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娇暗叫一声不好,知道摊上大事了。那人面相凶狠,绝非善类,与他对打王娇绝无胜算,此刻除了逃跑已别无其他办法。低头按照原先的速度又走出几步,王娇忽然撒腿就跑,后面的小偷先是愣了一下,骂了句“他妈的”然后也跑起来。

    天哪!还真追过来了!

    雪地湿滑,王娇告诉自己千万别摔跤。“来人呐!”她喊了一嗓子,但小巷寂静无人,根本寻不到救援的可能。相反还刺激了身后的小偷,他非但没逃走转而更加疯狂地奔跑起来。亡命徒啊!

    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王娇根本跑不快,再加上没有雪地奔跑的经验很快累得气喘吁吁,随着身后狂徒追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王娇也开始陷入绝望,也许今天真的会死在这里!难道我大老远穿越过来就是要被这人杀掉?而更糟的是,就在刚才不知疲倦的奔袭中,她不幸迷路了。

    怎么转一个弯是一条小巷,转一个弯是一条小巷,且都寂静无人?

    跑啊跑,又穿过两条小巷,就在又一个转弯处,王娇与一个人迎面相撞。

    “噢……”那人腿脚不利索,被撞得差点摔倒。

    王娇赶紧扶住她,定睛一瞧竟是“白天鹅”!

    “付老师,求你救救我!”顾不得太多,王娇赶紧向她求助。在饭馆吃饭时,听老吴头提过一嘴,白天鹅姓“付”。

    白天鹅一愣,没想到一位脸生的姑娘竟知道自己姓什么,再仔细看看,认出她正是昨天帮自己推垃圾车的热心小姑娘。这时,那个小偷也追了过来,看见白天鹅站在这里先是一愣,然后狰狞地瞪起眼睛。

    他没上前,但也不走,白天鹅手里拿着两把铁锹,递给王娇一根,冲那人冷笑道:“还不走?难道是想挨打?”

    听见这话,王娇立刻举起手中铁锹做出随时进攻的样子。有武器她就不怕了。

    “行!你俩有种!”小偷无计可施,虽然他是男人,但在一个吃不饱的年月面对两个手持武器的女人他也发憷。恶狠狠地撂下一句狠话,转身迅速跑开了。

    “谢谢您,付老师。”躲过一劫,王娇身体发软,铁锹杵着地,大口大口喘粗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白天鹅也是心有余悸,她是残疾,王娇又是个柔弱姑娘,就是两人拿着武器,可那男人若真发起狠,她们也不见得是对手。还好那人胆子不大,如果赶上一个亡命徒她们俩就完了。

    王娇把事情经过简单叙述了遍,“付老师,您家住哪儿?我帮您把铁锹送回去。”说着,她拿过白天鹅手中的铁锹一并扛在身上。白天鹅也没拒绝,带着王娇一瘸一拐回了家。那是一处低矮破旧的民房,破砖破瓦,墙壁灰扑扑的,门窗都不完整,裹着废弃的粗布或者塑料布,看起来像柴房,根本瞧不出还能住人。

    “你先别回去,在我这儿坐一会儿再走。”白天鹅怕那小偷等在半路伏击王娇。“进屋喝杯热水,正好我还有话问你。”

    打开门锁,王娇跟着白天鹅进了屋,屋子里虽然生了火,但因窗户漏风,依旧冷得很。

    “外衣就别脱了,小心感冒。”白天鹅拿起火钳往炉子里添了一块新煤,然后放上水壶。搓搓冻僵的手,她给王娇倒了一杯热水。“喝吧,小心烫。”

    王娇谢过,喝一口水开始偷偷打量起屋子。七八平米的小砖房摆了两张床,大床里侧躺了一个2岁左右的小女孩,盖着满是补丁的破棉被正在酣睡。王娇听说了,白天鹅嫁给屠宰工后很快生了一个女儿,想必就是她。

    小丫头皮肤白皙睫毛纤长,鼻梁挺挺的,很像白天鹅。

    屋子很小也没什么家具,除了两张床、其实也不是床,就是四角用碎砖头垫起的一块破木板,上面垫着草垫,两床薄薄的褥子,王娇提心吊胆地坐在上面生怕木板突然塌了,屋子靠门的地方还有一个做饭用的炉子,一张瘸了一条腿的小圆桌,大衣柜,碗柜统统没有,可谓家徒四壁。但收拾的很干净。

    白天鹅替闺女掖掖被角,然后问王娇:“姑娘,你从哪儿来?”

