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玻璃裙 > 第28章 chapter027
    季橙先换好衣服站在私教室里,卢金笑着看看她“我给你留了柜子,下回不用到这么早,衣服我让管理部给你洗好烘干,下次你直接来就行。”

    正说着乔振泽也进来,只稍稍看了季橙一眼,对卢金笑笑“上次都没来得及问课程是几点。”

    卢金突然表现得有些不好意思“周二、周四和周六晚上七点半到八点随时来。”

    陆陆续续又上了几个学员,课程掐着表八点开始,今天是器械训练,每人分配哑铃,卢金喊着节拍做着动作。

    季橙老老实实得跟着,其他几个中年妇女有些吃力,不一会儿就嚷嚷着抬不起胳膊。

    “休息一会儿。”

    一听说休息几个妇女摊坐在地上,季橙慢慢坐到卢金边上“你这课程太吃力了,天天这么着也吃不消啊。”

    卢金不以为然得笑笑“习惯就好了,我天天这样,不觉得有多难。”

    乔振泽也慢慢坐到卢金边上“教练,这样练也太增肌了,美女们都想塑形吧,千万别练成肌肉女。”

    卢金递给他一瓶冰镇矿泉水“后面拉筋训练就好了,不会看着太大的肌肉块,塑形的第一步就是增肌。”

    季橙看着卢金递给乔振泽的矿泉水,嘟着嘴“我也要冰镇的。”

    卢金捅了她脑门一下“首先,你得成为高级vip会员,然后,你才有冰镇矿泉水。”

    季橙撒娇得靠在她肩上“偏心眼啊,我都不能开后门嘛。”

    乔振泽微笑着拧开矿泉水递到季橙面前,季橙刚才也就是打趣得说说,没想到乔振泽真当回事,看着面前的水,季橙推了一把“没事,我自己带了。”

    卢金也有些讪讪的,打着圆场“我家橙子皮实。”

    乔振泽默默喝着,眼角却瞟着互相推搡得俩人,他拧上瓶盖,慢慢发话“你们是好朋友?”

    季橙一把搂住卢金“我室友,卢金,不巧,这位是我上司,乔振泽。”

    卢金知道乔振泽的身份,也知道季橙在新公司扮演什么角色,她装着不认识,伸出手,乔振泽赶紧握了握“季橙有没有说我坏话?”

    卢金赶忙摆手“没有没有,她承蒙老总照顾。”

    季橙白她一眼,这也叫向着自家人说话啊,毫无技术含量的客套。

    乔振泽又问“他男朋友有家暴?”

    卢金歪头一脸懵懂“她……没有男朋友啊。”

    季橙脸烧得通红,乔振泽含着笑点点头“我就问问,猜的。”

    ***

    陈启到达导航的目的地后,抬眼看了一眼店铺招牌。

    管氏翅吧。

    虽然这店跟尹珊的气质格格不入,但美女也有接地气的时候,陈启进去后看到一桌子的人总算明白,这是尹珊公司的聚餐。

    几个男摄影师拉着他入座“等你很久了,我们能叫你姐夫吗?”

    陈启一下子回头看他们,几个人也是害羞得低着头等答复,再看尹珊,也是一脸羞涩。

    陈启点点头,入座。

    开在灵境胡同的这间串吧生意很好,陈启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喝了有一阵子,店铺里高朋满座,觥筹交错间尹珊望着陈启的目光,低声问“你……会不会不高兴?”

    陈启摇摇头“怎么会。”

    尹珊顿时眉开眼笑,给他盛了碗疙瘩汤“你尝尝,这家做的很好吃。”

    陈启好笑得看着她“你倒是很快就接地气。”

    尹珊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凑到他耳边“他们都嚷嚷着要带另一半来,我没办法,你将就一下。”

    陈启默默看着她,笑了下“这不算将就,反倒是我占了你便宜。”

    陈启招呼大家吃串,尹珊看着他,会心笑了。

    尹珊开的这家纪录片式的摄影公司规模很小,两名摄像师兼摄影师,一名化妆小工,两名服装道具师,一名现场监控,算上尹珊在内一共七个人,大家聚餐都选比较小但口碑不错的店,员工都很年轻,加上24格电影录像也算新兴行业,整个公司气氛都趋于年轻化,大家都不拘谨,饭桌上一口一个姐夫热络得叫着陈启,陈启被灌了好多酒,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是带家属来的,一大桌子人很快就喝高了,尹珊一直没喝,看着陈启,默默吃着鸡翅。

    陈启有些招架不住了,手在桌子底下使劲握了握尹珊的,尹珊会意,赶忙打圆场说今天就到这吧,她搀着陈启出来,放到副驾驶,自己坐在驾驶位系好安全带。

    “你住在哪?”

