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宠你为妻 > 39|11.8丨 ● @▼
    第三十九章初雪

    苏满树究竟会怎么对待顾以,并不在南巧的关心范围内。反正,她只要自己注意些,能避开顾以就避开他,绝对不单独与他碰面。这种事,毕竟是要避嫌的。

    南巧还发觉,顾以虽然跟她说话时,语气中似乎看不上苏满树,但是他却很怕苏满树,每回只要有苏满树在她身边时,他多少会收敛一下,甚至会刻意避开。于是,只要能跟在苏满树的旁边,南巧都会跟在她的旁边。苏满树似乎也有意带着她,每每要去哪里,都会等着一起来。

    在外人看来,两人算得上是如胶似漆了。

    一天早上,南巧起床洗漱时,苏满树还在忙活。她洗漱完,转头就去叫他,让他先洗漱。

    苏满树放下手里的活,笑着走到了屏障后面。

    南巧穿好衣服,因为要等苏满树一起去大屋,闲着有无聊,索性走到门口,推开了家里的木板门。

    她刚把门打开一个缝,一股冷风迎面扑来,冷风刮过她脸上的皮肤,火辣辣的疼,刺骨寒冷,她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眯着眼睛,她看见了门外的一片雪白。

    下雪了!

    他们家的木门打开,直对的就是土道,土道旁边就是一片已经收割完的田地,光秃秃的,很平坦,视野极广。如今,放眼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整个世界都被改变了颜色。

    南巧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大片的雪,她以前见过的最大的雪,也不过是在林相府中的后花园。那个后花园如今与西北边疆的千余亩农田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无法相比。

    南巧忍不住兴奋起来,大叫着:“苏满树,苏满树,下雪了,下雪了……”

    她也不等苏满树,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厚实的靴子直接踩在了无人踩过的雪地,留下了一个个脚印。她先是胡乱的跑,后来刻意起了心思,用靴底在雪地上有规律的踩了起来,一横一竖的写起字来。

    等苏满树出来时,她已经差不多都要写好了。

    苏满树并没有注意她脚下的字,而是大步流星的直接朝着南巧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件棉大衣,正是之前改好的那两件棉大衣中的一件。

    南巧正笑着朝他招手,欢快的喊着他:“快来,快来!”

    苏满树走到她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把棉大衣套在她身上,不放心的叮嘱:“变天了,外面凉,小心冻到。”

    南巧其实一点都不冷,她刚才跑来跑去,已经跑出了一身汗,小脸红扑扑的,嘴里吐着白色的哈气。

    苏满树这时才注意到南巧踩下的那些脚印,并不是杂乱无序的,而是一个字。他辨认了一番,指着地面问她:“苏?”

    “我写的好吧?你一眼就认出来了!”南巧裹在棉大衣里,仰着头,跟苏满树邀功。

    苏满树笑道:“好,非常好!没想到,我们家娘子不仅能写的一手簪花小楷,还能用脚写下粗狂草书!”

    南巧扭头骄傲:“那是当然,想我林挽月当年也是名动京城的才女之一,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到我?”

    她说完后,裹紧棉大衣,拎着下摆,又朝着不远处雪地跑去,在一片洁白无瑕的雪地蹦来蹦去,继续用靴子一笔一划的去写苏满树的名字。

    苏满树却站在原地,僵着身子,神情惊诧,满眼震惊。他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看着她在雪地上跑来跑去,一步一个脚印的写下他的名字,干净、利落、工整,即是用脚,她也写的极为漂亮。

    南巧在雪地上忙活的极欢,很快就将苏满树的名字写好,然后站在对面,朝着苏满树招手,大喊着:“苏满树,你过来啊……”

    听到她的喊声,苏满树才回过神,原本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长叹了一口气,抬脚朝着她走了过去。

    他走过去时,刻意避开她写的那三个字,生怕把字踩坏了。

    走到南巧身边,他忽然抬手,摸了摸她的耳朵,发现触手冰凉。他道:“南巧,先回屋子里去吧,这外面太冷,你又跑了一身汗,容易着凉的。”

    南巧没有玩够,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跟在苏满树身边,由他牵着,乖乖的回了屋子里。

    回到屋子后,苏满树就弯腰,闷头地找东西。

    南巧把棉大衣脱了,拿着一块干净的帛布,擦脸上和身上的雪和汗。她其实觉得有点可惜,因为外面的雪虽然铺满了一大片农田,看起来白茫茫一片,但是实际上并不厚,厚度只有大母手指甲那么高,除了能在上面踩脚印,打雪仗、堆雪人都是妄想。

    但这毕竟是西北边疆的初雪,能有如此规模,已经比京中的初雪大上了好几倍的。京中的初雪,落雪即化,只会留下点点水滴,如露珠一般,像是只下过雨一样,根本就看不出来,已经是初雪了。

    她收拾好自己后,见苏满树还在弯腰找东西,便凑了过去,好奇的问他:“你在找什么呀?找了这么半天?”

