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霸爱太子妃 > 第101章 离了她睡不着
    “好了,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了,那么从现在起,便算是正式提上日程了。太子——”皇上说着叫了东方墨一声。

    东方墨连忙应答:“儿臣在。”

    皇上看着他笑了一声:“朕知道你和燕候两情相悦,可是既然如今婚期已定,那么有些规矩和礼节,你们还是应该要遵守一番的。”

    燕云茜闻言有些奇怪,不过紧接着,便又听皇上道:“燕候虽然不是京华人氏,可如今她身为云麾府的主人,云麾府自然就是她的家了。而你身为东宫太子,在大婚之前,还是和燕候分开一段时间吧!”

    燕云茜闻言这才明白,原来皇上说的是这件事情。不由抬头去看东方墨,却见他脸上突然生出一抹不情愿,“父皇,儿臣和茜茜在一起惯了,一时分开不好吧?”

    皇上笑着摇头:“你身为太子,怎么可能如此任性,朕都已经为你们做到这份儿上了,如今也不过就是让你们二人分开六七日的光景,之后你们便要相守一生了,难道你身为太子,连这一点儿礼制也不能遵守不成?”

    东方墨正要再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他的手被燕云茜一把给抓了去,之后,便看到燕云茜拉着他叩首谢恩:“臣遵旨!”

    “燕云茜你真是……”东方墨都快被她给气死了,你说本宫一个劲儿的在这里给自己谋福利,可是你倒好,一句话就把本宫的后路全都堵死了。

    看着东方墨气的想要跳脚的样子,燕云茜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抬起头来冲着他直笑,东方墨看了,只觉心里又是一堵,无奈之也也只得收了声。

    皇上看着他们两个这样子,却是心情大好,“难道你们两个如此恩爱,等到你们大婚之后,朕也就安心了。”

    二人这才谢恩起身。

    殿中的众臣见了,也都围拢上来,轮番道喜,东方墨这才一脸笑意盎然的对大家拱手道:“同喜同喜!”

    贤王东方宇此时也挤上前面:“臣弟给皇兄道喜了!原本臣弟还想着,当初臣弟大婚之期赶在了皇兄的前面,唯实有些不敬,却没想到,这才短短几个月而已,皇兄便也迎来了自己的大喜日子了。等到七日之后,臣弟一定要携上王妃一起,前去向皇兄讨一杯喜酒吃吃,到时皇兄你可千万不要吝啬啊!”

    东方墨看了贤王一眼,心里委实不想理他那么多,可话又说回来了,这里可是金銮大殿,上面坐着父皇,面前站着众臣,再加上贤王脸皮子也厚,如此这个时候东方墨脸上真要表现出一点儿什么的话,只怕就是他的不对了。

    可是东方墨是什么人?那向来也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再加上这种场合,无非就是说上一些场面话,打上两个哈哈的事情,自然是难不到他的。

    于是此时,东方墨冲着贤王微微一笑,“贤王弟说的是哪里话,你我本是亲兄弟,一杯喜酒而已,本宫还是请的起的!”

    之后,东方墨又笑着冲大家拱手:“届时,还请诸位卿家一起,前来东宫吃上一位喜酒才是。”

    众大臣连忙点头称是,“太子殿下和燕候的喜事,本就是举国同庆的日子,到时别说是吃酒了,只怕咱们大家都要喝上个酩酊大醉了!”说着,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皇上见了,也是十分的高兴,“好了好了,既然已经决定下来了,颜相,左卿家,张卿家,这件事情朕就交给你们了,朕希望七日之后,太子的大婚仪式,你们能够办的盛大而隆重,也算是朕给太子和长平候的一个交待了。”

    “臣等遵旨!”三个人领命之后,皇上宣布退朝。

    众臣这才再次前来向东方墨和燕云茜道喜,东方墨和燕云茜一一谢过,最后颜相来到两个面前,冲着东方墨和燕云茜露出一脸的笑容。

    “小女见过丞相大人!”燕云茜对于这位颜相的印像还是很好的,加上此人又是前辈,自然而然就冲他行起礼来。

    颜相见了,却连忙将他拦住:“哎呀,使不得,使不得,燕候,如今您可是位居爵位的长平候,又是未来的太子妃娘娘,以后相见,礼当老臣给您见礼才是啊。”

    燕云茜笑道:“颜相大人不必多礼,虽说云茜今时已经不同往日,可是在颜相大人面前,终是一个晚辈,晚辈见到长辈,行上一礼,自然也是应当的!”

