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二十九章 婆婆的见面礼
    闻言,温暖无声的勾起唇角,果然只能是如此泼辣悍然的母亲才能养育出那这般奇特的儿子们,那一脚踹的,门板都摇摇欲坠了,这才是威武!

    还有这中气十足的一吼,可威震八方,胆小的必不战而屈。

    她瞥了眼神圣,带着几分看好戏的自得,见他面露慌乱,一脸大难临头的苦逼模样,她内心顿时舒畅了,还以为没人震得住他呢,小鲜肉和神棍的合体,淡定机智如她,都吃了些小亏,还好,只要还有怕的人就不是刀枪不入了。

    温暖这一步走得实在是稳狠准,目前为止,神圣唯一的弱点就是他母亲了,当然不止是他,兄弟三人在这一点上都一样悲催,倒不是他们没办法对付,而是母亲只要一发怒,父亲和叔叔们就会立刻统一战线,联手啊,一对一的斗智斗勇还能有三分胜算,可矛头一致,他们有几个胆子敢挑衅?

    可现在,他把母亲大人给得罪了,再看父亲和叔叔们都黑着脸走过来,站在母亲身后为她撑腰,一副磨拳霍霍的模样,神圣很识时务的立刻服软,“娘,您误会了,儿子不是那个意思,儿子是……”

    姬风华美眸一瞪,“闭嘴!”

    神圣乖巧的笑着讨饶,“娘啊,就算给儿子定罪也要给个申辩的机会啊……”

    姬风华毫不客气的拆穿他,“当老娘傻啊,给你机会?给你机会忽悠我呢?老娘偏不上那个当!”

    这话落,她身后某人立刻温柔小意的道,“小华华越来越聪明了。”

    姬风华得意的哼了一声。

    神圣,“……”

    温暖倒是对那个开口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才是真正的肤白貌美易推倒的小鲜肉典范吧?虽然人到中年,可半分不见老态,和他一比,神圣就是妥妥的大尾巴狼了。

    不过现在,大尾巴狼被踩住了尾巴,看他父母来者不善的架势,他不扒层皮是难以脱身了。

    果然,姬风华冲着她身边的一个男人嗔怒道,“还傻站着干什么?你生的好儿子你来收拾!”

    闻言,神圣的表情顿时更悲痛了,哀求的喊了声,“爹……”

    这一声就跟那小兽呜咽似的,软软的,带了几分撒娇的黏人,再配上他犹如孩童般纯真呆萌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眨啊眨,就是铁石心肠的人都得软了。

    可惜被求的人半分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大手揪起他的衣领就提了起来,神圣顿时双脚离地,耷拉着头,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这一幕还真是……

    温暖看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下,笼罩在神圣头上那些初见的形象啊都通通幻灭,原来他怂起来才养眼啊,有种任人蹂躏的美感,她在心里不厚道的笑了几声,不过他父亲跟他还真是一点不像,那大手关节粗大,跟铁钎子似的,五官硬朗,面色略黑,冷肃的样子跟铁面判官一样,她不由的八卦暗想,会不会他娘当年搞错了,那个老鲜肉其实才是他父亲?

    她还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而身边,早已不见了神圣的影子,铁面判官提着他儿子,眨眼就飘出去好几米远,神圣忽然冲着她挥手告别,“暖儿妹妹,我还会回来的……”

    温暖,“……”

    姬风华见状,冷笑一声,“阿权,打的他不能回来为之,看他还怎么得瑟。”

    “啊?不要啊……”夜空下,响起一声生无可恋的惨叫,惊飞数只飞鸟。

    其中两只,某神出鬼墨嘎嘎叫了几声,紧随其后,也不知是去护驾的还是去看热闹的?

