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2016章 /10/29
    且说柳二刚走,锦绣小筑里就来了不速之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二太太曾氏的大儿子,姚家的大少爷姚锦鸿。姚锦鸿是姚锦绣几人的大哥,现跟姚锦睿一起在青松书院读书,也是每十日才回来一趟。这次是要给老太太谢氏祝寿才提前回家。

    姚锦鸿在课业上稍微比姚锦睿出色一些,又很会做人,嘴巴又甜,十分善于讨好周围的人,是以很得老太太谢氏的喜欢。

    其实在姚锦绣看来,姚锦鸿在课业上比姚锦睿好,完全是因为他比较狡猾,并不是他比姚锦睿学得有多好,只是他比死心眼的姚锦睿更懂得投机取巧罢了,就像他会花言巧语讨老太太谢氏和周围人开心一样,此人比较有心计,不是什么好人。

    这姚锦鸿到了锦绣小筑,见到姚锦绣,面上挂着温润的笑容,关切地道:“前几日听说三妹妹病倒了,我在书院里读书也没能回来看望,今日见你大好了,我也就放心了。”说着把手中提着的一个盒子置于姚锦绣身前的小几上,笑着道:“这是我在外面买的小礼物,送给三妹妹解闷玩儿,我可只送了你这一份儿,连小莲那儿也没有哦!”

    这是强调了他对姚锦绣的不同,意在表明他对姚锦绣比他对他同胞的亲妹妹姚锦莲还要好。这事处理不好就会挑起姚锦绣和姚锦莲的不合。

    事实上每次都是这样,姚锦鸿要是想要讨好某人,都会拿一个人出来作为对比,意思是某某人没有你重要,看,我是多么重视你。其实这样做很虚伪,偏偏老太太谢氏就是很吃这一套,每次都被姚锦鸿哄得服服帖帖的。

    然而姚锦绣却是很讨厌他,对他送的礼物也不感冒,偏着头看看姚锦鸿,又看看桌上摆着的盒子,“大哥,你这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只送给我一个人我可不敢要,要是五妹妹生我的气该怎么办?”

    “不会不会……”

    “那可说不准,大哥你还是拿回去吧。”姚锦绣坚决地摇摇头,“怎么说小莲都是你的同胞亲妹妹,你只送给我,不肯送给她,如此厚此薄彼,怎么也说不过去。”

    姚锦鸿笑着道:“不会的,小莲也不是那种人,我有准备其他的礼物送给她……”

    “这么说大哥也不是只送了礼物给我一个人咯,这样我就放心了。”姚锦绣抢先一步道,说完夸张地用手拍拍胸脯,好像真是松了一口大气的样子。

    他说只送了一份礼物给姚锦绣,连姚锦莲那儿也没有,现在又说给姚锦莲准备了其他的礼物,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被姚锦绣当场啪啪打脸。

    姚锦鸿虚伪的面具就这么被姚锦绣毫不留情地扯了下来,姚锦鸿脸都要黑了,也没了继续再呆下去的心情,僵笑着道:“是这样没错,我忽然想起还有篇书没有看完,现在要回去看书,我就先走了。”

    姚锦绣忙挽留他,“别啊,话都还没说两句,大哥再坐会儿吧。”

    “不用了,不用了,课业重要,我先走了。”说完也不等姚锦绣再说话,姚锦鸿头也不回地走了,那飞快离去的样子,活像背后有怪物在追他一样。

    姚锦绣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冷笑两声。

    ……

    第二天,姚锦绣给姚锦睿画的《寿比南山图》题了字写了诗,然后亲自送到外院姚锦睿的住处。令姚锦绣意外的是,她居然见到姚锦睿和陆瑾明坐在院子的石桌边对弈,两个人边下棋边聊天,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融洽。想来是陆瑾明用了合理的解释说明了他隐瞒身份的事情,并得到了姚锦睿的谅解。是以两个人的关系又和好如初了。

    不想打扰他们,姚锦绣转身要走,被陆瑾明抬眼看见,叫了她一声,“姚三小姐。”

    听到喊声,姚锦绣想走也走不成了,只好转身走回去,向陆瑾明行礼,“拜见五爷。”

    陆瑾明免了她的礼,看她手上抱着画卷,道:“手上拿的什么,可以看看吗?”

