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37章 佳妻第037章
    同伴嬉笑着道:“这还不是跟她爹王大人长得一样,圆脸蛋儿圆眼睛圆嘴巴,连人都是圆的,估计滚滚就能滚去两淮了,你说这样是不是还省了骑马?省心又省力!”

    好似觉得自己说了一件很有趣很好笑的事情,那小姐就嘻嘻地笑起来,最先开口奚落王润珠的姑娘也跟着笑起来。

    听到这样的话,王润珠的脸色都变了,一张脸涨得通红,低下头不敢面对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么一副肉肉的圆滚滚的模样,比一般的姑娘小姐长得圆润粗壮。但这不是她的错。她已经尽量少吃了,奈何就是那种喝水也长肉的体质。这段时间坚持锻炼,身上好不容易瘦了不少,可是脸上还是瘦不下来,依旧圆润得很。

    看到王润珠紧紧地拽住手中的帕子,低着头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玉容郡主就有些来气。她一是气那两个小姐不懂规矩,在这样的宴会上肆无忌惮地说那样没有礼貌的话,简直没把她放在眼里。二是气王润珠也太包子了,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也不吭一声,真是活该被人欺负!

    今日是惠安长公主托了玉容郡主负责招待各家小姐,玉容郡主就有责任把出席今日宴席的各家小姐招待好,她决不允许出任何差错,不然不仅仅是她丢脸,丢的还是惠安长公主的脸面。

    玉容郡主咳嗽了一声,面色不虞地转过身去,微抬起下巴,睨视着那两个捣乱的小姐,语气里带着丝丝冷然和威严道:“看来林御史家的林二小姐和张御史家的张三小姐很闲啊,不如你们两个带几个丫鬟下去给大家搬几坛果酒过来,也好给大家一会儿的活动助助兴。”

    这是把林二小姐和张三小姐当做奴婢在用了,也是在责怪她们不懂礼数,不守规矩,既维护了王润珠,又处罚了两个不懂事的小姐。

    玉容郡主是淳亲王爷的小女儿,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不是林二小姐和张三小姐得罪得起的人。现在玉容郡主发了话,那林二小姐和张三小姐再张狂也不敢不听,知道刚才说的话得罪了玉容郡主,两个人只得收敛起调笑的心思,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却也只能乖乖站起身对玉容郡主行了一礼,带着几个丫鬟下去搬果酒了。

    待林二小姐和张三小姐一走,玉容郡主脸上又露出笑容来,为了化解先前的尴尬,她热络的招呼亭子里的各家小姐来玩游戏。

    因为人太多,姚锦绣也没看清楚是谁提议的,然后就说到让每人展示一项自己最拿手的才艺。这个提议得到了玉容郡主的认可,“那我们就以抽签的方式决定表演才艺的先后顺序。”

    玉容郡主是主人,她的提议也没有人反对,大家一致通过,丫鬟很快就下去准备好了抽签用的东西,游戏也就开始了。

    玉容郡主负责抽签,她在众人的注视下把手伸进签盒里,抽出一张纸条来,打开纸条当众念出纸条上人的名字,只听她笑着道:“第一个被抽中的人是姚家三小姐姚锦绣。”

    这走的是什么狗屎运?第一个抽中的就是她!

    姚锦绣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对她投来了注目礼,那些眼神里有探究、有期待、也有幸灾乐祸……

    这在场的人里面,有些人知道姚锦绣以前的名声不怎么好,一致认为她就是个又蠢又傻的笨蛋,是大家嘲讽的对象。而这两天姚锦绣突然出了名,在京城里被人传得沸沸扬扬,夸她医术如何了得,这导致不少人在心里对她都不服气!现在让她第一个上台表演,不少人都等着看她能表演出个什么花儿来,巴不得她闹出大笑话,丢了脸面那就好玩了。

    现在这种情况,退缩是不可能的,不管有多艰难,也必须要迎难而上。姚锦绣坦然站起身来,朝着台上走去。

    她走到玉容郡主身前,对玉容郡主道:“劳烦郡主吩咐下人为我准备一些笔墨纸砚。”

    玉容郡主立刻就吩咐了下人去准备笔墨纸砚,又对姚锦绣要做什么很好奇,便问道:“你要笔墨纸砚是要作画吗?”

    就在这时候,陈婉儿用响亮的声音抢先开口道:“我知道,我知道,姚三小姐可会作诗了,她作的诗精妙绝伦,她这次一定是要作诗吧!”又伸手拉了拉身旁坐着的姚锦莲,“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这陈婉儿不问姚锦绣本人,偏偏要去问姚锦莲,可见她的刻意,却听姚锦莲柔声道:“其实我三姐姐还能左右手同书……”

    陈婉儿立刻做惊讶状,“啊,难道你三姐姐想要左右手同书不同的两首诗?”

