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04章 破局
    不远处,重新梳妆打扮好的姚锦莲,抿唇站在一棵柳树下,繁茂的枝叶密密实实垂下来,挡住她大半个身影。

    她亲眼看到那粗壮的婆子抱着大罐子跑上了长桥,不要命似地撞上从长桥那一头跑过来的姚锦慧,直接把姚锦慧撞下桥去。

    听到姚锦慧落水的“噗通”声,姚锦莲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本就生得艳丽妩媚,此时脸上绽放出灿烂夺目的笑容,恍惚间竟生出灼灼光辉,比盛开的姚黄魏紫都还要美丽,绕是旁边见惯了她美貌的丫鬟也看得呆住了。

    “走吧。”姚锦莲收起脸上的笑,转身往前院走去,她要去替姚锦慧完成那个没有完成的安排。

    ……

    此时,陈昱霖正坐在姚启辉的书房里,小厮进来换了一杯茶,姚启辉带着儿子姚锦睿出去了还没回来,估计又是去长篇大论了。

    陈昱霖好笑了一下,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茶。

    人人都期望像他一样,可是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又怎么会完全一样?

    姚启辉望子成龙的心他理解,只是太过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还指望儿子能超过他?

    好笑啊好笑!

    陈昱霖继续喝茶。

    正垂下眼帘,忽然听得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他凝神静听。

    “你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啊……”到后面已是耐不住的尖叫,是一个女子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而后有男子痴痴的声音响起,“妹妹,妹妹,好妹妹……”

    “抱抱,抱抱……”

    这么乱?

    陈昱霖原本想出去看看,此刻听到这里,也打消了出去看的心思。只是嘴角边浮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

    这失声尖叫的女子,也不知道是姚家哪位小姐被抱了?

    自诩书香门第的姚家,青天白日的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可笑!

    陈昱霖弹弹丝毫没有灰尘的袍服,继续坐回椅子上喝茶,等待着姚大老爷姚启辉回来。

    应该快了吧!

    ……

    姚锦绣还坐在姚锦睿外院书房院子里等着。

    柳二很快就回来回话,笑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姚锦绣,“我把旺哥儿领到了月亮门,给了他吃的东西,让他乖乖在那里等,差不多等了一刻多钟,五小姐就来了,旺哥儿看到五小姐,欢喜地扑了上去,拉住五小姐的手就不肯放了。”

    想起那混乱的情形,柳二就忍不住好笑,那旺哥儿是个傻子,一天到晚嘴里都不干不净地叫着“妹妹,妹妹,好妹妹”,见到五小姐就扑上去,动作快得人拦都拦不住,抱住就不放手,吓得五小姐花容失色,明明那么美丽妖娆的人儿,吓得面色如纸,失声尖叫。完全不见了平日里的优雅妩媚,完全没有了形象可言。

    只是就这么被一个傻子给抱了,也着实可怜。

    不过旺哥儿和五小姐本来就是表兄妹,二太太应该会好生处理的吧。

    哎,想远了,这事儿也轮不到自个儿来想。

    姚锦绣面色平静,问柳二,“二哥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去前院看一看。”

    “好,奴婢这就去。”

    柳二去前院找姚锦睿,院子里只剩下姚锦绣和珍珠。

    姚锦绣和珍珠对视一眼,互相看清楚了对方眼中的神情,顿时就捧腹大笑起来。

    “三小姐,你这是怎么发现的?你怎么知道她们要害你?”珍珠好奇地问。

    姚锦绣笑着道:“我本来也不知道,你跟我说陈家公子要来,我也只想到她们两个肯定会千方百计地想法子去见陈家公子。在老太太那儿请安的时候,五妹妹说要去园子里玩儿,四妹妹也要跟着去,我想我也就是去看戏,闲着也是闲着,也就跟着去了。”

    “在和风亭里,五妹妹故意把她腰间的莲花荷包露给我看,她知道我一定会喜欢她的双面绣,就故意引我说话,有意冷落了四妹妹。四妹妹心高气傲,不屑与我们交谈,可是她心中有事,急着想要去见陈昱霖,就没有耐心,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如此控制不住脾气,便与我们闹了起来。”

    “五妹妹借此机会哭了起来,然后装作伤心跑掉,四妹妹察觉她可能是要去见陈昱霖,连忙也跟着跑了。本来往常五妹妹这样跑掉,我肯定是要去追的,但我发觉不对劲儿,就没有真的追出去。待五妹妹走后,我坐回去喝了一杯茶,脑子里也冷静了下来,就把前后的事情细细想了一遍,先前搞不明白的关节处豁然就想明白了。那时候时间紧迫,我也没机会给你细说,只好拉着你跑了。”

    “如果我照往日里那样去追五妹妹,肯定会遇上旺哥儿,那样被旺哥儿抱的人就不是五妹妹,而是变成了我。”说着这样的话,姚锦绣的眼中泛着冷冷的光。

    二太太曾氏是想把旺哥儿推给她呢!

