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宠你为妻 > 第23章
    “南巧,我们回家。”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南巧心里暖暖的。

    林相府被抄家之后,她已经没有了家。如今,这个男人,温柔俊朗,朝她伸手,要带着她回家。尤其是,这些天在山洞里,彻底的感受过什么是居无定所之后,“家”这个字,在她心底已经有了不同的感情。

    她歪着头,把手放进了苏满树宽厚温暖的掌心里,笑着应道:“好。”

    只是,所谓回家,不过是从这个门,走两步,就走到了另一个门。到达门口时,苏满树很自然的就松开了南巧的手。南巧默默的收回手,心中升起了一股小小的失落。

    苏满树推开门,身体僵了一下,愣了一瞬间,才回过神,转头看向南巧,眼神里全是惊喜。

    南巧觉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苏满树究竟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高兴呢?

    她跟在苏满树身后进了屋子,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半天,也终究是没闹明白苏满树在高兴什么。

    苏满树走到桌前,点了油灯,屋子里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南巧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抓起他的手臂,隔着绷带,打量他的伤势,眼睛里全是担忧。

    苏满树也不动,任由她看着伤口,详细的跟她解释:“没什么大事,就是挨了一刀,不要紧的。这次战乱并不严重,只是一些北夷蛮人偷袭营后,已经全被我们处理了。有些豆田粮田被糟蹋了,棉花田损失不严重,不会影响今年秋天的收成的……”

    南巧埋怨的看了他一眼,抿着唇没说话。谁关心那些事啊,她就是想知道,苏满树的伤究竟怎么样了。可是苏满树偏偏扯东扯西的不说,南巧忍不住气鼓鼓的瞪他。

    苏满树见她没说话,还瞪了自己一眼,无辜的摸了摸鼻子,想了一会儿,大概明白过来南巧在因为什么怄气。他干笑了几声,解释说:“真没事,就是普通的刀伤,伤口也不深,过两天就好了。要不,等明天,我该换药时,我让你帮我换?你亲眼看见了,也就能放心了。”

    其实,南巧心里也明白,苏满树说的那些什么豆田粮田被糟蹋了,说的是云淡风轻,但是这一次的战乱明明持续了三十多天。吴嫂子说过,以前最短的时候,在山洞里只需要呆上十几天,就能回家了。显然这一次的战乱,并不像是苏满树描述的那么轻松。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满树为了不压到伤口,侧着身子躺着。南巧躺在床上好一会儿了,还能听见苏满树在木板床上动来动去的声音,一直没有睡着。

    南巧忍不住开口,隔着帘子问他:“你是不是很疼?”

    她刚一开口,苏满树瞬间就不动了,原本木板床那里传来的声音瞬间就没了。

    躺在床上的南巧,听见苏满树歉意的说:“对不起,吵醒你了,我不动了,你睡吧。”

    南巧眼睛酸酸的,替苏满树委屈。明明他受了伤,身体很难受,却还要因为吵到她,跟她道歉。

    南巧掀开帘子,下了床。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苏满树担心她会害怕,每天晚上都会帮她留着油灯。小小的油灯,昏黄的灯光不算明亮,但是却每晚必有,今晚自然也不例外。

    听到南巧下了床,苏满树也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应该是很不舒服,脸色都有些发白。南巧急忙走到他身边,伸手扶他,跟他说:“你睡你的,我就是不放心你,过来看看。”

    她伸手摸了摸苏满树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比较了一下,还好并不算热,没有发烧。

    苏满树顿时身体僵了僵,刚才南巧那只冰凉的小手,是直接贴在他的额头上的。那个姿势,她靠得很近,身上又只穿着外衫,没罩长袍,他甚至都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女儿家的香气,只属于南巧自己的香气。

    南巧并没有注意到苏满树的变化,她只以为他是不舒服。于是,抱了他的枕头,拉着他,让他去床上睡。

    苏满树自然不干,摇头不同意。

    南巧很坚持:“你去床上睡,床上能舒服一些,我在这里睡。”

    她迅速的把两个人枕头被子都换了位置,也不给苏满树反驳的机会,直接爬到木板床上,抱着被子就躺了下去,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苏满树站在床边哭笑不得,南巧却故意装作没看见,嘴里还在念叨:“我睡着了,不要打扰我,我睡着了,不要打扰我……”

    苏满树无奈,只能摇了摇头,忽然俯身,长臂一捞,直接把南巧抱了起来。因为他是一只手,不能打横抱她,只能将她扛在肩上,然后大步朝着床走去,随后又一扔,把她扔到了床上。