    一个人能左右手同书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要同时作出两首出彩的诗作来,那更是难上加难。陈婉儿和姚锦莲两人一唱一和,就是想要以此来为难姚锦绣。在她们看来,姚锦绣再能干,也不可能同时做好这两件事。

    然而,这次她们是大大失算了。

    如果姚锦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古人,以她身体原主的才学,要完成这样的任务难度不可谓不小,但现在的姚锦绣已经不是曾经的姚锦绣。从古至今学了那么多丰富的知识不是白学的,唐诗宋词元曲,那么多的精彩诗作,随便借用两首也就是了。虽然做这种剽窃的事情有点可耻,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需要应急,也不能怪她如此做不厚道了哈。

    很快丫鬟就拿来了笔墨纸砚,玉容郡主顺手把狼毫笔递给姚锦绣,期待地看着她,对她是充满了兴趣,“是要现在就开始吗?”

    “嗯。”姚锦绣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指向站于下手的几个丫鬟,“我还需要四个帮手。”

    “好。”玉容郡主立刻点了四个丫鬟上前来当姚锦绣的帮手。

    姚锦绣吩咐四个丫鬟两两站在一起,每个人各持宣纸的两端,把宣纸竖着铺展开来,然后分别站在姚锦绣身体的左右两侧,相隔的距离是她伸展开左右手能够在宣纸上运笔写字。

    这种写法比把宣纸铺开在案几上左右同书要难得多,这除了考验写字的人用笔的能力,还考验写字人的腕力,非一日之功可成。姚锦绣敢使用这一招,也是因为她在现代的时候练过。其实说起来都是泪,会练成这样她完全是被逼的!没想到今日还能拿出来炫一把!也是不辜负当年为了练字所花费的那些辛苦时光了。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姚锦绣左右手执笔站于四人中间,只见她同时伸展开双手,在左右两边的宣纸上挥毫泼墨,笔走游龙,她神情专注,目光如炬,先前身上那股平淡恬静与世无争的气息也被绚烂丰富凌厉夺目的笔法所取代,在场的众人都觉得姚锦绣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势之感,让她们不由自主地被她的气势所折服,生出一股钦佩之情。

    众人都注视着台上的姚锦绣,突然有人禁不住发出低低的惊呼声,只见姚锦绣裙摆一扬,身体一转,方位变换,她本来左右手所写的字迹就不同,右手先写的楷书,左手先写的行书,现在变换之后,竟变成左手写楷书,右手写行书,可以想象她左右手早就把这两种字体练得是炉火纯青了。

    片刻后,姚锦绣书写完毕,把手中的狼毫笔放回桌上,让四个丫鬟把她所写的诗句展示给大家看。

    左边两个丫鬟所执的宣纸上写的是:艳静如笼月,香寒未逐风;桃花徒照地,终被笑妖红。

    右边两个丫鬟所执的宣纸上写的是: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一首写梨花,一首写春日,恰到好处地迎合了今日的梨花宴,贴合主题,意境优美,令人回味无穷。

    “啪啪啪啪……”

    从亭子外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姚锦绣循着掌声望去,亭子中的其他人也跟着纷纷侧目看了过去,惠安长公主身穿玫瑰紫遍地缠枝芙蓉花对襟暗妆花褙子站在亭子外面,脸上带着赞赏的笑意,“好诗,好字,好美!”

    惠安长公主这个时候出现,目的就是为了来给姚锦绣撑场面的,三个“好”字,大大夸赞了姚锦绣一番,一是说她的诗好,二是说她的字好,三是说她人好。惠安长公主鲜少夸奖一个人,姚锦绣能让她刮目相看,还得到她如此高的评价,可见她对姚锦绣的喜欢。

    这是在场的其他人绞尽脑汁想得而没能得到的赞赏,从此之后大家便知晓姚锦绣这是被划归到惠安长公主的羽翼之下,是惠安长公主喜欢和赞许的人。有身份地位高贵的惠安长公主维护姚锦绣,那些暗戳戳再想要打她主意的人,都要好好的掂量一番,以免惹了不该惹的人。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给惠安长公主行礼,惠安长公主走上前去,亲自扶了姚锦绣起来,抬手免了其他人的礼。众人纷纷起身,就瞧见惠安长公主伸手取下腰间挂着的银质玲珑球,托在手心送到姚锦绣面前,“我一见你就喜欢得紧,你是个不错的好孩子,这个就送给你吧,就当作是我给你的奖赏。”

    姚锦绣哪里敢推辞惠安长公主给的赏赐,恭敬地接过银质玲珑球,并蹲身行礼称谢,“谢长公主赏赐。”

    “喜欢吗?”

    姚锦绣自然答:“喜欢。”

    “喜欢就好。”惠安长公主一脸温和笑意,伸手牵起了姚锦绣的手,拉着她亲热地聊起天来。

    这自然又惹得众人对她投去一阵艳羡又复杂的视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