个小不点。而且又时隔七年,你哪里还记得住我们家的青铜玉箫剑是什么样子?”

    武玥把嘴一翘:“要不,今晚您再让我仔细看看?”

    想不到爷爷竟爽快地答应:“吃完了饭,你跟爷爷去收藏室。爷爷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唐朝真品!”

    武玥双手一拍,连连点头,心中暗自窃喜:“yes,第一步计划,成功!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怎么把剑偷出来了。”

    武妈妈说:“收藏室里全是你爸爸的心肝宝贝,你看看就好,千万别弄坏了!”

    “知道了妈,你别这么啰嗦好不好?快吃饭,快吃饭!”武玥催促着。

    待爷爷动手起筷后,武玥连忙捧了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爷爷吃完了,武玥已经迫不及待的拉着爷爷,直奔收藏室而去。口里还一迭连声地嚷着:“爷爷,你走快些,走快些!”

    “你这么急做什么?青铜玉箫剑锁在收藏室里又不会跑!”说话间,已经到了收藏室的门口。

    收藏室安装的是密码锁。须得先输入一连串的数字密码,再有武爷爷或武爸爸的指纹,最后再用他二人其中一人的眼纹,才能打开。所以除了武爷爷和武爸爸之外,再无其他人能擅自闯进来。

    等到爷爷推开门后,关掉了红外线的开关按钮,室内的电灯自动亮起,方能进去。

    武玥暗叹:“如此严密的部署,别说是我了,就算是神偷也未必能得手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爷爷开了灯,一边领着武玥东看看西瞧瞧,一边像导游似的介绍:“玥玥你看,这是宋朝景德镇的青花碗,很贵重的!现今也只有这么一个了……还有这个,是清朝慈禧太后用过的……”

    武玥哪里还有心思听爷爷的长篇大论,对于这收藏室里陈列的大大小小数十件的古董,她也没有闲工夫一一了解。更何况十点钟还约了南宫廉在老地方见面呢,她可不能失约!

    “爷爷,青铜玉箫剑在哪?”武玥打断爷爷的话。

    武爷爷领着小蝴蝶走到一个玻璃盒前,伸出右手食指,得意洋洋地说:“喏,这个就是我们武家的传家之宝,青铜玉箫剑!”

    武玥隔着透明的平面玻璃,只见里面是一把翠绿通透的玉箫。玉箫的形状大小与普通的短萧无异,不过是用上等的翡翠铸成。本来也只能用“价值不菲”来形容,只是玉箫的侧面雕刻着一朵梅花的图案,就有些稀罕了。即便是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未必能用机器,在这无暇的翡翠上雕刻出如此清晰的纹路来,更何况是一千多年前?

    武玥不禁赞叹:“真是巧夺天工!但是爷爷,这分明是一把玉箫,哪里是剑嘛?”

    武爷爷嘿嘿一笑:“这才是造剑者匠心独运的地方!其实这玉箫里面有一个机关……”

    “老爷,老爷,有您的电话!”武爷爷话还没说完,门外已传来喜姐的呼唤声。

    武玥心中暗喜:“真是天助我也!”她正在为怎么偷走这把青铜玉箫剑而发愁呢!

    听了喜姐的话,武玥连忙催促:“爷爷,你快去听电话吧,说不定是我爸打电话来跟你商量生意上的事!”

    武爷爷眉头皱起:“你这个老爸已经接管公司一年了,大大小小的事务,还要来烦我这个老头子!要是你老爸有你这么聪明,爷爷就省心咯!”

    武玥呵呵笑道:“我像爷爷嘛!”

    武爷爷听了这话,瞬间眉开眼笑:“那我们一起出去听电话。要是你爸打来的,随便找他给你带礼物回来,好不好?”

    武玥哪里肯干?她扯着爷爷的衣角,撒起了娇:“我还想再到处看看嘛!”

    武爷爷最招架不了的就是武玥的软磨硬泡,连连点头:“好好好,那你看看就好,别弄坏了里面的东西!”

    武玥嘟起小嘴,佯嗔着说:“知道了。你越来越像老妈了,这么啰嗦!”

    “老爷,老爷……”喜姐的声音又响起了,这次催得更急了。

    武爷爷一边大步往出了收藏室,一边不耐烦地喊了声:“来了,来了!”

    武玥眼看着爷爷走远,趁着四下无人,赶紧掀开了玻璃盖,伸手取出了里面的青铜玉箫剑,不由分说地藏在了大衣里面。

    俗话说得好,做贼心虚。更何况这是武玥第一“做贼”,一颗心噗通噗通地,几乎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似的。

    她手忙脚乱地把灯关了。刚关上大门,忽听得身后爷爷的声音:“你把门关上了?”

    唬得武玥连忙回头,藏在大衣内的“赃物”,险些跌落出来。

    “爷……爷爷……是啊。我想我们家的青铜玉箫剑肯定是真的!”武玥强作镇定,赶紧岔开话题,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对了,刚才是我爸打来的么?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武爷爷不紧不慢地说:“你爸说,叫是你在家里要乖乖听话的话,三天后他回来就给你带礼物。”

    武玥干笑一声,心不在焉地说:“呵呵,是吗?”

    她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九点钟了。

    “爷爷,我有事出去一下!”说话之间,武玥已经绕过爷爷的右侧,快步朝大门外走去。

    只听得身后爷爷扯着嗓子喊:“让刘伯载你!”

