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十二章 心机婊失算
    一来二往,温良也没占到便宜,看着温暖的眼神里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探究,他以前似乎小看这个侄女了,只以为她那不争不抢的性子好拿捏,却原来……是扮猪吃老虎!

    也是,有大哥和大嫂那样一双睿智的父母,她怎么可能会是个蠢的?如今看来,今天安排这场打脸羞辱她的戏却成了她手里的利器,不费一兵一卒,就折损了双木武馆和他二房的脸面。

    禁足三个月,比起挨打,看似温和,实则对温馨而言更生不如死,而且,凭他的直觉,这三个月也并非是随口一说,她是另有思量的吧?三个月,可是能做很多事……

    温良城府极深,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半分声色不动,无人可以窥见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理清了很多事儿,尤其是对温暖,再不敢小觑。

    温暖心里却是透亮的,前些年她在南城过的逍遥自在,对温家的一切不管不问,虽然她明白不管她再怎么表现的无欲无求,最后仍避免不了那条路,可私心里,还是希望能温和解决,然,他们显然是不愿配合了,且把她当成软柿子一般随意捏,她再好的心性儿也不愿是炮灰的命啊,所以这次,她出手了,老奸巨猾如二叔,以后会对她忌惮了吧?

    ……

    处置了温馨,萧玉兰并没有就此罢手,以前攒下的那些憋火,也是该一起发作出来了,让她们知道温家到底是谁当家,于是,她看向温雅和温情,语气沉沉,“你们俩呢?可也知错?”

    闻言,金美琳忙着急的给温良递眼色,这是要一锅端啊?

    可温良沉默着,如一只蛰伏的兽。

    温雅和温情心里均是一惊,知道会被秋后算账,可眼下实在不是好时机啊,有温馨前车之鉴,温雅在慌乱后,很快冷静下来,不等萧玉兰再斥责什么,就主动的跪下去,且眼泪说来就来,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奶奶,雅儿知错……”

    见状,温情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瞪了她一眼,她素来心高气傲,如何跪的下去?可温雅这一跪,让她骑虎难下了,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温暖对温雅的能屈能伸倒是不觉得意外,比起跋扈的温馨,还有傲慢的温情,显然,温雅更难对付。

    萧玉兰也知道温雅的属性,冷笑一声,“那你错在哪儿了?”

    温雅抬眸,凄楚而愧疚的看着温暖,哽咽道,“我不该和卓尔做了那样的事,我该和他离的远远的,那晚上,我更不应该答应他,就算他强来,我也该拒绝……”

    萧玉兰听的都气笑了,正想斥责,齐念眉早已忍不住开口怒骂,“温雅,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说的你和卓尔好像怎么着一样,卓尔对你是什么态度你会不清楚?你少误导暖暖,那晚上明明是你动了手脚陷害卓尔,他会对你强来?我看是你用强的还差不多!”

    金美琳护女心切,听不下去了,冲着齐念眉不客气的道,“齐小姐,话可不能乱说,我家雅儿是什么样的人整个花都有谁不知道?你怎么可以污蔑她?”

    “我污蔑?”齐念眉冷笑,“那晚上的事,但凡有眼睛的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用得着污蔑她?”

    金美琳毫不示弱,“凡事都要有个证据,证据呢?你说雅儿动了手脚,她动了什么手脚?你倒是给我说个清楚!”

    齐念眉一下子噎住,半响,才涨红着脸不甘到,“证据肯定被你们给毁了,我去哪里找证据?”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

    “我才没有乱说,不然叫卓尔来问问,谁不知道卓尔喜欢的人是暖暖,他怎么可能愿意碰温雅?还是用强的?呵呵,别搞笑了……”

    金美琳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因为卓尔心仪温暖是事实,这时温雅无助的摇着头,凄苦的道,“我不知道,我原也以为卓尔是喜欢大姐姐的,可是他对我……”她顿了一下,似是难以启齿,“那晚上,我发誓,真的是他主动的,我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去强了一个男人啊……”

    “你可以用药!”

    “那酒早就找人检测过了,什么问题都没有!”

    “反正我就是不信卓尔会主动!”

