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玻璃裙 > 第24章 chapter023
    周二下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临近高考,教室里面零零散散的堆了些人,大多数学生都出去活动,甄珍埋头在卷子里做题,同桌林彤拽了拽她的袖子,指着一道题问她会不会。

    一道物理电路题,正是自己刚刚温习过的,甄珍刚要讲解,突然林彤又拽了拽她。

    甄珍抬头,是六班的李蓬飞,俩人在一个补课班补习。

    李蓬飞有些不好意思,甄珍也有些纳闷得看着他,他们在补课班虽然挨着,但交流的机会不过两三句,也止于问一些不会的问题上,现在六班的李蓬飞站在自己班里,站在自己的课桌前,甄珍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他的来意。

    李蓬飞把背着的手伸到甄珍面前,小小的一个信封,用一张心形的贴纸封口,李蓬飞低下头,郑重得说“请你收下!”

    甄珍觉得好笑,对面这个男生的举动实在是幼稚的可笑,甄珍慢慢靠着椅背,挑衅得勾勾嘴角。

    “李蓬飞同学,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李蓬飞像受到什么巨大的打击,抬起头看她,满眼的惊恐和不可思议,甄珍一瞬间像真的觉得自己说了什么错话似的,李蓬飞的表现把自己衬托的仿佛是耍人情感的女刽子手,这感觉让甄珍很不舒服,心里也更加不痛快,觉得李蓬飞是故意装着这般单纯委屈。

    “用我再说一遍吗?”甄珍挑挑眉,李蓬飞还是傻愣愣的看着她,仿佛她的态度、她口中说出的话与自己预期的差距太大,大到让自己莫名真空,而这种突兀的对比已经将甄珍的不耐烦推到极限,甄珍一把夺过李蓬飞手中的信“情书?你喜欢我。”

    李蓬飞居然有了反应,迅速得点头。

    门口堆了好多六班的学生,都是看热闹的,探头探脑的窃笑,甄珍越过李蓬飞的肩头看见这一帮喽啰,更觉得可耻恶心厌恶,她慢慢得举起信,一点点,一点点地,撕开。

    “不要!”李蓬飞伸手一把夺过去“甄珍,你是喜欢我的!”

    甄珍脑子里翁得一声炸开,最后一丝困惑和怜悯都崩塌,瞬间化成怒火,甄珍忍着忍着,但还是咬牙切齿得从牙缝间挤出“你怎么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我怎么会喜欢你。”

    周围有人噗呲一声笑了,林彤也憋着,手在桌子下面拽拽甄珍校服衣角,这倒不是劝她别说了,反倒是同学们觉得欺负这个小四眼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甄珍助长了士气,更是肆无忌惮的得嘲讽。

    “小四眼,你学习好,但是这性格嘛……不多不少,缺点男子汉气概,像个……娘娘腔?”甄珍说完自己都哈哈哈得笑起来,趴在桌子上,六班围着门口看热闹的同学看自己班的臭老九被人数落,不但没有同情,反倒觉得意料之中的大快人心。

    李蓬飞扁着嘴,闷闷得说“你是喜欢我的,在补课班只有你跟我说话,问我题。”

    这下变成甄珍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突然止了笑声,然后又在停顿了五秒后,更加变本加厉得放声大笑,这笑声刺激到了李蓬飞最后一丝自尊,甄珍还没完,她没想到这个书呆子还有这般古板的脑筋,说句话就是喜欢你了?这种执着在甄珍眼里就是无理取闹,就是真正的思维绑架,她缓缓站起身,胳膊支在桌子上脸凑近李蓬飞,李蓬飞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但仍然耿着脖子看她。

    “蓬飞,高考自愿准备报哪?”

    “报北师大,怎么了?”

    “别报北京了,报西安吧,西安大学全国第二多。”

    “为什么?”

    “因为那有你亲戚啊,兵马俑,你不觉得自己古板的就跟坨泥巴似的吗?还是坨又干又硬的臭泥巴!”

    “甄珍,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甄珍慢慢直起身,侧头冷眼看着他,抱着臂,周身拒之门外厌恶他的气息显而易见,她动了动嘴唇,只说了个“滚!”字

    李蓬飞厚厚眼镜下面的眼眶已经红的如兔子一般,他一点一点像坏掉的机器一样机械得摇头,退出了教室,拼命跑上楼。

    门口看热闹的同学一哄而散,林彤也终于可以放开怀的拍着桌子大笑“甄珍,你说这叫什么事啊,他是不是学多了受刺激了?”

    甄珍撇撇嘴“谁知道,恶心死了!”

