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玻璃裙 > 第46章 chapter044
    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至少廖胜在这场饭局的过程中一直心不在焉,他忐忑着又跃跃欲试,觉得仿佛嗅到了生肉的血腥味儿。

    陈启和廖胜都喝了不少的酒,找了代驾过来,先送走了海事达的一众老板们,他俩站在街边抽着烟。

    廖胜犹豫着还是跟陈启从实招来,把手机递给他。

    “你看看。”

    陈启叼着烟把手机接过来,看了两眼就皱起了眉“nps的活?”

    “是啊。”廖胜冷哼一声“真是让他们撞枪口上了。”

    陈启还皱着眉“这也许是仙人跳,乔振泽找人试咱们呢。”

    廖胜倒没想到这层,有些咋舌“不能吧,他试咱们干嘛啊。”

    “谁知道,乔振泽心重,算计得紧,上次西安你还数落他一通儿,这人报复心理强,谁也不知道他摆这一出为了什么,咱们最好还是推掉。”

    廖胜点点头,拿过手机给季橙发了条短信“对不起,我们这的同传人员最近都在忙,非常抱歉,接不了贵公司的单。”

    陈启又若有所思得想了想,抢过手机“拿来!”

    短信已经按了发送,陈启也没看回复,他注意到的是上面的那一串手机号,他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找到季橙,打开。

    一瞬间的迷茫,是自己败露,还是季橙无心之矢?更可怕的可能也许季橙已被乔振泽收入麾下,而他陈启的那点猫腻也早被识破,季橙是乔振泽手中的枪,而陈启自己给自己上了膛。

    刚刚吃得淮扬菜,这会儿那些汤汤水水在胃里焦灼翻滚,陈启耐着性子劝慰自己,而最终的结论是他与季橙无外乎是打着明枪互相利用罢了。

    小时候都玩过捉迷藏的游戏,陈启那时候带着弟弟在家里平房后面的仓库边上跟几个小伙伴玩,弟弟最小,陈启自然向着他,那时候每到陈启找人的时候总能第一个找到弟弟,弟弟藏得不高明,一般都在最显而易见的地方,但每次陈启都瞪他一眼关上帘子或把筐扣在他头上,这种感觉就是我知道你在哪,你也知道自己已经败露,但是我们心照不宣。

    无外乎是种乐趣,是种情愿。

    季橙看着廖胜回复的短信,一边擦着头发,换上衣服拎着运动包出了更衣室。

    乔振泽在大堂等她。

    是运动洗护合一的沐浴液味道,季橙靠得近了闻得更明确,她笑着看着乔振泽“就去你说的那家吧。”

    刚刚上课的时候乔振泽迟到了,季橙本以为他今天没来公司,也没时间来健身房,谁知刚跳了一阵zumba后乔振泽匆匆进了门,额头上还冒着热汗,卢金面对着门一眼就看到了他。

    “休息一会儿继续。”

    季橙回头见是他来了,礼貌得笑了笑。

    卢金给乔振泽从冷藏箱里拿了瓶水,乔振泽说了声谢谢就放在边上,也没喝。

    季橙盘腿坐在地上,拉着小腿的筋,卢金过去帮忙按着,不一会儿有其他人也嚷嚷着要教练帮着拉筋,卢金只得先顾着他们。

    季橙又一个人默默得够着脚踝,一双手压在她背上,宽大的手掌透过运动背心还能传来热量,那个人在后面说“慢一点。”

    季橙当然知道他是谁,自己也不说话,慢慢伸手够着前往。

    乔振泽抬眼就见到了她手腕上的镯子,不动声色的笑了下。

    “喜欢吗?”

    季橙止了动作,她知道他在问什么,她默默直起腰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太喜欢。”

    说着就摘了下来回头递给乔振泽“你喜欢?送给你了”

    这场对话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乔振泽笃信季橙目前是单身,故意在西安买了个小玩意寄回北京,他只是想知道,以季橙的智慧第一时间就会猜到这东西是谁送的,她身边也没有别的虎视眈眈的人了,只有自己,表现的已经够明确够暧昧,他想知道这个便宜货季橙会不会戴在手上,若是戴了,无关乎这镯子的价值,只是季橙的一种默认方式罢了。

    可是她戴的确是戴着了,但却又不留恋得摘下,现在反倒把自己逼到死胡同,反问自己喜不喜欢。

    喜欢,早就窥探已久了,喜欢她那股混沌又矛盾的劲头。

    季橙等不到回话,又慢慢把镯子戴回手上“我一朋友送的,便宜货,你瞧不上。”

