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纪北平冲出男厕所时,正看见容川冲进女厕所。王娇在厕所里惊慌失措地说:“小黄豆掉茅坑里了。”

    厕所里,小黄豆哇哇大哭,“妈呀,我咋掉这里了啊,我可咋活啊!”

    茅坑很深,小黄豆又身材娇小,加上周围环境确实让人不安……恶心,她整个人处在一种极度癫狂中。

    容川举着手电筒,站坑边大喊一声,“黄小芬!闭嘴!听我说!”

    小黄豆泪眼婆娑望着他,“容川,快救救我!”

    王娇站在一旁着急却不知怎么办好,刚才她想把小黄豆拉出来,却发现手都碰不到。容川说:“阿娇,帮我拿着手电筒!我把她拽上来!”

    “靠谱吗?”

    “靠不靠谱也得试试。”身后,纪北平淡淡开口说道。王娇惊愕,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纪北平没工夫跟她说话,把自己手里的手电筒也交给她,说一句:“帮我们照着点。”然后几步走到茅坑边,蹲下,与容川一起把手伸向痛哭中的小黄豆。

    “别哭了,黄小芬同志。”他冷冷地说道,带着一股威胁,“快点把手伸上来,难道你要在这里待到天亮么。”

    容川看他一眼,像是有些反感地说:“我一个人就行,别弄脏你衣服。”

    “我衣服已经脏了。”北平漠然应道。

    王娇这时才发现他不是蹲在坑边,而是跪着。那一刻,她心里有股说不出的什么感觉。心脏的地方,好似被灌了一杯温热的水。

    尽管王娇和容川极力安慰,但小黄豆已经完全被突发状况吓傻,站在屎堆里,只顾嗷嗷大哭,跟她说什么都毫无反应。容川咬了咬牙,忽然站起来把外边的蓝布褂子一脱扔给王娇,纪北平刚要问“你要干什么?”就见容川一步跳进了茅坑。

    “你丫疯了!”纪北平咬牙。

    容川没时间斗嘴,从后面抱起小黄豆,忍着强烈的恶臭,说:“黄小芬,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把手伸上去!”

    也许是容川就待在身边的缘故,小黄豆忽然不哭了,脑袋也清醒许多,乖乖抬起双臂。

    容川扬起头,借着手电光亮看上面神色阴沉的纪北平,问:“够得着吗?”

    纪北平深吸一口气,手臂又往茅坑下伸出几寸,终于拉住小黄豆满是污垢的手,用尽力气的一拽,把她拉出了茅坑。

    刚一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小黄豆坐在地上,“哇“地又哭了。“老天爷啊!我咋掉那里去了!以后我可咋活啊!”

    王娇没时间安慰她,就是安慰估计此时的小黄豆也听不进去。她跑到茅坑边,看着下面满身污垢的容川,心里一紧,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容川站在下面,看不清王娇的面容,倒是纪北平瞅得一清二楚。心里说不清啥滋味,双手忽然攥紧。“王阿娇。”他冷冷地看着她,“你赶紧回去叫人,找张小可还有张宝良,告诉他们实情,再让厨房烧两锅开水,我们一身脏,不洗澡是非法活了。”

    “容川怎么办……”

    “我没事!”容川在下面喊,听语气似乎还笑着,“阿娇,你就按照纪北平说的办,赶紧去厨房烧水,不然我们仨非得被熏死!”

    王娇跑出去后,纪北平蹲在茅坑边作壁上观。在小黄豆一阵又一阵惊天的哭声中,容川喊道:“纪北平,拉我一把。”

    “不管。”

    “快点!不是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李容川,你那么能个儿,自己上来呗。”

    “我他妈够不着边!”

    纪北平笑了,好开心的样子,“那你怪谁?是你自己主动跳下去的。这叫自作自受,懂吗?等你那帮好哥们过来救你吧,是不会管的。”说着,还用手电筒晃晃他沾满污垢的脸,示威似的。

    容川不恼,指着他一字一地威胁,“行!纪北平!你丫忒行了!玩阴的从来是行家!不过你别美,等我一会儿上去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丫推茅坑里。”

    闻言,纪北平不笑了,嘴唇紧抿,想到容川说到做到的混蛋性子,心有不甘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绷着脸把他拉了上来。

    这时,宿舍那边已一片大乱。起初大家只听到小黄豆震耳欲聋的哭声,纷纷起床还以为连队里来了一头狼。结果,看见王娇急匆匆跑回来。一听有人掉进厕所,着急的,慌乱的,看热闹的,所有人统统向这边跑来。

    队里,一时比春节还热闹。

    “有人掉厕所里啦!”

    “用啥捞啊!”

    “哎呀,你聋子啊,没听阿娇说吗?容川跟纪北平早把人捞上来了!”……

    厨房烧了三大锅开水,指导员一会儿笑,一会儿又觉荒唐,对齐连长说,“这是知青来到北大荒后,七连第一次有人掉进厕所。以后去团部开会,我再也不敢拍胸脯说,七连的孩子手脚麻利。”

    老齐点起一根烟,那双比苍鹰还锐利的眼神中,藏着旁人看不见的东西。

    ***

    连队有一处冲凉的房间,容川和纪北平刚把衣服脱了,就听外面王娇轻声喊:“容川!”