    东方墨也笑道:“云茜说的对,颜相身为前辈,受她这一礼也是应当,况且这件事情还要依仗颜相用心,所以你就不要再纠结了。”

    颜相这才又笑道:“殿下就请放心吧,您和燕候能够携手走到今日并喜结良缘,实属不易,老臣在此也为二位感觉到高兴啊!所以二位的大婚仪式,老臣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到时候太子殿下就等着安安心心的做您的新郎倌就可以了。”

    一行人边说边走,可是刚出了大殿,东方墨便让人给拦住了去路。

    “殿下。”

    “哟,林福儿,你这么快就来接皇兄回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贤王东方炎也从人群之中冒了出来。

    东方墨一看到林福儿,心情就有些不爽,再加上此时东方炎又在一边起哄,脸色立马就臭了下来。

    可是林福儿这一次却是十分的没有眼色,即便是看到东方墨脸色沉了下来,还是小心翼翼的往前凑了凑:“殿下,皇上已经传旨下来了,要老奴亲自送长平候回云麾将军府,以待嫁期呢。”

    “有本宫在,何需你来送?”东方墨说着,伸手将林福儿给拨到了一边去,然后拉了燕云茜便要离开。

    结果林福儿又不怕死的凑了过来:“殿下,皇上还说了,殿下大婚之期又要来临,这东宫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殿下您回去处理呢,所以这一次,您是万不能随着燕候一起去了。”

    “你这奴才!”东方墨刚要发火,便让燕云茜给拦了住:“殿下您何必和林公公过不去呢?难道说你忘记了之前在大殿上答应过皇上的话了?”

    东方墨无语,半天才来了句,“那也是你答应的,并不是我好不好?”

    燕云茜笑道:“云茜明白殿下的心情,可是皇上说的也没有错啊,自古大婚之前,男女之间不都是应该要有些避讳的吗?更何况现在东宫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等着你回去处理,而我府上也一样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你我不如先趁着这个机会,先把事情给处理清楚,之后咱们便可以轻轻松松等待婚礼了,这样岂不是也很好吗?”

    颜相也在一边打圆场:“殿下,老臣也是过来之人,心中理解你不想离开燕候的心情,不过燕候说的也不错,眼看着大婚之期就在眼前,所以殿下您就暂且忍奈一下吧!”

    东方墨心道,你们一个个的说的倒是轻松,可是谁知道本宫现在,离开了茜茜,晚上真的睡不着啊!

    可是这些话,他总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出口吧?

    唉,不过是成个亲而已,想不到居然还这么的麻烦!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因为这个,他就不娶茜茜了吧?那可不行,要真那样,他不就更加烦恼了?

    罢罢罢,既然如此,他就姑且先忍上一忍吧!

    “那行吧,林福儿,茜茜本宫可就交给你了啊,你一定要仔细的伺候着,等到她回到府上,再回来东宫回话。”

    林福儿连忙上前回话道:“殿下就放心好了,有奴才在呢,一切都出不了什么差错!”

    林福儿话音刚落,旁边的靖王东方炎又笑了起来:“皇兄你就不必担心了,就算你现在不能送燕候回府,这不是还有臣弟的嘛,你放心好了,臣弟向你担保,一定会将燕候平安的送回府上的!”

    东方墨黑着一张脸,看看林福儿,又看看东方炎,最后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行了行了,本宫知道了。”

    之后,他又看向燕云茜道:“茜茜,你这几日一直都没有休息好,回去之后也不要太辛苦了,一定要好好休息,把自己养的美美的,等着本宫来娶你!”

    燕云茜一听这话,只觉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而东方墨看到她如此娇羞的模样,心里这才算是平息了一些,然后他上又前去,帮着燕云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冠,这才恋恋不舍的和她道别转身离去。

    颜相见了,也连忙拱手和燕云茜道别,在后面追着东方墨一起走了。

    而此时的燕云茜,看着东方墨渐去渐远的身影,眼睛里竟然泛起一阵湿润,担心让人看到自己的模样,她连忙转过头去,装作不经意的擦拭了一下眼角。

    东方炎将这一切看在眼睛里,心里竟然升起一丝莫明的愁绪。不过很快,他便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笑着开口道:“云茜,你看皇兄也已经走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要回府了呢?”

