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痞妻在上 > 034 老子腿都软了
    微凉的夜晚,苏小北却是浑身燥热,一声难耐的轻哼,尚闵不由的紧了下眉。

    “老大,苏小姐不会是让人下药了吧?”

    闻言,尚闵一声不悦的重叹。

    “老大,机会啊,你可一定要把握好。”

    听他不怕死的胡说八道,苏和白眼一翻,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诶你踹我干嘛,脚痒是不是。”伦臣回头瞪着身后的苏和。

    “辛司哥哥……”

    苏小北突然拉住尚闵的手,小脸布满红晕,眼眸微眯,无力的喃唤。

    尚闵本还在犹豫,却听到她居然拉着他叫着别的男人,面色一沉,一把甩开她的手,“去把陈泽给我叫来。”

    冷冽的一声把伦臣吓了一跳,他愣愣点了点头,“哦,我这就去。”

    两人离开,房间里顿时安静,苏小北难耐的轻喘也更加明显。

    迷离的眼微张,似乎分辨不出眼前的人是谁,眼眸轻阖,眼角溢出一滴晶莹,“尚闵……不要死……”

    听着她无意识的喃哝,尚闵一怔。

    他坐在床边,正想去握她的手,却反被她紧紧的握住,软糯的小手热的惊人,尚闵低头看了一眼。

    擦去她脸上的泪,之前的不悦早已消散,“我没事,你也不许给我有事。”

    眼泪不断,喃声不断,尚闵有些心疼。

    过了一会,伦臣带着陈泽走了进来。

    探了一下她的温度,陈泽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看着尚闵始终坐在床边,陈泽有些为难,“先生,苏小姐的确是被人下了药,种类还不少,怕是……”

    “说结果。”尚闵没什么耐心。

    苏小北被下药是肯定的,就算不用他说尚闵也知道,只是她现在的状况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同,仿佛奄奄一息。

    “迷药加催情药,也许还有幻粉,解决的方法两种,一种最直接的,第二种就是打针,不过这药有点副作用,用过之后短期内有闭经现象,半年到一年内想要孩子是不可能的。”

    尚闵拧了拧眉,“那一年之后呢?”

    “一年之后药效基本没了,不用担心。”……

    *

    静夜,浅淡的呼吸声彼伏响起,苏小北动了动手指,温温的,软软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捏一捏,掐一掐,好像有些奇怪。

    张了张嘴,喉咙里好像被火烧过似的,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小手继续捅咕着身旁的“异物”。

    “老实点,睡觉。”

    一声嘶哑的低沉,苏小北小手一僵。

    过了一会,没了声音,不安分的手再次一点点的探了上去。

    柔软的小手在尚闵胸前又摸又掐,尚闵实在忍不住了,猛地翻身把怀里的人压在身下,深眸在静夜中倏亮,像是黑色的明珠。

    “睡够了是吗?”

    屋里有点黑,苏小北有点愣。

    听不到回应,但却感觉那只小手还在试探的捅咕,尚闵眉一皱,啪的,床头的灯亮了。

    刺眼的光亮让苏小北不适的皱了下眉,她慢慢睁开眼,有些恍惚。

    “尚……尚闵?”

    “嗯。”看着那一脸错愕的人,尚闵淡淡一声。

    突然,苏小北手一抬,搂上他的脖子,小脸埋在他的颈间,咽呜的哭声渐渐蔓延,“呜哇……我以为你死了,吓死我了。”

    以为她睁开眼会跟之前一样‘出口成脏’,可是他却怎么都没想过会是这种状况。

    感觉着那愈发用力搂着自己的手,尚闵脸上淡淡的得意顺着弯起的嘴角肆意扬洒。

    摸了摸她的头,“没事了,我没事。”

    不知哭多久,苏小北慢慢找回理智,她松开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还活着?我明明看到餐厅被炸了。”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像想让他死的意思?

    看她满脸横泪,尚闵莫名的笑了,“我死了你怎么办?”

    第一次,苏小北没有反驳他这样隐射的话。

    抹了下脸上的泪,却发现尚闵上身是裸着的,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

    她猛地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人,吼道:“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为什么总是跟我的衣服过不去,干嘛又给我穿你的……”

    话说一半,苏小北突然一顿,“我怎么会在这?”

    没等尚闵回答,苏小北蹭的坐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的发卡呢?”

    看着她东翻西找,尚闵有些头疼,“苏小北,现在才凌晨三点,你要找东西可不可以等到天亮以后?”

    “不行。”苏小北回答的干脆。

    她扑腾着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有些使不上力。

    尚闵把她拽回床上,“你到底在找什么,我帮你找。”

    “我的发卡,黑色的。”

    尚闵回想了一下,在售人场的时候她头上好像是有个发卡,可是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了。

    “不过是个发卡,应该是掉了。”

    “掉了?掉哪了?”苏小北急的惊叫。

    尚闵被她折腾的有点心烦,他已经接连两个晚上伺候这个小祖宗了,本以为今天可以好好睡会,谁知道她还要这闹。

    “我怎么知道掉哪了,睡吧,明天再找。”没了耐心,口气有些生硬,尚闵把她往怀里一拽,直接躺下。

    苏小北挣扎着,“不行,那个发卡很重要,我一定要找到,你快点告诉我掉哪了,我自己去找。”

    尚闵手臂一紧,瞪着她,“别闹了,再闹对你不客气。”

    苏小北嘟着嘴,抽出手,发疯似的在他身上乱打,“混蛋,别说的你好像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似的,你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老子腿都软了,你特么还是不是人,我都晕过去了你还对我做这种事,老流氓,大变态。”

    一顿拳打脚踢下来,尚闵早就不知道困为何物了,他一个翻身,把苏小北压在身下,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死丫头,你现在想起来自己委屈了,你就不觉得有点晚?要不是我,你早就被人拆了吃了,还轮得到你在我面前咋呼?”

    苏小北不甘示弱,气鼓鼓的瞪着他,“尚闵,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你特么就是个纯种的变态,不参任何杂质。”

    平白无故的挨这样的骂,尚闵真的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苏小北,你要是再给我骂一句,我保证让你后悔。”

    威胁苏小北不怕,但是她却怕自己被喂鱼。

    嘴一抿,扭头不再理他。

    见她终于不嚷嚷了,尚闵重叹一声,起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题外话------

    追文,收藏,思密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