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2016章 10.20
    面对惠安长公主对她的热情和友好,姚锦绣却是宠辱不惊,对那些饱含深意的视线也是视而不见,她只需要打起精神好好应对惠安长公主便是了。

    “我喜欢你,陪我聊聊吧。”惠安长公主侧头打量着姚锦绣刚刚写的两幅字,“你的字写得很好,是跟谁学的?”

    姚锦绣道:“小时候跟着父亲学写字,后来就是二哥指导我,二哥去了书院读书之后,就是我自己瞎琢磨着写写。”小时候的父亲,却不是现在的大老爷姚启辉,后来的二哥,却是姚锦绣的身体原主跟着姚锦睿学过一段时间,她自己穿越过来后,写了字也会交给姚锦睿看看。

    惠安长公主又问:“你左右手能同书是专门练习过的吗?”

    姚锦绣笑着道:“实不相瞒,我小时候是个左撇子,觉得左手写字比右手写字更快更好,父亲为此打了我许多次手板心,逼着我改用右手,二哥也教导我用右手写字,慢慢的左右手就都能写了,发现这挺有意思的,后来就专门练习了一下。”

    惠安长公主听了姚锦绣的话,觉得姚锦绣很可爱,为人坦诚,有话直说,不像那些喜欢到她面前来巴结的人,极力想要表现自己的不同,说的也都是对她奉承谄媚的话,因此她对姚锦绣就越发有好感了。

    “听说你还会给人看病。”惠安长公主拉了她的手,笑眯眯地道:“不如你跟我到外边去走一走,顺便给我也看一看。”

    “这……”姚锦绣很想跟惠安长公主说她不过是看了一些医书,学了一些皮毛而已,好把此事推脱掉,谁知惠安长公主根本不给她机会,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纵使亭子里还有不少别家的小姐在,但惠安长公主一向我行我素惯了,且她又是长辈,她就算不留下来招待大家,也自有玉容郡主会把事情处理好,所以没人敢吭一声说一句惠安长公主这是失礼。反而都违心地赞一句惠安长公主是性情中人!呵呵!

    姚锦绣跟着惠安长公主离开亭子,一路被她拉到一处偏殿里,起初姚锦绣还以为惠安长公主带她离开亭子,说让她给她看病不过是随便找的借口,是另外有其他的话要对她说,谁知到了偏殿里坐下来之后,惠安长公主还真的摊开手腕来让姚锦绣给她把脉。

    这也太不按牌理出牌了。

    实在猜不透惠安长公主此番的用意,姚锦绣感到莫名的压力,背上的肌肉都绷直起来,心中思绪万千,“长公主,我才疏学浅,学医不精,怕给你看不好。”

    听了姚锦绣推辞的话,惠安长公主也不恼,反而笑得更加的温和,“你只管给我把脉就是,看对看错都有没关系,我知道你的医术还不错,致远大师腹部的伤就是你给治好的,你那么聪明应当知道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姚锦绣哪里还有不知道的道理,肯定是五皇子陆瑾明告诉惠安长公主的,传闻惠安长公主对五皇子陆瑾明比亲生的孩子还要好。一是因为惠安长公主跟五皇子陆瑾明的感情亲厚,二是因为惠安长公主没有孩子。

    没有孩子?

    想到这里,姚锦绣心中咯噔一声,她听闻惠安长公主和驸马屈晋的感情深厚,成亲十几年来一直琴瑟和谐,鹣鲽情深,那怎么会没有孩子呢?

    而驸马屈晋也没有纳妾,一直就守着惠安长公主一个人过,把她当作心肝宝贝一样疼惜宠爱。这么相爱的两个人,不应该没有孩子的,难道两个人想要丁克?

    可是又听说惠安长公主和驸马屈晋收养了屈家族里三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那说明惠安长公主和驸马屈晋还是喜欢孩子的,那问题是出在惠安长公主身上还是驸马屈晋身上?

    这么一想,姚锦绣忽然有了方向,遂道:“既然长公主相信我的医术,那我边给长公主把一下脉。”

    惠安长公主摊开手腕让姚锦绣上前去把脉,姚锦绣手搭上惠安长公主的手腕开始诊脉。说实话,她在现代的时候学的其实是西医,对中医的诊脉辩症并不擅长,不过好在她有随身安装的医疗系统帮忙,她就借用随身安装的医疗系统给惠安长公主做了检查。

    医疗系统很快就做出提示——惠安长公主的腹部有旧伤,旧伤伤及子宫,子宫内有炎症,子宫内膜粘连,所以不能怀孕。这也便是她和驸马屈晋成亲十几年来都没有孩子的原因所在。

    只是惠安长公主的腹部为什么会有旧伤?还会伤及子宫?姚锦绣根据提示想了想,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是有人曾用刀子正面捅了惠安长公主一刀,刀刺进腹部伤及子宫,才导致惠安长公主不能有孕?

