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北平洗好衣服走出水房时,早已过了熄灯时间。快走到宿舍时,见一个人正站在那里。只看轮廓他也知道那是谁。

    “洗好衣服了?”

    北平没说话,走过去只当没看见容川,从盆里拿出褂子,捏住两肩把水抖一抖,然后往晾衣绳上一搭。

    容川皱眉,运运气才说:“你轻点,今天连长值夜班。”

    此话果然有效,纪北平往后的动作轻柔了许多。容川看着他,想这人总归还是变了一些,若是以前,他肯定不会这般听话,依旧我行我素。“纪北平,今天的事作为班长,我确实有些极端了,不该那么难为你,但我也有苦衷,那些蜡烛头扔了确实可惜,若是刚来北大荒,还没通电时,这种错误都能记处分的。”

    北平冷笑一声,“你不用装好人,也不用吓唬我,现在记我一个处分我也没意见。从前又不是没处分过,我还怕了不成。”

    容川被他这种态度惹毛,气道:“难道你就不能说一句软话么?扔掉蜡烛头儿你还有理了,你——”

    现在,北平一听见“蜡烛”两字就想吐,冲容川烦躁地挥一挥手:“还有完没完了?李容川,你啥时变得这么磨叽?我知道你舍不得那几根蜡烛,你别脑也别气,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东西是我扔的,我陪你行吗?周末我就去县城,买十根,够了吧?”

    纪北平情绪激动了,容川反而冷静下来:“周末你去不了县城。”

    “为啥?你关我禁闭了?”

    “我关你禁闭干啥?我是班长又不是连长,哪里有权利关人禁闭。是明天咱们班要去山上挖石,指导员说要去两周,咱们班战斗力强,回来时正好能赶上秋收,啥也不耽误。”

    纪北平一脸郁闷,想自己最近是走背运呢。

    容川看着他把衣服一件一件晾上,盆里都空了,才说:“我找你还有点别的事。上次,谢谢你救了阿娇。她都跟我说了。”

    纪北平冷哼,显得不耐烦,“就这事?”

    “还有一件。”容川停顿片刻,才问:“张强家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张医生……”记得他们来北大荒前,张医生就因为在运动中受的那些罪一病不起,每日躺在床上,吃喝拉撒均需要人伺候。

    明明是医生,却治不好自己的病。那种痛,可想而知。

    “张叔叔没了。”良久的沉默后,纪北平才说,“前几天的事了,家人给强子发了电报,但不让他回去,说怕影响他在兵团劳动。你也知道,强子来北大荒不容易,若不是我爸四处寻关系,他应该去贵州农村插队。所以,强子家生怕因家庭成分不好拖累强子,毕竟兵团有工资发,顿顿吃的也比农村好。无论强子怎么求,他妈死活不让他回去。说……张叔叔已经下葬了,回来也没用,还会让邻居说闲话,传出去更不好。”

    一提起这事,北平心里就堵得慌,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了几次才燃,然后蹲在墙根默默抽起来。从小到大,因脾气各色,他朋友并不多,之前那些喽啰不过是看他爸厉害,围在身边献殷勤,只为捞一些好处罢了。真正能谈到心坎里的朋友,身边只有张强一个。

    对于容川来说,张医生不仅是故人也是恩人。所以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容川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那么好的一个人,咋说没就没了。

    是自然死亡吗?还是……

    他不敢往下想,只能一阵又一阵地叹气。“那张强现在咋样了?通知连长和指导员了吗?”

    纪北平狠狠抽一口烟,火星闪现间,可以看到他面沉似水。“还能怎样?亲爹死了,亲儿子都不能回去看,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告诉连长有啥用?他们还能为张强做主咋的?真要是出事,强子只能自己扛。”

    谁说不是呢。尽管这一年已不如前些年闹得厉害,但形势依旧紧迫压抑。前几天回上海奔丧,外婆因幼年时家庭条件好,被冠上资本家小姐的帽子,火化和安葬时,母亲和舅舅们都没敢大声痛哭,生怕旁人说出闲话。

    母亲很委屈,说当年抗/美/援/朝时,外婆的父亲不惜倾家荡产为前线战士捐款捐药,怎么到头来,竟扣上祸国殃民的帽子?他们祸害谁了?当年政/府颁发的义士勋章还完好无损地放在箱子里,难道还那是我家偷来的不成?

    “妈,现在只是情况特殊,苦难终会度过去。”容川怕母亲气极伤了身子,蹲在一旁低声劝道。

    母亲用手帕抹把泪,哽咽:“是,苦难终会过去,可都这么多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还有你,当年灯窗用心,苦志勤学,难道就为了去边疆做一个种地的农民?容川,妈心里的苦不单为了外婆,还有你跟容慧啊。你们还这样年轻,未来的路还有那么长,难道一辈子就这样虚度了?”

