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几间砖瓦房住的都是女生,纪北平的手也就胡乱一指,又隔着双层玻璃跟一层冰花,但王娇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刚才,因为听见沈雨晴的名字,王娇就问了李永玲一句“沈雨晴跟纪北平到底什么关系?男女朋友?”

    李永玲说大致说了一下,原来沈雨晴也是北京来的知青,家与纪北平家是世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所以很多人都说沈雨晴是纪家内定的儿媳妇。也有人说纪北平喜欢雨晴,但雨晴不喜欢他,只当朋友相处。

    而杨强刚呢是自六八年在北京开往齐齐哈尔的火车上遇到沈雨晴后就开始迷恋的一发不可收拾,疯狂写信,疯狂示爱,还偷偷跑到独立三营去,结果自然是纪北平狂揍一顿,但仍不改初心。只是沈雨晴一直对他很冷淡,甚至觉得他有病,躲得远远的。最后还是容川出手,才终于把杨强刚这股变态的爱火稍稍压制了些。

    纪北平点名“王娇”让宿舍女生都吓了一跳。

    “阿娇,你昨天都看见啥了?”张小可忍不住问。

    “我……”

    王娇刚要开口,就听窗外纪北平又极为嚣张地喊了一嗓子:“装傻是不是?谁他妈叫王阿娇啊,赶紧出来,别做缩头乌龟,再不出来我一间一间砸玻璃找!”

    “你找她做什么?”容川眯起眼睛,手握成拳,全身精神紧绷。这是自纪北平带人冲进连队后,他脸上第一次露出凶狠的神情。

    纪北平挑眉,容川忽然变化的神情逃不过他的眼睛,带着一丝疑惑,他说:“还能做什么,作证呗,昨天杨强刚调戏雨晴时她就在旁边,你们不是不信杨强刚是败类吗,那就把王阿娇找出来,问问她就全明白了。”

    容川不说话,如此剑拔弩张的场景,怎能让阿娇出来?

    他放软了语气:“纪北平,这是咱们男人的事,等刚子下午回来我会亲自问清楚,如果他做了对不起雨晴的事,我亲自去独立三营道歉。”

    纪北平眯起眼睛,似笑非笑:“什么意思啊?李容川。”道歉?他们认识十几年,从小打到大,从来只说“打不死你。”何曾提过道歉?

    “意思就是,别让跟这件事不相干的人掺和进来。”容川看着他,态度出奇地真诚。

    可是,谁要领你的情?

    纪北平从来软硬不吃,做事只凭心情,杨强刚不在他已经很不爽,见容川又不让王阿娇出来,心里就更气,今天非要看看这王阿娇是谁。“不让她出来,是怕听到不堪的事实吧?”

    他故意挑衅,如愿收到效果。三十二团里有几个没脑子的傻瓜,听他这样讲立马沉不住气,指着王娇住的宿舍大声喊:“阿娇,出来,把昨天的事说清楚。”

    “对,出来,别怕!”

    我去,王娇当时心里只想到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再看容川铁青的脸色显然也是这么想。

    他愤怒地回过身,用眼神告诉身后那几个傻瓜他想杀了他们。

    而纪北平只差仰天大笑,讥讽地望着容川,仿佛在说“瞧你手底下那帮傻瓜。”

    不顾其他,懒得再多说什么,他大踏步朝王娇住的宿舍走来。

    唔……屋里的女生都吓坏了,红霞与高敏英一人搬一把凳子挡住门。

    但也不行啊,若他硬往里闯,两把椅子能挡住啥?

    看着走过来的纪北平,张小可吓得一哆嗦,恨不得瞬间在宿舍后墙砸一个门,紧紧抓住王娇的手,说:“阿娇,快,躲床底下去。”

    其实王娇很感激大家如此保护她,说实话,此刻就是躲到房顶上也无济于事。“大家别忙活了,我出去解释一下就是了。”她不觉纪北平会拿他怎样,但心里还是没底,就喃喃道出昨天的发生的事:“也没做啥过分的事,刚子就是拉住雨晴的手不让她走,我觉得这跟调戏不是一回事吧?”

    “这还不是调戏?”李永玲瞪大眼睛。

    “百分百的耍流氓!”张小可愤怒地给出评价。

    红霞与高敏英也说:“杨强刚太过分了,人家不同意就调戏,咋是这样的人。”

    王娇吞口吐沫,明白自己一会儿出去还真不能实话实说。不然纪北平非疯了不可。

    就在纪北平还差几步就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容川两三步赶过来一个利落的侧身挡住,单手用力推了他肩头一下,呵斥道:“纪北平,你想干什么!”

    因没有准备,北平差点被推倒,踉跄着后退几步,看着容川,却笑了,“怎么了,李荣川,你紧张什么?”