    体育课过后是语文课,上课铃响,陈实跟人打篮球打得不亦乐乎,最后一个进屋,他回头朝甄珍挑眉笑一笑,汗津津的脸颊,头帘被打湿,甄珍也看着他勾起嘴角,正在这时教导主任推门进来,一眼就锁定了甄珍。

    “你跟我出来。”

    甄珍慢慢跟着教导主任走在走廊里,感应灯随着脚步声一个接一个的亮起,前面的教导主任突然停住脚步,甄珍一直默默低头跟着,差点撞上他的背。

    教导主任沉默着缓缓转头,一半脸还埋在无光的阴暗里,他看着一脸懵懂的甄珍“李蓬飞,跳楼了。”

    ***

    季橙刚下班就接到电话,在甄珍打给她的电话里知道了一些情况,她着急来准备打车,谁知陈启已经等在公司门前,看着神色慌张的季橙,他二话没说猛踩着油门到了学校。

    陈启送季橙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20:00,整个教学楼灯火通明,每个教室都在上着晚自习,甄珍坐在教导处的椅子里,沉默低着头不发一言。

    季橙一把推开教导处的门,看见甄珍,她一步一步踩着稳重的步伐走向她,甄珍不动声色得抬头一直注视着季橙,但眼睛里都是求救的信号,带着看到希望般的光,一闪一闪的。

    季橙拍拍她的肩膀,转头看着教导主任“人现在怎么样?”

    教导主任不说话,看了看窗外,警察正在拉警戒线,他叹了口气“他的父母正在来的路上。”

    甄珍一下子崩溃,抽搐着流泪,把脸埋在手里,肩头无助的颤抖,季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后面传来敲门声,甄珍的班主任进了屋。

    寂静的屋子里只有甄珍哭泣的声音,这个一向要强的姑娘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肆无忌惮的的大哭一定是到了她最崩溃的境界,季橙听着背后哭泣不止的声音,目不转睛得看着班主任。

    班主任倒是没假惺惺得问长问短,但是更可怕的,她立即开门见山的要撇清关系,班主任周老师瞥了一眼甄珍“成天招猫逗狗的!”

    甄珍歇斯底里“我没有!”

    班主任冷笑,坐在教导处的椅子里,翘着二郎腿“教导主任,我跟你说,我可没教育出这样的学生,她自己不自爱,天天就知道谈恋爱。”周老师又转眼瞥了季橙一眼“家长也不教育,撒手不管,搞得现在这个学生没有基本的道德约束,可怨不得我。”

    陈启站在季橙后面,看着她的后脑勺,他以为她会动怒,谁知季橙只是慢慢转头看着班主任,深深低下头“对不起,是我疏于管教,都是我的错。”

    “姐!”甄珍一下子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姐!那个人就是个变态!是他来我们班给我递情书的,也是他自己要寻死的!”

    季橙深吸一口气,闭了下眼,之后淡定得看着甄珍“没错,我们首先要承认自己的错误,再说别人的不是,放心,这个社会有心魔的人太多。”她又缓缓转头看着教导主任“这也算是一种,碰瓷儿吧,或者我说得更明确些,道德绑架?”

    如此三观不正的一家人,教导主任实在无话可说,只能摇了摇头“同学反映,甄珍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导致李蓬飞同学的轻生。”教导主任看着甄珍“六班的同学说,你说过撒泡尿照照自己样子这种污秽的话,对吗?”

    甄珍一下子崩溃,张口说话不考虑后果的年纪,这样的话多少同学说过,但是偏偏她甄珍摊上一个死心眼子,又摊上一群见风使舵的同学,她的确说过,她不得不认。

    甄珍点头,一切罪责仿佛都理所当然扣在她头上,原本就应该是她的,之后躲也躲不开,再说也没有理。

    教导主任叹了口气“李蓬飞同学学习成绩一向很好,还争取到了提前录取的名额,他——”

    话没说完,季橙就无理的打断“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

    教导主任看着甄珍,低头问她“你有别的高中的资源吗?”

    甄珍傻愣愣得看着他,机械得回答“有……”

    季橙一把拉开教导主任“你现在的意思是要开除甄珍?”

    甄珍嗖得瞪大双眼,她刚刚没明白教导主任的意图,原来是要让她转学。

    “甄珍哪也不去!教导主任,现在虽然说这种话很不合时宜,但是我必须得说,是李蓬飞同学来八班给甄珍递情书,我知道,对于一个一贯内向的孩子第一次告白被拒绝很受挫,但是他自己也有问题,怎么会想不开跳楼。”

    甄珍的眼泪簌簌落下,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欲言又止的教导主任,他看着强势的季橙“必须全校通报批评,甄珍在周一早操的时候要在广播里道歉。”

    “不可以!”季橙和甄珍同时大声喊出了,季橙按着甄珍肩头轻轻拍了拍“谁都有自尊,你有没有想过全校通报批评对一个学生来说意味着多么大的自尊心打击!”

    没有比这更难堪的事情了,没有,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甄珍腾得站起来“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她歇斯底里,毫不低头认罪,但是她自觉罪不至此,一旦妥协就坐实了自己的罪责,她绝不妥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