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玻璃裙 > 第29章 chapter028
    飞机起落的瞬间,季橙仿佛看到了一片白鸽飞起又落下,她突然就想到陈启家卧室白花花的墙,还有那晚的睡衣,床头的暖灯,以及身边触手可及的那瓶矿泉水。

    自从认识陈启后,生活突然细节化,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每个细节总是浮现在眼前,带着那个人的气息,他身上的烟草味,以及骄阳似火的盛夏本不该有的悸动。

    吕芳菲坐在她边上,也看着机舱外飞快倒退的跑道,重重的一下颠簸过后,吕芳菲笑着说“到了,西安我还是第一次来。”

    季橙回头看她,自己之前出差是来过两次西安的,但她只是点点头“我也是第一次来。”

    这座古城发展迅速,每次来都有不一样的高楼建起,2013年的时候季橙第一次出差就在西安,那时候夜晚她站在酒店27层的客房里,看着无数正在建设中的高楼上面亮起的红灯将这座城市飘满尘埃的天空照的通红一片,黑夜似白昼,吞噬人梦想的混凝土怪物在步步逼近,季橙还记得当时职场菜鸟的自己默默发誓,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出人头地。

    第三次到这座城市给季橙的感觉是,出租车还是这么不好打。

    在机场的时候乔振泽和欧阳慧带着大家的行李走了,原因是吕芳菲嚷嚷着要逛回民街,牛凯和姜尚恒倒没意见,季橙看bd都扎堆行动,自己也不能落单。

    在回民街吃了烤串,晚饭一人一碗臊子面配冰峰,现在站在街上怎么也打不到出租车,季橙看了看手机,晚上八点,正是高峰时段。

    牛凯专心在街边一个小摊上,季橙站在他边上侧头看看他,牛凯正在挑星月菩提,摊位上的女人串着珠子,牛凯朝她摆摆手“你过来看看,这两个哪个看着比较整。”

    季橙没过去,只是淡淡得说“我不懂这些。”

    女人倒是伸头看了一眼,指着其中一个“这个多好啊!”

    牛凯手指捏起这颗菩提子,借着摊位上的灯光仔细瞧着“季橙,你知道这星月菩提最漂亮的怎么选吗?”

    季橙看着他,没说话。

    “繁星托月,成众星捧月状,最是难得,多是正圆珠子,算盘珠,这跟做人一样,众星捧月的最耀眼,也最圆滑最讨喜。”

    季橙笑了,刚要说话,牛凯继续道。

    “但是想把玩出最漂亮的老珠子,用老油沁,用棉布抛光,极尽力所能及之势,养出最漂亮的包浆,却难免氧化,最后泛黄,更甚者沾一点水就会开裂,想养出玉化透明形态,更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牛凯抬头看她“事事都有阴晴两面,登高跌重,越是站得高,越是不寒而栗,跌得也最惨,千万不要得意忘形。”

    季橙哑然,有点莫名的不知如何接下去,姜尚恒在前面不远处朝他俩招手“快过来,车来了!”

    牛凯笑着付钱,随便挑了个压缩包装的放在包里,拍拍季橙“凡是急不得,温水煮青蛙,乐趣非凡。”

    季橙听的明白,她虽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迈,但她至少知道牛凯跟她达成统一战线,并且这位nps骨干力量要有动作了。

    她是为了一次项目,而他,可能贪图更大的目的。

    但凡人一个,*一双,凡夫俗子欲念深重,他们归根结底都是为了钱,为了获得金钱后能换取的浮华与利益,自尊都需要用钱买,还有什么是钱不能达成的目的。

    车停在了曲江会议中心附近的华美达广场酒店,吕芳菲和季橙一个房间,姜尚恒自然跟牛凯住一间,大家在前台办入住,欧阳慧已经给他们留了房卡,行李也搬进屋里,季橙进屋后就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吕芳菲去洗澡。

    郎媛发来了邮件,把展位布置图给季橙看,物料前天都已经到了展厅,由于这次是推广大会,所以只有销售到场,李曼没有跟着,郎媛给季橙打招呼说今晚要去盯展,也不用过多费心,物料都检查过了,就看展会方搭建会不会出岔子。

    吕芳菲洗好澡出来就见季橙又背起包准备出去,季橙看了看她,打声招呼“芳菲姐,我去盯一下展会布置。”

    “好,别太晚回来,看差不多就得了,都是主办方搭建,不会有什么问题。”

    “好,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季橙出门,吕芳菲靠在床上打开电视,斜眼瞄到笔记本电脑发出的幽暗光线,她缓缓坐在床边,塔拉着拖鞋,最终还是走过去,按了下回车键。