    紧张,当然紧张,他太清楚纪北平是什么东西了。

    这时,三十二团与独立三营的人都聚集在了女生宿舍门口,恶狠狠地瞪着对方,有的人手中已经重新拿起了家伙,“战争”一触即发。

    打吧,谁怕谁,早就想干一架了,容川想。

    先揍他鼻梁还是眉骨还是嘴巴,北平琢磨着。

    风雪中,两人像极了野地中争夺地盘的狼。

    吱呀!

    随着木轴轻轻转动,宿舍的门忽然打开,容川一愣,看见王娇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出来干什么!”他急了。

    王娇对他笑笑,“解释啊。”

    纪北平确实没想到王娇能自己走出来,不禁多看了她几眼,“你……”他指着她,眉毛挑一挑,想说什么却忽然又紧了嘴角,垂眸思索片刻,然后话锋一转,用极冷地声音说:“你就是王阿娇?”

    “对。”

    见她并不怕自己,北平沉默了一瞬,才问:“昨天在县城杨强刚是不是调戏雨晴了!”

    自小除了沈雨晴,纪北平跟其他女孩说话从来趾高气昂。今天对王娇也不例外,腔调蛮横的不行。容川听不下去,指着他鼻子警告:“纪北平,说话放尊重点。”

    北平微怔,视线在王娇脸上停了一瞬,然后看着容川讽刺地一笑:“怎么,心疼了?”

    闻言,独立三营的人起哄笑起来。

    三十二团的人个个紧锁眉头,那个年代男女依旧授受不亲,这样的诋毁无疑就是挑衅。

    王娇咬唇,真想一拳挥在某人高挺的鼻梁上。

    触到她愤怒的目光,北平的笑容在脸上扩大,刚要开口说话,只听容川挺直了腰杆,掷地有声地说:“对,我心疼了。”

    众人一愣。

    屋子里,女生们倒吸一口凉气,各个脸色绯红。

    “妈呀,容川啥意思呀?”高敏英羞得不敢看窗外,双手捂脸。其他人脸色也是介于羞涩与尴尬只见,仿佛容川刚才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唯有红霞例外。因为受到不小冲击,她脸上蒙蒙的,眼神涣散。待清醒一些后几乎是震惊般望向窗外的面容坦荡的容川。

    而容川只看着王娇。

    王娇也看着他,眉眼含笑,嘴角微扬。如果这算是表白,她喜欢。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进了一个寒冷陌生的怀抱中。

    王娇诧异地抬头,然后对上了纪北平漆黑如墨的眼睛。那里面藏着戏谑与挑衅。

    纪北平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冲容川一扬眉,讥笑道:“李容川,我要是这样做,你会不会疯啊?”

    一切只发生在两三秒间,待容川反应过来后二话不说上前照着纪北平鼻梁就是狠狠一拳:“你他妈找死!”

    然后两拨男生一拥而上。

    ……

    事件终于以一种男生们最爱的方式完美开场。

    见他们打起来,厨房老李赶紧给团部打了电话,两个连的领导几乎是开着飞车回到三十二团五连。

    “住手!听到没有!”

    领导们大喊,但是没人听。

    容川手里提着木棒,擦一下嘴角渗出的鲜血,盯着纪北平的眼睛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丫今天就甭想活着从这儿出去。”

    纪北平目露凶光,额头的血顺着脸颊流下来,染红了军大衣,血迹凝固,变成骇人的红褐色。挥挥手里用来刨地的短锄头,他恶狠狠地说:“李容川,今儿有我没你,有你没我,打不死你丫的!”

    眼看斗殴升级,根本无法控制,齐连长直接掏出□□朝天连开三响。

    砰!

    砰!

    砰!

    枪声让一切暂停。

    风雪中,齐连长气得发抖,用枪指着他们,重重喘两口粗气,才铁青着一张脸说:“谁要是再敢动一下,我他妈就一枪崩了谁的脑袋!”

    “把手里的家伙都扔地上。”指导员指着他们大吼一声。

    识时务者为俊杰。脑袋只有一个,崩坏了没地方配,大家很听话的把工具扔在了地上。此时,各队已经伤了一片,雪地上到处都是红色骇人的血迹。

    斗殴事件影响非常恶略,三十二团与独立三营各记大过处分一次,取消年底评奖和福利,连长与指导员扣发三月工资并以书面形式详细汇报此次事件前因后果,不可隐瞒实情,否则加倍另罚。

    而容川除了被记大过处分,还直接被关了禁闭,每天只能待在屋子里,吃饭由廖春生帮忙带,吃的很差,天天窝头咸菜连大碴粥都没有。

    指导员说了,敢踏出房间一步,直接宰了他。

    容川接受惩罚,“但是,您也不能老让我吃窝头啊,你看我这一脸伤,总吃窝头啥时候才能恢复?”

    指导员哭笑不得,指着他那张花瓜一样的脸气结半天才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呀……哎!”

    当天下午廖春生给容川带回一个“好”消息,介于他认错态度不诚恳,禁闭时间一直延续到春节,如果态度持续不好,团部直接取消他回家探亲假。

    容川摸摸青肿的嘴角,心想不回家也行,正好跟王娇一起过春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