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团部门口,北平已经抽完了三根烟。今天早上,他刚爬上大卡车,又被老齐叫了下来。老齐说:“给你个福利,今天跟我一起坐吉普去。”

    北平想,这种福利谁想要啊!

    又两个月没看见王娇,北平心里此刻全是满满的思念。她胖了还是瘦了?夏天太阳这么烈,估计晒黑了不少吧。

    不过,她长得那么秀气,就算晒黑了,也还是漂亮。

    这么想着,北平情不自禁地笑了。

    正翘首以盼望着卡车将来的方向,左肩膀忽然一沉,北平下意识回头,见老齐一脸深沉地站在自己身后。果然是侦察兵出身,行动竟然无声。老齐说:“傻不拉几站在门口干啥?还有一个小时考试,不抓紧时间再看看书?”

    “不用了。”北平虽然淘气,但学习成绩一直不错。

    老齐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最好还是回去看看书,这次若考不上,就得等明年了。”

    “我一定能考上。”北平淡淡地说道。

    “这么自信?好小子!”老齐忽然觉得欣慰,北平若是走了,很多事就迎刃而解了。点起一颗烟,又问:“想好去哪儿上大学了吗?北京?”

    “嗯。”正说着,卡车开过来了。北平想跑过去,可意识到跟纠察兵似的老齐就站在身边,他又停住了脚步,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小小的激动。卡车上,知青们陆陆续续下了车,不止有七连的人。想着马上就能改变命运,大家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兴奋异常。

    “你想考哪儿?”

    “北京吧,你呢?”

    “我想去哈尔滨。”

    张小可他们几人最后才跳下车,看到老齐正在门口,大家围上去打招呼。老齐点点头,像个家长似的鼓励道:“一会儿好好考试。放平心态,今年不行,明年再战。”之前,张小可一直惦记王娇的事,想她怎么下了车就一直没回来?她想把情况反映给老齐,结果李永玲一拉她胳膊,小声警告:“别管闲事。”

    坐在车上时,大家分析了一下王娇为何没回来。

    “你们说,指导员到底找她啥事。”

    “肯定没好事。”

    “阿娇是不是犯啥错误了?”

    “据说,纪北平的妈妈好像知道了啥,一直想把阿娇调到别的连队去!”

    张小可不是头脑简单的小姑娘了,联想到刚才,再看此刻老齐淡定的神情,似乎啥都明白了。再说,指导员知道的事,连长能不清楚?纠结了一番,张小可最终选择了沉默。是啊,少管闲事。她得抓紧时间离开北大荒。

    至于阿娇……

    就当啥也不知道!

    没看到阿娇,北平很惊讶。跑到卡车后面往里探头看,里面早已空无一人。咋回事?阿娇呢?想问张小可,可周围又都是人。此刻,老齐已转身走入团部。其他人跟在后面,只有北平一个人呆呆站在门口,整个人都蒙了。

    女厕所门口,北平终于逮住了张小可。

    “小可,阿娇呢!”

    “……”

    “你看你,都啥时候了!说话吞吞吐吐的干啥?她人呢,是生病了吗?”

    张小可纠结一阵,然后点点头:“嗯。”

    “啥病啊?发烧?还是咋的?”北平总觉得自己是了解王娇的,别看她瘦小的像一只铅笔,但心里住着一个巨人。她不是轻言放弃的人,这么重要的考试,不可能因为一点疾病就不来,除非是脑震荡!

    张小可不敢看北平的眼睛,丢下一句:“反正挺严重的。”然后就走了。

    北平大脑还是懵懵的。想王娇突然不来是不是因为讨厌他?宁可晚一年考试,也不要跟他纠缠在一起。这么想着,心里忽然一阵巨大的难过。掏出一根烟,点了好几次才燃。窗外,乌云又聚拢,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一场大雨。

    要不,算了吧。

    她这么躲着我,我死皮赖脸的干什么?

    在她面前,我就是一个透明人,无论做啥,她都看不见!

    北平忽然想哭。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纪北平。”身后忽然有人唤他,声音小小的,带着一丝胆怯。

    北平不是很耐烦地望过去,然后看到了一个戴眼镜的瘦小女生。他想了想,然后想起了她的名字。李永玲。

    因为郁闷,北平的眼睛看起来阴郁深沉,如同窗外铅色的乌云。李永玲有点害怕,哆哆嗦嗦地问:“你是喜欢阿娇吗?”

    起初,北平一愣,然后差点骂娘。态度粗暴地回一句:“跟你没关系!”

