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宿舍里,只有李永玲那儿有一块手表,东风牌,北京造。刚过十二点,她就嚷嚷:“同志们赶紧睡觉吧,熄灯熄灯。”然后“跐溜”钻进被窝。

    68年知青刚来时宿舍还用煤油灯,就是晚上不熄灯,那点萤火虫屁股一样的微小光芒也干不了啥,而且煤油灯一歪,特容易着火。如今按上了点灯,虽然瓦数低,3瓦,光线昏暗,那也比煤油灯不知强了多少倍,方便又安全。

    其他人毫无睡意,一个个像打了鸡血。张小可几人正坐在床上玩牌玩得兴高采烈,瞅模样再玩一天一宿也不会困。

    王娇也有点困了,打一个哈欠,拍拍李永玲的被角,说:“小玲,陪我去趟厕所。”

    “不去。”李永玲身子往被窝里缩,只探出一只小脑袋,说话邪乎:“现在正午夜,黑灯瞎火,小心厕所有鬼。”

    有个屁啊!王娇哭笑不得,李永玲也算英雄后代,怎么满脑子封建迷信,兵团里一个个正气方刚的姑娘小伙,哪里有什么鬼?

    可无论她怎么威逼利诱,李永玲就是不出被窝。“哎呀,不去不去,阿娇你不要难为我!”没办法,从枕头下扯出草纸,她只得硬着头皮,打着手电筒自己奔厕所去了。

    厕所在操场后院马房附近。两个联排低矮的小砖瓦房,旱厕,四处漏风,左边男右边女。

    据说夏天时这里臭气熏天,苍蝇蚊子四处乱飞。如今寒冬腊月,里面除了冷,就是臭。所以王娇总是笑说现在的厕所冷臭冷臭的,很禁欲。

    小心翼翼的上完厕所,迅速提上裤子,王娇举着手电筒刚踏出女厕所的门,只听后面,一人冷言冷语地说:“王阿娇,我等你半天了。”

    王娇肝颤,“鬼啊!”

    她猛然尖叫,反而把容川吓了一跳。紧走两步追上她,“别叫啊,是我,李容川。”

    其实容川好想仰天大笑,但那样做太不道德了对不?

    容川?王娇惊魂未定,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光亮仔细辨认面前人的容貌,没错,是容川。

    “你有病啊。”她恨不得给他一拳。

    容川这时才扯开嘴角笑一下,调皮地问:“吓得不轻吧?用不用我帮你叫魂?”

    叫你个大头鬼。王娇拍着狂跳不止的胸口,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还好是走出厕所后吓唬她,如果是自厕所里,此刻肯定要在坑中捞人了。差一点就变成了传说中的“屎人”,王娇悲喜交加。

    “别走啊。”见她一脸愤怒,容川害怕了,赶忙追过去,扯她的棉袄袖子,“刚才闹着玩的,别真生气。”

    我不是真生气,我是真的差一点被你吓死。

    见她不理自己,容川借腿长优势三步并作两步超过她,然后一转身,“阿娇,你听我说。”

    惯性使然,王娇一头撞进他怀里,额头贴在他军大衣胸前冰凉的扣子上。

    也是下意识,容川双臂一收,禁锢她腰身,以一个标准的拥吻姿势将她搂在了怀里。

    月光清冷明亮。

    他低头看她,她仰头看他,鼻尖几乎蹭在一起。帽檐掩映下,唯有双眼亮如星辰。两人都愣住。

    “妈的,今儿晚上也太冷啦!”不远处,似乎是董力生骂了一句。

    外人的加入让容川与王娇迅速分开。

    冷?哪里冷?某些人可从里到外热得很。

    “嗯,那个……”他词穷,大脑一片空白,刚才我做啥了?

    王娇心也挺乱,之前没想过要在这个世界谈恋爱,总觉得自己与这里的人无论是思想境界还是生活习惯一定格格不入。但容川的出现让她开始迷茫。也不是第一次谈恋爱,她明白自己内心正涌起一层属于“喜欢”的波澜。她曾努力克制,却发现适得其反,这几日做梦,竟全是容川。

    还有一次说梦话让身旁的李永玲听见了,幸好睡梦中她口齿不清,李永玲只听到前半句:“走啊,咱俩一起去小溪边玩……”后半句最关键的名字没听清。李永玲还纳闷,问她:“好像是两个字,谁呀?”

    是谁也不能告诉你。

    “你……找我有事?”王娇明白,打开尴尬局面还得靠她。外面贼冷,就是有心花前月下也得另挑时间。

    “噢噢。”容川木呆呆的,过会儿才反应过来。

    刚才去水房打洗脸水,一转头看见王娇举着手电筒独自往这边来,他放下脸盆就跟着跑了过来。

    “送你一件礼物。”他略有局促地把手伸进军大衣里侧,掏了掏,拿出一个长方形的东西递给了王娇。

    她接过定睛一瞧,竟是一个红色塑料皮的横纹笔记本。

    “新年快乐,阿娇。”

    “新年快乐……”笔记本被他捂的热乎乎,像一团火,在这个寒冷冬夜,温暖了她的手还有心。

    作为符合大众审美的靓女,自小王娇隔三差五就会收到来自异性的礼物。那些礼物有大有小,有轻有重。但因不是喜欢的人,所以这些包装精美的礼品更像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有些男生的思维很诡异,只要女生收了礼物,就代表一种认可,他与你在说话,便少了一丝尊重的分寸。

    那个时代的男人啊,一个比一个精明,王娇搞不明白他们的脑回路,收到礼物更像是收到烫手山芋,包装都不敢拆,赶紧送回去为妙。

    但容川不一样,王娇知道,无论他对自己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这只是一件单纯美好的新年礼物。

    “谢谢你,容川。”

    “客气啥,喜欢吗?”