    二太太曾氏可真聪明!

    她知道走正规的途径不行,就算真的说动了大太太谢氏,老太太谢氏和父亲姚启辉为了姚家面子好看也不会同意。因为不会有哪家会把嫡长女会嫁给一个傻子!

    二太太曾氏才会想出这样恶毒的法子,把她当成了傻子。只是二太太曾是没有想到,最后食恶果的人会是她的亲生女儿。

    珍珠明白过来,“所以三小姐就让柳二把旺哥儿带去了月亮门。”

    “嗯。”姚锦绣点头,冷冷地笑着,“不管她们两个人中谁胜谁负,都不可能见到陈昱霖,见到的只会是旺哥儿。”

    “三小姐,你可真厉害!”珍珠拍手夸赞,报这样的仇,真爽!

    “我这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姚锦绣淡淡地道。

    “呵呵,好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半空里突兀地传来一道戏谑的男声,嗓音魅惑,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

    “谁?”姚锦绣和珍珠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抬起头,齐齐看向书房的屋顶。

    就见一个穿着青色暗纹直缀的男子坐在书房顶上,微微上扬的嘴角,笑意盈盈地打量着院中的姚锦绣和珍珠两人。

    他飞扬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微微向上勾着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眼眸中,轻晃着一丝诡异的光芒,荡漾着荡漾着,似夺魂摄魄一般。

    妖孽,这肯定是妖孽!

    姚锦绣活了两世,也没有见过如此好看妖媚的男人。

    “你是谁?”姚锦绣紧盯住他,目光一瞬也不瞬。

    这人知道了她刚才都干了什么,该怎么办?

    “我,呵呵……”男人轻笑一声,笑声轻灵悦耳,好听得不得了,像是带着魔力。

    他站起身从书房顶上轻飘飘就跳下来,朝着姚锦绣走过去,吓得姚锦绣赶紧从石凳上站起来,“你,站住!”

    男人听话的站住,目光依旧落在姚锦绣的脸上,含笑的桃花眼越发勾人,“我听到了你的秘密,你说该怎么办了?”

    这人似乎能猜到她的想法!

    姚锦绣警惕地看着他。

    “不如……”男人身形一动,快得如闪电一般,姚锦绣还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动的,就只觉得耳朵上一疼,伸手一摸,右耳上的玉石耳坠子就已经没有了。

    男人抛抛手中的玉石耳坠子,勾起嘴角,“把这个给我,我就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你……”姚锦绣要被气死了,“卑鄙无耻!”

    “怎么?不愿意?”男人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仿佛只要姚锦绣说一声不愿意,他就会把这个玉石耳坠子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姚锦绣咬着牙,愤恨地瞪着他,透着怒火的眼睛,几乎要把他焚灭。

    “生气的样子真可爱!”男人抿嘴笑,望着她往后退出几步,转身推开背后的书房门,在姚锦绣还没反应过来时,施施然地就走了进去。

    “你……”姚锦绣想要阻止他进去书房,话还没说出来,院子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接着姚锦睿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姚锦睿看到姚锦绣,快步走上前去,脸上露出宠溺的笑,“阿绣。”

    “二哥。”姚锦绣委屈地叫了一声,眼角泛红。

    “等久了吧。”姚锦睿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我看到有人进了你的书房。”姚锦绣手指向书房的大门,着急地道,巴不得姚锦睿赶紧进去把那个妖孽男人拖出来打一顿。

    姚锦睿看向书房的方向,笑起来,摸摸姚锦绣的头,“没关系的,那是我的朋友。”

    “朋友?”姚锦绣的脸皮抖了一下。那是什么狗屁朋友啊?一见面就莫名其妙地抢她的耳坠子,分明就是登徒子!

    “嗯。”姚锦睿点头,“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忽然想起什么,“你们没怎么样吧?”

    看姚锦睿的样子就知道他跟那个妖孽男人的交情匪浅。

    “没什么。”姚锦绣泄气得很,一跺脚,“我先走了。”

    耳坠子肯定是没办法当着二哥的面要回来的,那人要是在二哥面前不承认他拿了,或者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反倒让两人越发扯不清楚。还是算了,找机会再拿回来吧。如果实在拿不回来,那就当喂了狗!这么想着,姚锦绣就带着珍珠走了。也没听到姚锦睿叫她的声音。

    陆瑾明站在书房的窗前往外望去,看着姚锦绣气鼓鼓地转身离开。

    他的手里握着那颗玉石耳坠子,冰冰的耳坠子,被他的手心都焐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