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青春献给七零年代 > 第34章 入V第二更
    王娇懵,容川?

    算算日子,他应该刚到北京一天,家里还不够忙活哪里还有时间写信?就算写了,也不能这么快就寄到黑龙江。

    难道在火车上写的?

    春生看出她的疑惑,呵呵笑两声,说:“这是川子临走时让我交给你的,还特意说了时间,就是今晚。”

    原来是提前准备的节日礼物啊。也不是第一次收到来自男生精心准备的礼物,但比起热烈的玫瑰,草地荧光闪动的爱心,这封薄薄的信无非是特殊的。王娇忽然有些热泪盈眶,为容川的良苦用心和那份小小的幸运。

    匆匆吃过饭她赶紧回屋打开了信,“阿娇,今天是除夕,看到这封信时我们已经分开96个小时了,这几天你过得好吗?很抱歉,这个春节不能和你一起过,但我向你保证,从今往后的每一个春节我都不会离开你……”

    ****

    “哥,干什么呢?快点出来吃饺子了。”容慧推开房门,见容川正仰面躺在床上,两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容慧很疑惑,自从两天前哥哥回来就时常发呆,昨天帮家里去厂里拉煤坐在三轮车上等煤时,也是这样神色恍惚两眼发直,师傅喊了他半天,连门口耳聋的王大妈都听见了,他居然都没听到。

    奇怪,哥哥肯定有事。

    直到容慧靠近,容川才反应过来,匆忙从坐起,擦擦嘴边的哈喇子,“慧呀,你啥时候进来的?”

    容慧鼻子气歪,两手叉腰没好气地说:“在你哈喇子刚流出来时我就已经进来了。”

    容川脸红,擦擦滴在毛衣上的哈喇子,不好意思地呵呵笑。两年不见,妹妹这张小嘴真是越来越伶俐,十个自己都说不过。

    “川子,小慧,你俩干什么呢,快点出来,饺子凉了就不好吃了!”母亲徐媛站在客厅里招呼。她现在已不是独唱演员了,运动开始就被调到了文工团的清洁组,说白了就是打扫卫生。

    洗了手容川来到厨房,见母亲还在忙活着,就说:“妈,歇会吧,从昨天您就一直忙活,饺子我来煮,您和小慧先去吃。”

    “不用。”二年才见儿子一次,又是过节,徐媛哪里舍得让容川干活,推着他往外走,“快去吃饺子,还有,尝尝妈炖的红烧肉退步了没。”

    争不过母亲,容川只得出来。夹了两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嗯,香,是家的味道!

    也不知为什么望着窗外偶尔腾起的烟花容川忽然想到了千里之外的王娇,她现在干什么呢?吃饺子了么还是已经睡觉了,我写的那封信春生可千万别忘啊……

    越想心里越忐忑。

    “哥,你想什么呢?”见他又发呆,容慧忍不住问。

    “没想什么。”容川一屁股子坐在椅子上,碗里倒上一点腊八醋,开始低头大口吃饺子。

    “你脸红啥?”容慧眼尖,呵呵笑道。

    “谁脸红了?”这时,徐媛端着一大盘刚出锅的饺子从厨房走出来。容川忙上前接过,只听容慧笑眯眯地说:“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哥呗,自从回家后他就变得傻乎乎的。”

    “去你的,谁傻了!”容川瞪她一眼。

    徐媛也说:“别胡说,小姑娘家家嘴巴这么厉害容易惹事!”

    见母亲和哥哥都很生气,容慧忙吐吐舌头然后低头吃饺子。她也知道自己的嘴说话没把门,所以在学校里时,母亲最担心就是她在外面“胡说八道”,万一哪句说错就麻烦了。

    其实徐媛也瞧出容川这次回家跟以前表现的不一样了。从前,他活泼开朗爱说爱笑,现在却是沉默寡言而且喜欢一个人待在屋子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今天上午全家一起去王府井,他迷迷糊糊的差点没走丢,当时容慧还笑话他:“哥,你方向感也太差了,竟然在王府井能走丢,你这样若是进了大兴安岭还能出的来吗?”

    当时,徐媛面上笑呵呵实则心里很苦,她并不知道容川谈恋爱了,而只是想离开北京两年,儿子依然适应不了城市生活,站在家乡,他却茫然的像一个陌生人。儿子的双手也变粗糙了,掌心满是厚厚的茧子,胳膊腿上也有好多伤痕。想他从前学习很好,理想是做一名飞行员,而今却只能扎根边疆做一个种地的农民,儿子还小,可能还不清楚年轻有多宝贵,但徐媛是清楚的,所以心里更痛。

    “妈?”容川忽然喊了一声。

    徐媛抬起头,尽量控制情绪。

    容川夹一个饺子放进她碗中,“春节快乐。”

    “哎……”

    “哎呦哥,你好酸噢。”容慧受不了,故意打了一个哆嗦。

    容川笑,自小最疼这个妹妹,她说什么他都爱听,“来,小慧,哥给你夹两个。”

    “谢谢哥!”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地吃着饭,电话忽然响了,徐媛起身去接,“喂?”

