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闺华记 > 第三十五章、绸缪
    果然,奶娘听了谢涵的话,低头沉思了一会,出了一个主意。

    “这样吧,秋月那个院子偏僻,正好新来的阿娇会做饭,不如就送给她,让她们自己单独开一个灶,每天的份例打发人去灶房取。”

    谢涵摇了摇头,“倒也没到这一步,现在就这样做反而会提醒他们把心思放到白姨娘身上,我的意思是让奶娘这些日子替我多留意灶房那边,最好能收买到一个人,这样的话有什么动静也能提前知会我们一声。”

    父亲还活着,顾琦也才刚来两天,谢涵赌他还不至于这么快下杀手。

    而且,谢涵知道父亲跟顾家提了一个条件,顾琦已经打发人快马加鞭回京城去讨主意了,顾琦要动手,怎么也该等到父亲没了,或者说等到顾家的旨意。

    在这之前,她可不想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来激怒顾琦。

    而她之所以让奶娘去收买一个灶房的人,不过是未雨绸缪,想先行一步,在这多事之秋,她可不敢坐等别人发善心给她一条生路。

    还有一点,谢涵知道灶房的人不全是顾家的,也有扬州这边的,因此奶娘这个时候出面收买一两个人还是比较容易的,若等到父亲出事了再出手只怕就晚了。

    “对了,奶娘,我记得你有一个娘家侄子,今年好像十五六了吧,我给他找一份差事,就在门房你看如何?”

    谢涵倒是想给他找一份别的活计,可一来对方没有经验,只是一个乡下孩子;二来,她也不想太过明显了,怕引起某些人的警惕就不好了。

    门房的位置虽然不重要,可若机灵一点,也能替谢涵打听到不少事情,至少能知道每天都有些什么人出来进去的。

    “使得,使得,小姐要同意,明儿我就打发人去送个信。”奶娘自是十分欢喜。

    一个门房,也牵扯不到谁的利益,既能给孩子找一份差事贴补家用还能帮小姐打听点消息,有何不可?

    “这样吧,等我明天跟高升先提一句,就说你娘家日子过不下去了,想托你给你侄子找份活计,等他点头了再送信也不迟。”

    正说着,司琴和司棋领着阿娇和阿桑过来了,这两人都换上了司琴和司棋的衣服,加上又刚洗漱过,看起来也有几分水灵劲,尤其是这个阿娇,今年十三岁了,已经抽条了,五官也长开了,羞羞怯怯的,说话也细声细气的,颇有几分江南女子的婉约。

    倒是那个叫阿桑的,才刚九岁,比司棋还小,更是一团稚气,却有一股子无知者无畏的爽利。

    谢涵一一问过了这两人,这个叫阿娇是奶娘特地求了来的,她是奶娘婆家的邻居,奶娘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说她是家里的老大,底下还有六个弟弟妹妹,在家是一把干活的能手,既做得一手好饭还做得一手好针线,更难得的是下面的弟弟妹妹也大都是她带大的。

    原本她父母不舍得让她出来做丫鬟,是奶娘上门说了不少好话,再加上奶娘自己也在谢家做了五年多,逢年过节没少大包小包地往回送,阿娇的父母也就松了口。

    而那个叫阿桑的女孩子则因为生母没了,后母不喜,生父不管,经常挨打挨骂,还是她阿婆看不过眼了,求了奶娘把她带出来,只求给孩子一碗饭吃。

    说到这,司棋在一旁多了句嘴,说阿桑身上都是伤。

    谢涵一听,上前两步掀起了她的衣袖,见胳膊上果真有一道道的类似于鞭痕的伤口,新旧交替,触目惊心。

    “这是用什么打的?”谢涵问。

    上一世她见过沈岚指使人鞭打过一个丫鬟,所以知道鞭痕是什么样。

    只是她没想到,做父母的竟然也能狠下心这么对自己的孩子。

    “柳条,树枝,抓到什么就是什么,我那个后娘可坏了,要不是我力气大跑得快,我早就被她打死了。”阿桑气鼓鼓地骂道,眼睛里还有一股怒火在闪。

    “哦?你怎么力气大了?”谢涵一听来了兴致。

    “那个女人都是趁我爹不在的时候打我,她每次打我都是往死里打,我打不过她只好跑出去找我阿婆,我阿婆会等天黑了我爹回来了再送我回去。”

    一旁的奶娘听了补充了一句,阿桑的阿婆这些年一直跟着大儿子生活,因此也没法把阿桑接过去抚养。

    谢涵一听这阿桑倒是有几分机灵,便决定把她留在身边,“这样吧,我给你改个名字,以后就叫司书吧,跟着司琴姐姐学点规矩。”

    众人一听,便知道谢涵是要留下这阿桑了,尤其是司棋,早就对这个阿桑鞠了一把同情的眼泪,听了这话上前推了阿桑一下,“还不赶紧跪下来给小姐磕头,以后你就是我们小姐的人了,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谢小姐,阿桑,啊,不对,司书,司书谢小姐了。”司书跪了下去。

    一旁的阿娇欣羡地看着司书,又看了看谢涵,谢涵对她笑了笑,“听说你很能干,府里有一个姨娘有身孕了,我想让你去照顾她,能做好吗?”

    “能,我娘以前要生宝宝了做不了事情都是我照顾她。”阿娇忙不迭地点头,生怕谢涵不要她。

    “那就好,不要怕,我们府里的规矩不多,不会轻易打骂人,只要你用心做了,我肯定不会责怪你,记住一点,一定要用心做,就像对你娘似的对那个姨娘,每月我给你600个大钱的月例,做得好等过年了给你涨到800,年节的时候会放你回去看你家人的。”

    “阿娇谢过小姐。”阿娇也跪了下去。

    “先别着急谢,记住了,你是我的人,第一要紧是当好差,若有人欺负了你和你的主子,一定要告诉我。”

    “我懂,我力气也大着呢,村子里有人欺负了我弟弟妹妹,都是我去帮他们出头。”阿娇见谢涵听到阿桑说力气大时似乎很高兴,一点也没嫌弃阿桑粗鲁,因此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也敢说话了。

    谢涵笑了笑,看向了司琴,“司琴,你带着阿娇和司书去找红袖和红棠学点规矩,她们两个今晚先跟你们凑合一晚,明儿一早找刘妈妈去领一套衣裳被褥什么的。”

    司琴一听忙拉着阿娇和司书起身,一路走一路教她们一些基本的规矩,而这边,司棋也忙吩咐院子里的婆子去给谢涵准备热水洗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