    姚锦绣看了姚锦睿一眼,飞快地道:“是二哥画的画,我借去看了看,现在拿回来还给二哥。”

    不知道为什么,姚锦绣没说自己还题了字作了诗,仿佛是不想让陆瑾明知道,就说成是姚锦睿的画,她只是借去看了一下。

    陆瑾明笑起来,对姚锦睿道:“我还没欣赏过你的画。”

    姚锦睿便从善如流地走上前去,从姚锦绣手中把画卷拿过去打开给陆瑾明看,画上画的是红梅、青松、白鹤、紫竹和日出,书“寿比南山”四个大字,旁边还作有一首诗。

    陆瑾明瞟眼看过去,视线正好落在画卷当中的“寿比南山”四个字上,那个“山”字,他曾见姚锦睿写过,笔法和画卷上的不同,倒是跟姚锦绣在梨花宴上所写的那两首诗的笔法差不多,想来这画卷上的题字和诗作都是姚锦绣写的,真是个很有才气的姑娘。陆瑾明心中满意,他看上的姑娘自然不会差。

    “画得很好,诗也很好,字写得更好。”字如其人,陆瑾明夸姚锦绣的字好,却也是变着法子夸姚锦绣人好。

    陆瑾明说的话那么直白,姚锦绣想听不懂都难,耳根微微发红,朝两个人行了一礼,飞快地道:“二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这风风火火的性格……”姚锦睿望着姚锦绣飞快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女孩子大了就是心思多了,连我这个亲哥哥有时候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

    这是姚锦睿根本不知道姚锦绣和陆瑾明之间的过结才说了这样的话,旁边的陆瑾明闻言却是低头淡笑出声,心中生出满满的喜悦。

    等大老爷姚启辉下衙回到府中,姚锦睿又带陆瑾明去见了大老爷姚启辉。在书房里,陆瑾明和姚启辉说了一个多时辰的话,至于具体说了什么内容,除了他们两人以外,没有第三人知道。

    ……

    很快就到了老太太谢氏的生辰,这一天一大早,姚府的众人就聚到老太太谢氏的福安堂,所有人要先给老太太谢氏祝寿,然后才是其他的亲朋好友等人来给老太太谢氏拜寿。

    自从上一次老太太谢氏被大老爷姚启辉成功气晕过去之后,到现在身子都还没有大好,一直都在看大夫吃药。今日是她的寿辰,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的精神看起来倒是比前些日子好一些了。

    身穿枣红色万字不断头对襟褙子的老太太谢氏靠坐在拔步床上,先是大老爷姚启辉带着大太太谢氏上前去给老太太谢氏拜寿,大老爷姚启辉说了几句祝老太太谢氏“长命百寿、身体康健”之类的祝福话,并送上大太太谢氏专门给她准备的百年老山参。然后便是二太太曾氏代表二房以及在外地任职的二老爷姚启顺送上寿礼给老太太谢氏。最后才轮到姚锦绣几个。

    姚锦鸿作为大哥,第一个上去给老太太谢氏祝寿,先是讨好地跪在地上给老太太谢氏磕了三个响头,“祝祖母万寿无疆,寿与天齐。”

    说完祝寿词,姚锦鸿招手让小厮把手中捧着的一个红色绣回字纹的大盒子抱过去给他,那盒子长约一尺多,宽有两寸,高有一尺三寸,姚锦鸿一手抱住盒子,一手把盒子面上的盖子打开,露出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一个福绿寿双喜的摆件,一块葫芦形的寿山石上雕刻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桃树,桃树上挂满了硕大的桃子,桃树枝上站着两只报喜的喜鹊,葫芦寓意为“福禄”,寿桃取其中的“长寿”之意,两只喜鹊鸣叫报喜,正好就是双喜,迎合了“福禄寿双喜”这个摆件的名字。

    姚锦鸿笑眯眯地道:“为了给祖母找到合适的生辰礼物,我几乎跑遍了整个京城,最后才找到这个寿山石的‘福绿寿双喜’的摆件,就好像是专门给祖母您做的生辰礼物似的,我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祖母你看着如何?可还喜欢?”

