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唐江湖梦 > 第五章 缘来如此
    待那青衣女子走远,馨儿才向翠儿柔声问道:“翠儿姐姐,这位萧姑娘一身江湖装扮,究竟是何人?”

    翠儿与馨儿并肩同行,轻声回道:“你刚进府不足半年,也难怪你不知道。萧姑娘是老爷的小师妹,听说在江湖上颇有侠名,被称作‘玉箫仙子’。”

    馨儿惊道:“老爷会武功么?我怎么从未见他显露过身手呢?”

    翠儿笑道:“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原来在隋朝时期,陕西华阴有一家大户,复姓公输。公输家族是鲁班的后人,世代打造兵器。只因当年,隋文帝杨坚篡夺北周大权时,曾经托公输家打造了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刀,才能旗开得胜,因而改元开皇,建立隋朝。于是,到了隋朝初期,公输世家已是富甲一方的皇商,专为宫中侍卫和沙场战士打造兵器,深得隋文帝的重用和信任。

    公输家族人才济济,而公输老爷的嫡子公输岩最是出类拔萃。只可惜公输岩虽然天资聪敏,文武兼备,却对经商丝毫没有兴趣,一门心思全用在了练功和铸剑上。公输家族公送了他一个称号,叫做“剑痴”。

    公输老爷软硬皆施,却也不能改变公输岩想成为一代剑侠的决心。最后公输老爷郁郁而终。

    挑起公输家族的重担,便落在了年仅十八岁的公输岩身上。

    公输岩有一个表妹,姓李,闺字梦梅。李梦梅本是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因而寄住在公输岩的家中。她与公输岩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两人海誓山盟,互许终身。正所谓,无媒不成婚。于是公输岩和李梦梅商量着,等守丧之期一满,就禀明公输老夫人,然后两人便拜堂成亲。

    那时隋文帝已死,当今皇帝是隋炀帝杨广。

    一日,隋炀帝亲临公输家,不期踱步后院,正巧碰见李梦梅在庭院内舞剑练功。隋炀帝见李梦梅风姿绰约,惊为天人。当即册封李梦梅为妃,克日便要派宫人来接李梦梅入宫。

    公输岩与李梦梅二人决定私奔,却被公输老妇人洞察先机,于是向公输岩和李梦梅二人权衡了利弊。使得他二人明白了,抗旨逃婚的后果,便是要牺牲公输世家的数百年基业和公输府上百口人的性命。

    公输岩与李梦梅二人最后决定,舍小义而取大义。

    李梦梅在入宫之前,自画了一副枫叶美人图,赠给公输岩。而公输岩也三日不眠不休,打造了一把将七星追月剑送给李梦梅。之后两人一个入宫为妃,而另一个决定远离中原长居塞外,从此咫尺天涯。

    隋炀帝三征高丽,百姓苦不堪言,哀鸿遍野。

    公输岩在途中收养了三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将他们一并带去了塞外。这三个孩子,就是武玥的“唐朝老爸”沈沐白,“玉箫仙子”萧莞青,和一名叫做倪倩红的女子。

    公输岩不但教他们三人读书习武,还替他们三人分别打造了白玉伏魔剑、青铜玉箫剑和红玉玲珑剑以作兵器使用。

    公元618年,隋朝灭亡。

    骁果军在江都发动兵变,杨广被叛军缢杀。

    公输岩得知李梦梅趁乱逃出皇宫,独居天山避世,于是毅然独自上天山去找李梦梅,之后再无音信。

    而沈沐白、萧莞青、倪倩红师兄妹三人学有所成之后,也遵从师父的意愿,步入中原,行侠仗义。

    武玥的“唐朝姨丈”邵华,是洛阳著名的酒商。不但长得一表人才,而且乐善好施,豪富好客。除了时常接济穷人之外,对于江湖中的侠士也是竭诚款待。

    因此,邵华虽然武功平平,却深受江湖中人的尊敬,有着“俏雨郎君”的美誉。

    两年前,邵华得知沈沐白与两位师妹来到洛阳,于是亲自到客栈相迎,诚请沈沐白、萧莞青和倪倩红师兄妹三人,移步邵府做客。

    在那时,沈沐白等三人的侠名已经在江湖中遐迩闻名。邵华对他们三人崇拜已久,在客栈见到了本尊,更觉得名传不虚。

    而沈、萧、倪师兄妹三人对“俏雨郎君”也早有耳闻,见到邵华本人,也深觉闻名不如见面。加上邵华盛意拳拳,于是师兄妹三人决定在邵府小住。

    邵华的妻子陈红莲有一个胞妹,名叫陈黄莺,正待字闺中。

    陈黄莺名副其实,声音如出谷黄莺一般悦耳动听,而且她不单生得清纯脱俗,琴棋书画也是无一不精。与姐姐陈红莲并称“洛阳二乔”。

    恰巧陈黄莺那日到姐姐家中做客,与沈沐白二人一见钟情,互生情愫。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不爱江山爱美人!

    沈沐白为了能够给陈黄莺一个安定的生活,毅然决定从此封剑,退隐江湖,结束了刀光剑影的漂泊日子。

    沈沐白买下了邵府隔壁的府邸,与陈黄莺共筑爱巢,过着平凡夫妻幸福甜蜜的生活。

    沈、邵两家后来索性将阻隔两家的那堵高墙拆了,修葺了一道满月状的大门,以方便两家人往来。因此沈、邵虽为两府,却如同一家。

    武玥之前从翠儿口中听说了李梦梅的故事,心中已经想道:“之前我在南宫廉家中见到那幅枫叶美人图,原来是当年李梦梅送给公输岩的‘断情之物’,难怪字画上的诗文那么凄凉!不过……那幅画不是在公输岩的手中么?怎么又成为了南宫家的传家之宝呢?难道南宫廉的祖先,和这个公输岩有什么关系么?”

    武玥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时代不到两天,知道了这么多的故事,可是她心中的疑问似乎也越来越多了。

    虽然武玥对这一个个的谜题充满了好奇,可是……她更想回家啊!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吃奶!

    “只有吃饱了,才能快快长大,才能有机会离开这里!到时候向唐朝师叔萧莞青借剑也好,还是想办法偷剑也罢……呃,我差点忘了,还要等百年难遇的七星连珠呢!omg!要是七星连珠在这个世代,前几年刚刚出现过一次,那我岂不是至少要再等九十几年?就算我武玥有命等,老爸、老妈和爷爷能等么?再说了,我到时候都一把老骨头,再穿越回去还有什么用?南宫廉……南宫廉那时只怕已经和金珊儿孙满堂了,而我却穿越回去,成了孤寡老人……”

    武玥突然间觉得遇到七星连珠的概率,比中六合彩票还要低。可怎么偏偏就让她中了一次呢?最可悲的是,她这次中的不是彩票……更可悲的是,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中下一次!

    武玥越想越伤心,不禁又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蓦地一股甘甜从口中顺着喉咙流进胃里……好吧,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如今她的首要任务,就是吃饱了睡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