    燕云茜这才转回头冲他笑道:“王爷说的是,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也有点累了,就不打扰你了,告辞!”

    燕云茜说完,转身就要走。

    急的东方炎在身后直叫唤:“诶诶,我说燕云茜,之前咱们不是说好的吗?本王会和林福儿一起送你回去,怎么这一会儿你反倒把本王给丢下了?不行不行,你等等我!”

    林福儿在后面见了,想到太子之前吩咐他的那些话,也连忙紧紧的跟了上去。直到燕云茜回了将军府,苏继南亲自将她接了进去,才又施礼告别:“燕候,这几日就先委屈您了。”

    燕云茜笑笑,“林公公走好,这几日里,太子殿下就有劳您照顾了!”然后,燕云茜又开口吩咐苏继南道:“苏管家,你且去把之前我交给你的那件东西拿来吧。”

    苏继南闻听转身进了内院,一会儿又转了回来,手上捧着一个红色的托盘,上面放着一串鲜红透亮的玛瑙珠子。

    燕云茜伸手将那串珠子给拿了过来,然后笑着对林福儿道:“林公公,本候初入京城时,承蒙您不嫌弃,一直对本候照顾有加,如今本候虽说封了爵位,却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送您的,如果您不嫌弃的话,这串珠子就当是本候对您的一点小小心意吧!”

    林福儿跟在东方墨身边多年,一直都是一个聪明人,此时见燕云茜如此看重于他,心中自是十分的欢喜,连忙上前双手接过那串珠子,道谢道:“多谢燕候赏赐!”

    燕云茜这才又笑道:“行了,我这儿有苏管家就可以了,殿下身边也少不了你,所以你就快点儿回去吧。”

    “那奴才就告退了!”林福儿说完冲着燕云茜施上一礼,便满面笑容的转身回东宫去了。

    一边的东方炎将这一切从头看到尾,此时忍不住啧啧出声道:“燕云茜,真想不到啊,你居然还有如此一手,怪会笼络人心的啊!”

    燕云茜白他一眼,“一个小小的物件而已,莫不是靖王殿下您也想要不成?”

    东方炎闻言撇了一下嘴道:“本王就得了吧!”

    “这不就结了,其实若说起来,本候手上的这点东西,怕是根本就入不了靖王殿下您的眼呢。”

    “这可说不了!”东方炎突然闷声说了一句,“只怪本王明白的有些晚了,有些事件一旦错过,再想出手便已经迟了。”

    “嗯?”燕云茜猛然听他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却见此时,东方炎突然冲她一笑:“我说燕四小姐,虽说皇兄现在走不开,可本王怎么着也把你给送回来了,难道说你就不能请本王这个护花使者到你府上吃杯茶吗?”

    “切,早说啊!”燕云茜这会儿才又笑了起来,她就说嘛,似靖王东方炎这等风流不羁的人物,怎么会突然给她玩起深沉来了,那感觉实在是有些让人适应不了。

    “来啊,有请靖王殿下到书房一坐!”燕云茜笑着吩咐苏继南。

    苏继南连忙上前引路,三人一起来到燕云茜书房,坐定之后,丫鬟献上香茶,两个人先是悠然的吃了半盏,东方炎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

    只见他将手上的茶杯一放,冲着燕云茜贱兮兮的开口道:“我说燕云茜,本王求你一件事儿呗!”

    燕云茜一看他这表情,就觉得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靖王殿下您能不能好好说话?看着你这样子,我这心里还真是有些担心,你不是在想什么主意打算要坑害我吧?”

    “哈哈哈!”东方炎笑的往后直仰,“燕云茜不是吧?凭你这么大胆的人,也会害怕本王?本王怎么就不相信呢!”

    燕云茜被他这一笑,也跟着一起乐了起来;“得,你还是别在笑了,有什么话,你还是直接说出来好了!”

    “就是嘛,这样才对嘛!”东方炎收住笑,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是这样,这几日皇兄怕是走不开了,可是你如今不是已经成了云麾军的首领了吗?有些事情总是要去处理一下的,你说呢?”

    燕云茜这才明白过来,“靖王殿下说的没错,所谓在其位,谋其事,如今我燕云茜也算是熬出头来了,可是之前跟着我一起出生入死的那帮兄弟们,这一会儿只怕还在盼着我能给他们带来一些福音呢。”

    东方炎笑道:“你明白就好!说起来,你如今也算是皇兄的左膀右臂了,可是要想在这军中立威,只靠之前的那些功名,只怕还是不够的。”

    燕云茜道:“你提醒的对,所以我决定,在本候成为太子妃之前,一定要抽出个时间,前去西郊大营好好的慰问一下兄弟们才行!”