    周围清静下来,温暖望着正在打量她的姬风华,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含笑开口,“晚辈温暖,见过夫人,冒昧来此,打扰了,还请夫人多见谅包涵。”

    姬风华敛起眸底的满意,豪气十足的摆摆手,“不用这么客套,来了这里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

    温暖感激的笑笑,“多谢夫人。”

    姬风华听不惯夫人二字,皱皱眉,“喊什么夫人啊,太见外了。”

    闻言,温暖试探着道,“那不然称呼您……”

    阿姨两个字还未吐出,就听人家直接拍板,“喊我婆婆吧。”话落,又很自然的指了指身后的两个男人,介绍到,“这是你公公。”

    温暖绕是被很多人调侃为淡定帝,此刻内心也崩溃了几秒,还真是好大的一分见面礼,公公婆婆眨眼就都备全了,公公还是两个,不对,算上飘走的那个,三个呢,三男一女,凑一桌麻将了,她拉回发散的思绪,僵硬的笑笑,“这样不太好吧……”

    姬风华不解的反问,“怎么不好了?”问完,不等她回答,又自顾自的恍然大悟,哈哈笑道,“我懂了,你是喊婆婆不习惯是吧?那简单啊,直接叫娘更好。”

    身后,某老鲜肉很捧场的肯定一句,“小华华言之有理。”

    姬风华便自得的笑得更开怀。

    另一边的那个生的雌雄莫辨的人也懒洋洋的开口,“华儿,儿媳都喊爹娘了,那我们是不是该给见面礼啊?”

    温暖懵了下,她什么时候喊了?

    可姬风华一拍腿,盖棺定论,“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一茬了,都是被那臭小子气的,赶紧的,身上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给儿媳……”

    姬风华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很马溜的就褪下手腕上的一个物事来,然后给温暖套上了,整套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索、一气呵成。

    温暖直到手腕上传来暖意,她才回神,低头看了眼那物事,一颗颗珠子串成的手链,那珠子好像是某种石头,黑色,大约是戴的年数太长,已经被磨的圆润发亮,夜色里,都能感受到它独有的光泽。

    她皱了下眉,虽不知道这是什么,可直觉是很珍贵的东西,定是有某种特别存在的意义,看那两个‘公公’眼底一刹而过的讶异就能猜到几分,她下意识的就要再褪下去,可这时,那道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又响起,“长者赐、不可辞!”

    温暖动作顿住,看向他,他生的极好看,月色下,像个老妖精,只是眼底泛着一抹冷意,大有她要是敢辞,就要她好看的意味,同时,他漫不经心的活动了一下手腕,咔嚓咔嚓的骨头撞击声在夜里听起来毛骨悚然。

    这是赤果果威胁啊!

    姬风华仿若不知情的笑着,眼神笃定。

    温暖心思一动,不再拒绝,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要是真的不知趣,下场还真是不好估测,神圣有句话说的是对的,他的父亲和叔叔对他娘惯着宠着,简直到了不分对错、没有原则的地步,见到她二话不说就这么草率的认了她这个儿媳妇,不得不说,这一家人的接受能力还真是强大。

    草菅人命也不过如此了吧,片刻的功夫,她就摇身一变,成了部落首领家的儿媳,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是玩笑,虽然这家人表面看起来都有些不靠谱、不着调的,却是处处透着诡异。

    最诡异的还是她自己,她居然没有半分危机感,她何时变得这么傻白甜了?

    她定定心神,又行了一礼,“如此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

    姬风华见状,不在意的摆摆手,随意道,“谢什么,本来就是你的……”

    闻言,温暖眸光闪了闪,心底诡异的感觉越发浓烈,问道,“都不问我的来历吗?”

    姬风华意有所指的反问,“那个重要吗?”

    温暖一时倒是怔住了,半响,才释怀笑道,“嗯,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就是认定了她,还认的理直气壮,不给她一点拒绝的机会,她最初只觉得他们的一厢情愿很好笑,可现在她不由的郑重起来。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古怪。

    ------题外话------

    有奖问答来了,嘻嘻,猜名字,一个老鲜肉,一个老妖精

    a神采b神化c神勇d神智

    四个备选答案,猜中一个奖励币币10,两个20,嘿嘿,币币不多,图个玩的热闹,妹子们积极参与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