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玻璃裙 > 第40章 chapter038
    下班季橙本想回莉莉那的,给莉莉打了个电话,她竟然不在家,赵婕也加班,自己没带钥匙,等卢金回来又要等到九点以后,季橙只能选择回万寿路。

    坐在车里季橙捂着脖子动了动,陈启侧头看她“怎么今天特别累?”

    “是啊——这个月好多活要干呢。”

    “你们都在忙什么?”

    季橙侧头看了看他,半天没说话,然后突然绽开笑容“陪吃陪喝陪聊天,你不懂我们这行,就是这么应酬——说了你个的哥也不懂。”

    陈启饶有兴致得点点头“谁说我不懂,你没说就知道我不懂啊。”

    季橙还舒展着脖颈的筋骨“就是吧,有些个大公司,要宣传要推广,要做活动打出知名度,但自己又懒,不愿意自己操心这些事,就会找家公司做,我们呢,就是这样一家外包公司——”季橙侧头看看他,皱了皱眉“你懂什么叫外包嘛!”

    陈启咧嘴一笑“当然懂,就跟餐厅做饭似的,想让更多人吃,就得找家电商合作,跟外卖合作,找个人帮忙送,我理解的对吗?”

    季橙点头如捣蒜,一脸谄媚“左撇子就是聪明。”

    陈启有些沾沾自喜,启动车子“吃啥补啥,就你这笨脑子也得补补了。”

    季橙还无聊得摆弄着脖子,喃喃说“那吃啥,今晚吃核桃啊。”

    说完自己还乐了下。

    陈启也没看她,望着前面的路,打开103.9听路况信息,肯定得说“吃脑花!”

    “我不要——”季橙拉着长音“我不饿——”

    但是车子不由分说得开到了簋街,陈启找了家四川火锅店带着季橙进去,尹珊在马路对面看着这两位,站了好久。

    不过是寻常同事或者朋友,尹珊也想这么安慰自己,但她看到陈启侧头看季橙时的目光,看他嘲笑一脸不情愿跟在旁边的那个女人时眼里倒影的霓虹灯光,尹珊仿佛用女人的第六感一秒钟就击碎了她的自我说辞,若是练就千年道行有一双火眼金睛的话,尹珊现在眼里看到的季橙一定是一堆白骨。

    妖精!

    她却无法把自己隐约的愤怒发泄在这个女人身上,因为陈启的主动和迁就,让她胃里灼烧,都怪这个男人,都怪他看那个女人时的眼神。

    自己是什么时候疏忽大意让人钻了空子,尹珊默默得在心里问自己,却突然想到一个画面,那天在牛排店与陈启一起看的直播,这个女人就在里面。

    原来早就有苗头,或许比自己靠近陈启更早一些;原来陈启的朋友也不是视频里的男人,而是对面这个白骨精!

    陈启和季橙倒没注意后面这道咄咄逼人的目光,径直走到店里,小二吆喝了声,季橙和陈启刚进店就看到一个靠窗的座位,走过去坐下。

    九宫格火锅,人类味蕾罪恶的根源……

    季橙吃了块麻辣牛肉,辣得自己喝了一大杯唯怡豆奶,陈启看着她笑了笑,捞出煮好的脑花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

    季橙咽了口唾沫,这人道貌岸然,竟吃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季橙看了看盘子里白花花的食物,瘪着嘴,一脸不情愿。

    陈启捞着笋尖,余光看着季橙的表情有些好笑,他伸勺子挖了一块递到她嘴边,故意特别欠得吹了吹“啊——”

    季橙不动,陈启皱了皱眉“张嘴啊!”

    尹珊还在外面看着,季橙忍了半天还是认命得张嘴吃了一口,低着头慢慢咀嚼。

    “怎么样?”

    “不怎么样!”

    “那再吃一口,啊——”

    季橙往后躲着靠在椅背上,陈启起身隔着桌子步步紧逼着把勺子塞到她嘴边,逼她又吃了一口,季橙躲闪着躲闪着,还是最终就范。

    季橙不耐烦得伸手打走他的勺子“不吃了不吃了!”

    “好好好,吃点别的。”陈启温柔得笑着,拿过她的盘子,把剩下的一半脑花扣到自己碗里。

    宠溺是种刺眼的情愫,尹珊深吸一口气,肩膀被人拍了下。

    “给你发微信怎么不回啊!”林洋带着妻子站在她身后“找你好半天呢。”

    林洋的妻子小春是他大学时的同学,尹珊当时也见过,小春也还记得尹珊,朝她笑了笑“晚上准备吃什么?”

    上次给宠物猫打疫苗林洋没收钱,尹珊就想着请他们两口子吃顿饭,没想到今天约的时间和地点这么凑巧,让她有了意外收获。

    林洋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得问了句“怎么不叫陈启?我给他打电话吧!”