    “本王觉得,这件事情自然是益早不益迟,所以本王想着,咱们不如就把时间定在明天,你看如何呢?”

    燕云茜听着这话有些奇怪,“咱们?莫非靖王殿下的意思是,你明天想和我一起去西郊大营?”

    东方炎笑道:“那是自然!如今皇兄不是无暇分身吗?那么本王自然是要代替他在旁边帮衬着你的!”

    这话说的还真让燕云茜有一些感动,“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应该要谢谢你了!”

    东方炎一听,十分傲娇的仰了一下头,“哼,你当然应该要谢谢本王才是!你也不看看,本王身为皇子,堂堂的靖王,却甘愿拉下身份陪着你去西郊大营去看那些大头兵,像是这么便宜的事情,除了本王,你还能往哪里去找啊?”

    “是是是,靖王殿下你最好了!这样吧,为了表达我对靖王殿下的谢意,今天晚上,就让苏管家准备一桌丰盛的酒菜,再让世杰哥哥陪着你喝上一杯,你看如何啊?”

    东方炎一听说让党世杰陪他喝酒,头一下子就大了两圈:“我说你可饶了本王吧,本王和党世杰喝,有几个本王加起来也喝不过他好吧?”

    说到这里,东方炎突然冲着燕云茜露出一抹鄙视的笑容,说道“我说燕云茜,也不是本王说你,本王看你根本就不诚心,请本王喝酒却让党世杰作陪,你这到底是把本王看成什么人了?”

    “哎哟,我说靖王殿下,怎么着嘛,党世杰可是本候的哥哥好不好?一般人我还真不让他让场,可是你倒好,本候让他陪你喝口酒,还让你觉得掉价了是吧?”

    燕云茜正说着,门外突然进来一个人,这下好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显然,之前两个人的对话还真让党世杰给听去了,所以这会儿党世杰一进门便臭着一张脸:“茜茜,你别和他说那么多了,这个小白脸子,虽说长的就跟一朵花儿似的,可是良心却是大大的坏!还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他呢!”

    “你……你这家伙说谁良心坏呢?”东方炎明显被党世杰这话给气到了,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差点儿没把椅子给掀翻了,惹得一边的燕云茜一下子就乐出声来了。

    “行了行了,我说靖王殿下,你不会真的还要和我世杰哥哥一般见识吧?走走走,既然你已经说出口了,那么今晚就让杰哥哥和本候一起陪你喝上两杯如何?”

    “哼!这还差不多!”

    虽说这边厢燕云茜和东方炎几个人热闹非凡,可是在东宫里的太子殿下,这一会儿可就显得有些孤单寂寞了。

    “唉”东方墨长长的叹上一口气,心想这人心还真是十分奇怪,你说之前那么多年,他不都是一个人过的好好的吗?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东宫里会显得如此的空旷寂寥。

    可是这会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别看眼前站着这么多的人,可是在他的心里,偏感觉缺了那么一大块儿,想补都补不回来。

    林福儿在一边看了,心里也觉着有些着急,还好就在这个时候,贺年又从外边走了进来。

    “太子殿下,今天晚上贤王和贤王妃一起进宫来了,皇上命人设了家宴,请您一起前去凤仪宫一叙呢!”

    东方墨听了贺年这话,心里便觉得有些好笑。

    说起来,自从母后去世之后,皇上为了使东方墨不会感觉到缺失母爱,便把他交由到了贵妃娘娘的手上抚养。

    在皇上看来,不管怎么说,贵妃娘娘都是皇后的亲妹妹,和太子也算是有着血缘亲情的。把太子交由到她的手上,总比别人要来的亲近一些。

    而这些年里,东方墨为了使皇上能够放心,也一直都和箫贵妃融洽相处。

    原本东方墨还以为,只要萧贵妃一直都能这么的慈善下去,他也能够一直都尊重于她。

    可是事实证明,这一切终究也不过就是一场表相。

    直到贤王大婚,萧贵妃终于开始暴露出她的私心,不管怎么说,东方墨都只能算是她的一个养子,又怎能抵上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也幸好贤王大婚之后,东方墨就带兵出征去了,也算是避开了两个人之间最为尴尬的一段时期。

