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霸道总裁求放过 > 193整的不是脸是心
    赵满月饭菜都摆上桌了,喊了几遍吃饭,那边下棋的两人还没有停止的意思,赵满月无奈的摆头笑说,

    “爸,这饭菜一会儿都凉了,先吃完饭再下棋好吗?”

    赵爸根本不再意吃饭这回事,饭可以每天都吃,但是遇到一个好棋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赵成一连让了赵爸三子,赵爸终于赢了一局,赵成趁赵爸拍着大腿高兴的大笑时,客气礼貌的说,

    “叔叔,不如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再陪您下如何?”

    赵爸一抬头看到女儿焦急的神情,再看看女儿精心准备的满桌子饭菜,只好不舍的说好。

    坐了半天一站起来竟然腿还有些酸,赵成赶紧过去扶住他,赵爸借着赵成的力道边走边感叹的说,

    “老喽,不行喽!”

    “爸,要吃饭了,您看您说的什么话!”满月听到父亲不吉利的话皱眉低斥。

    唐深眼见赵成要拉椅子坐下,直接一屁股坐下赵成拉开的那把椅子,嘴里不客气的说,

    “保姆就是下人,和主人同桌吃饭不太好吧!”

    赵成顿在那里,他一时忘了自己的身份,于是从容的往后退了两步。唐深露出得意的神情,很高兴的给赵满月夹了一块肉。他老婆挥汗如雨辛辛苦苦做的菜,他才不想一些不相干的人也可以免费品尝到。

    赵满月尴尬的看着赵成,心里觉得唐深的话太侮辱人,毕竟从赵成帮她解决公司的事后,她就一直拿他当朋友看。可她又没什么立场帮赵成说话,毕竟唐深说的是事实,而且那天婆婆都那样说她了,如果她再不知道避嫌,别人只会更加误会她和赵成的关系。

    赵爸原本很高兴的神情,因为唐深的这一句话,笑容僵在脸上。他打心底有些不喜欢此时女婿的高高在上,往前倒几代,大家都是穷人,都是吃白米饭长大的,有什么高一等低一等的。

    看赵成这小伙子没什么脾气的就往后退了一步,他也挺心疼这个实在的小伙子,招招手亲切的喊,

    “阿成,坐下吧!”

    赵成抬起头,淡淡笑说,

    “叔叔,这不合适!”他眼里的淡定从容,没有丝毫的谦卑窘迫,倒让赵满月和赵爸看在眼里都特别欣赏。其实一个男人最让人喜欢的便是他的风度,这个赵成平平凡凡,胸襟却很不一般,能屈能伸,赵爸越看越觉得他不是一般人,他此时都不敢小看这个年轻人。

    赵爸拍拍桌子望着赵成豪气的说,

    “怎么不合适?阿成,你要是不嫌弃我老赵一辈子庸庸无为,我就认你当干儿子如何?”

    “爸,您还没喝酒就喝醉了是不是?”赵满月第一个站出来劝。爸爸明明有儿子,还要认什么干儿子,而且这事也太突然,爸今天才第一次和赵成见面呢。赵满月怀疑又有些嫉妒的看向赵成,这个赵成也太会哄人了,哄走了她儿子小虎的心,今天还哄走了她爸的心,要不是阿琛回来的及时,估计她的心现在也被赵成哄走了。

    赵爸睨了赵满月一眼说,

    “爸高兴,你别管,阿成你就说句话吧,行不行!”

    赵成一听这话,连忙笑着说,

    “当然好,就怕您嫌弃我!”如果做了赵爸的干儿了,以后他就是满月的哥哥,以兄长的名义守护在她身边,好像更安全一些,至少在名义上更顺当。

    “不嫌弃,来,坐下吃饭,坐到干爸身边来!”赵爸笑呵呵的说。

    自从妈妈走后,赵满月第一次见爸爸笑的这么开心,也就不多说话扫爸爸的兴致了。

    唐深不是滋味的夹了几根土豆丝喂嘴里,明明他死里逃生回来,今天才是这桌子上的主角,结果这风头都被这个男保姆抢去了,真是越看他越不顺眼。

    赵爸高兴的给赵成夹了好几块排骨,赵满月怕唐深看到不高兴,也赶紧给他夹了两个鸡腿。

    唐深满足的啃着赵满月夹给他的鸡腿,心情特别好。

    桌上临时买了一只烤鸭,赵爸心情好,胃口也好,一连吃了三块鸭肉,他伸手要夹第四块鸭肉时,赵成用筷子拦住他的筷子,笑着不容拒绝的温和说,

    “爸,您这个年纪容易得高压血,这种油脂高的还是要忌口,吃青菜吧,青菜也很好吃!“

    这声爸叫的极其自然。赵爸听到这声“爸“时,脑海里瞬间想到唐琛,想到小唐初次到他家喊他爸的情急模样,被他说了几次才改口,还有小俩口大喜那天,小唐和女儿跪在他和老伴面前,叫一句爸,叫一声妈。