    他转头看向窗外继续抽烟。

    过了一会儿,那个胆怯的声音又响起,“你是男人吗?”

    他回头,口吻一点不客气,“我说,小武汉,你是身上痒痒想挨打么?”

    李永玲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悲伤,原来,这么长时间,我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小武汉”,连名字都没有。低头沉默一瞬,她扬起头望着纪北平凌冽的双眸,口吻坚定起来:“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喜欢阿娇吗?”

    她想,如果他什么也不说,她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纪北平眯起眼睛盯着她瞧了一会儿,然后语气坚定地说:“是,我喜欢她。”

    所以,这就是命运吧?

    李永玲觉得自己应该愿赌服输。又问:“很喜欢?”

    “很喜欢。”

    “比容川呢?”

    “只多不少。”他言简意赅,却又蕴含无限力量。是啊,他很喜欢很喜欢她,可惜,一直没机会付出。

    李永玲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最快速度说道:“今天早上,阿娇本来是要和我们一起来考试,可出发前,指导员忽然把她叫走了,然后……”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北平已经扔掉烟飞速跑下了楼。

    他要去找她!

    什么考试,什么未来,什么北京,统统不重要!

    他说过,她去哪儿,他去哪儿。她若一辈子留在这里,他相陪。

    团部外,北平幸运搭上了一辆给各连队送黄豆的卡车。然后一路就是催促司机快点开。司机郁闷,“再快就飞起来啦!”北平心急如焚,恨不得一眨眼就能看见她!终于到了七连,急匆匆跑进团部,指导员办公室没人。今天连队放假,宿舍都热热闹闹的。北平推开王娇宿舍的门时,一群女生正围在炕上嘻嘻哈哈打扑克。

    见北平冲进来,女生们吓了一跳。“你,你怎么不敲门啊!”

    北平顾不得那么多,直接问:“阿娇呢!”

    大家面面相觑,短暂停了几秒才有一个人说:“出去了。”

    “去哪儿了?”

    “不清楚。”

    北平急的直挠头,忽然一个女生像是想起了什么,说:“咦,刚才看见阿娇好像往采石的地方去了,好像是去找董力生,说去拿一件东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

    下雨了。

    王娇站在山脚下一栋临时搭的木屋外,“董力生。”

    今天连队放假,这里的知青似乎都下山了。四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雨声和闷闷的雷声。

    屋里没人搭腔,她又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董力生从屋子里跑出来,不知是刚起床还是怎么的,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跨栏背心。他生的很壮,那肉白花花。王娇自小对这种体型的男生没好感,总觉他们天生就喜欢惹是生非。

    说白了,不像好人。

    就算从开放的现代来,王娇依然认为董力生穿成这样跑出来,很不礼貌。真是越看越令人生厌。王娇目光冷冷地说:“我来拿容川的日记。”

    董力生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咋这么早就来了?没去兵团考试?”

    王娇没解释,只说:“把日记本给我吧。”

    董力生倚着门框看她,目光透着一股肆无忌惮,“着啥急,进屋坐会儿,我给你沏一壶新茶。”

    他说话的强调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如果不是为了拿到日记,她一定转身就走。但此刻,她不想把关系闹僵。脸色稍作缓和,但语气是改不掉的冰冷,说:“你看,东南边的天上来了,估计一会儿会下大雨,你快把日记给我,我好回连队。”

    董力生脸上还是那种带着点奸猾的笑容。赖不唧唧地说:“阿娇,我要是把容川的日记本给你,那你能给我啥?”

    王娇一愣,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董力生呵呵呵呵地笑。像是喝多的酒鬼,眼中已是明显的不怀好意。

    王娇心中忽然晃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被骗了!也许是害怕,或者是太过气愤,她大声嚷道:“董力生,容川到底有没有在这里留下日记本?如果有,就给我,如果没有,我不怪你骗我,就当是玩笑。”

    董力生还是那副嘴脸,“你瞧你,急啥呢!日记本当然有,我骗你干啥?”

    “在哪儿。”

    董力生侧身让开一条路,指指屋子里,“在里面,想要就自己来拿。”

    王娇静静思索片刻,最后决定,不进去。“算了,你们男生的屋子我进去恐怕不好。既然你不愿意给我,那以后我让别人过来拿吧。”说完,王娇转身就走,心里那种被骗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脚步不禁加快了。

    可是,她哪里跑得过董力生。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面部也狰狞了。王娇只觉面前站了一头饿狼。

    不!用狼形容简直是抬举他!

    董力生说:“阿娇,你到底爱不爱容川?如果爱,你为什么不进去?难道你真和纪北平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