    而在他征战沙场的那段时间里,东方宇一次次的做出一些小动作,东方墨根本就不相信,这一切萧贵妃会全然不知情。

    如果她真的知道的话,那么这位贵妃娘娘的心思,东方墨就要重新考虑一下了。

    可是如今倒好,东方墨还没有来得及和她们正面交锋,不想父皇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他们回归之前的那种母慈子孝的场景了。

    只是父皇就没有想想,即便是他这么做了,可是有的人一但变了心意,只怕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可想归想,这一次的家宴,东方墨自然还是要去赴的。

    沐浴更衣之后,东方墨在林福儿与贺年的陪同之下,来到凤仪宫。

    刚倒门口,便听到里面笑声朗朗,探目看去,只见一家人相处的好不和睦。

    东方墨淡淡一笑,抬脚入内,微笑开口,“儿臣给父皇请安,给母妃请安!”

    皇上见了,连忙冲他摆手:“太子既然来了,就赶快入席吧,朕和贵妃以及贤王璃儿,已经等了你许久了。”

    说着,皇上又看了贺年一眼,“靖王呢?怎么他还没有来?”

    贺年连忙回话:“回皇上,靖王殿下这会儿正在燕候府上用晚膳呢,还和党世杰喝上酒了,所以他说他就不来了。”

    东方墨一听这话,眉头不由自主的就皱了起来,心道这个老八,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居然趁着本宫不在,跑到茜茜府上去喝酒,难道你就没有喝过酒吗?

    可是想归想,东方墨并没有过多的表现什么。

    东方墨虽然没有说什么,贵妃娘娘却开了口,只听她笑声温柔,冲皇上道:“既然靖王那边走不开,不如就算了吧。今夜臣妾还有太子和贤王璃儿几位皇儿一起陪着皇上饮上两杯,也是极好的。”

    皇上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东方墨入席坐定,有宫女为她满上酒杯,贵妃娘娘这个时候便笑着朝他看了过来。

    “太子,你是本宫看着长大的,如今也终于到了成亲的时候了,本宫这心里高兴啊!如果姐姐还在世的话,心里指定比本宫还要高兴上百倍千倍。”

    东方墨笑着端起面前的酒杯,“母妃说的是,儿臣马上就要大婚了,今日在此便借这一杯酒,以表达儿臣对母妃的抚育之恩!”

    场面话谁不会说啊,东方墨说起来就更加不在话下了。

    贵妃娘娘笑的一双美目顾盼生辉,“太子真是有心了。”说着也端起面前的酒杯,优雅的喝了下去。

    在皇上看来,东方墨能够在这个时候还和贵妃相处的如此融洽,心里也感觉到十分的欣慰,于是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对贵妃娘娘道:“爱妃啊,七日之后便是太子大婚了,这几日里,你可以多多费些心思才是啊!”

    萧贵妃笑的非常自信,开口道:“皇上您还不放心臣妾吗?这些年来,这宫里的那一次大事不都是臣妾经手的啊?再加上不久之前,臣妾不是刚给贤王办过一场婚礼吗?所以这一切在臣妾心里,早就已经是熟门熟路的了,到时候臣妾一定让太子和太子妃风风光光的完成大婚仪式的。”

    皇上听了感觉十分的满意,东方墨也再次举杯谢道:“这一切,就让母妃费心了!”

    东方宇这会儿也笑道:“皇兄,虽说臣弟先你一步成亲,可是如今你终于也要抱得美人归了,臣弟在此,恭喜皇兄了。”

    只有萧璃络,全程一直都冷漠着一张小脸。

    虽说大家都知道她和东方墨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已经事过境迁了,可是萧璃络心中对东方墨的恨意,却是一分一毫都不曾消减过。

    甚至此时,当她看着东方墨满面笑容的期待着大婚日期的到来的模样,真的恨不能直接上去撕碎他脸的上笑。

    为什么?想当初她那么的爱他敬他,可是他却根本不屑于看她一眼,可是如今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不知来历的野丫头罢了,可是再看看他此时的眼睛里,竟然充满了那般浓厚的幸福感。

    难道她萧璃络一个天之骄女,就真的连一个低贱的乡野丫头都比不上吗?