    “妈,我们没有虚度光阴。在北大荒每一天,我都过得很有意义,只是您看不到。”容川拿过手帕,为母亲轻轻拭泪,“还有一个多月秋收,我真应该带您去那里看看,看我们连队在春天时种下的麦苗,如今已长成一望无际的麦田,它们可美了,金黄的一片,麦粒熟了就能吃,如果我虚度了光阴,哪里有这些收获嘞。说不定您在家里吃的白面,就是用我的双手种出来的。我们不单种小麦,还种了玉米黄豆和花生,那些都是收获。还有容慧,除了平日去纺织厂工作,回家后,也自己补习文化课。所以,您根本不用担心我们的未来。”

    “是啊,妈,无论未来怎样,咱们一家人只要好好在一起就是了。”容慧也劝道。

    安慰好母亲,容川却陷入沉思,那一夜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自己的未来,想家人的未来。虽然对母亲说自己没有虚度光阴,但种地毕竟不是自己所期望要过的那种生活。他还是想当飞行员,想去广阔的蓝天上去看一看。

    再联想到张强,虽然两人不熟,但毕竟长在一个大院。记得小时候,张强说过要与他父亲一样,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尽管过去很多年,但容川仍记得张强说出那番话志气冲云霄的样子。

    他那么崇拜自己的父亲,以他为荣,以他为傲,而这盏明灯却突然在张强最需要指引方向的时候熄灭,那种痛,那种苦,外人如何能知。

    张强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大的17岁,小的14岁,比容慧还小。对于一个失去顶梁柱的家庭,容川深切体会过那种艰辛于无奈。他嘴巴笨,不知怎么去安慰张强,只能对纪北平说:“如果以后强子有什么困难,你就告诉我,能帮的我绝对帮,不会含糊。”

    北平把烟头一扔,起身看着他,冷笑道:“算了吧,几个蜡烛头还不够你忙活的,哪里还有时间照顾张强?”

    “不管你信不信,我这颗心是火热的,是发自肺腑的!”北平想走,容川伸手拦住他:“纪北平,无论之前我俩相处的如何,但在张强这件事上,我与你的立场是一样的。张医生死了,我的心情同样沉重,这么艰难的时刻,我们应该一起帮助强子,不是吗?”

    “是个屁!少跟我这儿唧唧歪哇的。强子是我兄弟,跟你没关系!有这功夫,不如去管好董力生的嘴,告诉你,若不是今天劳动割伤了手指,我绝对打死丫的!今天,我把狠话撂这儿,如果再让我听到他侮辱张医生,侮辱强子,就是连长拿枪对着我脑袋,我也绝对一拳揍死他!”打掉容川的手,北平推门回了宿舍。

    其实他毫无困意,胸口上压的块大石头,随着夜色渐浓,仿佛也越来越沉。

    下铺,容川也睡不着,脑子乱乱的。望着窗外沉沉的黑夜,想起张医生那慈祥的脸庞,眼中一阵刺痛。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注定是一个无法入眠的长夜。

    女生宿舍。

    “阿娇,你睡了吗?”

    王娇将手电熄灭,从军用毛毯里探出头,看着被月光染亮一侧脸颊的李永玲,“没呢,啥事?去厕所?”

    “不是。”李永玲笑笑,刚说一句:“我……”只听对面那条通铺上,班长张小可质问一声:“谁说话呢?不知道熄灯了?想罚工资还是想罚去扫厕所?”

    王娇和李永玲忙把脑袋塞回毛毯。

    过了一会儿,听见对面想起微微的鼾声,两人才有把脑袋伸出来。这个屋里,只有张小可睡觉打呼噜。

    生怕影响其他人睡觉,王娇示意李永玲跟自己躺在一个枕头上。两人侧身,面对面躺好,傻乎乎地嘿嘿偷笑两声,李永玲才低声说:“阿娇,你觉得纪北平那人咋样?”

    王娇微怔,“问他干啥?”

    “哎呀,你说说嘛,对这个人的看法。”

    “没啥看法。”王娇撇撇嘴,不大愿意评论,脑海里又想起刚才他在垃圾桶前大发脾气的样子,说急眼就急眼,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丁点委屈受不得。

    “可我觉得他那人挺好。”

    “哪里好?”王娇凑近一些。

    李永玲沉默一瞬才道:“以前,听其他知青说起他,以为这人是多么嚣张跋扈不通情理,可住在一个连队才发现,他那人很有爱心。先不说上次他在树林子里救了你,前几天春生的脚被马蜂蛰伤这事你知道吧?当时挺严重的,肿起一个大包,纪北平看见了,二话不说背起春生就往拖拉机那儿跑,那样子……”

    “那样子咋样?”

    李永玲莞尔一笑,“那样子特别潇洒,特别带劲!”

    噢?王娇笑了,她什么都听明白了。“永玲,你喜欢……他?”

    “嗯。”话音未落,永玲忙用双手捂住脸。王娇把她的手掰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喜欢不是可耻的事,大胆一些,李永玲同志。”

    “可我觉得自己思想肮脏,怎么能喜欢上一个男知青?我应该为革/命奉献青春,在劳动中挥洒汗水。我应该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到学习农业知识上,为祖国做贡献!怎么,怎么能够放在他那里……”永玲很苦恼,开始痛苦地自责。“有恶魔住进我的心里,一定是的!”

    王娇拼命忍住笑,清咳两声才一本正经地对李永玲训导道:“不是恶魔的错,你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二十岁的年纪喜欢上一个男人很正常。况且,正如你所说,这个男人外冷内热,你看到了他独特的闪光点,知道那是什么吗?那就是爱情。”

    “哎呀妈!”李永玲再次用手捂住脸。

    爱情,杀了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