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宠你为妻 > 第24章
    苏满树总算从那些人的围攻中逃了出来,进到灶房时,脸上还带着些许红晕。他在灶房门口平复了很久,才把自己的异样压下去,一抬头,就看见了背对着门口坐着的南巧。

    南巧低着头,手指戳着木凳,一下又一下,机械重复,明显是在走神。直到苏满树都走到她身后,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苏满树怕吓到她,故意清咳了一声,这时南巧才回过神,转头看见了苏满树。

    她一看见苏满树,脑子里顿时就冒出了吴嫂子那些关于“生孩子”的话题。这些个想法冒出来的突然,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一时间别开头,没有去看苏满树。

    苏满树见南巧看了他一眼后,又转过头,目光落到别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疑惑的先把自己打量了一番,衣服长袍都穿的好好的,盘扣也没有忘了扣,裤带也没有露出来,她到底是看见什么了?

    南巧缓了一会儿,站起来说:“饭还没有好,稍等一下,等下就能吃上了。”

    她朝着门外望了一眼,问苏满树:“你们今天都不用出去早训吗?”

    苏满树摇头:“战事刚平息,上头担心北夷蛮人再犯,所以近期将会采用轮流夜守制,我们什队这几日轮到休假。正好,这段时间大家也累坏了,能趁着休假的这几日休息一下。”

    很快,饭就做好了,众人开始吃饭。

    苏满树担心重伤的顾以,要亲自取给顾以送饭。唐启宝拦住他:“师父师父我去吧,现在是吴大哥在顾大哥那里守着,我正好把吴大哥的饭也一起带过去。”

    苏满树毕竟是手受伤了,行动多有不便,既然唐启宝主动请缨,他也没客气,直接就让唐启宝去了。

    见苏满树没有坚持,南巧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她怕苏满树手不方便,一直在忙着帮苏满树夹菜。

    今天的饭菜都不错,是苏满树他们昨晚回来时,带过来的,其中竟然还有肉,很新鲜的肉。南巧以前也没有见过生的牛羊肉,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肉,反正就按照吴嫂子交代的,一起放在锅里煮了。直到吃起来,南巧才知道,这些肉,既不是牛肉,也不是羊肉,而是马肉,很柴的马肉。虽然是新鲜的,但也并不怎么好吃。

    不过,有肉总比没肉强,尤其是在山洞里,她连发了霉的干面馍馍都能咽下去,这些肉又算什么!何况,苏满树受伤了,多吃些肉才能好的快。于是南巧忙活了起来,很快苏满树的饭碗就冒了尖儿,都是南巧夹给他的。

    这种待遇,还是苏满树从小到大第一次享受,尤其是还是来自“媳妇儿”的,这一下子就引起了饭桌上那群光棍无情的围攻。

    “嫂子,你不能只顾着苏什长一个人啊,我们也没有肉吃呢!”

    “是啊,嫂子,你看苏什长都要吃不下去了,你把多余的都分给我们吧!”

    南巧红了脸,悄悄的收回了筷子。苏满树面不改色,瞪了那些人一眼,对南巧说:“尽管给我夹,你夹多少我吃多少。”

    听了这话,那些人立即起哄:“哎呦,苏什长太护着嫂子了!嫂子,你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孤家寡人吧,给我们也夹几块吧!”

    苏满树冷眼扫了过去,威慑道:“你们是不是找打?我媳妇儿夹的,就算我不吃,也轮不到你们这些臭小子!都快吃饭,别在这里乱起哄!”

    南巧虽然在众人的起哄下红了脸,但是在苏满树的强势维护下,依旧没有放弃给他夹菜的举动。

    吃过饭之后,苏满树就去探望受伤的顾以,南巧正好也没事,就跟着他一起去了。

    她出门口时走的急,一时间没注意脚下的门槛,直接绊到,脚下不稳,朝着前面就跌了出去。苏满树跟在她身后,反应极快,长臂一捞,一把就将她捞了回来。

    南巧先是觉得自己往前扑,眼瞧着就要扑地了,忽然身后传来一股力道,将她拉了回去。“嘭”的一声闷响,她只觉自己的背,撞到了一面硬邦邦的墙,坚硬结实,还带着微微起伏,是苏满树的胸膛。

    这一下子,南巧的背撞的生疼,疼得她呲牙咧嘴,忍不住回头,去看苏满树。他的表情很自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他低下头,看见南巧皱着眉的表情,担忧的问她:“你没事吧?”

