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36章 佳妻第036章
    姚锦莲甩开二太太曾氏的手,忽然站起身来,“你要是不想办法让我去,那你可别后悔……”

    “你要干什么?”二太太曾氏慌忙拉住姚锦莲,神色慌张,眼露担忧之色。

    姚锦莲恨恨地道:“你要是不帮我,我就自己去找姚锦绣!”

    “我的莲儿,你别做傻事!”二太太曾氏死死抓住姚锦莲的手不放,姚锦莲挣扎不休,一头发髻散乱下来,发丝和泪水混在一起胡了一脸,整个人越发的狰狞,高声叫嚷道:“我就要去,我就要去,你快想办法!”

    “好,好,我想办法,我想办法。”二太太曾氏见女儿已经是陷入癫狂状态,不忍心看她这么难过,心软退让一步,“你先坐下来,好好冷静一下,我再想办法。”

    姚锦莲才不管那么多,厉声逼问道:“你有没有法子?”

    二太太曾氏看着眼前披头散发面露凶恶的女儿,无奈地道:“我去求她。”

    “那你快去!马上去!”姚锦莲催促道,丝毫不体谅二太太曾氏的难处,从心底里认为二太太曾是就应该满足她的要求。

    对于姚锦莲的不体谅二太太曾氏心里虽然难过,但姚锦莲是她最宝贝最疼爱的女儿,她又不舍得让她伤心,只好简单收拾了一下,带上礼物去找姚锦绣。

    锦绣小筑里,姚锦绣听说二太太曾氏来了,笑着对珍珠道:“看看,我说她会来吧,这不就来了。”

    珍珠对姚锦绣露出钦佩的表情,作势就要往外走,“我出去请二太太进来。”

    “不用了,我出去就好。”姚锦绣站起身往外走去。

    到了院子里,二太太曾氏抬眼看到从屋里走出来的姚锦绣,连忙上前几步走到姚锦绣面前,刚要开口说明来意,就听到姚锦绣温和地道:“二婶,你回去跟五妹妹说,让她两天后跟我一起去参加惠安长公主的梨花宴。”

    请求的话还没说出口,姚锦绣就已经答应了,这样的结果让二太太曾氏是完全没有想到,一时间心情激动万分,她原本以为自己起码要花费好一番口舌,并且破费一番才能打动姚锦绣,没想到最后竟会是这么容易就把事情办成了,真是大出意料之外。

    想起自己曾对姚锦绣做过的事,二太太曾氏又觉得姚锦绣真是傻得可以。

    二太太曾氏心想,原本以为姚锦绣讹了大太太谢氏一次,是她变聪明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姚锦绣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这样也好,有姚锦绣这样的笨蛋存在,她也能少花些心思!

    二太太曾氏拉住姚锦绣的手,面露感激,“阿绣,你心地纯善,这件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姚锦绣毫不在意地道:“二婶不必说这些,我平日就跟五妹妹要好,到时候叫五妹妹和我一起去吧。”

    两个人再说了一些家常话,二太太曾氏就欢欢喜喜地回去了。

    当天夜里,姚家却发生了一件惨事,寂静的深夜里,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女子惨叫声,叫声凄厉骇人,响彻整个姚家后院,听得人毛骨悚然……

    ……

    夜里,姚锦绣都已经脱衣上床准备睡觉了,听到外面传来的惨叫声,又起身披衣出去。珍珠在外间守夜,也忙披上衣服起身,姚锦绣就叫她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珍珠回来,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姚锦绣,“五小姐住的那处院子的一处院墙不知道怎么垮了,五小姐的贴身丫鬟为了救她被倒下来的院墙砸断了腿,惨叫声就是那丫鬟发出来的,五小姐也被吓得不轻,到现在还在哭。”

    姚锦绣听了,沉默着没说话,就听珍珠还在道:“那院墙好端端的怎么就会垮下来,还把人给砸了?”

    姚锦绣对此事不置可否,只淡淡地道:“院子里的事都是大太太在管,轮不到我们操心,时间不早了,去睡吧。”

    珍珠立刻就懂了姚锦绣的意思,这事肯定跟大太太谢氏脱不了干系,她们也没有必要瞎操心,安心过自己的日子就好,管他外面是斗死斗活。

    珍珠伺候姚锦绣重新上了床,给她掖好被角,自己就出去睡了。

    ……

    到了四月初十那天,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正是踏春赏景的好日子。姚锦绣、姚锦慧、姚锦莲一早收拾妥当,坐上大太太谢氏安排好的马车,前去参加惠安长公主在别院举办的梨花宴。

    一路上平安无事,姚锦绣一行平安到达惠安长公主的别院,刚下马车,抬眼又看到一辆马车驶了过来,有丫鬟撩开车帘子,就见陈玉儿领着陈婉儿走下马车。

    走在前面的陈玉儿身穿藕色素面短襦高束罗裙,头戴红玛瑙镶金富贵花开纹钗,斜插一支金凤衔宝珍珠串步摇,她抬眼瞧见站在姚锦绣身旁的姚锦慧,满脸带笑快步走上前来,亲亲热热地拉着姚锦慧道:“好久没见到慧儿妹妹了,甚是想念得紧,慧儿妹妹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这架势好,是完全把姚锦绣给无视了。