    苏满树回头看了她一眼,简单的解释道:“之前托朋友带回来的东西,不知道让我随手放在哪里了。”

    “是什么,我帮你找。”南巧凑到他身边,伸手想要帮忙。

    苏满树并没有拒绝,而是继续低头,认真的翻找。南巧还没来得及伸手,就听苏满树开口道:“找到了。”

    南巧闻声转头去看他,只见他手上拿了一副毛皮手套,柜子上还放了个毛皮围巾。

    苏满树把南巧的手拉过来,拿着手套套在她手上,大小正合适,这才满意的笑了笑,道:“这个做的还不错,大小正好,你带着何时。”

    南巧举起自己的手,看着上面厚实的手套,纯带毛羊皮,没有任何装饰,但是却十分的暖和。这东西应该是罕见之物,她忍不住开口问苏满树:“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合适的手套?还是纯羊皮制作的。”

    “我一个朋友,是军营里负责牧场的,我托他帮你做了一副。他这人办事还算靠谱,我跟他形容你的手掌大小,他竟然做的这么合适。”

    南巧知道,西北军营屯田戍边,除了像苏满树他们这种负责种地的将士,还有在牧场养牛羊的将士。苏满树口中的朋友,应该就是在那边供职的朋友。她的手,照比一般姑娘家还要小上许多,更别提跟西北边疆的这些男人们相比了。手套大小能做得这么合适,一定是因为苏满树将她的尺寸记得牢牢的。

    她双手相互搓着,忍不住对苏满树说了声“谢谢”。

    苏满树摆手,道:“这没什么,西北边疆冬季严寒,这不过是一副保暖的手套,戴着能舒服些。”

    他又伸手,把那件毛皮围巾拿了过来,在她的脖子胡乱的裹了一圈,连带着把她的脑袋也一起裹了起来,这才说:“本想给你做一件毛皮大氅的,但是因为有些事耽搁,我去的太晚,没能知道合适的皮料。我已经让他留心了,等明年,争取给你弄一套狐狸毛的。”

    南巧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从毛皮围巾里钻出来,喘了一大口气,要知道,她刚刚差一点被闷死在里面。她一钻出来,就听见苏满树说要给她寻件狐狸毛的。她有些发懵,指了指脖子上的毛皮问:“这件不是狐狸毛的?那这件是什么毛?”

    苏满树说:“这个是黄皮子。”

    黄皮子?南巧愣了愣,反应了半天,才意识到,苏满树这话的意思是说,这是黄鼠狼的皮?

    她知道黄鼠狼一向狡猾,抓起来似乎并不容易,苏满树能为她弄来这么一件,已经是十分不易了。

    苏满树见她被裹了个严严实实,脸上总算挂起来满意的笑容。

    南巧却手忙脚乱的,要去抓那个围巾,想要把它摘下来。要知道这块毛皮又大又厚,苏满树几乎是蒙在她头上的,她要被热得不行了,已经要喘不上起来了。

    她原本还等着苏满树来解救她,但却见他正在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满意,一点都也没有帮忙的意思。

    南巧急了,朝他怒吼:“苏满树,快帮我解开,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苏满树这才动手过来帮她解开,南巧从毛皮围巾里被解救出来,便对苏满树道:“姑娘家的围巾,并不是这样围法。幸好你没有女儿,不然你女儿一定会被你闷死的。”

    苏满树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虚心请教,“那么,姑娘家的围巾应该是怎么个围法?”

    南巧拿过那条围巾,在自己的脖子上围了起来,好生的跟苏满树演示了一番,末了,还不放心地问他:“记住了吗?”

    苏满树点头,道:“记住了,日后都记住了。”

    这样南巧才算是满意的笑了笑。

    两人忙完,就准备去大屋吃饭。现在不过只是下了初雪,外面的天气虽然寒冷刺骨,但也还不到带手套带围巾出门的地步。南巧只穿了一件棉大衣,就跟着苏满树出了门,一起往大屋走。

    他们刚走出门,就看见顾以站在门口,望着土道对面的空地,发愣出神。

    南巧一看见他,顿时就吓得往苏满树身边凑,紧紧地跟在他身边,苏满树自然觉察到南巧的异常,不动声色的伸手,攥住她的小手,拉着她闲庭信步的继续向前走,根本不去看还在原地出神发愣的某人。

    南巧跟着苏满树走了几步,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顾以看的是什么。他看的,应该是她刚才用脚在雪地里踩出的苏满树的名字。

    南巧默然,她想,这样也好,至少顾以可以死心,不会再继续纠缠她了。

    住在顾以隔壁的唐启宝一出门,便看见眼前白茫茫的雪地上,赫然的写着“苏满树”三个字,顿时大叫了一声,惊恐的吼道:“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在雪地上用脚写我师父的名字!这是大大的不敬啊!等让我逮到他是谁时,我一定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让他知道小爷究竟姓什么!哼,看他日后还敢不敢再我面前乱蹦跶!”

