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水房里没有其他知青,门口也很安静,显然连续七天高强度劳动让大家筋疲力尽,只愿待在宿舍里玩耍。

    见环境安全,王娇迅速踮起脚尖在容川的左脸颊上啄了一下。“天没黑也行。”

    她模样俏皮,一双黑亮的眼睛里倒映着他。容川嘿嘿笑,捧起她的脸又迅速在嘴上吻了一下,“对!咱们要光明正大的谈恋爱。”

    “光明正大还站在水房里?”

    容川沉吟片刻,解释道:“你这个意见提的很有建设性,但我们也要考虑环境特殊性,身旁都是单身的同志,如果我们表现的过于甜蜜,对其他人在心灵与思想上难免造成冲击。往小了说,是臭显摆。往大了说,是不利于群众生产团结,影响恶略,后果很严重。”

    王娇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你说的很对,李容川同志,我们不应该忘记广大人/民/群众还沉浸在单身的苦海中无法自拔。作为共/青/团/员和预备党/员,我们有责任树立良好积极向上的榜样带头作用。让他们时时刻刻牢记革/命/尚未成功!”

    容川皱眉,“这些话你都是跟谁学的?”印象中,王娇对祖国“革/命”事业从来不关心,连伟/人语录都不会背。唐诗宋词那些封/建/主/义浮夸邪恶的东西倒是会背不少。今儿咋了?思想觉悟忽然提高一个跨度。

    王娇挺直腰板看他,下巴微扬,一字一句地说:“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作为预备党/员的家属,不应为家庭成员抹黑,我要尽快提高思想觉悟,跟紧时代潮流,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做好带头人。”

    水房里,两人静静看了对方几秒,噗!王娇先笑了,容川使劲绷着脸,脸憋通红,最终也忍不住哈哈一笑。

    “阿娇,咱们还是好好说话吧。”

    “刚才那样不行?”

    容川翻一个白眼儿,诉苦:“行行好,我找的是女朋友,不是政治书。我今儿找你是要问问明天休息,你打算去哪儿?”

    王娇也翻一个白眼儿:“还能去哪儿?这七天累的要死要活,明天当然是待在宿舍里休息。”

    容川眼睛一亮,拉拉她袖子,“正好,我带你玩去。”

    王娇摇头,“不去了。”怕容川多想,又补充道:“下次吧,等春播这阵子忙过去。”

    第一次经历这么大体力的劳动,无论思想还是身体,她都比别人适应的慢。

    “真不去?”

    王娇坚定地摇头,“革/命之心,岂能随意更改!你走吧,李容川同志,不要用享/乐主/义蛊惑我。”

    容川一叹气,“好吧,王阿娇同志,既然你心如磐石,意志坚定,就算上老虎凳也不更改革/命初心,我只好明天抵达四松村后对沈春妮同志如实相告你已经不是半年前的王阿娇,你变了,变得不像从前那样可爱,那样平易近人,你现在已然站在革/命制高点,与人民群众的距离越来越远。”

    王娇瞪大眼睛,“四松村?你要去四松村?!”

    “嗯那!”容川挺直腰板,居高临下看某人。

    “我,我也去啊!”

    容川摇头,为难地皱着眉头,“不太好吧王阿娇同志,带你过去,我怕动摇你的革/命之心。作为伴侣,我不能拖你进步的后腿呀。”

    “不不不,去四松村属于提高思想觉悟的一部分,你忘了吗,我就是从那里开始我璀璨的革/命生涯的。”

    容川噗嗤一笑,忽而又正色,看了下表,然后严肃地说:“我先回去写思想报告,明天早上七点连队门口集合,晚一秒钟取消你去革/命圣地洗涤心灵的资格,记住了吗?”

    王娇狂点头,“记住了!”

    容川满意地“嗯”了一声,“好了,现在把眼睛闭上吧。”

    “干啥呀?”

    容川笑,俊脸靠过去,嘴唇在她微凉的嘴角停留片刻,抬起头,眼神清亮望着她,像是要把她看个天荒地老。

    他喃喃一句:“如果现在就结婚,该有多好。”

    ***

    第二天一早,容川开着连队小货车,拉着队里自制的高粱酒,大豆油,酸菜和腌黄瓜,以及去年秋天打下的几袋子谷子高高兴兴开往了四松村。车上除了他和王娇,还又春生和宝良。车里只能坐三人,硬生生挤下四个,宝良就说:“春生啊,你坐后面看货去吧,这里实在太挤了!”

    “不去!”春生果断摇头,干柴似的瘦屁股在椅子上扭一扭,“要去你去,后面没挡头儿,我身体本来就弱,冷风一吹就更弱了,明天还要劳动,我要病了去不成,你们一个人得多干好几亩地。”

    “现在是春天,不冷了。”

    “就是夏天也不去,车里多舒服,椅子软软的不隔屁股,去后面坐久了容易长痔疮!”

