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0章 歪主意
    也不等折子批完,端木珖就揣着那瓶药去了坤元宫,半路上正好遇到来找他的沙祺瑞,两人说了几句,沙祺瑞便先去临化殿等皇上了。

    正在此时,端木凤又蹦蹦跳跳的来找端木珖了。

    上次定做的簪子首饰全都做好了,她来求个手牌,好出宫去取。

    只是……介于前几天她刚刚弄错一件事,导致兄嫂之间出了些小误会,所以端木凤有点儿心虚的,便在自己私库里选了半天,挑了个小玩意,想着让皇兄送给嫂嫂以求和好。这般下来,皇兄应该会准许她出去玩吧……

    “皇兄!”端木凤躲在门外喊了一声,随后撇见里面有个人影,就也没进,反而缩在门后,只伸手一只手,拿着自己千挑万选的翡翠小鸭子,变了声音哑着嗓子说道:“呱呱,我是一只小鸭子,呱呱呱……”

    说着,另外一只手还抽出一条浅绿色的丝巾,托住小鸭子:“呱呱,我最喜欢游泳啦,因为我是一只小鸭子呱呱呱……”

    边说,边让那只鸭子在丝巾上滑来滑去,还时不时的“呱呱”两声。

    半晌,端木凤觉得自己表演也够了,便笑嘻嘻的收回手,直接进门道:“皇兄看我刚刚的表演是不是很有意思?你也可以这般给嫂嫂看……咦,怎么是你?”

    那站在临化殿正中间,嘴角抽搐一脸无语看着她的,竟然是前几日刚刚遇到过的那个沙什么?

    “臣,沙祺瑞,参见安平公主。”沙祺瑞不管心中怎么想,还是一揖道。

    端木凤再大方,此时也有些尴尬:“你……你怎么在这儿?”

    “皇上去皇后娘娘那里了,让臣在这里等着。”沙祺瑞恭敬的说道。

    端木凤点点头,轻咳一声:“那,那本公主待会儿再来。”说完,便一步一步往外走着,马上就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回头,看向沙祺瑞:“你……你今日所见之事,不许与任何人说!皇兄也不可以!嫂嫂也不可以!”

    沙祺瑞无奈又好笑:“是,臣定不会往外说。”

    端木凤点点头,又偷眼看了沙祺瑞一眼,急匆匆走了。

    看她这般,沙祺瑞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边两人尴尬,却也比不上坤元宫里的尴尬。

    端木珖只劝了个口干舌燥,可是沙白湉还是环着胸警惕的看着他:“皇上把药放下吧,臣妾自己涂。”

    “这药使用的时候要小心,还是朕来吧。”端木珖不放弃的说道。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吗……

    能多摸几下的机会谁会放弃!

    可惜沙白湉已经不相信他:“皇上告诉臣妾,或者巧珊,臣妾自己来!”

    巧珊?

    他的小皇后,竟然宁愿让一个宫女给她涂药,也不愿意让他来?

    端木珖板起脸说道:“别任性,乖。”

    沙白湉看了他一眼,环抱的手有些犹豫。

    “难道周嬷嬷没说,让你听朕的话吗?”端木珖又道。

    沙白湉委委屈屈的放开手:“说了的……那,那皇上,轻些。”

    “放心。”端木珖总算松了口气,小心翼翼解开沙白湉的衣服,肚兜也松了松,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今日的印子,竟然比昨儿还深了几分,让他越加心疼。

    “很疼的,皇上以后,不要这般罚臣妾了。”沙白湉吸着鼻子又说了一次。

    端木珖轻轻亲了亲那本该雪白的两处,柔声道:“其实,这不是惩罚,是朕喜欢你,才想摸摸你。”

    “可是真的疼……”

    “下次朕小心些。”端木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药膏,伸手沾了一点点儿,慢慢的给沙白湉抹匀,“这样不疼吧?”

    沙白湉点头:“凉凉的,挺舒服。”

    端木珖心中松了口气,若是不管他怎么碰,沙白湉都会疼,可真要麻烦了。

    却不想,沙白湉自己还在嘟囔着:“皇上上次说,喜欢臣妾,要亲亲臣妾,结果咬的臣妾嘴巴疼了一天;这又喜欢臣妾,要摸摸臣妾,还是很痛……”

    “咳咳……”端木珖不自然的咳了两声,暗中埋怨沙白湉记性这么好干嘛?不过,“你……嘴巴肿是吃多了。”

    “好吧……”沙白湉微微噘嘴,没有再辩,反而在心中打起其他主意来。

    端木珖给沙白湉上好药,眼看着那些印子就淡了些,也放心许多,抬头发现沙白湉正在走神,便顺手又蹭了几下。

    啊,好猥琐的皇上!

    一边在心中唾弃自己,一边给沙白湉系好衣服:“好了,下午再涂一次,就没事了。”

    “多谢皇上。”沙白湉感受了一下,确实好了许多,便高兴的说道,“那皇上把药留下吧,下午让巧珊给臣妾上药。”

    “……朕会再过来。”让别人摸?门儿都没有!

    沙白湉倒不怎么在意这个了,只问:“那,皇上晚上还掌灯坤元宫吗?”

    “嗯,来。”端木珖心中高兴,他的小皇后也想见他不是吗?

    “那……皇上是很喜欢臣妾的胸吗?还会想摸吗?”沙白湉一脸单纯,仿佛只是在问端木珖晚上想吃什么一样。

    端木珖咳了一声:“喜,喜欢。”

    “哦……皇上晚上再来哟!”沙白湉起身,送端木珖出去,“一定要来哟!”

    他的恬恬,真的也喜欢他不是吗!

    端木珖心中越发激动,脸上却越发板正:“好。朕走了。”

    沙白湉挥着小手送走端木珖,回头就叫了巧珊进来去找人。

    端木珖回到临化殿,情绪还是很好,见到沙祺瑞更是露出难得的笑容:“沙爱卿久等了。”

    沙祺瑞行了一礼,对端木珖说道:“刚刚安平公主来找过皇上。”

    “凤儿?”端木珖蹙眉,“不必管,若她有急事,还会再来的。”

    “是。”沙祺瑞想了想,也没告诉端木珖更多,两人只论起朝事来。

    快午膳的时候,端木凤又来了,看沙祺瑞还在,多少还有些赧然,只直接把那小鸭子塞给端木珖,噘着嘴说道:“皇兄,凤儿要出宫。”

    “怎么又出去?”端木珖皱起眉,明显不愿。

    “那,凤儿就是有事嘛……”端木凤软磨硬泡,可是端木珖就是没答应她,说什么都没用,只气的个端木凤撂下一句:“我去求父皇!”便跑了。

    端木珖叹了口气:“凤儿这个性子,该选个什么样的驸马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