    莫名的有些感动,又因为想到死去的老伴有些心酸,一时红了眼眶。他还是夹了一块鸭肉,只是最后放到了赵成的碗里,笑着说,

    “阿成,阿成,多叫两句就叫成了阿琛,还真是巧,我们父子俩是真的有缘啊。”赵爸感叹完,低头幸福的吃着青菜。

    赵满月拿着筷子,愣愣的看向对面的赵成,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在心里徘徊。她是一个女性,每一个女性都有她成长的过程,在初懂事时,在十六七岁时,在二十初头时,在结婚前,在结婚后,每个阶段的成长,都会让她的认知变的不一样,都会让她重新定义自己最需要什么。

    可能十六岁时,你看到一个很帅很酷的男生就可以勇敢的跟他私奔。但二十四岁时,你却会因为男人长的太帅而没有安全感,总担心他会被别的女人抢走。结婚前,你喜欢浪漫和惊喜,那时候对你来说一朵鲜花一场电影一次旅行,或者一件珍贵的礼物都算做浪漫,可结婚后,浪漫可能是一个眼神,一句体贴的关怀,一个简单的拥抱,还有什么都不用说无条件的信任和理解。亦或是如眼前这般,只是饭桌上一个小小的对她父亲表示关心的小细节,都让她意外而感动。

    可能结婚后孩子来的太快,她和阿琛还没有享受到二人世界便忙着开始扮演新的角色,嫁入豪门的生活也并不如童话故事里那样完美,两个人多多少少也会有矛盾。他抱怨她陪孩子的时间过多,她抱怨他总是忙工作忽略儿子。

    唐琛留给她的记忆深刻的都是结婚前,带她去各种地方吃饭,永远给她安全感站在她背后。

    当她成为一个妈妈,当她一个人在唐氏孤军奋斗两年多,当她的情感出现长期的空窗后,当赵成意外的闯入她的生活。其实不得不承认,她已经被赵成打动。

    她现在的生活和她现在的阅历,都明确的说明她需要赵成这样的男人。她已经过十六七岁,明白一个男人的品质比外貌更重要。相比于身份地位和金钱来说,她更希望是精神上的契合,又或者是一个在精神上可以引导她的人。

    比如赵成这样的人。当她在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她可以跟他聊,他会由衷的给出建议。当她在生活中遇到麻烦,也可以讲给他听,然后他向一个知心朋友一样给她安慰,给她满满的正能量。

    两个人过日子首先生活中肯定会有很多不顺心,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可以来安慰我,而不是我心情不好,说话可能冲一点儿,你就跟着发脾气,结果只会你一句我一句的吵架,只会损伤感情然后两个人越来越不好。

    夫妻是由两个原本陌生的人组合来的,最初的爱情感没那么新鲜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需要磨合。她不能说阿琛不好,只是她和阿琛之间毕竟有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她就像一个灰姑娘突然闯入王子的世界,就算他再爱她,她仍有很多担心,担心自己不够出色不够完美不够漂亮配不上他。即使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她也不敢和他说,因为他怕她会嫌她烦。

    她永远没办法用对赵成这种平等的心态去对待阿琛,无论婚前还是婚后,阿琛在她心里的地位都是高高在上而需要她仰望的。

    所以她一直不停的努力,只想站在他身边能够配得上他。就像她以前从不穿高跟鞋,为了他也开始学着穿,不管脚指头磨破血。

    说来说去,爱情就是一场你愿不愿意付出愿不愿意牺牲的游戏。

    可能这两年唐氏集团总裁的身份让她见识不少,可能因为工作太累她太麻木了,赵满月觉得她现在是一个吝啬付出的人,所以与其仰望阿琛,她更愿意与赵成平等对视。

    她需要的,是一个回到家,那人能笑着说,老婆你辛苦了。即使他很辛苦,他也能这么对你说。她需要的是无论她走多远,想到有一个人照顾孩子能让她放心,可以让她毫无顾忌的在外面打拼。

    两年半的时间不长,可是她的世界已经全然变了,跟着她变的还有心态。

    如果没有赵成的出现,她可能只会让自己被生活摆布,去跟着生活过,去应付那些生活里每天出现的意外事情。有赵成的出现后,她才开始思考什么是合适,原来人应该要去追求更好的东西,那才是过生活享受生活。

