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徐媛回到厨房后,客厅里安静了一瞬,容川轻咳一声,脸上洋溢着惊喜和友好的笑容对北平说:“谢谢啊,北平,有什么好吃的还想着我。那个……”顿一下,又落落大方地笑:“如果明后天有时间,我会带着阿娇去看纪叔叔和沈阿姨。”

    北平有些不自然地笑笑,一低头,目光落在王娇与容川十指紧扣的左右手上。

    容慧不满地撅起小嘴巴,“哥,你怎么不把他轰走?”这不对呀,两人见面一向是电光火石,什么时候变成阳春白雪了?

    容川严肃地看了妹妹一眼,不高兴地说:“容慧,你也是念过书的人,说话怎能这样没大没小呢?难道在学校里你与同学老师也是这样不友好?告诉你,北平不但是你的哥哥,也是咱家的客人,你不说拿点干果水果过来,还站在这里说一些不礼貌的话,太过分了。”

    “哥——”容慧不服,从小到大,哥哥对她一直宠爱有加,还是第一次说这么重的话。若是为别人也就算了,偏偏还是这个纪北平。难道他忘了,这个纪北平曾经怎样胡搅蛮缠不停找他麻烦的吗?

    容慧还是小孩子,说话可以口无遮拦,但纪北平已经是二十岁的青年了。对于刁难,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无法回击,只得选择忍。

    见他像受气包一样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王娇忽然觉得他有点可怜。也更加觉得容慧做的不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她忙对容慧说:“小慧,咱们去厨房帮阿姨做点什么吧。”其实,她理解容慧的愤怒,作为妹妹,看见哥哥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心里哪能好受。可今天是除夕,就算生气也不能选择今天,不然一年都过得晦气。

    还有,就像容川所说,纪北平是客人,是来送礼的,伸手还不打笑脸人。何况,纪北平那么爱面子,肯主动放低姿态登门,已经非常难得了。如今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当事人都不在乎,旁人还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干什么?

    王娇拉着容慧进了厨房。徐媛正低头切白菜。回头见她俩走进来心里也明白七八分。感激地看了王娇一眼。这几天的朝夕相处,她觉出王娇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待人接物亲切有礼貌,思想有一种同龄女孩没有的成熟,似乎是见过世面的,这样活泼但又不失稳重的性格,想必在兵团里也会有许多人喜欢。

    徐媛庆幸儿子找了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好女孩。只是知青返乡遥遥无期,现在兵团也不允许他们结婚。未来的日子,万一有变数怎么办?徐媛巴不得让他们现在就结婚。早一天结婚,她这颗不安的心也早一天踏实。

    王娇帮忙洗了几片白菜叶子,徐媛就走过来说:“阿娇,厨房太小三个人忙不开,你去外面帮忙招呼一下。容川是男生,心思肯定没有你细。你去看看,若是北平想吃什么,你就给他拿,北平那孩子也好面儿,好不容易来一次咱家,别让人家挑出理。”

    “哎。”王娇答应着,洗了手在抹布擦两下,挑开帘子出了厨房。回到客厅里时,果然看到两个男人尴尬地坐在那里,一个低着头看地,一个不停挠头思索话题。王娇噗嗤一笑,走到桌旁拿起一串糖葫芦递给纪北平。

    北平愣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向王娇,眼珠还是那么漆黑明亮。容川像刚反应过来似的对纪北平说:“从连队回来时我买了好多木耳和猴头菇,还有榛子!我去装点,一会儿你带回去给叔叔和阿姨尝尝。”

    “不用了。”北平说。

    “别介,你一定拿回去。”

    容川赶紧起身回了屋,开始一通忙活。北平这时才接过王娇手里的糖葫芦咬上一口最上面的焦糖。

    “甜吧?”王娇笑呵呵地,脸颊被夕阳映得光润明亮。“这串糖最多,本来是我留给自己吃的。”

    “那你干嘛给我?”

    “你是客人啊。”她用开玩笑的口吻,屋子里热,北平解开军大衣扣子,露出里面深蓝色的马海毛毛衣,王娇看见了,捂嘴笑一下,莫名觉得这颜色与纪北平气质很搭,让他看起来格外忧郁乖顺。“这毛衣不错,是织的还是买的?”

    “买的。”

    “在哪儿啊?”

    “王府井百货大楼。”

    王娇感叹:“很贵吧?”

    北平笑笑,带着点孩子气地口吻说:“我也不知道,是舅妈送我的,马海毛的毛线,北京服装二厂出的。”顿一下,脸上莫名染上一层红晕,问王娇:“好看吗?”

