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9章 开蒙了的小皇后(1)
    “皇上还骗臣妾脱裤子!”

    一语惊人。

    端木珖半张着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也算是骗了沙白湉吧?

    可是……

    “皇上是坏人!”小姑娘越发理直气壮,再指责一句后,抓紧被子,扭头背对着端木珖躺下了,“臣妾不喜欢皇上了。”

    会心一击……

    端木珖心都要碎了。

    “恬恬……”端木珖喃喃说道,“朕,不是故意骗你的……”

    沙白湉轻哼一声,不说话。

    “朕,朕,朕是,和你开玩笑的。”端木珖柔声说道。

    沙白湉动也不动。

    端木珖烦恼的挠挠脸:“朕,朕是,”想了想,决定采取苦肉计,“朕也不知道女子是什么样子,从小到大,朕都是一个人……”

    沙白湉的头偏了一些。

    “朕,从三岁启蒙后,就只会读书,批折子,也很少出去玩……父皇母后都很厉害,朕的妹妹和弟弟,也都个顶个的聪明,根本不需要朕操心。而朕,而朕也不愿意落后,便一味读书习字,研经读史。”端木珖低低的说着,“可是,可是这么多年了,朕……身边连个贴心人没有。朕也……孤单的很……”

    沙白湉的手微微动了动。

    端木珖继续道:“和你大婚后……朕是很高兴的。”

    “为什么呀?”沙白湉虽未回头,却闷声闷气的搭理了端木珖。

    端木珖脑海中的小人给他比划了个“胜利”,可他面上,仍是一派悲风泣雨:“终于有个人,能陪朕多说说话了;终于有个人,能一直在这个地方等朕了;终于有个人,能……能做朕的知心人了。”

    他越说声音越小,带着十分的黯然神伤。

    沙白湉慢慢转过身来,看了眼端木珖,发现他面上确实非常伤心,便心下不忍,翻身起来,靠近端木珖,小声说道:“臣妾愿意做皇上的知心人。”

    “可是,可是朕,朕骗了你。”端木珖耷拉着耳朵,很是后悔惭愧的样子。

    “皇上也是和臣妾开玩笑嘛,臣妾知道。”沙白湉赶紧拉住端木珖的胳膊摇一摇,“皇上不是有意骗臣妾的。”

    端木珖抬头看一眼沙白湉,又低下头:“可是恬恬还是生朕的气了。朕,朕不知道该如何和女孩子相处,朕……”

    “不是的,臣妾没有生气的!”沙白湉赶紧大声说道。

    端木珖垂头不语。

    “真的,臣妾,臣妾刚刚瞎说的,臣妾很喜欢皇上的!”沙白湉怕端木珖不相信一般,努力的说道。

    “真的吗?”端木珖小小声问道,其中的忐忑和期待,却让人听的十分明白。

    沙白湉用力点头:“嗯嗯嗯!”

    耶!

    端木珖脑海中的小人乐的连翻了三十二个跟头。

    “皇上?”沙白湉看端木珖还是不说话,便有些担心的问道。

    端木珖抬起头,一脸感动的看着沙白湉:“恬恬……”

    沙白湉心中一热,伸臂抱住端木珖:“臣妾喜欢皇上!真的喜欢!”

    端木珖吸吸鼻子,点点头,也回抱住沙白湉:“睡吧。”

    “皇上****胸!”沙白湉主动道。

    端木珖暗自高兴,却佯装犹豫:“朕……刚骗了你……”

    “皇上摸嘛!”沙白湉抓起端木珖的手往自己怀里塞,“都说了,不是皇上骗臣妾,以后咱们都不提这事儿了好不好嘛?”

    端木珖点点头,抬眼看了沙白湉一下,随后迅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恬恬真好……”

    “皇上也好!”沙白湉也有样学样的亲了回来。

    端木珖心中,甚是舒畅。

    小姑娘乖乖倚在他怀里,大大软软的胸脯就在他掌中……

    啊,人生……

    这般及时迅速的解决了一个危机,还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端木珖在心底给自己夸了一个大大的棒!

    却不想,更大的惊喜还在等着他。

    “皇上,臣妾,臣妾能再摸摸你的棍子吗?”沙白湉软软的声音悄悄说着,似乎还带了些不好意思。

    端木珖再次呆住了。

    所以,生活就是给了你一榔头,再给你一甜枣吗?

    “皇上……不愿意吗?”小姑娘有些怯怯。

    端木珖忙道:“不,没,来,来吧……”

    沙白湉便慢慢伸手探过去过去。

    端木珖心神一震,手中一时失察,也用了些力气。

    “嗯,疼……”沙白湉赶紧回防,拉开端木珖的手,皱眉道:“皇上……”

    端木珖不再在碰她,也不敢在让她碰自己,只伸手牢牢抱紧沙白湉:“有些困了,睡吧。”

    沙白湉动也动不了,便也无奈,一会儿,倒也睡着了。

    只可苦了端木珖,瞪着眼睛看床顶看到大半夜。

    真是吵架也辛苦,和好也辛苦。

    好在沙白湉既解了梦中的疑惑,也因着端木珖的那些话,对他多了几分怜惜,两人的关系越发亲密起来,甚至偶尔,沙白湉还会到临华殿中探望批折子太晚的端木珖。

    简直是蜜里调油的好日子。

    端木珖却是痛并享受着。

    沙白湉看了不少端木珖特意找给她的书,明白男女之间的区别,对端木珖的身体也越发好奇起来,同时发现那可大可小可软可硬的棍子特别好玩,每晚都要摸上几把。

    而端木珖……可怜的端木珖……

    几乎每夜都要睁眼到凌晨才能勉强入睡。

    直到有一日,端木珖偶看医书,上书男子保养之术中,专门提到这一点,说若老是立而不泄,对男子是大忌,久而久之,会造成种种毛病。

    端木珖……眼睛都要瞪成铜铃了!

    他这不得纾解,心情已经非常抑郁,可是若要远离沙白湉,原本他是不舍得的。

    可如今,看书上这般说……

    端木珖想了半日,还是找来小高御医,含蓄暗示的问了一番,虽然被对方嘲笑了几句,但是却得到了明确的信息,书上所言,为真啊!

    为,真,啊!

    端木珖觉得自己肯定是史上最惨的皇上了,好容易娶了个心爱的小皇后,偏偏不能圆房;费尽心思让小皇后明白了男女之别,又吊的自己差点儿得病……

    太辛苦了!

    可是,可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保住自己呀,总不能还未圆房,便先不行了……

    当晚,端木珖便让人去告诉了沙白湉一声,自己宿在临华殿了。

    第二日,同样如此。

    第三日……沙白湉便坐不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