    如果不是女人,别人说再多,男人都很难领会一个女人从怀孕到生子到养孩子的心路历程,幸福和烦恼同步生长。

    赵满月不去做假想,因为那些是没有意义的事。但她能肯定,不管赵成有多么出色,她都不可能和阿琛离婚去选择赵成,因为婚姻和恋爱不同的是,婚姻背负了责任。她有这么多感悟,只是希望女孩子在挑选自己的结婚对象时,一定要找适合自己的。

    赵满月又想到周雯那段为期两年的婚姻生活,如果她先结婚,先有这些婚姻的领悟,然后讲给周雯听,说不定周雯也不会那么冲动的结婚了,说不定她当时也会极力的反对。不过,周雯现在也很幸福啊,她和秦朝虽然一直没扯结婚证,但是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一家三口。

    赵满月浑浑噩噩的想着,听到爸爸突然的感叹吓了一跳,阿成,阿琛?没听到就算了,一听到还真觉得是。不过她在瞎想些什么,以后阿琛没回来时她可以乱想,现在阿琛就坐在她旁边,她乱想些什么呢。

    唐深吃着饭听到这话心也是瞬间砰砰砰起来,阿成,阿琛?还有所有一切的相似,真的都是巧合吗?这世上的真的有那么多巧合吗?

    唐深犀利的眼光看向对面的赵成,恨不得能一眼把他看透。

    吃完饭刚放下碗,赵爸就喊赵成下棋,赵成笑着说,

    “刚吃完饭出去散散布最好,爸,不如我陪您出去走走吧,回来再下棋!”

    “好,好好!”赵爸高兴的三个好应声答应。唐小虎也跟着一起出去了,唐深和赵满月一起收拾碗洗碗。

    厨房里,唐深站在一边看着赵满月洗碗,忍不住问,

    “满月,你对那个赵成究竟有多少了解?我觉得他太不一般了,你看他今天刚来就让你爸这么喜欢他,还有小虎也那么喜欢他,我总觉得他别有所图一样!”

    唐深嘴里的“你爸”让赵满月心里嗝应了一下,印象里阿琛从来没有这么说话过,他们彼此都把对方的父母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看,每次开口都是我爸我妈,从来不说你爸你妈。这样听在耳里好像有一种嫌隙。

    “阿琛,你是觉得他脸上有疤痕像黑社会是吧,你那么有阅历有见识的人怎么也以貌取人呢。阿成人挺好的,可能他来自小镇,为人比较真诚普实吧,所以我爸和小虎都很喜欢他!“赵满月边洗碗边笑着说。

    “他来自小镇?哪个小镇?“唐深皱眉疑惑的问。

    “就是海边的一个小镇啊,听他说他们一家人从小就靠捕鱼为生。他刚来我家的时候很黑的,这段时间可能养白了些。至于他脸上的疤,他说是从小被火烧的,全身都烧坏了。干嘛问这么详细,吃醋了,怕我喜欢上人家啊!”

    唐深挤挤眉挺挺胸不屑的说,

    “我这么帅还担心你能喜欢上他?除非你瞎了眼!”

    赵满月不禁失笑,阿琛说话怎么突然这么直接又孩子气了,倒显的失了他原本好修养一般。

    “是啊,你很帅,我最喜欢你好吧!”赵满月看他骄傲不可一世的模样无奈说。

    唐深不是第一次被人表白,可能是第一次在厨房被人表白,可能是表白的语气太敷衍太无奈太漫不经心,他竟然无比的心动,还想再听一遍,再听很多遍。

    他不禁屏住气认真的望着她问,

    “你说什么?再说什么!”

    “什么啊!”赵满月认真洗碗,回头看到一脸严肃的模样有些被吓到。

    唐深有些急的颤了颤手指,提醒的说,

    “你刚刚啊,刚刚说我很帅,最什么我……”这一定是他这辈子面对女人最憋屈最丢脸的时候,以前他哪次遇到女人不是直接吻上去,然后一个热吻就把人搞定的。

    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后,他竟然也变的纯良起来,竟然会觉得那样突然的霸道吻她是对她的一种不尊重,是玷污她。

    他竟然从心底暗自期待两人两情相悦的幸福拥吻。而这种期待就像一个小秘密一样压在他的心底,以至于让他每次对上她的明亮的双眼时,心跳总会加速,总怕被她看穿他的小心思,然后无措的脸烧红。

    他还是女人眼里那个邪恶无情的唐深吗?他怎么突然觉得他整的不是脸,而是心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