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三章 相拥告别
    回花都的时候,傅云逸开车送她去机场,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多言,一个低头看书,一个敛目沉思,直到临上飞机时,这份宁静才被打破。

    候机室里传出检票登机的提示声,温暖把书收好,接过傅云逸递过来的机票,刚要含笑道别,忽然猝不及防的被他拥进了怀里,清雅的气息是她熟悉的,她没有推开,却也不习惯这般过度的亲昵。

    “哥……”她想说些什么提醒,却被他略带急切的打断,“暖儿,你只需听我说就好。”

    他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耳朵上,她下意识的侧了一下脸,他原本温和的手臂募然收紧,眼眸闭上,遮挡起那片无法诉说的黯然和痛楚,“暖儿,现在都不愿让我抱了吗?我……只是舍不得你离开。”

    温暖心底叹息一声,手臂绕过他健硕的腰,轻轻拍着他僵硬的脊背,“哥,你瞎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就是你不抱,我也是要热情的扑过去来个告别仪式的。”

    傅云逸对她这番云淡风轻的话并不喜欢,她是那么的聪明,聪明到四两拨千斤的就把这个不单纯的拥抱给赋予了理所当然的味道,她难道不知道,这层兄妹的外衣迟早会被他忍不住撕开了去吗?

    他不忍逼她,便只能苦了自己。

    他手臂松开些,轻笑道,“刚刚逗你呢,冲淡几分离别之情,上当了吧?”

    温暖也笑,“嗯,哥哥真是越来越坏了呢。”

    “呵呵……不是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嗯,也对,那哥哥可以再坏一点,那样就可以早些给我拐一个嫂子回来。”

    傅云逸心口被那嫂子两个字刺了一下,酸酸的疼起来,一时无言,只想把怀里的人狠狠的搂紧再搂紧,最好嵌到他的骨血里去,让她明明白白的知道,他的心上到底刻着谁的名字。

    提示登机的声音再次响起,温暖想要挣开,“哥,我该走了。”

    傅云逸从那股情绪里回过神来,却没有立刻松开,而是附在她耳边快速的道,“暖儿先回花都,我过些天就去找你,你放心,我派了人在暗中护着你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你。”

    闻言,温暖讶异问道,“哥,你也要去花都吗?”

    “嗯!”你去了,我怎么可能会独自留在没有你的地方?

    “可是……你不是在萧家的医院工作吗?”

    “在萧家只是暂时的,当初我答应外婆学医,就是为了日后去温氏……”

    “你是为了我才……”

    “暖儿,别多想,有你的原因,可最重要的还是我的决定,画画是我的爱好,爱好一旦成了工作就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我也喜欢学医的,况且,外婆是一定要选一个人来撑起温氏医院的,她不会甘心她奋斗了一辈子的产业落到二房或是三房的人手里去,既然你不愿,那就我去!”

    “哥!”温暖心里有些复杂,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她,她不相信他会贪恋那个位子,他最喜欢的是闲云野鹤、自由自在的当一个画家,而不是站在手术台上面对刺鼻的血迹。

    “暖儿!”傅云逸不想再继续说,遂转了话题,“你答应过我,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会喊我名字的……”

    温暖闭了闭眸子,“这个重要吗?”

    “重要!”他声音很轻,却又斩钉截铁。

    “……云逸!”

    “只喊最后那一个字。”

    “哥,再闹,宝宝就不开心了。”

    “呵呵……”

    两人相拥的画面不算稀罕,因为这里是机场,到处都在上演着难舍难分离别的一幕,有哭到哽咽的,有含泪放手的,只是如两人这般拥的情人不像情人、亲人不像亲人的,却是独一无二。

    男俊女娇,看在外人眼里,俨然一副意境隽永又欲说还休的画。

    “哥,我真的要走了。”

    “……好,上了飞机后多休息,别总是低头看书,对眼睛不好,有陌生人搭讪都不要理会,世道太乱,安全为上,下机后,记得给我打电话报平安,我的那只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你知道的,还有去相亲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去,若是看不顺眼,直接起身离开就好,不用去顾忌谁的面子……”

    温暖听着他的絮叨,失笑,“哥,你好啰嗦,和奶奶有一拼了。”

    傅云逸也笑开,然心底却开始蔓延起无边的酸涩,“小没良心的,我这都是为了谁?”