    想到这个可能,姚锦绣倒吸一口凉气,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惠安长公主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病症所在的,她见姚锦绣一直凝眉不说话,便问道:“可有什么不妥?”

    姚锦绣抬起头来看向惠安长公主,斟酌着道:“长公主是否时常有腹痛之感?”

    惠安长公主一听,脸上的表情就起了些微的变化,这是说中了她的病症,她点头道:“是,我有时候感觉下腹部疼痛。”

    “那长公主每月的月事可准?”像姚锦绣这样一个还没及笄的姑娘家问这样的问题其实会觉得有些难为情,可姚锦绣却问得相当的自然,她是完全进入到了一个医生的角色当中,丝毫没有半点儿的扭捏。

    因为姚锦绣的坦然,惠安长公主也没有觉得有任何尴尬,况且姚锦绣问的问题,却是其他大夫从来没有问过的,这勾起了她强烈的好奇心,她更想看看姚锦绣是否真的看得出她的病症所在,就道:“我的月事不太准。这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诊断没有错的话,长公主以前这里应该被利器伤过?”姚锦绣伸手指向她腹部的位置,“利器刺穿腹部伤及子宫,导致长公主子宫受伤,伤口愈后情况不好,子宫内有炎症,子宫内膜粘黏,所以……”

    越听姚锦绣说,惠安长公主就越是心惊,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把她的病症说得如此明白的人,她急切地打断姚锦绣的话,满怀期翼地看着姚锦绣,“可否还有治?”

    当年三王夺嫡的时候,惠安长公主为了救当今皇上,替他挡了一刀。锋利的刀刺入她的腹部,导致她受伤很重。要不是江御医来得及时,她当时可能就活不了了。当年江御医替她治伤的时候,也是说她腹部的伤口太深,伤及子宫,她以后都不能有孕。后来虽然吃过很多药,也看过很多大夫,然而就如江御医说的那样,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原本都已经接受了她不能怀孕这个事实。她今日之所以会找到姚锦绣来给她看症,不过是听了陆瑾明夸奖姚锦绣医术的话之后,生出想要再试一试的念头,没想到姚锦绣果然就说出了她的病症所在。

    这十几年来,虽然她跟驸马屈晋的感情深厚,驸马屈晋待她一直很好,但午夜梦回,她还是不无遗憾的,不能给屈晋生一个孩子,确实是她对屈家的亏欠。她做梦都想要一个孩子。

    “这个……”这个既是挑战也是考验。

    “不能治吗?”

    对上惠安长公主那急切又害怕失望的眼神,姚锦绣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了。她在现代的时候也接触过这样因为无法生育而失望痛苦的夫妻,了解他们的悲伤和不甘。

    “长公主,恕我实话实说,我是很想帮你,但我无法保证一定能把你的病治好。”姚锦绣寻思着道:“我会先用‘江家的秘方’给你调理身体,等调理一段时间再看情况,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姚锦绣说的“江家的秘方”也就是医疗系统里配制的药,她没有把话说得太满,一是害怕给了惠安长公主希望,到最后没治好又给她带去绝望,二是给自己留条退路。

    许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结果,有了姚锦绣的这番话,惠安长公主反倒看开了,情绪也跟着冷静下来,不似先前那么激动,“我这病御医早就说了是不治之症,我不过是傻傻地还抱着个念想,希望有一天能把这病治好。我知道我这病是什么情况,反正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你且安心给我开药便是,我都听你的安排。治得好治不好我都能接受。”

    许是在这三十多年里已经经历了太多这样的事情,惠安长公主遵循的也是活得恣意潇洒的生活态度,所以她的心胸开阔,比一般人也能看得开些。

    有了惠安长公主的这句话,姚锦绣也就心安了,“长公主放心,我会尽力而为。”

    ……

    回去的时候,姚锦绣不认得路,惠安长公主就安排了嬷嬷送姚锦绣出去。

    惠安长公主府的别院占地广阔,各处亭台楼阁,花园景观,九曲回廊,小桥流水,生动别致。

    姚锦绣一路跟着嬷嬷往出走,一边欣赏着各处的风景,不知不觉间竟被嬷嬷带到一条窄路上,见到了专门等候在那里的陆瑾明。

    见到陆瑾明的那一刹那,姚锦绣顿时反应过来,以惠安长公主和陆瑾明的关系,她会在这里碰见陆瑾明,完全就是惠安长公主有意安排的。

    姚锦绣立刻就想要退回去,奈何身后就只有一条长长的小道,花树夹杂的空寂小道上,完全不见有人来。前头是挡路的陆瑾明,后面是没有退路的里,这是早就等在这儿守株待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