    有密码,吕芳菲笑了笑,admin有个小头像,是一个“澳”字。

    澳大利亚?还是季橙喜欢哪个名字里有澳字的男生?吕芳菲笑了笑,小女孩的心思,猜不透的。

    季橙到了会议中心南门,带着工作证,登记后进了展厅,其实今天商家来盯展的不多,估计都觉得这种一站式承包布展不会有什么心意,都是中规中矩一模一样的蓝色公司宣传牌,各家愿意花点钱的会布置些x展架和背景墙,有些大公司还做了吉祥物的宝格丽摆设,像nps这样的大公司这次包了两个展位,在正南门入口的第四个,位置优越,背景墙的木框架现在还摊在地上,背景板的数码画布胡乱卷在一边,还有成堆的宣传资料和纸袋子,季橙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来对了,要不明天一早大家都得手忙脚乱。

    x展架裹在布袋子里,季橙拿出来慢慢撑起,然后就坐在后面的凳子上往袋子里分宣传资料,一共三种,公司宣传、基础报价、行业优势以及成功案例,季橙有些无奈,这些就不能印在一本上吗?她慢慢撑开纸袋一件件放进去,一直哈着腰,半天才直起来一次,酸得自己都龇牙咧嘴。

    有人敲了敲x展架,季橙抬头,乔振泽站在旁边,穿着休闲装,朝她微笑“没想到你在这。”

    “哦,我来盯展,乔总怎么来了?”

    “我也来盯展。”

    季橙直了直腰又开始分资料,铜版纸又薄又硬,一不小心就划伤了手,季橙倒是没感觉,只是觉得倏地略微疼了一下,再等发到下个袋子的时候突然看到指甲边上有些泛红,她还纳闷得举起来看看,才发现那道小小的伤口已经正在慢慢愈合。

    乔振泽刚叫来搭建的人员就看到发呆的季橙,他走过去瞅了一眼“放着吧,明天早晨再装。”

    “没事没事。”季橙是真觉得没事,“还有三十份,马上弄完。”

    乔振泽不由分说得一把抓住她的手“油墨很脏,小心伤口感染,先去冲一下。”

    季橙慢慢抽出自己的手,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我去洗手间。”

    边走她心里还想着,大惊小怪。

    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就见乔振泽一个人在那分着最后三十份材料,季橙也没靠近,站得远,后面搭建的人员全部成为杂乱的背景,只有那个人稳稳得做着事情。

    气/枪打着钉子扎进背景板里,砰砰得响,季橙走过去抬头看看,“宝丽布绷得不够平,架子中间少了条龙骨才会这样。”她又看了看“背景板不大你们偷工减料得切成三块,以为图省事了,现在你自己下来看看,图案都没对上。”

    几个工人大眼瞪小眼,其中一个踩着梯子伸头看,瑕疵倒是有的,但无伤大雅。

    “这,这不错了,已经做得很好了。”

    季橙冷哼一声“我倒是无所谓,等明天人山人海的参展人员到了,看这背景墙绷成这样,一打听是哪家搭建公司,之后都绕道而行。”

    那工人有些要急,旁边一个年长的咳嗽一声,抬头看他“撕下来重新贴。”

    那工人讪讪的下了梯子,瞪季橙一眼,季橙也没急,美美得朝他笑了笑。

    乔振泽忙完手头上的,一直看着季橙“你还挺懂行。”

    季橙撇撇嘴“跟他们客气一回,以后都别指望他们好好干了,服务行业不都这样嘛,咱们也是服务行业,人家服务好咱们,咱们才能服务好别人。”

    乔振泽笑了,场馆内的led灯照的他瞳孔亮亮的,他点点头“走吧,今天就到这。”

    “你先回吧,我盯完就回去。”

    乔振泽已经迈出一步转身要走,回头看着季橙,季橙也不看他,一直盯着正在撕下背景布的工人们。

    “季橙,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在躲我。”

    季橙慢慢得移回视线望着他的眼睛“怎么会呢。”

    乔振泽笑着歪歪头朝门口的方向“那就跟我溜溜弯,我还没吃晚饭。”

    话都说到这了季橙没法推脱,只能跟着乔振泽走出了会议中心。

    会场展馆前面是一片很大的场地,晚上没有灯,季橙默默跟着乔振泽,对面是一条宽阔的马路,有一家小小的24小时便利店。

    乔振泽不慌不忙得走进去,先拿了一盒创口贴付款,转头拽着季橙的手,小心翼翼得贴上。

    季橙一直盯着他,指尖微微的抖,心里想着,完了。

    乔振泽专注在这件事上,贴好后还捏着季橙的手举起来看看“买了个带花的,小姑娘都喜欢这种花花绿绿的吧。”

    季橙有些无奈,使劲抽手,可是乔振泽稍微用了些力气,竟然没放手,季橙心里警钟大作,傻愣愣得看着乔振泽。

    “我出差之前看了公司里你的档案。”

    “看,看我档案做什么?”

    “季橙,27岁,b型血,五年工作经验,生日是在秋天对吧,天蝎座。”

    季橙深吸一口气“怎么了?”

    乔振泽笑着看看她,慢慢松开手“没事,就看着玩。”

    季橙望着他的背影,乔振泽走到速食面的货架前,拿了两桶比划着看,季橙这一刻仿佛陷进巨大的漩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

    这不好的预感是乔振泽的刻意接近与此刻的暧昧举动,都让她分分钟想逃跑。

    而乔振泽只是举着两桶面问她“你觉得红烧牛肉好吃还是酸汤牛肉好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