    “我从上海来。”王娇赶忙做介绍,自己叫什么,从哪儿来,又准备去哪儿。

    “上海啊……”白天鹅眼中闪过一丝动人的光彩,第一次回国,她与他就是在上海开启了演出的序幕。本以为国人不懂芭蕾,却不想自己与他竟缔造了一段演出神话,就连蝴蝶,赵丹,梅兰芳,杜月笙这样的影视明星和商业大佬都坐在下面为他们捧场。第一天他们跳了《胡桃夹子》第二天跳了《天鹅湖》,他们连演十天,盛况空前,场场爆满,观众送的花从化妆间一直摆到走廊尽头。

    “妈!”一个十来岁戴红领巾的男孩忽然推门跑进来,小脸煞白,神情紧张,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白天鹅皱眉。整日提心吊胆反而让她的心日渐麻木,若是从前,她一定比儿子还紧张。

    “那个……”男孩戒备地看向王娇。

    “没事,说吧。”白天鹅走过去把男孩身上的书包摘下来挂到墙上。转身倒了一杯热水给他。

    男孩咽口吐沫,接过杯子却不喝,“妈,知道了么,李阿姨死了!”

    “什么?”白天鹅身体一抖,“谁告诉你的?”

    “大家都那么说。”男孩不敢看母亲,声音颤颤巍巍,“我也是听同学说的,今天早上,就在原来的话剧团门口吊死一个女人,大家过去一看,竟是李阿姨。应该不会错,我刚才跑过去看了看,听见他们正说那人叫李玉兰。”

    “啊!”白天鹅身体一晃,瞬间跌坐在床边,王娇赶紧扶住她。白天鹅用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无声滑落,先是不住的摇头,然后哽咽地说道:“我就知道,知道,她活不长……那要强的性子……认命,任命……”

    “妈,别哭了,小心让别人听见。”男孩惊恐地看看自家房门,然后强忍泪水坐在母亲身边,不停安慰。

    因为白天鹅的情绪一直很激动,王娇不敢久留,临走前把在副食品店买的水果糖留了五块给自己,剩下的全给了男孩。还嘱咐让他好好照顾妈妈和妹妹。一路心情低落的回到招待所,王娇简单跟董秋莎打了招呼就回屋休息。其实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天鹅说的“认命认命。”

    下午三点,户外的雪小了一点,王娇背上行囊离开招待所,董秋莎把她送到门口,两人挥手告别。

    “阿娇,一路顺风,这个送给你。”

    王娇低头一看竟是一枚闪闪伟/人像章,“谢谢。”她笑着接过,然后别在里面衣服上。“到了兵团我就给你写信,有时间会来鸡西看你。”

    “嗯。”董秋莎忍着泪水握住了王娇的手。

    告别董秋莎,王娇向火车站的方向走,刚走过庆芳饭馆,只听有人小声喊:“王阿娇姐姐。”

    王娇循声望去,在一个电线杆子后看到了白天鹅的儿子张小强。其实他原来不叫这名,但运动开始后,他那洋气,充满腐朽资/本/主/义气息的原名就遭到了唾弃,不得已改了如今这个。

    “你怎么来了?付老师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您关心。”小强笑着说,眸中还有少年人特有的灿烂。

    王娇忽然好佩服他,这位身材单薄瘦弱的男孩并没有被浩劫与家庭变故击倒,而是像一个男子汉为母亲撑起了一片小小的天空。

    “这是我妈做的,让我给你送来带在火车上吃。”小强把手里一个白色的铝制饭盒递给王娇。

    “我不能要……”王娇不敢接,那个家已如此困难,她怎好再拿东西?

    “您拿着吧,是我妈妈还有我的一点心意。”小强把饭盒硬塞进王娇手里,饭盒还是热的。王娇打开,看到里面白花花的米饭上竟放了两个荷包蛋和炒好的青椒肉丝。小强说:“我妈说了,您是上海人,喜欢吃米饭,就蒸了一点,东北米好吃,但我家这个不是太好,您别介意,本来我妈妈想来送您,可是怕别人说闲话,传到兵团里对您造成不好的影响。”

    天气太冷,流出的眼泪被冻在眼角,王娇使劲擦擦眼睛,盖好饭盒,从兜里掏出两块钱塞给小强。

    小强当然不要,但王娇“威胁”道,如果他不要钱,这饭盒他就拿回去。不得已,小强接过了钱。

    “谢谢您。”

    “小强,你妈妈是好人,也是一个有才华的女人,记住,好好读书,知识改变命运。再忍耐几年,就几年,咬牙挺过来,你们的春天就来了。”

    小强虽然听不懂王娇在说什么,可还是用力点点头,“我会好好读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