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知什么原因火车一直到晚上11点才发车,一路走走停停,抵达七台河时已是第二天凌晨。站外漆黑一片,想着安全第一,王娇背着行囊来到候车室,那里人不多,都是等待清晨发车的旅客,环境还算凑合,王娇挑了一处干净无人的角落,把铺盖卷放在长椅上,自己则依着铺盖卷闭目休息。

    其实也没有真睡着,心里时刻提防着周围。

    不知过了多久,候车室窗玻璃上渐渐染了一层晨曦的金光,王娇睁开眼睛,正看到一列火车进站。是从松源开过来的。

    一些旅客提着行李或扛着大包陆陆续续地出站,王娇用手搓搓脸,正要背起铺盖卷出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沉闷地“咚”。她吓得赶紧回头去看,一位裹着灰格头巾的妇女已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七台河是小站,来往旅客并不多,周围也没有工作人员,王娇犹豫了一瞬觉得还是救人要紧。

    “你没事吧?”等扶起那名妇女王娇才发现其实那是一位眉目清秀的姑娘。

    姑娘脸色苍白,缓了缓才说:“水……水……”

    王娇赶紧拿过自己的军用绿水壶喂她喝了几口水,“你饿吗?我有吃的。”把水壶放到一旁,王娇拿出从兜里拿出几块昨天晚上没吃的饼干放到姑娘嘴边。估计是晕过头了,姑娘瞅着饼干一脸懵懂,王娇笑笑说,“吃吧,是饼干,小麦做的。”

    几块饼干下肚,姑娘似乎有了些力气,王娇扶着她在长椅上坐好。“谢谢你。”她对王娇说。

    王娇摆摆手,左右看看,问:“就你一个人吗?用不用去医院?”

    姑娘摇摇头,难以启齿地沉默了一瞬才说:“不碍的,俺家就住在七台河附近的四松村,一会儿有人来接俺。”

    “你是本地人?”王娇眼睛一亮,见姑娘点头就忙问,“那从你们村到红星农场还远吗?”

    “红星?”

    “是啊。”

    “你去哪儿干啥?”

    王娇笑笑没说话,毕竟是萍水相逢自己得留个心眼儿。姑娘看看她,又看看那堆行李却明白了,“你是知青,要去农场报道对不对?”

    呵呵,王娇还是不说话。

    姑娘一把拉过她的手,实心实意地说:“红星农场跟俺们村就隔了十里路,一会儿背上铺盖跟俺走!”

    原来姑娘名叫“沈春妮”,比王娇大两岁,已经结婚了,与在电线厂做工人的丈夫一同住在吉林。“这次是回娘家。”缓过精神,春妮打开话匣子,她身上也背了不少东西,什么高粱酒,江米条,山楂点心啥的。与王娇熟了,她才悄悄告诉她,刚才晕倒大概和自己怀孕有关系,如今四个月,穿薄衣服已经显形,想着肚子再大回家就不方便,而且到了一月份村里没暖气,屋子里会更冷,就赶着这两天出了门。“而且我二弟要订婚了,明年开春结,你说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做大姐的说啥也得赶回去帮忙看看对不。”谈起家人,春妮脸上喜滋滋的。

    过了一会儿,接站的人到了,正是那位要订婚的弟弟沈二柱。小伙子比王娇大一岁,个子不高,但长得很结实,圆圆脸,一笑憨憨的,听姐姐说了刚才的事,沈二柱一把“抢”过王娇铺盖卷背在身上,“走!妹子,先回俺家吃顿饭,下午我送你去农场。”

    春妮家是贫农,父亲曾当过兵,转业回村后一直在村委会工作,前年经大家推举当上了村支书,是村子里颇具分量的人物,春妮和二柱都在镇上读过几年书,自然比一般没出过村的人见过市面,说话敞亮。

    由于父亲是村支书,沈二柱和兵团知青混的很熟,听他家讲,红星农场三分之二的知青来自北京,王娇是这里来的第一个上海人,其余还有来自天津,武汉,哈尔滨的知青。

    “他们人都不错,五十来个人,男多女少,女孩儿到那里吃香。”三人坐进拉砖头的小卡车里,沈二柱手握方向盘乐呵呵地介绍。

    “二柱子,你订婚的事咋样了?到底哪天?爹都请了谁来?”作为姐姐,春妮自然最关心这个。

    提起定亲,沈二柱嘿嘿嘿地傻笑,刚才王娇听春妮说了,自己弟弟娶的是邻村最漂亮的姑娘,比二柱大两岁,叔叔也是个村干部,贫农,与沈家门当户对。“还能咋样,就那样呗。”二柱看姐姐一眼,憨笑道,“但是爹说了,一个定亲就不请那么多人了,把村里几位干部,老叔叔都请来,还有兵团的指导员,齐连长,还有容川他们几个老往咱村跑的知青,凑个三桌热闹热闹,反正也快新年,大家坐在一起正好喝点酒。”

    “男人就知道喝酒,到时候洗菜做饭刷碗刷锅又得俺妈跟三妹妹忙活。”春妮不满,对王娇小声嘀咕。

    卡车很快出了七台河市区进入郊区,两旁都是成片的白桦林,道路凹凸不平,春妮说如果下雨天这里全是泥,人走在上面根本迈不动腿。现在天冷还好,泥巴都冻住了,但如果是驾驴车来就麻烦些,驴子笨,走在上面容易打滑。春妮第一次回娘家就是在这会儿,十二月天寒地冻,二柱子驾一辆驴车来接她,走到邻村一处斜坡,驴子前蹄忽然一滑,姐俩连人带车全翻进旁边的水沟里。

