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娇看着面前眼神清亮的男人,想他刚才是那么的勇敢无畏,似一位横空出世的英雄。

    对他,王娇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容川,你是见过的最棒的一个男人。”

    “我?”容川微怔,这样的肯定,让他不免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哪有那么好,刚才那种情况,换做其他人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王娇感叹,这就是我的男人呀!一位谦虚勇敢的大英雄。

    “容川,也许别人会那么做,但在那一刻,是你英勇地跳了下去,所以在我心里,你就是那个唯一。”

    容川,我很骄傲,我的人生从没有这样为一个人感到骄傲过。

    王娇双手捧起容川的脸,踮起脚尖吻一吻他的眉,他的鼻梁,他的嘴唇……他下巴新长出细小胡茬扎的她嘴唇痒痒的,两个人都笑了。

    “容川!”张小可不知从哪儿跑过来,好在灯光昏暗,在她走过来前,王娇与容川及时分开,夜色淡化了他们脸上羞涩的红晕。张小可对容川说:“李师傅煮了两碗龙须面,马上就出锅,你在哪儿吃?”说完,冲王娇充满深意地眨眨眼。

    容川说:“时间不早,我还是回宿舍吃。小可,谢谢你。”

    张小可掩嘴笑,“瞧你,客气啥!那……纪北平那碗是你负责拿过去?还是我通知他一声?”

    容川还没开口,一旁的王娇笑着应道:“我负责拿过去吧,正好跟他说声‘谢谢’。人家帮了这么大忙,小黄豆不好意思见人,我总得过去呀。”

    李师傅心疼这俩孩子,龙须面中磕了两个柴鸡蛋,放在润白的面汤里,橙黄橙黄跟傍晚四五点中的太阳似的。

    王娇端着碗跟容川走进男生宿舍时,纪北平并不在屋中。

    “人呢?”容川喝一口面汤,抬手指指纪北平空荡荡的床铺。

    “出去了。”董力生说。宿舍里只有他还没睡,盘腿坐在床上自己跟自己打扑克牌。

    “去哪儿了?”

    “那谁知道。”董力生爱答不理,扑克牌“啪啪”摔在褥子上,看着像有心事。

    容川皱眉,对董力生的态度有点不满,想王娇还站在这里,当着女生的面,董力生把对纪北平的厌恶表现的这么明显,太过小家子气。

    王娇倒没多想,见宿舍里男生都睡下了,不好意思久待,把面条放在桌子上,转身对容川说:“时间不早,我先回去了,吃完面你也早点休息。”

    “等我吃完面你再走吧。”他忽然有点舍不得,这么静的夜,莫名想跟她多待一会儿。

    王娇笑着摇摇头,想拉住他的手,却突然想起董力生还在旁边,手伸到半空又落了回来。“不了,我怕宿舍一会儿锁门。”

    容川心里叹气,还能说什么?瞥一眼还在跟扑克牌较劲的董力生,心想这小子今天怎么不睡觉,成心跟我作对是不是?

    王娇出了屋,路过水房时,一个人正从里面走出来,白衬衫敞开,露出里面深色的跨栏背心,手里提一个白脸盆,低着头,像是不愿看路,“呼呼”甩着脸盆里的水。

    “纪北平。”

    似乎没想到她会叫自己,纪北平明显愣一下。

    王娇笑着走过来,仰起头看这个比容川还高出一些的男孩,“今天,谢谢你。”

    “……”

    “李师傅做了两碗面条,容川一碗,你一碗,已经放在屋里了,回去别忘了吃。”

    他不知道说什么,心里有些翻涌,但面上很平静,甚至冷漠。垂眸,看着她小小圆圆的鼻尖,喃喃“噢”了一声。

    “阿娇!”这时,容川端着碗从宿舍里快步走出来,脚上趿拉的胶鞋“啪嗒啪嗒”敲打着地面。

    纪北平自动闪出一条路,转身,与容川擦肩而过时,看见他碗里还剩一个鸡蛋。他听到容川对王娇笑呵呵地说:“这鸡蛋咱俩一人一半。”

    王娇:“你吃吧,我不饿。”

    “不饿也吃点,忙活了一宿,撑不到明早就得饿,不吃一半吃三分之一也行。”

    “呵呵,好。”

    纪北平推开屋门时,下意识朝他们看了一眼,王娇嘴里嚼着鸡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他只顾看她,没注意脚下的路,等反应过来时,脸盆和他都已经趴在了地上,泥土沾了一身,牙齿摔得生疼。

    ****

    六月,麦苗黄了以后,夏锄开始了。

    简单讲,夏锄就是将长在庄稼旁边抢夺养分的杂草除去,顺便将表面土地松一松,防止水分蒸发。

    相比之前的春播,夏锄劳动量并不大,就是很晒。夏初,北大荒呈现早晚凉中午热的模式。上午十点已过,温度噌噌往上窜,田地附近没有挡日头的大树,灿烂的阳光*辣洒下来,庄稼高兴,人遭殃。