    南巧根本没有想过苏满树会跟她来这么一招,当时就吓得大叫了起来,直到天晕地转,躺在了床上,才反应过来。

    苏满树说:“那里凉,不适合姑娘家睡。你老老实实的睡在这里,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好好睡觉,乖。”

    最后的说到“乖”字时,他刻意压低了声音,温柔的哄着南巧。南巧一直都觉得苏满树的声音很好听,浑厚润泽,低哑时更是温柔动听。那个“乖”字一出口,南巧就觉得自己全然无了反抗能力。她也明白,苏满树虽然看起来温和,其实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认定的事情,基本是无法改变的。既然他不肯睡在床上,她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索性听话,乖乖的闭了眼睛,准备睡觉。

    这一次,苏满树躺回木板床上时,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南巧轻叹了一声,早知道事情反而会变成这样,她刚才就一直装睡好了。

    可能是因为刚打完仗,苏满树还受了伤,第二天一早,他并没有去早训。南巧因为担心他,也一夜没睡踏实,听见苏满树起床的声音,立即也跟着起床了。

    这时,苏满树已经准备了洗漱的温水,见南巧起来了,朝她招手,让她先洗漱。南巧极其不好意思,苏满树都受伤了,她竟然还是让他照顾自己。而她,却什么都没能为他做。

    南巧洗完漱之后,从屏障里出来,就看见苏满树正弯着腰,从床底拽出了一个木盆,就是她昨天放了那些没洗的被面枕面的木盆。

    南巧吓了一跳,直接扑了过去,趴在盆上,大叫着:“那个,我来洗,我来洗,我马上就洗……”

    苏满树被她吓了一跳,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南巧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衣摆,站了起来。

    苏满树看了她一眼,强忍着把笑声压了下去,忙道:“不着急,我们先去吃早饭。”

    于是,南巧就跟着苏满树去了大屋灶房那边。那边已经有人在忙活了,除了吴嫂子还有什队的其他人。

    她跟着苏满树一进屋,就感觉到那些人都用一种眉飞色舞、极其暧昧的目光看着他们。南巧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就钻进灶房里去帮吴嫂子忙了。

    她在灶房间里,隐约能听到外面的说话声。有人打趣:“苏什长,这受伤了就要注意伤势,夜晚太猛了对身体也不好。”

    “是啊是啊,嫂子都叫那么大声了,你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真是的……”

    “滚一边去,你懂什么?!这叫做小别胜新婚!我们什长都多久没见到嫂子了,怎么可能不想得紧啊!”

    在灶房间里偷听的南巧,脸红的都快滴血了。糟了,这些人又误会了,肯定是昨晚她那一声喊叫导致的。哎,南巧坐在灶房间的木凳上,简直欲哭无泪。这军营里的房子连成一排,隔壁有些动静,一听就能听到,想要隐瞒点什么事都困难。

    吴嫂子自然也听闻了关于苏满树和南巧昨夜“大战”的谣言,看见南巧时,眼神禁不住的暧昧起来。她语重心长的对南巧说:“弟妹啊,你和满树成亲,也大半年有余了。我看啊,跟你同一批嫁过来的姑娘,有的都怀了五六个月了……”

    一提这种话题,南巧忍不住就红了脸。

    吴嫂子见她害羞,快言快语的道:“弟妹,嫂子这话你也别不爱听,这是正经事。早点跟满树生孩子,你的人生才会有盼头。说句不吉利的,满树这次是伤在手臂上,这万一要是伤在其他要害的地方……所以,弟妹啊,还是尽量早点有个孩子才行,这万一满树将来有个三长两短,你的人生也还有一些指望。”

    南巧听着吴嫂子的话,脸色顿时就变了,一脸惨白,毫无血色。

    吴嫂子见她变了脸色,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叹了口气继续说:“弟妹,嫂子知道你听了这话不高兴。可是,这里是西北军营,兵荒马乱的,什么事都没人能说得准,你也自己想想,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为了满树,对不对?”

    吴嫂子说完这些话时,就继续去做饭了,南巧自己一个人坐在木凳上,出神发呆。

    她知道,吴嫂子说的都是对的。

    这年头,别说兵荒马乱,就是身处帝京,也很有可能朝不保夕。

    就如他们林家,前一刻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宰相府,后一刻就被冠上了谋反叛逆的罪名,满门抄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