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群人九点前赶上了开往县城的汽车,一路欢声笑语,抵达时已临近中午。

    男生火力壮饿得快,他们的意思是先去饭馆,吃饱喝足再逛县城。

    “饿啊!”董力生毫无志气地摸摸干瘪瘪的肚皮。

    “饭桶,就知道吃。”李永玲不满地撇撇嘴,其他几个女生也还不饿。这时张小可就对容川说:“要不这样,一早来我就想好,如果中午前到了县城,我们就先去医院看看刘欣。”

    刘欣就是新年前在挖排水沟时受伤的那个女知青,张小可的意思是带着几个女生探望一下,男生们先去县城东湖路那里。12点在新华书店对面的国营饭馆集合。

    容川和几位男生都没意见,临分开前,还一起凑了20块钱交给张小可,让务必转交给刘欣。

    一群人就此暂时分开,走出两步,容川特意回头看了王娇一眼,而王娇也正好看向他。阳光映在两人脸上,嘴角不约而同向上轻弯。

    默契让彼此心里暖融融。

    女生们先去临街副食品店买了一袋江米条,六块绿豆糕,六块红豆酥饼还有一包动物饼干,然后去了县医院。

    刘欣住在三楼,医药费住院费全部由兵团出。

    看到姐妹们来,坐在病床上的刘欣哭得泣不成声。

    “还……还好伤的是……是左手,如……如果是右手,以后……我……我可咋办?还……还不如直接死了。”连队里,除了同屋女生,她与高敏英关系最为要好,是初中校友。

    高敏英也是第一次看到受伤的刘欣,之前没想过会这么重,以为骨头断了再连上不就得了?但实际情况比自己想象的惨烈许多,两位姑娘坐在一起抱头痛哭,王娇站在一旁与其他一起默默流眼泪,再来的路上,高敏英特意提到刘欣会拉二胡,初中时,她曾在家里用偷偷藏在床下的二胡,为她拉过一曲《二泉映月》。

    高敏英不懂音乐,因为害怕,刘欣只拉了一小段,因为长久不练习,技艺已大不如从前,但那天高敏英仍听得如痴如醉,连连说“好听!好听!”可今天看到刘欣的左手,哎……

    现在,刘欣的左手仍包着厚厚的白纱布,一天换三次药,“那手也保不住了。”刘欣哭得双眼通红,核桃一样肿起来。想必这几天心绪仍未平复,一直在痛哭。她说,那一锤子直接砸碎了骨头和神经,起初连疼的感觉都没有,冷热不知,好像已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知道来了医院,才开始感到那股撕心裂肺的疼,十指连心,刘欣好几次都差点从楼上跳下去。医生不得不注射麻醉和缓解疼痛的杜冷丁缓解她的疼痛。

    但杜冷丁会使人上瘾,前三天用过,后几天医生便不敢再开,刘欣只得咬牙挺。

    “那现在咋办,医生说了没?”擦把眼泪,高敏英哽咽着问。

    这一问,把刚刚止住哭泣的刘欣又问哭了,泣不成声地说:“还能咋办,只能截肢。医生说,我这算幸运,当时锤子亏了只伤到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如果再偏一点,砸到手掌,整只手都要废了。”

    只听她讲,大家心里就疼得要死。

    医生目前的意思是,为了防止伤口感染,要尽快切除已经坏死的三根手指,但刘欣的家人还没到,医院只得把手术时间往后推。

    刘欣的父母原先在报社工作,运动开始后就被派往五七干校,怕他们伤心难过,刘欣至今没敢告诉,但做手术必须有家属签字,最后还是兵团出面联系了她远在贵州插队的姐姐。

    “我姐三天前坐上的火车,估计明天中午就能到这儿了。”一提起家人,刘欣的脸上终于显出一丝淡淡的笑颜。但王娇几人却笑不出来,手术做完了,那以后呢?刘欣还能回连队吗?兵团劳动力大,而她只有一只手……

    如果不能回,她北京也没有其他亲人,父母在五七干校劳动,姐姐在贵州,弟弟在云南,她一个女孩,孤苦伶仃,咋生活?就算兵团赔钱,能陪多少?她今年刚二十岁,人生还有那么长,今后谁来为她保驾护航?工作咋整?婚姻呢?哎,前方处处都是坎儿啊。

    从医院走出来,几位女孩的心情都异常沉重,高敏英还在哭,冷风吹在脸上,将眼泪冻在眼眶里。而王娇是耷拉着脑袋,看到繁华的县城却一点也不觉兴奋。一路无言走到东湖路,因没到约定好的时间,几个女生就暂时分开各自行动了。

    王娇看到街角有一家新华书店,问了一圈,其他人都不感兴趣,便自己走了过去。

    进了书店她才明白为何其他人都不进来,敢情书架上除却充满时代感的书籍,其余啥玩意也没有。

    本来王娇想,没有《红楼梦》《水浒传》这样的四旧,但像国外一些经典名著,比如《呼啸山庄》《飘》《战争与和平》啥的应该有吧?结果也没有,后来一想也对,那些书籍可是充满腐朽的资/产/阶/级,怎么可能卖?