    “好,好,都是为了我好,我统统记下了,没齿难忘,好啦,我走了,你也多保重!”温暖从他怀里抽身出来,提着自己的行李,笑着挥挥手,再不犹豫的转身。

    傅云逸望着她的背影,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下意识的追了两步,又募然僵住,再多送几步又如何,他终究留不住她,身后无声无息的走过来两个人,恭敬的开口,“少爷!”

    傅云逸收回视线,转身看着两人,目光沉沉,压迫力十足,让两人不由得心中暗惊,南城人皆以为傅家少爷温润雅致、俊逸亲和,却不知那层君子如玉的外衣下,还有这样的一面,还有刚刚,才是让他们最震惊,那温柔小意、紧张急切到近乎卑微的人,若非他们亲眼看到,否则真的不敢相信。

    傅云逸冷声开口,“跟过去,用你们的生命去保护她。”

    闻言,两人心底又是一震,这是在告诉他们,若是她出事儿,他们也活不了了,“是,少爷。”

    “去吧,隐好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关于她的任何事情随时向我汇报,我要知道她的一切。”

    “是,少爷!”

    两人离开后,傅云逸又在原地站了良久,直到那架飞机划过天空,消失在视野里,他才往外走,上了车后,没有立刻发动,而是拿出手机来,寻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良久,那边才接通,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喂?”,一听便知道还在睡觉,傅云逸也不在意,“流景,是我。”

    那边含糊不清的咕哝了一声,“若不是你,劳资早骂娘了。”

    言外之意,赶紧感谢他的另眼相看、区别对待吧。

    可惜,此刻的傅云逸心情很不好,半分感动和荣幸也涌不上来,只有满满的恶意,“流景,明天,我要去花都,这里的一切就都交给你了。”

    这话出,那边足足沉默了半响,才不敢置信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云逸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补充道,“我这就去医院,你也赶紧过去,我们交接一下,明天我就走!”

    闻言,那边的萧流景也不困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双目圆瞪,直接嘶吼,“你明天就走?这里的工作都不要了?你几年的努力全部舍弃?”

    相较萧流景的激动,傅云逸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萧流景狠狠的捶了一下床,“傅云逸,你特么的是不是疯了?”

    傅云逸望着远处,花都所在的方向,苦笑一声,“也许吧。”

    萧流景骂了一个脏字,“草!”

    傅云逸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到,“所有的东西我都准备妥当了,你只需要……”

    萧流景根本不听他的,磨着牙打断,“你那个表妹回花都了是不是?”

    “暖儿也是你的表妹……”

    “是,我一直都知道她是我表妹,可你呢?你知道吗?”萧流景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字字如针。

    “流景,我在跟你说交接的事儿……”

    “那个重要吗?现在重要的是你在发疯,还要让我和你一起疯,傅云逸,你他么的给我醒醒好吗?暖儿是我们的表妹,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萧流景声音越来越高,近乎咆哮。

    傅云逸忽然低吼一声,“够了!”,就像是被隐藏很好的伤口忽然被人狠狠的撕扯开,那种鲜血淋漓的痛让他无处可逃,他急促的喘息两声,再次低吼,“我不需要你告诉我这些,我比谁都活的清醒!”

    若不清醒,他和暖儿又怎么会相安无事的以兄妹身份相处到现在?

    ------题外话------

    妹子们节日快乐喔,玩的开心些,木禾今天也休息呢,可孩子的放假日就是我的受苦日,呜呜,要陪着出去疯一天,对于木禾这种喜欢安静的人来说,简直苦不堪言啊。

    另外,新文暂定每天九点更新喔,时间提到早上,妹子们可以早早的看到啦,不用等,每天都会更新喔,所以要追文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