    对方沉默了一瞬才说:“是我,小媛。”

    仿佛有一只大手扭住了徐媛的心脏,隔了好久她才冷冰冰地说:“有事么。”

    听出她口吻冷淡,对方尴尬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今天是我唐突了,我……”

    “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徐媛很不耐烦地说道。

    “噢,是,是。”对方不知所措了一阵,然后才说:“我……容川回来了?”

    徐媛忍不住冷笑,“他回来那天你不就站在火车站外的广场上么,还用特意问?”

    “小媛,你不要这样,今天是春节,我想和容川说说话可以么。”对方低声恳求。

    徐媛深吸一口气,冷冰冰地说:“他已经睡了。”然后挂断了电话。调整了一下情绪和表情徐媛才又回到餐桌前,容川看了母亲一眼,见她脸色不好就赶忙问:“妈,谁啊?”

    “以前的同事。”徐媛无精打采。

    “同事?老同事吗?男的女的,都说啥了?”虽说现在的形势已不像前几年那么激烈,但容川还是很担忧母亲,家里没有顶梁柱,没有男人,在北大荒时,一想到家里的情况容川就难过得睡不着觉。

    “哎呦哥你好烦啊。”容慧嫌他啰嗦。“来,吃一块红烧肉闭上嘴巴。”徐媛笑了笑说道:“是老同事,互相拜个年,又平安熬过一年,大家心里都很感慨。”

    平安熬过一年。

    短短几个字怎么听怎么心酸。

    吃过饭收拾碗筷时,容川忽然想到什么,便说:“妈,明天我去趟纪伯伯家,你说买点啥好?”

    徐媛差点没把手里的碗扔地上,“去,去哪儿?”

    “纪伯伯家。”

    她变了脸色,气道:“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去哪儿做什么?不许去!”

    容川不解,“妈,您这么说可不对啊,先不说小时候纪伯伯多照顾咱们,就是去了兵团他也对您和小慧照顾有加,最为晚辈我理应登门感谢。如果不去,那不成白眼狼了!”

    容慧也说:“是啊妈,纪伯伯那人多好,春节前还让他警卫员给咱家送了十斤鸡蛋,您这么做可有点忘恩负义了。哥,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行!明天咱俩先去趟副食店,听说纪伯伯爱吃饼干,咱们看看有啥新品种没,然后……”

    容川与容慧站在客厅里聊得热火朝天,徐媛端着碗筷踉踉跄跄来到厨房,她想某些微妙的关系是本能,终不可被随意阻断,它们在黑暗中牵动着彼此,却在阳光下变得格外沉重。

    第二天,容川带着容慧先去副食品商店买了点心饼干和茶叶然后敲开了纪如海家的大门。

    保姆开的门,她是新来的,不认识容川:“你是……”

    “您好阿姨,我叫李容川,请问纪伯伯在家吗?”

    纪如海正坐在客厅里看报,听见容川爽朗的声音先是一愣,然后放下报纸就站了起来,“容川啊,快进来,进来。”

    “纪伯伯过年好。”

    “纪伯伯好。”

    进屋后兄妹俩先是礼貌地打招呼,然后把礼物送上。“纪伯伯,我知道您爱吃饼干,就买了一些。这是巧克力夹心,那个是奶油夹心,不知您爱吃哪一种,我跟容慧各买了一斤送给您。”

    “哎呀,你们两个孩子,来就来吧,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嘴上说着不乐意,但纪如海的眼睛已经笑得迷成了一条缝。“小张啊,快去倒两杯水来,还有,先不要擦厨房了,先去菜市场买条鱼,容川,今天中午就在纪伯伯家里吃。”

    “不了,伯伯。”容川忙拦住保姆,得体地对纪如海解释道:“我一会儿还要去战友家里送点东西。明年我回来一定在您这里吃饭,但今天真的有事,请您见谅。”

    纪如海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失望,其实他也清楚容川这么说不过是托词,但他能来看自己,已是最大恩泽,他还有什么可纠结的呢。

    几人坐下后,纪如海问:“容川,这次回来住几天?”

    “连队给了七天假,过几天就走。”

    “这么快?那你妈妈又要哭喽。”

    容慧这时□□话来,笑着问“咦,纪伯伯,您怎么知道每次我哥走时我妈肯定会哭啊?”

    纪如海一愣,然后仰头笑道:“孩子是娘身上割下来的肉,自然走到哪里母亲都惦念。有句唐诗说的好,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啊。你哥哥一走就去到千里之外的东北,几年才回来一次,你妈妈能不伤心落泪么”

    “哇,纪伯伯您好有才华,不单带兵打仗厉害,文采也是一等一!”自小生活在大院,容慧自然崇拜军人,可惜她爹是文艺兵,没上过战场,而且在容慧很小的时候他就去世了,关于父亲,容慧更多的是来自于想象,而纪如海就是她想象中的那个父亲,有军人的威严,也有普通人的侠骨柔肠,待人温和,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又果断决绝坚持己见从不退缩。而且小时候,容慧就常听其他孩子说纪如海年轻时就独自带兵打仗,参加过百团大战,是战功赫赫的少将呢。

    只可惜啊,人无完人,纪伯伯这么好,他儿子纪北平可不怎么样!从小就爱调皮捣蛋还是个一点就着的驴脾气,好不容易去了黑龙江却还总是跟他老哥对着干!

    那个啊人,真是差劲的无药可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