    儿童柜台稍微丰富一些,起码有连环画。王娇翻了翻,内容也是充满时代感。比如《列宁故事》《小二放牛》《铁道游击队》《草原英雄小姐妹》等。但好歹比枯燥的纯文字好看,正想着要不要买两本回去解闷,只听身后,隔了一排书架的角落,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雨、雨晴,你别走,上个月我给你写了五封信,你怎么一封都没回?是不是没收到?”

    咦,是杨强刚。平日里伶牙俐齿的,今儿咋变结巴了?

    王娇好奇,从书架一侧探出脑袋观望。果然看到了杨强刚,而站在他对面,唤作“雨晴”的是一位身着碎花棉袄,梳两条油亮麻花辫子长相甜美可人的女孩。瞅模样女孩年纪不大,十□□的样子,瞅着杨强刚的眼神冷冷的。

    “我收到信了,但是没看。杨强刚同学,之前我已经讲得很明白,我对你没有感觉,也不喜欢你这样一意孤行的追求。我来到边疆是为了祖国建设,将北大荒变成第二个南泥湾,其余的,我暂时没有想。还是那句话,请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写信了,也不要再往独立营打电话,你这样,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困扰,我不希望我们连好同志都做不了。”

    原来是一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

    和雨晴冷漠淡然的样子不同,杨强刚的眼神狂热而激烈,显然已陷入迷恋不可自拔。

    该说的说完,雨晴转身就走,却被杨强刚一把拉住衣袖。

    “雨晴,你别走,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对你好,也不嫌弃你家成分。”

    一个“家”字让雨晴勃然大怒,漂亮的鹿眼瞬时狠狠瞪起来。

    “松开,杨强刚,不然我喊人了!”

    “我不松,除非你答应我,给,给我回信……”

    回个屁啊!王娇忍不住上前踹杨强刚一脚,心想你个二愣子,追女孩有这么追的吗?要润物细无声,慢慢的来,硬拉硬拽怎么行?

    真是搞不懂某些男人的脑回路。噢,你喜欢我,我就必须要喜欢你?这种事从来要两情相悦,只剃头挑子一头热,人家不同意就用武力强迫,那是无赖是耍流氓。

    整整歪掉的帽子,王娇决定出手帮帮雨晴,顺便也是帮助杨强刚。好像七几年时还有流氓罪,罪情影响恶略,刑期漫长。万一把姑娘惹急,大喊一声“非礼,抓流氓!”,传回连队去,杨强刚这辈子就完了。

    “刚子!”像是刚发现某人,王娇几乎是“扑”过去。

    情感正酝酿到最高处,忽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杨强刚吓了一跳,紧抓雨晴的手蓦然一松。“啊,啊,阿,阿娇。”

    “你咋在这儿?我找你半天了。”王娇笑眯眯。

    强刚蒙圈,不知对方今儿是咋了,这么热情?找我?你平时不都找李容川吗。“找,找,找我干啥?”

    对啊,找你干啥?这问题让王娇蒙。

    “小儿书。”她指指里排书架。

    “啥?”他完全搞不懂,却见雨晴已经转身推开书店玻璃门。

    “强刚,你别走啊,帮我挑两本小儿书去。”见他要追过去,王娇赶紧用身体拦住,顺便给雨晴使眼色,让她赶紧走。

    雨晴聪慧,刚见王娇冲过来就已做好“逃跑”准备,回了一记大恩不言谢的眼神,推开门,几乎小跑着离开。

    “哎呀,王阿娇,你这是干啥!”见雨晴走远,杨强刚真急了,无奈两只胳膊被王娇死死拽住。虽然刚来兵团不久,但王娇为人大方,吃苦耐劳,在连队混的还不错,又有容川帮忙四处照应,人缘杠杠的,谁看见她,都得给几分面子。

    如果换成别人,此刻杨强刚早把她一脚踹边上去了。

    这沈雨晴他追了好久,光信就一个月写好几封,日日想,夜夜想,如今好不容易遇见,哪里能让王娇搅了局?

    “你赶紧起开,不,不然,我,我……”一着急杨强刚就变结巴。

    王娇也不示弱,扬起下巴看着他问:“你想咋地?打我还是骂我?告诉你刚子,你现在的问题很严重,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敢强抢民女,若是传回连队,你就完蛋知道吗?”

    强刚被自己的唾沫呛到,强抢民女?我高衙内啊。“阿娇,我求求你,放我一马好吗。一会儿去副食店给你买糖吃。”

    “现在就去吧。”王娇装傻。

    “哎呀!”强刚不知如何是好,气得一屁股蹲在地上,帽子摘下来,在手里懊恼地揉啊揉。

    窗外,早已没了雨晴的影子。

    这姑娘腿脚不错,王娇咂么两下嘴心里长舒一口气,低头再看蹲在地上抱头痛苦的杨强刚,小声说:“刚子,你刚才那样不对。”

    “咋不对?”

    “你说呢?”

    某人想了想,好像明白了。“王阿娇,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王娇咽口吐沫,想笑又觉过分。心想大哥你好纯情啊,居然才看出来?因为有理,语气格外理直气壮:“对,我是故意的。人家姑娘不喜欢你,凭啥强迫人家,你太过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