    “喜欢,我当然喜欢。”那么好一个摆件,正合了老太太谢氏的心意,她笑得见牙不见眼,直夸姚锦鸿孝顺懂事,就差没把姚锦鸿夸到天上去了。

    有姚锦鸿这个朱玉在前,等到姚锦睿和姚锦绣拿出那副自己动手画成的《寿比南山图》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够看了。

    姚锦睿把画打开给老太太谢氏看,“这是我和阿绣一起给祖母画的《寿比南山图》,祝愿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松鹤年延。”

    老太太谢氏对那幅画只轻描淡写地瞟了一眼,板着一张脸丝毫笑容也无,只对王妈妈道了一句“收起来吧”,就挥挥手让两兄妹退下去了。

    两兄妹齐齐行了礼退下去,对于老太太谢氏的冷淡态度,两兄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这都是见惯不怪了。

    只是旁边的姚锦慧却在此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搞得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姚锦绣抬眸瞅了她一眼,她则对姚锦绣微抬了一下下巴,示威似的从身后丫鬟桃红的手中接过一串红珊瑚手串,娉娉婷婷地走上前去。

    “祖母,这是我专门寻人从江南给你买回来的生辰礼物,这串手串总共由108颗红珊瑚穿成,颗颗饱满,色彩艳丽,温润莹泽,是喜庆祥和的象征,祝愿祖母长命百岁,福寿绵绵。”

    “好,好,好。”老太太谢氏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乐得是眉开眼笑,忙招了姚锦慧上前去,“慧儿,我的乖孙女儿,快到祖母身边来,让祖母好好儿看看你。”

    姚锦慧依言跑了上去,亲亲热热地黏在老太太谢氏的身边,“祖母,我送的生辰礼物你要常常戴在身上哦。”

    “好,我都听慧儿的,祖母会一直带在身上。”老太太谢氏说着就把108颗的红珊瑚手串在手腕上绕了几圈戴起来。

    坐在下面的姚锦绣眼角抽了抽,想到老太太谢氏患有头疼的毛病,姚锦慧送的这个红珊瑚手串送得对极。红珊瑚是一种具有独特功效的药宝,有养颜保健,活血、明目、驱热、镇惊痫,排汗利尿等诸多医疗功效。心脏病及神经系统疾病离患者也很适合佩带。基本上珊瑚对皮肤,指甲,头发等生长都有帮助。对老太太谢氏的病症也是有利的。只是以老太太谢氏那暴发户一样的性子,但愿她真能识货才好。

    最后只剩下姚锦莲没有送寿礼了,等姚锦莲走上前去,姚锦慧还黏在老太太谢氏身边没有动,搞得姚锦莲给老太太谢氏拜寿的时候,顺便连姚锦慧都一起拜了。

    姚锦莲送给老太太谢氏的是一个双面绣的“寿”字抹额,那抹额外面一层绣,里面还有一层绣,绣法都还不一样,却又绣得完美无缺,可见姚锦莲绣艺精湛。

    前面有姚锦鸿送的“福绿寿双喜”摆件,现在有姚锦莲送的双面绣“寿”字抹额,虽然及不上姚锦慧送的108颗红珊瑚手串,但也是不差的,老太太谢氏虽然没有表现出格外的欢喜,但也夸奖了姚锦莲两句,“这抹额绣得真好看,莲儿就是心灵手巧,是个乖巧可人的孩子。”

    总之这一场拜寿,最不受待见的便是姚锦绣和姚锦睿两兄妹了,反正年年如是,两个人以前还会难过一下下,现在是丝毫感觉也没有了。

    ……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后来便是陆陆续续有亲朋好友和相熟的人家前来祝寿,男女不同席,大太太谢氏便在前院和后院都摆了席面,前院是男人们的聚会,女人们则都聚在后院里话家常。

    陈家的陈大太太和陈二太太带着陈玉儿和陈婉儿也来了。陈玉儿跟姚锦慧关系好,陈婉儿跟姚锦莲关系好,两个人一来,就各自聚在一处说话,只余姚锦绣一个人单独坐在一边默默喝茶。

    期间有别家的小姐过来跟姚锦绣聊天,但是姚锦绣的性子冷淡,天生给人一种不易亲近的感觉,再加上她这些日子名声大噪,先是被人传出医术了得,后又是惠安长公主站出来给她撑腰,导致别家的小姐都以为她傲气自大,不好相处,聊两句就聊不下去了,全都跑去找姚锦慧和姚锦莲玩儿了。

    一个时辰之后开了宴席,姚锦绣刚站起身,姚锦慧就跑过来拉她,出乎意料的热情,“三姐姐,你跟我一起坐吧。”

    姚锦绣想的是跟谁坐都一样,就点头同意了,跟着姚锦慧坐在了一起。

    宴席上摆了果酒,姚锦慧提议大家喝一杯。姚锦绣端起酒杯的时候,随身安装的医疗系统又“叮”地一声响起来。

    【提示:杯上有迷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