    他说这话时,旁边还有什队的其他人。有人悲哀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这人蠢就是没办法,也不动动脑子想想,这里有谁能那么诗情画意的做这种事。”

    唐启宝听了这话,一脸茫然,傻愣愣的开口问:“谁能做这种事?”

    说话那人简直想要去撞墙,他见过笨的,就没见过这么笨的。没想到唐启宝依旧执迷不悟,甚至还凑到南巧身边,故作可怜的撒娇:“师娘,他们都不告诉我,你就发发慈悲告诉我吧!到底是那个胆大妄为的干出了这种事。”

    南巧:“……”

    苏满树已经挡了过来,皮笑肉不笑,道:“唐启宝,你最近……”

    “啊!”他话还没说话,唐启宝忽然大叫了起来,眼睛瞪得圆,似乎总算是恍然大悟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能干出这么无聊的事情的人,在我们什队也只有师娘了。”

    苏满树满意点头,笑道:“你这脑子总算开窍了,不过,你废话太多,今天灶房刷碗筷的活都归你了。”

    唐启宝无辜的瞪着眼睛,后悔万分的拍大腿,装可怜的哀求着:“我错了师父,我错了师父,我不该说这是闲着无聊的事情,您能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苏满树但笑不语,唐启宝无奈,又去跟南巧说好话:“师娘,我绝对没有说您无聊。别人做这事是无聊,你做这事就是、就是……”

    唐启宝文化有限,也实在是编不下去了,结果这马屁拍到一半就拍不下去了。

    南巧虽然被他弄得很囧,但是也并没有往心里去,正想要开口跟苏满树求情,就听说苏满树道:“唐启宝,是时候该读些书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南巧,对意有所指的对唐启宝说:“还不求求你师娘,让她教你读书识字。”

    唐启宝得了师父的指点,茅塞顿开,立即就跟南巧说好话,求着南巧教他念书识字。

    南巧有些不安的望向苏满树,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要她教唐启宝读书识字。而且,唐启宝生性调皮,根本就是个坐不住的,她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教好他。

    苏满树朝她笑了笑,道:“西北边疆生活一向枯燥无味,等到冬日大雪封门时,更是无聊至极,你若是能教唐启宝念书识字,或许不会那么无聊。”

    南巧愣了愣,他果然是为了她着想的。她点了点头,同意了。

    一群人一同朝着大屋走去,南巧并没有注意顾以是否跟在后面了,反正她是不愿意见到顾以的,何必要回头呢。

    进了大屋,吴嫂子和吴大哥已经在灶房内了,吴嫂子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他们进来后,就直接招呼他们吃饭:“今个儿天气冷,大家快点趁热吃。”

    南巧觉得羞愧,又没能帮上吴嫂子做饭。因为最近苏满树他们忙着过冬准备,不是每天早上都要去演武场早训的。有的时候,南巧就会一睡过头,好几次都错过了做早饭,导致吴嫂子又开始胡乱猜测她,悄声的问她:“弟妹,你如此犯困,是不是肚中有了娃娃了?”

    顿时就弄得南巧,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哭笑不得,不知如何回答!

    南巧跟着苏满树坐在饭桌前吃饭。她刚坐下,苏满树就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汤,让她先喝下去,“跑了一早上,快点喝些热汤暖暖身子。”

    她红着脸从苏满树手里接过汤碗,一抬头就对上了吴嫂子看过来了视线,满眼暧昧。吴嫂子被抓了正着,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笑眯眯开口,道:“这满树啊,就是个惯会疼人的。”

    南巧的脸越来越红了,头也越来也低了,恨不得把自己埋进碗里。她正羞赧不已时,苏满树倾身过来,小声叮嘱她:“别走神,好好喝汤。”

    南巧只得听话的喝了一碗热汤。热汤下肚,她顿时就暖合起来,身体也更加的舒服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神清气爽。

    苏满树见状,又起身帮她盛了一碗,放在了她手边,还不放心的叮嘱道:“先吃饭,等凉一些再喝。”

    “嗯。”南巧小声的应了道,也没敢抬头去看饭桌上其他人的表情。她不抬头,就能想象出,那些人的表情,肯定个个都是一脸暧昧,准备打趣她和苏满树的。

    初雪来了,就要真正的面临过冬的事情了。

    饭桌上,南巧就听到有人问苏满树:“苏什长,这初雪都下了,上头还没有安排吗?”