    姚锦慧瞟了一眼旁边的姚锦绣,心想姚锦绣得了惠安长公主的请帖又怎么样,她在外面依然是最受欢迎的那一个。这么一想心里就舒坦了,笑着对陈玉儿道:“我也是十分想念玉儿姐姐,早就想下帖子请玉儿姐姐到府中玩耍了,就是怕玉儿姐姐不愿意来。”

    陈玉儿假意瞪了姚锦慧一眼,“你都没给我下帖子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去?只要你请我,我没有不去的道理。”

    姚锦慧欢喜地道:“那好,我回家就给玉儿姐姐下请帖,玉儿姐姐一定要来哦。”

    陈玉儿接话道:“那就这么说好了,到时候我一定去。”

    这边姚锦慧跟陈玉儿在叙姐妹情深,那边身穿薄荷色彩绣并蒂莲襦裙,头戴赤金红宝芍药流苏钗,额间贴着一朵梨花花钿的陈婉儿缓步走过来,对姚锦绣露出一抹微笑,又对身侧站着的姚锦莲道:“莲姐姐,你今天也来了。”

    “我是沾了三姐姐的光,跟着一起来的。”姚锦莲总算还记得替姚锦绣说上一句。

    陈婉儿看向姚锦绣,“你们三个姐妹感情真好。”

    姚锦莲笑着道:“那当然,谁叫我们是最亲近的姐妹。”

    几个人正聊着天,别院里有人出来相迎,走在最前面的是玉容郡主。玉容郡主身穿绣百蝶穿花石榴红底缂丝长褙子,头戴赤金镶红宝蝴蝶簪,发髻上缠着累丝攒珠嵌宝石银蝴蝶头花,脖子上挂着长命百岁牡丹银锁,腰间系着鎏金花丝蝴蝶银挂饰,整个人看起来富贵逼人。

    玉容郡主是淳亲王爷的小女儿,今天玉容郡主是受了惠安长公主所托负责招待各家小姐,所以她才会带着人出来相迎。

    姚锦绣几人见到玉容郡主,纷纷上前行礼,玉容郡主坦然受了她们的礼,等她们起了身。玉容郡主向姚锦绣看了过去,“你就是姚三小姐姚锦绣吧?”

    惠安长公主一早就跟玉容郡主嘱咐过,叫她要多加照顾姚三小姐姚锦绣一些,并且观察一下她的言行举止,看她是否如外面人传言的那样。玉容郡主受了惠安长公主的托,自然要努力完成重任。

    当然姚锦绣并不知道这一点,她上前一步,向玉容郡主行了一礼,镇定自若地道:“姚锦绣拜见郡主。”

    玉容郡主早就发现姚锦绣跟旁边人都不怎么亲近,一个人独自站在一边,不像姚锦慧和陈玉儿那样想谈甚欢,也不似姚锦莲和陈婉儿那样举止亲密,仿佛旁边人怎样都与她无关,她一人一世界。

    这种心性给人孤高清冷的感觉,仿佛不容易与人亲近。玉容郡主居高临下打量着姚锦绣,见姚锦绣神情淡定,打扮也很清雅,不似旁人那么妖娆,跟她性子也是差不多。

    就这么一番打量,玉容郡主也说不出来喜不喜欢姚锦绣,但起码是不讨厌的。她便朝姚锦绣招招手,“你过来跟我一起吧。惠安姑姑跟我说了,叫我要好好招待你,你是她请的贵客。”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吃了一惊。尽管姚锦慧和姚锦莲事先已经知道惠安长公主对姚锦绣的重视,但还是不及玉容郡主当着众人面说出来的话令人震撼。而陈玉儿和陈婉儿事先是完全不知道惠安长公主对姚锦绣的看重,此刻听到玉容郡主的话,才意识到姚锦绣与她们的不同,起码在惠安长公主的眼中,姚锦绣与她们是不一样的。

    这种不同,就表明了惠安长公主对姚锦绣的另眼相看,那样身份尊贵的人会对姚锦绣另眼相看,这是无数想要巴结奉承惠安长公主的人求而不得的尊荣,真正是一件令人震惊万分的大事,让几个人都同时心情复杂。

    有别于其他人的震惊不已,姚锦绣还算淡定从容,行礼谢过玉容郡主之后,缓步走上前去,跟在玉容郡主身后,一起朝着别院里面行去。

    今日设的梨花宴,分了男女两席。各家小姐聚在园子的东边赏梨花,品茶果糕点,玩儿游戏。各家公子则聚在园子的西边吟诗作画,喝梨花酒,谈天说地,评时政文章。

    姚锦绣几人跟着玉容郡主到了各家小姐聚在一起的亭子里,其间已经坐了不少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