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33章 太后有孕,那我呢?
    时光如水,很快别庄那边便传来消息,去避暑的大部队,就要回来了。

    “这才九月,便要回来?”端木珖有些诧异。

    一般无事的话,十月初,赶在祭天前,避暑才会结束的。

    来报的官员显然知道些内情,但是也不好说,只支吾搪塞了几句便告退了。

    端木珖很快便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虽然众人回来,难免会对他和沙白湉的生活有一些影响,但是按照如今他们蜜里调油的好生活来说,肯定也影响不大啦。

    自从“圆房”之后,端木珖便如同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一样,夜夜笙歌不提,跟沙白湉的关系也黏糊的不行,甚至宁连都不愿意跟他去坤元宫了——太辣耳朵了……

    很快了,太上皇端木宸和太后江嫣,以及端木珖的一众兄弟姐妹都回来了,宫里也热闹许多。

    端木凤兴冲冲的拉着端木凰去找沙白湉玩儿,一别三个月,她还有些想念这个小嫂嫂呢。

    而端木珖,照例先去给太上皇和太后请安。

    然后,照例被喂了一嘴的狗粮不说,还得知了一个大消息……

    原来这么早结束避暑这么早回宫,确实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还挺大的……

    江太后,又怀孕了……

    “皇上,你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江嫣一手抚着尚未显形的肚子,一边温柔的问着端木珖。

    端木珖已经完全呆住了。

    亲娘诶,他今年已经十六马上十七了,该添个儿子的年纪了,竟然还要添个弟弟么?

    “皇上好像不开心……”江嫣马上换了个表情,可怜兮兮的看向端木宸。

    端木宸脸色一绷:“珖儿?”

    “儿臣开心,开心,很开心……那个,弟弟最好了!”端木珖马上说道。

    端木宸点点头,柔了表情对江嫣说道:“他开心。”

    江嫣这才笑了。

    从宁圣宫出来,端木珖有些失神。

    话说,他与沙白湉已经圆房这么久,是不是,是不是也有可能孕育一个小生命了?

    想到以后他们二人也会有自己的孩子,鼻子像他眉毛像她,软软糯糯的叫自己“父皇”,端木珖就觉得心中熨帖成了一汪水,恨不得马上再去坤元宫多敦伦几回。

    而还未来得及去给太后请安,便被端木凤拉住了的沙白湉此时也与他想着一样的事情。

    母后……都那般年纪了,还怀孕了,那自己这夜夜与皇上同寝,是不是也应该……有喜呀?

    想着想着,沙白湉便走了神,不由自主的摸摸肚子,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些。

    “哎呀!”注意到这一点的端木凤眼睛发亮,“莫不是,嫂嫂也有喜了?”随后促狭的眨眨眼,“看来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皇上和嫂嫂进展很快嘛~~”

    沙白湉低头笑笑,想了想,还是想和她们分享一下:“我们,圆房了。”

    “啊?真的啊,什么时候?疼不疼?”端木凤好奇的追问道。

    连一向对什么都不关心的端木凰也感兴趣的看过来。

    沙白湉咬了下唇:“还好吧……也不是很痛……”

    “啊?”端木凤捂住嘴,随后又神秘兮兮的问道:“出了很多血吗?”

    “嗯?出血?”沙白湉歪头,“没有呀?”

    “没有?”端木凤微张着嘴,有些诧异。

    端木凰道:“女主初次没有血也是有的。”

    “哦哦哦,这般说来……嘿嘿嘿~”端木凤递了个“你懂得”的眼色给沙白湉,“是不是,很和谐呀?”

    沙白湉不太明白:“和谐?”

    “哎呀我都不好意思问了。”端木凤说着捂住脸。

    端木凰丝毫不给她面子:“那就别问了。”

    “哼。”端木凤白了端木凰一眼,还是忍不住追问道,“嫂嫂,到底是,什么感觉呀?”

    “喂!”端木凰都听不下去了。

    没想到,沙白湉想了想,还认真的回答道:“其实……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书上写的都不准,就有点儿磨得慌……”

    “哦!!”端木凤的小嘴又张成了o型,端木凰一看她表情,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内心活动又频繁了,便翻了个白眼,唯恐她再问出什么逆天的问题,赶紧跟沙白湉说了一声便拉着端木凤走了。

    沙白湉却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手放在小腹处,想什么想的出神。

    “娘娘?”周嬷嬷进来,见她这般,笑道,“娘娘可要去与太后请安?”

    沙白湉似是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想了想,还是问道:“嬷嬷,怀孕……自己会感觉到吗?”

    “会呀,葵水晚至,四十多天的时候还会恶心呕吐。”周嬷嬷温和的和沙白湉解释道。

    葵水……自己的葵水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沙白湉想的仔细,任由周嬷嬷和巧珊给她换衣服梳头发,去给太后请安。

    自己的葵水,很久没来了吧?

    沙白湉越想,越觉得自己也有可能怀孕了,摸摸肚子,真的鼓鼓的呢。

    恶心,呕吐?

    越想越有这种感觉……

    天啦,自己,自己也怀孕了吗?

    沙白湉脚下一顿,站在半路上,一手抚胸口一手抚小腹,有些不知所措。

    “主子?”巧珊不解。

    “巧,巧珊,”沙白湉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本宫多久没来葵水了?”

    “主子莫担心,奴婢记着呢,还有五天,才到主子葵水的日子呢。”巧珊贴心的答道。

    啊?不是没来呀。

    沙白湉有些失望,却还是乖乖的先去向太后请安,又难掩羡慕和好奇的摸了摸对方的肚子。

    江嫣看她这般,笑道:“皇后不必着急,你如今年岁还小,等身子骨长成了,多给本宫生几个好皇孙。”

    “是。”沙白湉垂眸,心中有些难过。

    其实,太后也是盼着她怀孕呢吧……

    “怎么了?”江嫣看她情绪不高,便关心的问道。

    “母后……儿臣,儿臣是不是不能生呀……”沙白湉眼中迷上一层雾,抬头问江嫣道。

    “嗯?”江嫣不解,“皇后为何会这样说?”

    “儿臣,儿臣……”沙白湉撇撇嘴,“儿臣与皇上圆房已有几个月,可是至今还没有好消息……母后,儿臣的邻居梅姐新婚一个月就有孕了,儿臣都这么久了,就是不能生吧……”

    “咳咳,咳咳咳……”江嫣没有防备的刚喝了一口茶,马上就被呛着了。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江嫣诧异的看着沙白湉:“圆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