    “还好是冬天,沟里的水都冻住了,不然俺跟二柱子非得淹死不可。”提及往事,春妮仍心有余悸。

    车在泥土地上晃荡了一个多小时,窗边的景色也从树林变成的农田和农家小院,四松村终于到了。村路两旁都是典型的东北农家小院。屋顶,窗台,院子里,还有篱笆墙都是积雪,烟囱里飘出缕缕白烟,男人穿着厚棉袄,外面套一件动物皮毛做成的坎肩,头上顶着厚厚棉帽,手里提一把干活用的斧头,走起路来威风凛凛,王娇看着他们,不知怎的就想到了《智取威虎山》里的座山雕。

    东北人热情,何况又是一个村。卡车从进了村子,就一路有人跟他们打招呼。

    “哎呦妈,大妮子回来啦。”

    “是,二婶,回来看看俺爹俺妈。”

    “这次带回不少好东西吧。”

    “带回好多那,二婶,一会儿砍完劈柴,您带着三婶和小嘎一起来俺家吃。别客气,想吃多少都有。”

    沈家院子门口,春妮娘早就等在那里,等车停好,弟弟妹妹们一拥而上,欢呼雀跃:“大姐回来啦!”除了即将成年的二柱,春妮还有两个妹妹,一个15岁一个11岁,还有一个2岁的小弟,正躺在春妮娘怀里。

    下车后,沈二柱和两位妹妹负责把行李搬进屋里,春妮拉过王娇,对她娘说:“娘,她叫王娇,今天早上在火车站亏了她救了我……”一听是女儿的救命恩人,春妮娘感激不尽,赶紧招呼王娇进屋。“姑娘快进屋暖和暖和,火炕早就给你们烧好了。”

    火炕烧的倍烫,王娇坐在上面不一会儿热出了汗。棉袄脱下来,只穿毛衣也不觉得冷。

    “来,姑娘,赶紧喝碗粥暖和暖和身子。”知道王娇她们还没吃饭,春妮热了两碗菜粥,两根玉米和两个鸡蛋。王娇知道鸡蛋金贵,现在冬天,产量又少,就对春妮说自己不饿,把鸡蛋给令她。

    “怀孕了,多吃点鸡蛋好。”

    说实话,其实春妮妈不想给王娇鸡蛋吃,但只给闺女一人又觉得不合适,看见王娇把鸡蛋给了春妮,她暗暗松口气,最近天冷,雪下得大,积雪把一个鸡窝压漏了,死了两只母鸡不说,里面刚下的四个蛋也砸破了,为这事,春妮爸数落了她两天,说连个鸡蛋都护不住,春妮怀孕了,过几天就要来,吃啥?

    王娇懂事,让春妮妈越看越顺眼,摸摸她的头,然后对自己家那几个姑娘夸赞道:“你们看看,人家南方小姑娘长得就是俊,细皮嫩肉的,在家从不干活吧?”

    春妮知道王娇家情况,赶紧拦住她娘,说:“娘,俺爹呢?”

    “去村里开会了呗。”

    “啥时候回来?”

    “那就不知道了,最近村里那几个老地主都病了,没人出去干活,你爹跟几个干部过去看了看,总觉得他们像装的,这不,正寻思召集村民开个批/斗/会啥的,这帮人那,两天不教育就上房揭瓦,你爹是村书记,这帮人真要想闹点坏,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爹就是心善,总想着他们岁数大了,不好意思批评,却忘了老奸巨猾那句话。”春妮11岁的妹妹振振有词地说道。

    春妮妈拍她脑袋一下,“去,上那儿屋哄你弟弟玩去。”

    “我才不去呢。”妹妹白了母亲一眼,然后坐在姐姐身边,眼睛却看着王娇和她褂子里的黑毛衣。

    “妈,二柱定亲的事咋样了?哪天去女方家?”喝一口粥,春妮又问。

    “托人看了,说后天是个吉利日子。”

    “孙家这姑娘到底咋样?我还是小时候见过一回,感觉挺瘦的,不像是个干活的人。”春妮有些嫌弃地说。

    在农村,女人身体好比长得好更受欢迎。

    春妮妈把围裙上粘的一根鸡毛扔掉,笑道:“那是从前,小丫头还没长开呢,你也知道,那孩子命苦,刚出生就没了妈,后来他爸娶了一个不干活的女的,亏了死得早,又续了一个贤惠的妻,不然这丫头后半辈子可就完了。”

    听春妮妈的意思,孙姑娘的父亲后来娶了自己原先媳妇的妹妹,也就是孙姑娘的小姨,这日子里才开始有人疼。虽然先天不足,但这几年长结实了不少,她人长得本就漂亮,如今出落得更加水灵,临近的几个村不少男青年都属意她。

    “长得漂亮有啥用?还不是一个没文化的!”春妮的小妹妹嘴巴一撇,似乎对即将来到家里的嫂子很不满意。拽拽春妮的袖子,愤愤不平地说:“姐,你不知道,其实咱爹一开始根本不同意这门婚事,孙家虽是贫农,可那女的没上过一天学,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你想想啊,咱爹好歹是干部,是村支书,咋能娶个文盲做儿媳,但咱哥也不知吃了啥迷魂药,就执意要她,丢人!”

    好厉害的小丫头!虽然这事和自己没关系,但王娇已经开始为那个还没过门的孙家姑娘感到担忧了。

    “婶子!”忽然,院外有人喊了一嗓子,声音洪亮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爽朗。

    “来了!”春妮娘招呼着跑出去。

    “哎呀!是容川哥!”小妹妹眼睛一亮,欢快地跳下床,连帽子都没戴就跟着跑出了屋。

    “谁啊?”王娇伸长脖子往窗外看。见一位穿着军大衣戴厚帽子的高个青年站在院子里与春妮妈说着什么。

    春妮笑道:“那是容川,李容川,在农场劳动的知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