    “非常喜欢。”王娇笑着看他。

    “喜欢就好。”容川也笑了,眉目略有羞涩。一阵北风起,他忙说:“天太冷,快点回去吧。”

    “嗯。”

    她先走,他特意慢两步拉开一些距离跟在身后,两人的影子重叠在砖墙上。回到宿舍,张小可她们已经收了牌桌,看见王娇,小可笑着说:“哎呦你可回来了,刚才我们还说这么半天不回来是不是掉在茅坑里了。”

    众女生笑起来,王娇也傻乎乎地笑。

    小可说:“阿娇,今天你负责熄灯啊。”

    “没问题。”简单洗漱后,王娇熄灯,蹑手蹑脚钻进被窝,被子蒙住脑袋,然后悄悄打开手电筒看容川送的笔记本。

    其实没啥特别,但王娇就是越看越喜欢。

    打开扉页,里面却掉出一张纸条,借着灯光看,上面字迹飞扬地写到:明天下午四点带着饭盒到食堂后门等我,不见不散,容川。

    又下雪了。

    北大荒一天不下雪,仿佛就不叫“北大荒”似的。

    终于没了早5点的起床号,王娇一觉睡到天亮,起床时已经上午十点。揉着酸痛的眼掀开窗帘看一眼,几个班的男生正在指导员带领下拿着大扫帚清扫操场上厚厚的积雪,几乎已没过脚踝。

    我的天,几个小时就下了这么多?

    “又下雪啦?”李永玲和小黄豆也起了床,一人端一脸盆,里面摆着牙刷牙缸毛巾和肥皂。看着外面还在扑簌扑簌不停落下的鹅毛雪花,李永玲担忧道:“可别再下了,不然山路一封,咱明儿个就去不了县城了。”

    小黄豆本来就去不了,所以高兴道:“哎呀去不了就去不了呗,咱在宿舍一起玩打百分。”

    “我才不玩呢。”永玲瞪了她一眼,这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吉利话?

    她俩推门去水房,王娇也赶紧端着脸盆跟上。外面真冷啊,地上已冻出一层薄冰。王娇缩着脖子,用毛巾捂住口鼻,小心翼翼地走着。

    容川举着一把大扫帚,干了半天活,头上已经微微冒汗,见王娇低头走路,两人擦肩而过时,忍不住小声提醒一句:“慢点走,小心摔倒。”

    王娇愣一下,这时才看到容川。也不是啥甜言蜜语,但听着就是窝心。“我知道。”她把毛巾拿下来,迅速冲他笑一下,然后又赶紧捂上。

    容川哭笑不得。

    王娇走出几步,忽听容川在身后叫她,“阿娇!”

    她回头,看他摘下手套,左手偷偷比划了一个“四”。

    她又笑了,忙不迭地点头表示已成功收到讯号,下午四点食堂后门准时见。

    一天过得好慢。

    几个人坐在屋子里除了打牌就是写信看书唠嗑缝衣服。

    一天又过的好快。

    午觉醒来就嗑了几个瓜子,一看表,竟然就到了四点。

    尽管不清楚容川找自己到底为何事,但见面地点是厨房,又让她带着饭盒,不用分析也知道肯定跟吃有关。

    王娇好激动,趁周围没人注意,将饭盒往军大衣了一塞,装作肚子疼,捂着腹部往门口挪。

    张小可眼尖,用拿牌的手指着她:“阿娇,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估计中午没吃好。”

    “喝大碴子粥还闹肚子,你们上海人的肚子可真娇贵。”红霞磕着瓜子,一双眼睛带刺,斜睨着她。

    也许是看出王娇与容川最近走得很近,红霞看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掺杂了许多激烈的情绪“用不用找专人陪你去?别一会儿掉下去,变臭了,不招人喜欢了怎么办。”红霞阴阳怪气地揶揄道。

    王娇只当自己反应慢,没听出来,对她笑笑,说:“不用了,我一个人没问题,你们好好玩。”

    ……

    厨房里,老李正在灶台边忙活,容川站在一旁打下手。

    “老李,这土豆是切丝还是切片?”

    “哎呀妈川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逗我玩那,你在东北吃地三鲜,啥时候吃过土豆切成丝切成片的?”

    容川一拍脑门,瞧这猪脑子,竟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一定是馋晕了。顿时恶向胆边生,挥刀就将六个土豆削成无数利落的滚刀块。在家时他从不做饭,这一身好手艺都是跟老李学的,两年功夫,已学得有模有样。

    见他刀法不凡,灶台边的老李举着大锅铲笑道:“川子,不是我吹牛,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学,将这身本事学走,再过几年,等我一退休,咱连队后厨的头头绝对是你的跑不了。”

    容川鼻子气歪,想自己为兵团付出了青春和汗水,最后就捞一个后厨头头?

    “老李,几点了?”这话题忒沉重,容川没打算在兵团待一辈子。离家时不觉家乡好,如今是夜夜思念家乡。

    “差五分四点。”老李抬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表。

    容川把刀往案板上一放,在粗布围裙上抹搭两下手,喝一口热水,然后挑帘走出厨房。

    “干嘛去?”老李问。

    “抽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