    连队为大家派发了草帽,但日头太烈,帽檐起不到什么作用,几天后队里许多人的脸就脱了皮。王娇的脸也被晒伤,红扑扑的,像大师兄的屁股。容川的脸晒得很黑很黑,一双眼睛愈发明亮,两人晚上约会,王娇笑称,“你的脸若是再黑点,晚上我都看不见你了。”

    作为女孩子,王娇当然爱美,本来手冻伤后就变得很难看,如果脸再晒伤那她真就对不住原主人了。

    其实,是怕容川嫌弃。

    为了保护好小脸蛋,王娇在帽子里加了一条毛巾,毛巾沾了冰凉的井水,搭在脑袋上,像扣了一个降温层,一个小时换一次,甭提多舒服。其他女生看着她,一开始觉得辛勤,还有人嘲笑“怎么跟坐月子一样”,但尝试过之后,品到甜头,随即纷纷效仿。中午,容川开着拖拉机来送饭时,放眼望去,玉米地了干活的女生们都是这副奇怪装扮。

    “在帽子里加一条围巾,你们这是干啥呢?”容川跳下车,正好碰见来井边喝水的张小可。

    “想知道啊?”张小可故意卖关子,呵呵笑两声,回身一指不远处正猫腰刨地的王娇,“问你家阿娇去。”

    今天厨房做了乱炖,就是好几种蔬菜配上红薯粉和土豆炖在一起。菜里依旧没有肉,但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也很快乐。

    容川吃一口馒头,随口问王娇:“生日快到了,有啥打算没?”

    “想去县城,但连队不放假。”

    容川说:“我问过指导员了,6月10号放假,要不咱们去一趟?”

    王娇刚要说话,只见远处张宝良骑着一匹棕色的大马急急奔过来,因戴着草帽,看不清面容,只听大喊一声:“容川!”

    “干啥?”容川将手里剩下的一块馒头塞进嘴巴里,起身跑过去。

    “快!跟我回一趟连队。”

    “干啥?”

    “哎呀,回去就知道了!”说完,伸手将容川拉上马,两人在烈日下匆匆离去。

    整整一下午王娇干活都是心不在焉,几次差点将玉米苗铲折。晚上回到连队,发现指导员办公室和宿舍都没有容川的身影,问了几个男生,都说没看到容川。倒是纪北平像自言自语似的地说了一句:“一会儿就回来了。”

    他说这话时,也没看着王娇,所以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对她说。王娇看了纪北平一眼,转身走了。

    回到宿舍,屁股刚挨着床,李红霞就推门走了进来,瞪着那一双有些慎人的大眼睛。看见王娇,她冷冷一笑,抬手一指她鼻子,很傲气地说:“王阿娇,你出来!”

    “有事?”王娇没动,回一个更冷的眼神。

    “当然有事。”李红霞斜睨她,看起来底气十足,“别磨磨蹭蹭的,快点出来,这是命令!”

    “有什么事就在屋里说呗。”自从上次吵完架,李永玲看李红霞就更不顺眼,见她今天就是来找麻烦,忍不住坐在床上说一句。

    李红霞看李永玲也不顺眼,“跟你有啥关系?我俩说话你搭什么茬?我是排长,我想找谁说话,怎么说话,都是我的事,你管得着吗?”

    生怕两人又打起来,王娇的手按住李永玲肩膀,起身面无表情地对红霞说,“走吧,去外面说。”

    王娇跟着红霞来到后面工具库旁边的一处小房子。看上去与普通柴房没什么区别,只是门板破旧的些,上面用红色的油漆写着:打倒王xx。名字笔画写的太乱,纠缠在一起,看不清叫啥。

    李红霞推开门,“进去!”

    “我不进去。”

    “我是排长!”

    “你是连长我也不会进去。”王娇感觉这不是一个好地方。

    李红霞口气忽然软了,“阿娇,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就当我求你,好吗?咱们进屋说,方便。”

    王娇思索片刻,心想这是连队,李红霞应该不会敢对她怎样。但还是故意拖延了几秒才走进去。

    屋子里没有灯,空空荡荡只有一张瘸腿的木桌子,夕阳从屋顶漏下来,淡金色的光正好落在地上随意堆放的一些杂物上,王娇仔细看了眼,认清杂物中有几条绳子和一些脏脏的硬纸板,纸板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盖住上面那些张牙舞爪的文字。但王娇还是认出来一个“鬼”。

    身后,李红霞关上了门。屋里一下子更暗了。

    王娇回过身,看着眼神冰冷的李红霞,很警觉地说:“红霞,有事说事,把门关上干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