    王娇笑道:“很好看。”

    又坐了一会儿,见天色渐晚,北平起身告辞,容川送他出来。外面起风了,他紧紧围巾,然后带着歉意说:“北平,容慧年纪小,不懂事,平日里都让我们惯坏了,如果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千万别介意。”

    “我知道,我没往心里去。”北平看着远处只剩一丝微光的夕阳,手里提着东北特产和那半根没吃完的糖葫芦。

    容川手里拿着两根刚才在屋子里卷好的香烟,递给北平一支,然后划亮火柴点燃。夕阳一落,街道开始热闹起来,耳边都是鞭炮清脆的响声,偶尔还能看到一束漂亮的烟火。两人默默抽了一会烟,容川忽然说:“北平,谢谢你。”

    北平微怔,不明所以地看着容川。容川笑道:“谢谢你给我家送带鱼。”北平扯扯嘴角,嘟囔一句:“话唠。”

    容川目光里闪出一丝属于朋友间才有的感动,“今天纪叔叔不在家,伯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如就在我家我吃饭吧。”

    北平用力吸一口烟,“得了吧,容慧还不得杀了我。”其实北平是羡慕的容川的,羡慕他有一个霸道又蛮横地妹妹。

    “你看,你还是生气了。”

    “我没生气。”

    容川说:“既然没生气,那就跟着我回去吃饭。我妈今天做了红烧鲤鱼,你不最爱吃?”

    “不了。”抽完一颗烟,纪北平伸一个懒腰,“今天除夕,说什么我也得在家吃晚饭。”

    容川不再挽留,两人难得的相视一笑。

    北平回到家时,沈雪梅还没回来,保姆依旧在厨房里忙活,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三个菜。刚出锅,还冒着热气。

    客厅里暖融融的,但透着一股冷清与寂静。

    脱掉军大衣回到自己屋,北平把剩下的那半根糖葫芦□□花盆的泥土里。衬着兰花翠绿的叶子,他想欣赏一朵花似的坐在床上静静看了一会儿红彤彤的糖葫芦。直到窗外忽然腾起一朵蓝色的烟花,他才有点反应过来自己这样真傻。

    自嘲地笑笑,他起身出了屋。

    ******

    兵团规定的归队日期是农历初六,但容川回家前又特意申请延长了假期。念在他是带女朋友回去,老齐做主多批了三天假。当然,这是特例,很隐蔽,其他知青并不知道。所以当春生和宝良问容川哪天一起去买火车票时,容川支支吾吾,始终不给一个准确答复。

    最后,还是心细的宝良看出些端倪,电话里笑道:“我明白,不跟我们一起走,是怕打扰你跟阿娇独处呗。行!兄弟成全你。不过回连队你要给我洗一个星期的袜子。”

    “没问题。”容川痛快地应道。

    屋子里,王娇正蹲在地上把挑好的书一本一本整齐码放进箱子里。她不清楚1977年回复高考后具体考哪些科目,但语数外三科肯定没跑,。川是上到高二就去了北大荒,所以课本只有高一和高二两个学期,一共12本。

    那时的书并不厚,毕竟接受教育的孩子少,且集中在大城市,所以高考的竞争压力也小。基本认真学习就能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只是不知道1977年那场高考人多不多,据说是好几届毕业生集中在一起考试。王娇平时不关注那些新闻,所以无从分析前景,想着无论人数多少只努力做好自己。

    不过,翻阅容川的课本时,她发现了一个秘密。

    终于甩开所有累赘,容川放下电话笑眯眯地回了屋。今天妈妈和妹妹去了大栅栏逛街,家里只有他和阿娇两人,不过进屋时,他依旧习惯性地把房门一关,插销一别。听到别插销的声音,王娇回过头来,说:“关门干什么?屋子里又没别人。”

    容川笑而不语,意思是“你该明白啊。”

    这几天晚上,两人就像商量好似的。关灯后,王娇不锁门,过了二十几分钟,确定徐媛与容慧已经谁好,容川就会像贼一样抱着被子悄么声地钻进来。两人拥抱着坐在一张床上,有时一起看连环画,有时一起看报纸,有时什么也不做,就这么轻轻相拥,听彼此均匀地呼吸。

    亲吻当然有,但不管多么激烈,容川总能在局势失控前及时刹车。他常气喘吁吁地保证:“我说过,不到结婚,绝不会跨越雷池一步。”

    王娇翻一个白眼,心想自己的男人倒真信守承诺。可是,她想更进一步怎么办?面对容川撩完就撤的举动,王娇真的很想大吼一声,“想做就一鼓作气!不想做就别点火!撩完就走,差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