    “哦,知道了!”武玥答应着,已经跑出了自家的别墅。

    武玥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得这么顺利,一切就像鬼使神差似的。她上了车,等到刘伯把车开出了两条街,心里才总算安定下来。

    车子一直开到了城西的5a风景区。

    刘伯照着武玥的吩咐,把车开到了山顶的凉亭,才停了下来。

    此时山顶已经灯火通明,只是凉风阵阵,没有一个游客上来罢了。

    “小小姐,现在这么晚了,这山顶一个人都没有,你上来做什么?”刘伯见武玥下了车,摇下车窗好奇地问。

    武玥冲着车内刘伯微微一笑,说:“我约了朋友,你回去吧!我朋友有车,会送我回家的!”

    刘伯不放心地问:“什么朋友会约你这么晚了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见面啊?小小姐,不如我在车里等你的朋友来了再走吧!”

    武玥哪里敢让刘伯知道她约的是男生?那岂不是等于昭告世界,她在拍拖么?虽然她并没有!

    武玥说:“我这么大的人了,要是让我朋友看见还带着‘监护人’,岂不是给他笑掉大牙?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刘伯想了想,说:“要不这样,我把车开在山腰等你。要是有什么危险,你就大叫一声,我马上开车上来。”刘伯可不能冒这个险。要是小小姐出了什么事,他再上哪去找这么一份福利好、工资高的工作?

    武玥知道刘伯的为难,只得说:“那好吧!不过你把车开远些!”

    刘伯答应着,开车下山去了。

    武玥这才把大衣里藏着的青铜玉箫剑拿出来,这把剑虽然没有剑刃,可是搁在衣服里面,实在不舒服。武玥走进凉亭,又看了看时间,眼看就快十点钟了,怎么还不见南宫廉的身影?

    “南宫廉一向很准时的,难道出了什么事?”武玥忍不住担心,只是这念头一闪即过,又自我安慰道:“可能临时有事耽搁了也说不定。他说了不见不散,况且还差三分钟才到十点呢!等过了十点我再给他打电话不迟,免得他以为我很迫不及待想见到他似的……虽然我的确那么有一点点……”

    武玥忽然脑子里,又浮现出南宫廉说的那一句,“我今晚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到时候,我有话想跟你说”。

    她不禁通红了脸。暗想:“我们几乎天天见面、天天说话,况且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呢?挑了一个百年奇观的时候说,八成是向我表白!”

    武玥心里美滋滋的,不禁把青铜玉箫剑牢牢地捧在了胸口,就像抱着南宫廉结实的手臂一样。发了一阵花痴,武玥低头一看,只见那青铜玉箫剑的顶部内侧,有一个绿豆般大小的按钮。

    武玥心想:“爷爷说这把青铜玉箫剑有开关,难道这就是开关?”想到这里,右手拇指已经摁了进去。

    但听得“唰唰”两声,玉箫剑的末端霍地亮出一把大约五十厘米长、半厘米宽的双面剑刃。那剑刃是用青铜铸成,在灯光的照耀下银光闪闪。

    武玥不禁叹道:“果然是巧夺天工!”

    武玥还不来及研究这把看似只有三十五厘米的短玉萧,如何藏住这锋利无比的剑刃的。蓦地,从远处射进一道强烈无比的白光,白光经过青铜玉箫剑的反射,骤然四周比白昼还要亮了十倍!

    武玥的眼睛如何能够承受如此大的强光?她赶紧闭上双眼,只是依然能够感受到白光的强烈。武玥只得抿起嘴巴,使出浑身的力气,闭紧双目。

    不知过了多久,她虽然觉得周围暖暖的,可是那股强光似乎已经不那么强烈了。武玥试图睁开眼睛,只是四周兀自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武玥不禁慌乱,心中暗想:“怎么回事?难道我瞎了不成?”

    耳旁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中,只听得一个女人凄惨的呻吟声:“啊哟……哎哟……”那声音虽然清亮,却也直听得人头皮发麻。

    武玥心里凉了一半,暗想:“难道我已经死了,下了十八层地狱,所以才会暗无天日?天哪,我武玥今年才十七岁,人生才刚刚走了四分之一而已,难道就这么英年早逝了么?我自问孝顺长辈,尊重同学……除了那个‘十三点’金珊之外……就算我死了,不上天堂,也不该下十八层地狱啊!”

    正想到这里,又听得一个沧桑的女声:“夫人……用力啊,用力啊!就快出来了……”

    伴随着那女人一声长吼,一个婴儿“哇哇”的哭声响起。

    又听得三、四个女人欢天喜地的呼声:

    “生了,生了……”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一位千金!”

    “我这就出去给老爷、邵老爷和邵夫人报喜去!”

    “等等……夫人的肚子里好像还有一个!”

    那沧桑的女声甫毕。女人的惨叫声又再一次响起,而且比先前更加惨恻了。

    武玥稍稍定心:“哦,原来我不是下了十八层地狱,是附近有女人正在生孩子……等等,我不是在山顶吗?怎么附近会有女人生孩子?”

    还不待武玥细想,只觉得脚掌下有一股力量,使劲将她顶起。武玥觉得自己像破茧一般,眼前蓦地亮了。她眨了眨眼睛,只觉得身子被人抱在了怀里,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梳着古代发髻的中年妇人!

    武玥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你是谁?抱着我干嘛?”

    可一出声,竟然只是“哇哇,哇哇……”。

    “no!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武玥浑身大震,歇斯底里地问。可嘴里发出来的,还是“哇哇”的声音!

    只听那中年妇人用沙哑的声音道:“恭喜夫人,又得了一位千金!”

    武玥只听得耳边欢笑声一片,其中一个清脆的女声道:“我这就告诉老爷他们去!”格格笑声之间,听得那女人已经走远。

    天哪!难道……难道,她武玥被别人生出来了?!

    这……这也太荒唐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