    这种或许是一种拒绝的方式吧,一棒子把自己拍回“朋友”的身份,或者更是一种欲擒故纵,女人嘛,总是把心思花在这些言语上的弯弯曲曲上,叫人拿捏不准。

    乔振泽避开话题笑了笑“一会儿锻炼完请你吃饭,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西餐。”

    季橙没说话,也再没有下文。

    现在俩人坐在vclub二楼的天台上,围栏可真是用货真价实的“落地铃”绿藤蔓缠绕,不是假模假式的装饰,这种植物很难伺候,在北京这种雾霾的天气还能养得这样油亮亮,很是难得。

    天台上搭着四个白色镂空半圆形的独立就餐区,都是双人位,季橙再怎么不出门也知道这样的餐厅这样的位置都是极难预定到的,她不动声色得抬眼看了乔振泽一眼,有些许的无奈。

    “他家的惠灵顿牛排很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季橙点点头“刚运动完,别点太多,我也没什么胃口。”

    “好。”

    俩人都看着菜单,季橙突然有一瞬间演不下去了,仿佛回到了那个油腻腻脏兮兮而且没牌子羊汤馆,烤烧饼的味道加上酱肘子的味道充斥着她全部的嗅觉,对面那个人没拿菜单侧身无聊得靠着椅子招呼着老板娘,轻车熟路的点着菜,季橙有那么点觉得好笑,也果真噗呲一声笑出来了。

    “怎么了?”

    “没什么。”

    乔振泽皱眉嗔怪“不会怪我太古板吧。”

    “没有没有没有。”季橙赶忙摆手推拒,心里想得是:我这种当小兵的哪敢啊!

    季橙本来只想吃个苹果派,无奈乔振泽先做主给她点了份牛排,这下子季橙什么都不想点了,翻着菜单假模假式的仿佛在认真思考,最后只把菜单递给服务生说“没了,就这些。”

    乔振泽点了跟她一样的,气氛就这样渐渐凉下来,乔振泽提议“要不要喝点红酒?”

    “你想喝?那你点一杯吧,我不用。”

    “那就算了。”

    气氛又凉了,渐渐到了周围那些声息也无法打破的尴尬局面,乔振泽想找些话题“最近工作上怎么样?”

    “还好,纵横国际的巡展月末开始筹备,今天接了个国外的研讨会,下周开会。”

    “你适应的很快,觉得市场部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这样的氛围,谈着工作上的事真是有些格格不入,季橙笑了笑,知道乔振泽是在找话题“听好的还是坏的?”

    “当然要听哪里不足。”

    “不足的话——没有,好的倒是一大堆。”

    这样的客套拉远了彼此的距离,乔振泽总觉得他跟季橙之前总是隔着一道透明的墙,这墙为什么们堵在中间他百思不得其解,是自己不够主动?还是自己不够明确的表达心意?还是季橙慢热到一把年纪了还不谙世事?乔振泽每次想冲破这道屏障的时候季橙总是拐个弯个避开重点,这道墙就一直立在那,让人跃跃欲试。

    季橙倒是没这份闲心,牛排上来了,她拿着刀叉慢慢得切着,低头默默小口吃着。

    乔振泽想尽早结束这场博弈。

    “季橙,你愿意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吗?”

    季橙还是低着头,叉子叉起一块脆皮夹着鲜嫩的牛肉放到嘴里,她慢慢咀嚼,摇了摇头“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

    可能不需要再过多的申说,可是乔振泽有些不甘心,他环视了四周恰如其分的氛围,环视了周围一张张暧昧的脸,他再次转头直视季橙埋在暗处的脸颊“我说的是,我们两个。”

    这次季橙抬头看他了,淡淡得说“我有男朋友了。”

    这不是一句很好的答复,至少乔振泽不认命也不认同,这个说辞季橙不是第一次使出。

    “你不用拿现成的来搪塞我。”

    季橙笑了。

    看着季橙得沉默,乔振泽继续“季橙,拒绝人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你这个并不高明。”

    季橙还是微笑吃着牛排“味道不错”。

    她总是这么大智若愚得僻重就轻,乔振泽也有点吃不准她,玩笑着说“怎么,你就那么确定现在的这个所谓的男朋友能陪你走到最后?结婚?生子?”

    季橙摇摇头“结婚没想过,先相处着吧。”

    好像真有其事似的,乔振泽看着她“你还年轻,可以再好好挑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