    尹珊低着头不说话,小春站在边上百无聊赖得看着周围有哪家比较火的馆子,一下就看到了窗户跟前坐着的陈启,她偷偷拽了拽林洋衣角,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看对面的火锅店。

    林洋也一下子看到了,马上打着圆场“哎呀,看我这记性,他出差还没回来呢,走吧,咱们吃点什么?川菜还是烤肉?”

    尹珊默默抬起头看着街对面,慢慢地说“吃火锅吧。”

    ***

    火锅店靠窗的位置大眼瞪小眼得坐着五个人,林洋身处这尴尬的气氛实在有些难耐,他给陈启使了个眼色“老兄,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晚上一起吃饭啊!”

    陈启笑了笑“你是我保姆啊,什么时候回来还得跟你说。”

    林洋更尴尬了,干笑着看了看季橙“美女好久不见啊。”

    季橙点点头“才半个月不见。”

    尹珊看着他俩“你们认识?”

    林洋干咳一声,满脸堆笑“是啊,季橙,我朋友,也是——陈启的朋友。”

    尹珊笑着朝季橙伸出手,季橙回握,两人毫不畏惧得直视对方的眼睛,这是一种暗暗的较劲,是个明眼人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小春虽然不知道季橙,但看着这剑拔弩张的事态,也猜得八/九不离十。

    尹珊倒先掌握了主动权,握着季橙的手“你好,我是尹珊,陈启的朋友以后就是我的朋友。”尹珊还回头看看陈启,温柔的笑着“对吧陈启。”

    陈启没说话,季橙饶有兴致得看着他,挑了挑眉,松开尹珊的手。

    要论长相,尹珊略胜一筹,要论气势,季橙也绝对不输,她毫无胆怯,同样温言细语得发问“问你话呢陈启,怎么不回答?”

    鸿门宴,这是陈启心里唯一想到的词。

    陈启点点头,季橙慢慢靠着椅背,新上的时蔬和肉还没到齐,大家也都坐在火锅前没一个人动筷子,九宫格里的辣椒翻着花,冒着浓重的牛油味和香辣气息,在静默的五个人中间咕嘟咕嘟得煮沸,充耳都是后面推杯助盏的声音,季橙靠在椅子上抬了抬下巴颏,有些挑衅得看着陈启“你脚踏两条船?够新潮的。”

    问得如此直接,完全是一句肯定话,林洋都替陈启觉得有条地缝他都能钻进去,周围更静了,尹珊也有些咋舌,自己还准备宫心计一步步进攻,没想到一瞬间就变成了防守。

    季橙倒是不慌不忙得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快九点了,我要回家了。”她不由分说得站起身,拎着包朝门外走去,心里默数。

    “我送你。”

    身后传来一声,季橙笑了笑,还有些抻着劲,但她慢慢收了表情,回身朝陈启歪歪头“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

    “我送你!”陈启起身绕过尹珊走到季橙身后,眉头有些紧锁,表情也蓄积着阴郁,俩人站在门口,后面的四个人都瞠目结舌得看着他们,陈启瞪季橙一眼,朝门外走去。

    季橙面无表情得看了三人一眼,也跟着出了饭店的门。

    林洋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看着面前煮沸的火锅“咱们……还吃吗?”

    小春皱眉瞪他,尹珊却笑了笑“这锅脏了,咱们再会换一锅吧。”

    车里的俩人一路无话,到了季橙家楼下大家都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小区里大爷大妈遛着狗,还有几个年轻人在绕着住宅楼跑圈,车里的两个人倒是安分。

    陈启点了支烟,季橙也毫不示弱得拿出一根烟点上,车窗大开,闷热的空气一瞬间涌进来,陈启有点烦躁。

    “季橙——”

    “嘘……”季橙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唇边“你听。”

    听什么,只有夏婵无休止得叫个不停,陈启转头看她,季橙拿着烟的手搭在车窗外,用指头一下下敲着车门。

    “有人在吹萨克斯。”

    仔细听是有人在吹萨克斯,估计是新学者,吹得不好,断断续续的,有些熟悉的旋律所以能听出来偶尔一声跑调,陈启看着季橙慢慢把烟伸到嘴边吸了口,侧头的她能看到锁骨连着纤长的颈项有一根倾斜的筋,陈启知道她说这些别的无痛痒的话都是为了转移话题欲爱弥彰,陈启更不耐烦了。

    “季橙!”

    季橙一下子转头瞪着他,嘴上嗔怪道“谁上你给我吃脑花了,这是惩罚。”

    这就完了?这就是她对今晚的总结?

    季橙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把烟插在垃圾桶上面的烟灰缸里,陈启还有些莫名,以为她还会回来,谁知季橙大步流星得朝楼道门走去。

    这种挑理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陈启看着她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但他还是眉头深锁,季橙手按在车窗框子上朝他笑了笑“不准再有下次!”

    上学时候学大气压强,有一枚小钢珠悬在一根细长的玻璃管里,上下压强一致时钢珠不会掉落,陈启觉得自己现在的心就犹如那枚小小的钢珠,倒不是悬在半空有多难受,而是上下的气压压着他的心实在憋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