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闺华记 > 第四十二章、弥留
    顾琦越想越心惊,忙上前一步抢在谢涵前面开口了。

    “王公公,我是定国公府的顾琦,谢纾是我妹丈,我们顾家是一个月前接到妹丈染病不起的信件,忙打发我送这外甥女过来见上一面。才刚我妹丈强撑着交代了几句家事,随后便因为身子不适吐了几口血,如今正昏迷不醒人事不知的,这圣旨只怕是接不了了,有什么事情还请王公公帮着担待些。”

    顾琦说完偷偷地王平偷偷塞了张银票。

    他虽然没有面圣的机会,可也认识眼前的这位太监不是普通的太监,而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也曾经来顾府颁过圣旨,每次来顾家也没少亏过他。

    王平虽然对顾琦没有什么印象,可皇上身边的人消息都很灵通,顾琦一报上他的名号,王公公便知晓了他是定国公顾霖的第二个嫡子,没有继承祖业,走的是文职,现今是礼部的一个小郎中,刚五品,没什么实权。

    不过顾家的面子他不能不卖,定国公历来镇守京城的北部防线,是皇帝倚重的重臣,早年的顾霖就曾经多次领兵上阵,把鞑靼人挡在了榆关之外,要不太后也不能亲自为定国公世子顾琰做媒,把燕州老燕王的孙女端靖县主嫁给了顾琰。

    要知道这端靖县主虽然只是一个县主,可因父母早逝,从小在太后身边长大,深得太后的欢心,太后不舍得她回封地远嫁,说什么北地寒苦,这才把她留在了京城嫁给了顾琰,好方便她时不时地进宫探望她。

    故而,王公公不动声色地收了银票,识趣地没再追问下去,不过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亲眼看看谢纾,为的是好回去复命。

    顾琦当然不敢拦着不让见,只得弓着身子在前面引路,谢涵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跟在后面进了春晖院。

    谢纾依旧没有醒过来,屋子里的人也都没有离开,方姨娘正带着小玉在替谢纾擦洗脸上的血迹,小香和小翠两个丫鬟正在清理床架上的血迹,冬雪正抱着一床带血的被子要给外面的婆子送去清洗。

    王公公先看了一眼冬雪手里的被子,再扫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再上前一步细细端详了一会闭着眼睛的谢纾,最后再看了眼床架上的血迹,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顾琦跟了出去。

    谢涵这次并没有追出去,因为她知道,有顾琦在,肯定不会再让她轻易开口说话的,而她也不想引起他的怀疑,毕竟这次来的只是一个太监,未必能把她的话带到御前。

    “大夫怎么还不来?”谢涵一边问高升一边上前握住了父亲的手。

    看着父亲这双皮包骨般的手,谢涵想起了往昔父亲手把手教她写字手把手教她弹琴的画面,那个时候,父亲的手白净、修长,骨节分明,真的很好看。

    而今这双手骨节依旧分明,却再也不复往昔的美感,也不复往日的温暖,有点凉凉的,谢涵把自己的小手覆了上去,极力想把自己体温传递给父亲。

    大夫是半个时辰后赶到的,彼时顾琦已经把王公公一行送出了谢家并回到了春晖院,他也担心谢纾的身子,顾家的家书还没有到,他还没有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谢纾这个时候走了他岂不是白来了这一趟?

    不仅他白来了这一趟,顾家也白忙了一场。

    因此,此时的顾琦十分后悔刚才不该刺激了谢纾,明知道他对谢涵心重,这个时候他偏还往他胸口插了一刀。

    可是话说回来了,也幸亏他插了这一刀让谢纾昏迷了过去,否则这个时候谢纾很有可能会被抬着去面圣,那个时候是福还是祸就不太好说了。

    谢纾在老大夫的针灸下到底还是醒过来了,睁开眼睛的谢纾第一件事就是找谢涵,谢涵忙爬上了炕沿,坐到了谢纾身边,抓住了父亲的手。

    “爹,爹,女儿在这,女儿哪里也不去,女儿就在家陪着爹。”

    谢纾张了张嘴,看向了高升,高升跪了下去,“老爷,放心吧,奴才一定谨记老爷的托付,从此后,小姐便是奴才的主子,奴才一定会护着小姐长大。”

    谢纾眨了眨眼睛,又看向了顾琦,顾琦探身过去,“妹丈放心,才刚我说的话的确是我们老太太的意思,她说五妹妹跟了她一场,只剩这么一点骨血,她自然不能任由涵姐儿在外面吃苦受罪。不过刚刚听高管家的意思,涵姐儿的将来妹丈想必是安排妥当了,我回去后自会禀明母亲,一切还是以妹丈的意愿为主,涵姐儿毕竟也是你的骨血,是谢家的骨血,如果谢家有人接管,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当然,妹丈放心,如果有人胆敢欺负了涵姐儿,做出什么背主欺主的事情来,我们顾家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番话,伸缩的余地就比较大了。

    谢纾自然听懂了顾琦话里的意思,也知道顾家不会轻易放过谢涵,只好又看向谢涵,眼睛里满满的心疼和担忧。

    “爹,放心吧,女儿以后一定会乖乖地听长辈们的话,好好带大小弟弟。”

    谢纾听了眼圈一红,又看向了高升,高升忙站起来走到床边,见谢纾张了张嘴,高升把头探了过去。

    “今年冬天,先,先寄放到,大明寺,明年待,待白氏,生,生完孩子百日后。。。”

    “小的明白了老爷的意思,待白姨娘生完孩子百日之后再送您回幽州。”高升含泪回道。

    “爹。。。”谢涵的眼泪滚了出来,她知道父亲到了弥留之际了,想说什么,又怕刺激到了父亲,让父亲走得不安心,只好含泪冲父亲绽开了一个微笑。

    谢纾见了也扯了扯嘴角,大约是这几句话或者这个动作太耗神,见高升和女儿都理解了他的意图,便又闭上了眼睛。

    “好了,病人需要歇息,你们都散了吧。”李大夫开始撵人了。

    众人听了鱼贯而出,最先离开的是刘妈妈和赵妈妈等人,接着是奶娘和丫鬟们,然后是几位姨娘。

    当然,都没忘了拿上自己该拿的东西,谢涵那份,自然是奶娘抱着走了。

    谢涵没有动,顾琦也没有动,高升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再看了看老大夫,老大夫不知底里,向高升摆了摆手,向门口走去了。

    高升看看顾琦,又看看老大夫的背影,犹豫了片刻追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