    苏满树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接到安排。”

    一向憨厚老实的吴大哥,慢悠悠的开口:“兄弟们都别急,有可能是今年北夷蛮人来犯,导致事情耽搁了,先都回去做着准备,随时等着安排来吧。”

    苏满树闷头吃饭,并没有出声,唐启宝和那几个小的更是老实,一声都没出,但是眼神却滴溜溜的转,神情纠结,似乎想要打听什么,却又不敢出声问,最后只能闷着头吃饭。

    南巧觉得奇怪,只知道他们说的应该是过冬的事情,却不明白这些人表情这么严肃庄重究竟是为什么。吃过饭之后,苏满树就带了几个兄弟出了门,临走时顾以也跟在其中。这让南巧舒心了不少,至少苏满树不在时,她不用去刻意避开顾以了。

    唐启宝虽然很淘气,但是还是很听他师父的话。苏满树带着人出门后,唐启宝就自动自觉的去了灶房,准备刷碗筷。南巧跟了进去,劝他说:“你去休息吧,我来就行。”

    其实,她每一次看见唐启宝时,就忍不住去想起自己的弟弟阿轩。唐启宝性格上跟阿轩很像,虽然调皮,但是很是听话,也分得出好坏,积极上进。

    唐启宝可怜兮兮的跟南巧摇头,“师娘,你别替我了,不然我师父回来,肯定又要收拾我的。”

    南巧笑了笑,挽起袖子,帮他一起刷碗筷,笑着跟他保证:“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师父说你的,你以后由我罩着,可以横着走!”

    她说完这话,原本以为唐启宝会兴奋的跳起来,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正一脸茫然的盯着她,眼睛瞪得溜圆,像是被惊吓了一般。

    南巧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并没有摸到什么异常,她忍不住开口问他:“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唐启宝回过神来,急忙摆手摇头。他这一甩手,忘了手上还有谁,直接甩了满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南巧笑了,心道,这回唐启宝不用装可怜了,他此刻看起来是真可怜!

    唐启宝胡乱的用袖子抹了一把脸,惊讶的对南巧说:“师娘,我记得念书的时候,学过那么一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南巧点头,确实有这么一句。

    唐启宝说:“师娘,你知道吗?你刚才说罩着我那句话时,简直就像是被我师父附体了似的,连说话时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南巧也惊讶的愣了愣,她刚才说那话时,真的很像苏满树吗?她竟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她跟唐启宝说的话,正是苏满树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她不由的笑了笑,原来两个人相处久了,是真的会被对方影响的。

    苏满树他们出去了一天,中午都没有回来吃饭,也不知道究竟去干什么了。吴大哥也跟着去了,吴嫂子似乎有些不放心,抱着年陶,一直在大屋门口等。

    毕竟才下了初雪,外面很凉的,南巧走到吴嫂子身边,劝她说:“嫂子快进屋来吧,外面凉,年陶年纪还小,会冻到的。”

    吴嫂子似乎这个才回过神,急忙去看自己怀里的儿子,见他小脸红扑扑的,正趴在她怀里睡得沉,这才急忙的回了灶房内,避开风。

    她把儿子安置好之后,就忍不住拉着南巧念叨:“哎呀,这又是一年,又下雪了。”

    南巧的手被吴嫂子紧紧地握着,她能感觉到吴嫂子身体正在微微的颤抖,她似乎并不喜欢下雪,甚至还因为下雪有了不安。

    吴嫂子又开口说:“也不知道满树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了,这都出去大半天了。”

    南巧摇了摇头,她真的不知道苏满树他们究竟去干什么,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因为下了雪,满地银白,天色并没有以往这个时候黑,看起来还有点像是刚亮天的时候。

    吴嫂子这一整天都在不安,年陶醒了之后,她就把让年陶在屋子里玩,自己坐在门口,也不管外面是不是冷,就一直站着,望着眼前的路,望眼欲穿,似乎在等什么。

    终于,天色彻底暗下来时,远处的路上出现了几个人影,是苏满树他们的。

    吴嫂子第一时间就迎了出去,南巧紧跟其后。地面上还有雪,她跑的很慢,吴嫂子已经扑到了吴大哥怀里,她距离苏满树竟然还有十步远。

    苏满树走过来时,并没有看见看见南巧,正在跟什队里的其他兄弟说些什么。他一转头就看见南巧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立即大步迈开,迎了过去。

    南巧抬着头,就看见苏满树朝她奔来,缩短了他与她之间的距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