    陈启不说话,他的那个家除了林洋经常去,只有季橙一个人去过,不沾染人气的建筑让他觉得踏实,尹珊似乎是特别喜欢铃兰香味道的香水,陈启嗅了嗅,他不愿意这种味道熏跑自己家里的气息,不是嫌弃尹珊,只是人若是认了一种味道,汗与血液交融就很快会适应,默认一个人和默许一个味道,是两码事。

    他摇摇头“去林洋家吧,西土城。”

    尹珊也没说话,开了导航,发动车子走了。

    晃晃悠悠的陈启就睡着了,车子停好后尹珊开了车里的灯,低头看着他的睡颜。

    这么近,万水千山,期盼那么久,才知道原来还是他最好。

    尹珊悄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鼻梁,他厚实的唇,最终停在他的喉结上,尹珊莫名吸了口气,脸也有些绯红。

    明明没喝酒啊。

    陈启倒是有了动作,微微动了下头,尹珊赶忙缩手,摇晃了下他的肩“陈启,到了,我已经让林洋下来接你了。”

    “季橙,给我那瓶水。”

    尹珊愣住,怪自己听错,但是不死心,她解了安全带,倾身慢慢靠进他的怀里。

    “季橙……是谁?”尹珊小心翼翼得问。

    这个举动让陈启瞬间睁开眼,不是季橙,不是她该有的举动,他一把推开尹珊,毫无防备的尹珊一下子撞到方向盘上,满眼写着委屈。

    陈启无奈得扶额,缓了缓“对不起,我刚刚断片儿了。”

    尹珊吸了口气,不死心,还是不死心,她慢慢逼近陈启“你以为怀里的是谁?”

    陈启还保持着扶额得姿势,抬头看她“尹珊,你太敏感。”

    尹珊步步逼近,眼里写满倔强“那你,吻我。”

    空气里有酒精的味道,有车内空调吹出的淡淡氟利昂味,有白天日晒过后真皮座椅的味道,还有尹珊身上似有似无的铃兰香味。

    尹珊的脸近在咫尺,披散的头发搭在肩上,大学时候那个天天扎着高高马尾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姑娘跟眼前的她重叠,那时候只有阳光的味道,有午后自习室内印刷书的香气,有每日早晨照例去给她买现磨豆浆的味道。

    默默的,陈启又想到季橙,没来由的,那个人的影子横冲直撞的插/进自己片刻的回忆里,带着一脸不屑,带着趾高气昂的挑衅姿态,微笑着看他,仿佛在说“亲啊,你有胆就亲啊。”

    陈启皱了下眉,仿佛幻想里的季橙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乔振泽手慢慢搭在季橙腰上,让人看了刺眼。

    现实中,这辆狭小的车里,自己的腿上也渐渐抚摸上一只手,摩擦着西装裤料,带着燥热的温度,尹珊还看着她,但是眼睛里极尽失望,已经等得忍无可忍。

    陈启低下头,狠狠吻上她的唇,心里潜意识的竟是吻的别人。

    林洋带着垃圾袋下楼,刚把垃圾放进垃圾桶里,一回身,吓了一跳。

    车里那两位,是干嘛呢!多么少儿不宜,而且还是在自己车里!

    他走过去准备敲敲车窗,突然又觉得这画面真是美啊~金童玉女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他慢慢掏出手机,咔擦,拍了张照片。

    陈启慢慢离开尹珊的唇,尹珊还勾着他的脖子微微喘着气,陈启倒是气定神闲,低着头“我上楼了,你把车开走吧,明天早晨我去找你。”说着他就开车门走下车。

    “陈启!”

    他回头,看着容光焕发的尹珊“嗯,听着呢。”

    “你今天,不是醉了。”

    陈启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他点点头“不是醉了,刚刚我很清醒。”

    尹珊突然就眉开眼笑了,一场纠缠,终于见了光,而那人的一句话,就盖棺定论。

    “好,你早点休息,我走了。”尹珊关了车内的灯,系好安全带,掉头飞快的开车走了。

    陈启站在路灯下默默看着车尾灯消失在小区大门后的拐弯处,林洋过来一把搂过他的肩“哎呀呀,好多年吃不到的肉哇,就这么轻易到嘴了啊,哎呀呀,感慨啊!”

    本以为陈启会跟他打哈哈,结果陈启只是一直默默看着空荡荡的街道,不说话。

    林洋不罢休,皱着眉嗔怪道“怎么,心心念念的,吃到嘴你还嫌腻不成?”

    陈启转头看他,也皱着眉“给你吃,看你嫌不嫌肥。”

    “我,我有老婆的!我老婆听说你喝多了还给你熬醒酒汤呢!你有没有点良心,居然背着我老婆逼我出轨。”

    陈启哈哈大笑,捶了下林洋的胸口“是得喝口汤解解腻。”

    陈启朝楼道门走去,林洋屁颠屁颠得跟在后面“陈启,你看咱尹大美女多年后终于知道你的好,你现在是不感动的就差哭了,巴不得明天就给她娶回你那个破房子里去,三天三夜不出门。”

    陈启回头瞪他“有句歌词挺应景的。”

    林洋哈巴狗似的凑过去“哪句?”

    “啊——”陈启拉着长音“多么痛的领悟——”

    陈启留下石化了的林洋,自顾自的进了楼道。

    林洋被雷的半天没动地方,等见陈启消失在门后才恢复神色,无奈得撇嘴笑笑“匹诺曹撒谎鼻子会变长的,陈启,你真孙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