    容川光着脚,几步走到门边。因没穿衣服,多少有些红脸,声音也变了,“咋了?”

    纪北平则不管那套,用葫芦瓢舀起一汪温水,往身上一泼。

    王娇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已经开始洗了?”

    “嗯。”

    王娇脸也红了,说:“我拿了一块檀香皂过来,就放在门口,你们用吧。”顿一下,“你衣服嘞?”

    “宝良他们拿走了。”

    “噢,那你洗吧,我先走了。”说完,她转身快步离开。听不见脚步声了,容川才小心翼翼打开房门,月光清亮,落在泥土和对面灰色的瓦砾上,似生了一层银白的光辉。伸手将放在地上的檀香皂拿起来,闻一闻,香!

    纪北平闭着眼睛,一勺一勺往身上泼着水,毛孔被热气熏开,但某些东西却禁锢在身体中,像无法挣脱牢笼的小鸟,让他胸口憋得难受,只能用力呼吸。就在这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似乎是茉莉。想妈妈就喜欢茉莉,家里阳台栽种了好几盆。每到五月,家里便花香四溢。

    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一块香皂,容川说:“别光用水冲,拿香皂好好洗洗。”

    “不用。”他本能拒绝。

    “纪北平,你以为我愿意给你?”容川冷哼一声,满脸嫌弃,“你睡上铺,臭味往下走,洗不干净会熏死我!废话少说,快点洗!”

    其实王娇身上的衣服也弄脏了,快速用热水洗了一个澡,抱着脏衣服来到水房时,宝良与春生已经把容川和纪北平的脏衣服洗了两遍。

    “你们歇会儿去吧,剩下的我来。”王娇把脸盆往水池子里一放,洗干净手,就要去拿宝良盆里的衣服。

    宝良说:“阿娇,不用了,男生的衣服还是我们自己来。”

    “没事,这不是容川的么。”

    这话说出来,王娇脸没红,宝良脸红了,嘿嘿憨笑两声,说:“如果光是容川的我自然给你,不是还有那人的嘛。”

    王娇笑,“你是说纪北平吗?没事,他的衣服我也帮着洗了。你们走吧,我一个人来就行。”

    还是春生比较直接,手拖一下眼镜,说:“阿娇,刚才宝良没好意思说,其实这衣服里不单有外衣,还有他俩的大裤衩子!你给容川洗,也给纪北平洗?这,这,不太好吧?”

    王娇:“……”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大家都困意全无,尽管被指导员轰回屋子,强制熄灯,但每个宿舍还是能听到欢乐的交谈声。这出意外,在不相干人的眼中,更像是一针兴奋剂。已经洗干净的小黄豆,心里依旧难过的要死,盘腿坐在床上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丢人…..太丢人了……我他妈没法活了……”

    身旁,高敏英和李永玲一起劝她,“这有啥啊,不就是掉茅坑里了吗?洗干净了还是大美妞一个!”

    作为女生排排长,李红霞也来了,比起高敏英她们的吴侬软语,她说话则比较领导:“黄小芬,你可是共青团员,为这种事死,难道不觉丢脸吗?我们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为革/命去死,哪能像个普通群众一样,思想觉悟低下?”

    说完这话,她故意瞅了眼王娇。

    这个宿舍,只有王娇政/治面目是群众。

    王娇没说话,主要不知道说什么,总觉李红霞这人思想激/进的过分,已经有点不正常了。沈雨晴坐在王娇身边。这一次,她也从独立三营调到了七连,与王娇她们住一个宿舍。沈雨晴看了王娇一眼,然后对李红霞说:“红霞,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屋休息吧。”

    “我不累!”不知是装的,还是真没听懂,总之李红霞执意留下,嘴里依旧说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话。王娇瞅着她,越看越觉像一个神经病人。刚才为啥小黄豆失足掉进茅坑?若换成李红霞该多好。

    “阿娇,你去哪儿?”见王娇站起来,沈雨晴忙问。

    “出去待会儿。”王娇把毛巾往床上一扔,披了件外套走出宿舍。户外空气清新凛冽,似掺了薄荷。耳边没了李红霞的唠叨,寂静中恍若有鸟“咕咕”鸣叫的声音,王娇深呼吸两下,胸口的地方舒服多了。

    “阿娇。”

    容川的声音。

    王娇回过头,看到换了一件白衬衫深蓝布裤的容川正从朦胧的夜色中走出来,他站在一处明亮的灯光下,眉目清俊,眼珠漆黑,已经长长一些的寸头还湿漉漉的挂着一些水珠。

    “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他笑笑,走过来伸手把她拉到旁边灯光昏暗的地方,左右看看,见周围没人才小声问:“刚才,没吓到你吧。”

    “你说的‘吓到’是指小黄豆还是你?”

    “都有吧。”说完,有些紧张地看着她。从坑里爬上来后,容川心里一直很忐忑,怕王娇嫌弃他。

    她故意认真地想了想才说:“小黄豆确实吓到我了,那么深的坑,万一头朝下栽下去,脏东西进了鼻腔,弄不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很怕。”

    “嗯。那我呢?”这才是他关心的重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