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5章 洞房花烛夜
    端木珖愣了片刻,随后一脸正义道:“礼不可废,既有此项,便不该因儿臣的个别要求而取消,照常吧。”

    “也好,只不过甜甜还小,你们,适可而止。”江嫣摆出母后范儿,其实很八卦道。

    端木珖轻咳一声,不知怎么想起之前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脸渐渐红了。

    江嫣好奇看着百年脸色难有一变的儿子这般,有些不解。俩人也不过第二次见面,怎么就,这般暧昧了?

    她哪里知道,脑洞少年不止欢乐多,yy也多。

    很快,沙白湉换好了一身皇后朝服,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别说,虽然年龄只有十三岁,但是发育相当好的沙白湉还是很能撑起这一身朝服的。端木珖露出满意的神色,等沙白湉走到他身后,便与她一前一后向祭祖的太庙。

    江嫣自然是不用去的,其实她这次过来,就有些不合规矩,但是宫里……谁管得了她呢?此时便与沈太后一起,招呼了众命妇一声,便各自回了宫里。

    当晚,坤元宫,洞房花烛夜。

    因着沙白湉年纪还小暂不圆房,周嬷嬷也没跟她说很多夫妻行房之事,只像端木珖一样被塞了本小册子,便算罢了。沙白湉也只潦草翻了翻,觉得甚没意思,此时的她,便还不知道所谓的洞房意味着什么。

    劳累了一天的两人在各自的宫人服侍下洗漱完毕,坐在床上,喜娘又端来一碗长寿面给新人吃,以求白头偕老,福寿绵长。

    端木珖先吃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这次熟了。”随后,便递给了沙白湉。

    一天没吃多少东西的沙白湉二话不说接过面来,三下五除二便吃了个精光。

    喜娘半张着嘴,吉祥话儿还没等说出口,空碗便被递了回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端木珖不耐的声音:“先出去吧。”

    除了呆呆应上一句是,喜娘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出了房门才反应过来,好像,忘记留喜布了?

    捏了捏手中那块丝薄滑软的百布,喜娘想了想,算了,帝后看起来都是不拘小节的,等明日直接去收床单子好了。

    帝后大婚的第一夜。

    两个人同处一张床上,沙白湉坐在里面,端木珖还坐在床边。

    从未与人一起睡过的沙白湉还有些为难,这床脚堆了这么多被子,到底应该一起盖一床,还是一人一床?

    同样一直一个人睡的端木珖却有些小兴奋,温香软玉什么的,他也可以感受一次了!

    沙白湉歪着头想了半晌,看端木珖还是背对着她,再想起周嬷嬷说过的这位皇上从不喜人近身,顿时仿佛了明白了一般,刷刷拽起床脚的被子,整理好两个被窝,然后自己还很是自觉的把外面那个弄个大一些,里面的小一些。

    听到动静的端木珖回头,恰好看到沙白湉正在往小被窝里面钻,险些喊出来。

    清咳一声,端木珖蹙眉道:“这是做什么?”

    “我……臣妾知道,皇上向来不喜人近身,皇上,累了一天了,请就寝吧。”沙白湉努力回想着周嬷嬷的教导,一字一句的说道。

    端木珖不满的看着两个仿佛隔了鸿沟的被窝,喊了一声:“听然!”

    听然马上跑了进来。

    “铺床!”

    听然呆了下,还是请皇后娘娘先下床来,快速的把被子整理好,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沙白湉呆呆的看着面前金黄色的一个大被窝。

    这意思是,皇上要和她一起睡?

    好像周嬷嬷之前是说过,不管怎么样,都要顺着皇上。沙白湉一声未吭,手脚并用的爬上床,慢慢的钻进被窝中。

    目睹这一切的端木珖,只觉得心情大好。

    他也坐在床上,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慢吞吞的脱了上衣,只着一件寝裤,便掀开被子躺下睡好。

    沙白湉缩在里边,尽量不让自己碰到端木珖,以免引起他不喜。

    端木珖却在想方设法的不着痕迹想去碰到沙白湉,最好能把她搂在怀里试一试是什么感觉。

    一帝一后,一追一躲,最后……

    空出来外面的大半个床。

    端木珖把沙白湉死死堵在墙角,漫不经心似的伸长腿一试——嗯,碰到了。

    心满意足的眯了下眼,端木珖装作自己已经熟睡,一个翻身,便把沙白湉抱在了怀里。

    沙白湉动也不敢动。

    可惜她虽然已经比同龄女孩子要高一些,但是在已经十六岁又从小练武习骑射的端木珖面前,还如同一个小娃娃一般,端木珖只长臂一揽,便把沙白湉搂在了怀里。

    沙白湉猛的被铺天盖地的男子气息覆盖,面前还是端木珖的光裸的胸膛,便忍不住用鼻音“嗯?”了一下,还是不敢乱动。

    端木珖……就放肆多了。

    嗯,肩膀圆润小巧,背脊挺直,腰肢纤细,再往下……

    沙白湉猛的坐起身来,看了看还闭着眼的端木珖,站起来迈过他,睡在了外面。

    关键是,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皇上这是什么毛病,怎么就爱睡墙角呢?算了,让他睡吧。我就睡外面好了,也凉快。”

    两人之间,再次隔了小半个床。

    端木珖:……这床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明儿个要找尚宫局换个小些的床,够一人睡的就行,挤挤更健康。

    新婚第一夜,勉强算是平安无事。

    只沙白湉早上被叫起的时候,却还是自己还是在皇上怀里,睁眼就看到一个裸男什么的,沙白湉也只揉揉眼,便面不改色的接受了。

    只是,这床,到底还是有点小吧?

    各自心里打着不同主意的两人,都把算盘打在了床的大小上。

    因着是新婚第二日,礼部专门找了个德高望重的一品诰命夫人来给皇后梳头,梳完头,沙白湉还要去拜见两宫皇后,然后再在坤元宫的院子里谢神酬天,很是麻烦。

    端木珖大婚歇朝三日,左右闲着无事,便一直陪在沙白湉身边,和她一起去到宁圣宫,拜见江太后和太上皇,再到慈圣宫拜见沈太后。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愿父皇,母后顺心康健,岁岁吉安。”沙白湉一丝不苟的敬茶,下跪,行三叩九拜大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