    “爱妃,皇兄为长,如今又适逢大喜之期,你也和本王一起敬他一杯如何?”看到萧璃络目光之中毫无掩饰的恨意,贤王东方宇的心里头非但没有一丝快意,竟然还有些烦躁起来。

    特别是此时,东方宇一低头,便看到萧璃络隐藏在桌子下面的两只手,正死死的绞着手上的一方绢帕,恨不能将那方绢帕给撕个粉碎,心里就更加的阴沉了。

    好在萧璃络也是一个敏感而聪明的人,此时听到东方宇的笑言,连忙让自己平静下来,伸手去拿桌上的酒杯,只是一不小心撞入东方宇的眼睛里,见他满目冰寒的神色,心里也不由颤了一颤。

    可是很快,萧璃络便又稳住了心神:“宇哥说的是,皇兄,璃儿在此和宇哥一起敬你一杯,祝你和燕候早生贵子,白首偕老!”

    “多谢!”在这种时候,不管东方墨的心里到底有多么的不屑于和这两个人在一起,可是该演的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

    况且,他与东方宇之间,无非也就是一些兄友弟恭的戏份,即便是两个人都不怎么的走心,可是两个人倒也都能够淡然化之。

    家宴在虚情假意之间,转眼也就过去了,直到最后,当皇上喝下最后一杯酒,面色有些微醺的告诉萧贵妃他要回去休息的时候,东方墨的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站起身形,东方墨走到皇上的身边道:“父皇,您今天也累了,儿臣就先告辞了!”

    皇上借着醉眼,抬头看着面前这个高大英伟的儿子,眼前渐渐浮出一个人影,紧接着,心头却涌起一股子酸涩。

    原来,不知不觉之中,他的这个儿子就已经到了要结婚生子的年龄了,可同样的,那个人也离开他很久很久了。

    “太子,朕这一次,是全部都依了你的主意了,朕也希望,你的这一生,能够真的把握住那所谓的幸福,你明白吗?”

    皇上今天趁着高兴劲,喝的酒也有点儿多,所以此时说话的声音含着些醉意,听上去很小,又很含糊。

    可即便是这个样子,东方墨还是听懂了。

    也正因为这样,东方墨之前压抑在心头的那股子怨气,突然就消散了许多。

    不管怎么说,在父皇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他这个儿子的一席之地的。而对于东方墨来说,知道了这一点,便也就足够了。

    “父皇放心好了,儿臣这一生,一定会幸福的!”东方墨说着话,轻轻的将皇上从座位上搀扶起来,然后笑问他:“父皇今天晚上,是不是就在母妃这里歇息了?”

    萧贵妃闻言也是一脸的笑意,连忙也起身上前道:“皇上,臣妾看你真的是醉了,不如就让臣妾抚你进去休息吧。”

    皇上转脸看看萧贵妃,似乎又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不由轻轻一笑,点头道:“也好,梓潼,今夜朕就麻烦你了。”

    却不想萧贵妃听到皇上这话之后,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不过很快便又被她那一脸妩媚的笑容给掩盖过去了。

    眼看着皇上被萧贵妃命人给扶到了内殿,东方墨便也不再多留,冲着贤王点一点头,“七弟,本宫也回去休息了,就不在此陪你们多聊了。”

    东方宇闻言,连忙也站起身形,冲着东方墨拱了拱手说:“皇兄慢走!”

    而此时在他身后的萧璃络,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喝的有些多了,此时她看着东方墨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竟然十分小声的,幽幽的叫了一声“表哥”

    虽说那一声极其的含糊,可还是钻入到了东方宇的耳中,刹时间,东方宇心头就像是吃了一颗苍蝇似的恶心不已。

    可即便是这样,等到东方宇回过头来的时候,面对萧璃络的,还是一脸宠溺的笑意:“爱妃,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府了!”

    “嗯?”萧璃络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满是柔情的面孔,先是冲他痴痴的一笑,可随即,当她的目光撞上东方宇那双眼睛的时候,心头的醉意竟然一下子就去了一半。

    “王爷说的是,时间已经不早了呢,臣妾这就准备一下,随王爷一起回府。”

    “嗯。”东方宇声音依旧显得十分的温柔,“去吧,本王在这里等着你。”

    然而,等到萧璃络转身的那一刻,他脸上的温柔笑意,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和冰冷。

    可就在这个时候,东方宇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不由心头猛然一惊,连忙转回头去看,结果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心有不甘,东方宇又起身追出殿外,可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直觉却告诉他,肯定有什么人在暗中监视着他。

    “谁?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本王身后贵鬼祟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