    南巧咬着牙,摇头。

    她除了后背疼,还会有什么事?她趁着苏满树不注意,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胸膛,又厚又硬,难怪把她撞的那么疼。

    苏满树被她突然袭过来的手吓了一跳,身体僵住,一动不敢动,任由她摸着。等她摸够了,收回了手,他才慢慢的缓过来。

    不过,这个时候,南巧已经从他的怀里钻了出去,走到了前面,还若无其事的朝他招手:“快点啊!”

    苏满树懵了,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丫头这是……摸了他之后,要装作抵死不认账吗?

    他发觉,南巧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不过,他摇头笑了笑,默默地想,姑娘家,就该活泼一些才好。

    顾以的伤并不算是很严重,只是位置不好,伤在了左腿的大腿上,伤口过长,牵扯到了腰部,行动有些不方便。军医已经帮他看过,除了包扎上药之外,还开了一些汤药,每日三顿,自己熬了服用即可。

    见到苏什长带着媳妇儿来看他,顾以急忙起身,想要相迎,只是他这么一动,顿时就扯到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看着就十分难受。

    苏满树急忙上前,扶住了他,让他不要乱动。

    顾以拱手作揖:“给苏大哥和嫂子添麻烦了。”

    苏满树道:“你只管好好养伤,一切都不要操心。”

    南巧跟顾以不熟,平日里也不曾单独说过话,她就站在苏满树身旁,听着苏满树和他讲话。

    苏满树和顾以聊了几句,很快就探讨起行军打仗的事情。南巧并不懂这些,但是她发觉,苏满树和顾以,似乎对行军打仗的事情,都有自己的见解,而且两个人的看法并不一致,还略微有些争执。

    正巧这时,唐启宝端了药碗进来,让顾以按时服药。苏满树便趁机告辞,带着南巧离开了。

    顾以的家就在苏满树家隔壁,没有两步,两个人就到了家。进门后,苏满树跟南巧说:“刚才一时兴起,说了些行军打仗的事情,让你无聊了。”

    南巧摇头,表示没有关系。她想要告诉苏满树,不要处处都以她为主。但是这话到了嘴边,她又说不出来了。

    她忽然想起熬药的事情,便问苏满树:“是唐启宝在负责顾以的药?”

    “是他负责,”苏满树点头,他平日里惯是淘气,该是养养性子的时候了。”

    原来如此,南巧想起刚才在顾以家门口时,唐启宝可怜兮兮的跟她抱怨:“师娘,熬药可无聊了,我要一直坐在药炉前摇着扇子,想要出去玩都不能呢。我觉得我自己坐在那里,就像是浑身长了虫子似的,到处乱爬,痒痒的,弄得我一直都想动……”

    她想了想,便问苏满树:“给顾以熬药,是在哪里熬?”

    苏满树说:“为了方便,就在顾以家门口设了药炉,一天三次,他也能趁热喝。”

    南巧心中有数了,等到中午唐启宝去熬药时,她便主动从唐启宝手里接过了熬药的这个差事。

    唐启宝听到南巧要帮他熬药,顿时一个高的蹦起来,乐得都快要上天了。他再三跟南巧确认:“师娘,你是真的要帮我熬药?”

    南巧忍不住笑了,肯定的朝他点头:“真的,没有骗你。”

    唐启宝想了想,又问:“我师父知道吗?”

    南巧愣了愣,她没想到唐启宝竟然会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唐启宝一看她的表情就明白了,这是他师娘自己做的决定,他师父压根就不知道。顿时,他就蔫了,耷拉着脑袋,怏怏不乐道:“师娘,我还是自己去熬药吧。我师父平日里把你当心尖尖供起来,若是让他知道我竟然指使你去熬药,定然会将我狠狠的胖揍一顿的。”

    南巧哭笑不得,急忙说:“哪里有这么严重?不就是熬个药吗?你去玩吧,交给我,你师父那里,我去说。”

    “真的?”唐启宝满眼怀疑,似乎并不相信。

    南巧觉得,他有点把事情想复杂了。更何况,苏满树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人。

    她大力的点头,要唐启宝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唐启宝半信半疑,但是可能是想要去玩的心更胜一筹,最终把熬药的活交给了南巧。临走前,他还跟南巧说:“师娘,你等着,我回来时给你带鸟蛋!”

    这时,南巧才知道,唐启宝原来是想要去上山玩啊。她很能理解,毕竟之前打了一个多月的仗,唐启宝想要去玩一玩很正常。

    她拿起蒲扇,坐在药炉前,一下一下的摇着蒲扇,照看着药炉上的药。唐启宝这孩子办事还是很靠谱的,临走前,还帮她把药和水都放好了,只要按照时辰熬好就可以了。

    不过,煎药这种事,南巧前并没有做过,也不知道,竟然这么无聊。在药炉前枯坐了一个时辰后,南巧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