    温雅悲愤起来,“我知道你和暖暖关系好,可是你们再好,也该讲个道理吧?怎么能一个劲的抹黑我呢?我已经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真的要我以死谢罪吗?”

    闻言,齐念眉气结,说的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咄咄逼人一样,不管是比心计还是口才,她都不是温雅的对手,“你……”

    温雅又看向萧玉兰,哭的好不伤心,“奶奶,我也不想的啊,女子的名节大如天,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若是可以,我也想把清白留到大婚,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喝醉了的男人根本就没有理智可言,我也劝了,我也喊了,可没有人去救我,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为什么只知道来苛责我的不是却没有人来关心我的感受呢?”

    这番话哭诉的声情并茂,若非气氛不对,温暖都想鼓掌了,这姐妹三人,温雅无疑是最像二叔的,这城府心计、这伪善的演技,妥妥的宅斗高手。

    萧玉兰都一时不好拿捏她了,沉着脸道,“这么说,你倒是没错了?”

    温雅凄楚的摇着头,带着隐忍的委屈喃喃道,“不,我有错,我怎么能没错呢?我坏了大姐姐的姻缘……”说到这里,她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急切的对着温暖道,“大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卓尔不是有意的,他就是喝醉了,你也清楚,男人喝醉了连自己做什么都不清楚……”

    温暖心底好笑,面上却挤出一抹无辜的茫然,“所以呢?”

    温雅演绎着姐妹情深,“你就原谅他吧,他也是真的喜欢你,可男人哪有不犯错的呢?”

    温暖故作动心的模样,为难的问,“那你怎么办呢?”

    温雅那个膈应啊,却不得不继续装下去,“我,我,我没关系的,那一晚就当是个意外,我不会让他负责的,我更不会和大姐姐抢,只要大姐姐开心就好……”

    温暖悠悠的笑了,“可我开心不起来。”

    温雅一怔,“大姐姐?”

    温暖心里冷笑,扮柔弱、装委屈是吧?她也会啊,可现在,她更愿意高姿态一点,打脸更痛快,“我说我开心不起来,我更不会原谅卓尔。”

    “为,为什么?”

    “一次不忠,百世不容!”

    “……”

    “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委曲求全,我祝福你和卓尔,他既然强了你,那他就理应负起责任,更何况现在穿的满城风雨,你若是不嫁他还能嫁给谁呢?”

    “……”

    “你放心,对这件事,我从来就没有介怀过,生气更无从说起,因为六年前我对他无意,现在,我依然无意,就算他再顽固的追求,我也喜欢不起来,原本我还因为不能回应他的感情有些抱歉,现在嘛……”温暖笑着呼出一口气,那神情像是摆脱了一个包袱,“终于不必了,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应该感谢你,你不但没错,还有功!”

    这话说的实在是狠,言外之意,我温暖不屑要的,被你温雅捡了去,以后不用再被黏人的追求所困扰了,多好的一件事啊,不谢你谢谁呢?

    齐念眉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声来,原来暖暖口才也这么好呀,这脸打的痛快!

    二房一家人的脸色登时难看了,温雅更是俏脸红白交错,精彩纷呈,小白花的姿态差点就绷不住了,然而,却无从反驳,她原以为的羞辱,到头来,却被人家感谢了,她就像是个挑梁小丑,还自以为编排的戏无懈可击,谁知道……

    萧玉兰心里畅快无比,嘴上却还要嗔怪一声,“暖儿,哪有你这般说的?照你的意思,温雅还成了救赎你的功臣了?”

    温暖无辜的纯真一笑,“呵呵……难道不是?”

    萧玉兰故作苦恼的揉揉额头,“我老了,我也弄不明白你们年轻人的事儿,不过,温雅也不是一点错没有,明知道卓尔喝醉了不舒服躺在房间里,她还一个人送上门去,说到底,不知道避嫌,行为不够检点,所以小惩大诫,跟温馨一样,也禁足三个月,在家里好好反省吧。”

    ------题外话------

    嘻嘻,虐渣女痛快吧?这次的女主腹黑而洒脱,内心女王,嗷嗷,期待遇上男主的对手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