    宝良指着他:“春生,你怎么一点吃苦耐劳的精神都没有?”

    春生回击:“你有你去啊,还党/员呢,应该起到积极带头作用,怎么能让我们人民群众身先士卒?”

    男生嘛,说急了难免动起手,你推我一下,我踹你一脚。容川皱眉,一是嫌他们吵,二来春生的大腿紧紧挨着王娇的腿,怎么看怎么扎眼!他俩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吵着,压根没注意某人的脸已经完全变了颜色。

    “春生,你混蛋!”宝良抬手杵他太阳穴一下。

    春生不甘示弱,抬脚踹了宝良裤脚,“你更混蛋,天下第一混!”

    容川忍无可忍,拉了急刹车,大吼一声:“滚!都滚后面去!”见他俩谁也不动活,抬手指他们鼻子,“聋了?听不见我说话?去去去!后面待着去!”

    宝良跟春生悻悻地下了车。宝良身手敏捷一脚踩住轮胎,两手一把车框,一个侧翻身来到车里。春生傻不拉几地站在下面,拖一下眼镜,“宝良,拉我上去啊!”

    “自己上!”

    “不会呀。”春生委屈地要哭。

    宝良烦躁,伸手把他拉上去,嘴里叨叨唠唠,“真他妈倒霉,怎么跟你坐一辆车,还有,你今天咋啦?怎么那么多话?平日里杨强刚给你一拳都不敢回嘴,今儿个怎么非跟我干?”

    “不是……”春生嚅嗫,“这,这不是车上有女生嘛,被你欺负,若不还嘴,我觉得没面子。”

    这话到让宝良笑了,用手推他脑袋一下,骂道:“瞧你那点出息!边上坐一个女生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重!再说了,那是普通的女生吗?阿娇有主了,就是你兄弟容川,惦记人家是不是有点不地道?”

    春生急了,双手去捂宝良的大嘴巴,“别瞎说!我可没看上王阿娇!我廖春生是那么无耻的人吗?”

    “那可没准。”宝良逗他。

    春生气愤,正色道:“张宝良,你要是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王阿娇是不错,可我不喜欢那种娇娇柔柔的女生,我喜欢,喜欢……”忽然,他发觉自己话太多,连忙闭上嘴巴。张宝良却不依不饶,胳膊肘捅捅他,坏坏地问:“说啊,春生,怎么关键时刻停住了?到底喜欢谁?是咱连的不?”

    “滚犊子!”春生给了宝良胸口一拳。同时,前方车厢里,王娇担忧地问容川:“外面还是挺冷的,你让他们回来坐吧。大家今天是出来玩的,闹得不愉快多不好?”

    “行啊,让他们回来然后我下车。”容川没好气地说。

    王娇笑笑,手捏捏他脸,劝道:“跟哥们还真生气了?”

    容川看她一眼说:“这不是哥们不哥们的问题,你也看见了,山路上雪刚化,到处都是泥,他俩一点眼力价没有,万一闹出格,汽车翻了咋整?物品碎了没事,关键是人!咱们连从成立到现在可一次事故没出过,我可不能丢这个眼。”

    其实容川想说“你还在这辆车上,万一出了事,可让我咋活?”但怕宝良跟春生那两个大嘴巴听见,万一传出去,怕对王娇产生负面影响。

    “你说的也有道理。”王娇看一眼窗外,路确实不好走,说是公路,其实就是走的车多了硬压出来的一条泥路,上面坑坑洼洼,有时遇见大石块,车还要停下来,先把石块搬走,再继续开。这样的路,简直就是翻车的温床。

    “但是,春生身体弱,万一感冒发烧影响明天的劳动了怎么办?”

    容川撇撇嘴,“放心吧,春生再柔弱也是个大老爷们,没那么容易生病,就算真病了,也比翻车强。

    “你对兄弟可真够狠的。”王娇故意瞪他一眼。

    容川笑,“这不叫狠,叫爱,懂吗?帮助兄弟尽快成长!尤其是春生,你看他来兵团三年多了,心智还跟个小孩似的,这怎么能成?”

    王娇“切”了一声,搞不懂就算在寒风里冻死了,对提高心智能起到多大帮助?

    尽管说要帮助兄弟成长,但过了十几分钟,容川就让宝良和春生重新回来坐了。

    “这次若再捣乱,直接把你们踢下车!”容川瞪着眼睛说。

    得到特赦,脸都快冻僵的宝良和春生再也没敢造次,老老实实坐在车子里,涝秧的茄子似的,很蔫,话都没讲几句。王娇把之前宿舍女知青春节探亲回家时送的杏肉干拿出来给他们吃,缓解旅途疲劳。

    上午10点多,汽车终于开进四松村。

    先去村部送东西。车刚停在大院门口,就听到里面吵吵嚷嚷,一个中年男人用破锣嗓子喊:“都是我的错啊,不赖生产队啊,不赖公社啊,不赖你们啊,都是我不孝顺,是我不对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