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最强渣男系统 > 第070章 缠绵话一叙衷肠
    (盗版太严重,20分钟后更新正文)

    敖摩昂久战不下,心中便生出了一计,将三棱锏的神通催动了极致,而后故作心浮气躁的模样,两条五爪金龙流光更速,而后眼见这方圆数丈之内仅剩一处空间,便流光其势更是增添了几分迅捷,径自朝这处空间扑杀上去。

    “好胆!”包文正神识洞察到两条金龙已然近在咫尺,多番忍让之下,这敖摩昂依旧是不依不饶,虽能以“水一式”的空间至秒避让开去,却是不愿再给这敖摩昂留下颜面,随即右手握住了青萍剑,将其抽了出来。

    “吟”声随即响起,只见一朵青色的莲花随其乍现出来,一股沛然莫能御之的无上神威随即显露峥嵘,青萍剑已然出鞘。

    那是铺天盖地青色的光芒,比湛蓝的天空更加深邃,比蔚蓝的大海更令人沉醉,那青色的光芒中更有一朵硕大的莲花凭空乍现,这莲花之中更有四朵莲叶分外醒目,分别代表着“地.火.风.水”四色,这四片莲叶的光晕看似径向分明,却又相互流转,萦绕在一处。

    这莲花停驻在空中滴溜溜的打转,一股神秘的气息随之浮现,似乎蕴含着天地的至理,三千大道尽数敛于其内,这龙宫的上至管辖天下水域的四海龙王,中至桀骜不驯的覆海大圣蛟魔王以及龙宫太子和龙女,下至剑戟林立,刀兵四起,身穿甲胄的虾兵蟹将,尽数在这一刻被束缚。

    有无尽的威严伴随着青萍剑出现,龙宫之内所有人皆是不能喘息,更有万钧之势从四周压迫过来,修为较弱的虾兵蟹将,在这一刻顿时身躯炸裂开来,泛起铺天盖地的血浪,蛟魔王运转毕生的功力,仍是周身骨骼脆响连连,这威压正在迫使他俯首称臣,西海龙宫的敖摩昂半跪着身躯犹有不甘,东海龙宫的敖孪和龟丞相已然不支化出了本体,在玉石镶嵌的地面上颤抖不已。

    四海龙王此刻身躯上萦绕着金黄色的光芒,那是天庭册封掌管天下水域的敕令在抵御着青萍剑的威严,只是那金黄色的光芒瞬息便黯淡下来,眼见便要如气泡一般炸裂开来。

    敖摩昂手中的“三棱锏”,全名为“三宝太虚海棱逍遥锏”,乃是四海龙宫有名的宝物,其内更有龙凤初劫时陨落的祖龙的一丝精魄,敖摩昂仗此宝物历来难逢对手。

    青萍剑剑锋所指,本是化作两条金龙正泛起滔天凶威的“三棱锏”,立时间便化为了齑粉,通天圣人随身的佩剑又岂是寻常。

    余威更是不减分毫,青萍剑的青光势如破竹的便要席卷到敖摩昂身上,眼看着西海龙宫的大太子敖摩昂就此便要身死道消。

    “上仙手下留情!”东海龙王敖广骇然无比,惊声呼道。

    西海龙王敖闰更是关心则乱,此刻已然失了方寸,情急之下喝道道:“休伤我儿!”

    “碧游宫,青萍剑!”覆海大圣蛟魔王失言呼道,此刻眼见这青萍剑凶威滔天,这东海之上除却昔年万仙来朝的金鳌岛截教门庭,还有何人有福缘可持此法宝,若不是通天圣人的坐下弟子,谁有敢剑指西海龙宫的大太子敖摩昂。

    青萍剑的剑锋在敖摩昂的脖颈之间停下,包文正凝望着半跪在地面上的敖摩昂,冷声问道:“如今,你还觉得你龙族高贵,我人族可欺吗?”

    敖摩昂本是犹有不甘,但此刻四海龙宫的至宝“三棱锏”已化为齑粉,又听闻蛟魔王道破这法宝的名号,心中顿时惊骇之极,正所谓“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原本是一家,莫说已然衰弱的龙族,便是昔年的巫妖二族掌天管地之时,那妖族的东皇太一和帝俊,巫族的十二祖巫,谁有敢触犯有圣人在侧的三教威严。

    这一剑便是斩落下来,莫说四海龙宫不能为其报仇雪恨,便是告上天庭凌霄宝殿,满天神仙也无人会出言诉说半点不公。

    敖摩昂虽是豪气干云的西海龙宫大太子,却并不是愚笨之人,顿时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淌落下来,性命均在对方一念之间,禁不住也有些惧怕。

    “玄蛇已死,婚事就此作罢,上仙自可带敖婵离去便是!”东海龙王敖广急忙开口说道,随即在覆海大圣蛟魔王身上扫了一眼,而后望着北海龙王敖顺说道。

    北海龙王敖顺撇了一眼蛟魔王,沉默不语。

    覆海大圣蛟魔王虽曾经号称花果山七圣,也算是翻云覆雨的绝世妖王,但却与北海龙王敖顺有无法言明的渊源,本就不愿招惹这碧游宫的道人,此刻眼见北海龙王不悦的眼神,立刻颔首说道:“七公主既然早已私定终身,如今玄蛇已死,婚约理应就此作罢。”

    包文正将青萍剑归鞘,而后面颊上浮现笑意,弯腰将敖摩昂搀扶起来,歉意的说道:“折损了大太子的兵刃实属不该,还望勿要介怀。”

    适才长剑横与敖摩昂脖颈之间,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那满面歉意的笑容,令东海龙王敖广余光望着地面上残破尸身,血流如潮水一般淌落,禁不住心中一寒,心中更是忌惮非常。

    敖摩昂惊犹未定,闻言自是开口说道:“是小龙咎由自取,倒是怪不得上仙。”

    包文正满面春风,开口赞叹道:“太子一身神通果非寻常,令文正敬佩不已,若非仗着宝剑之威,恐非太子的敌手啊!”

    东海龙王敖广此刻已然平静下来,含笑上前说道:“上仙法力无边,便是不依仗宝剑,摩昂也绝非敌手啊!”

    包文正含笑拱手施礼,说道:“我金鳌岛本就在东海之上,龙宫和我截教乃是毗邻,今日确实在下多有冒犯,还望诸位勿要见怪!”

    “只因我与李长源甚是投缘,眼见其为了敖婵公主黯然神伤,情急之下这才冒昧前来。”

    这话着实令敖广心中狐疑不已,随即回想起截教门下多是急公好义之辈,这才信了几分,神色不变的含笑说道:“竟是毗邻,日后还要常走动才是,只因贵教有阵法护佑,小神有心前往,却是不得而入啊。”

    包文正闻言自是知晓敖广欲一游金鳌岛,故意避而不答,叹息说道:“龙王莫怪,日后在下自当多来走动。”

    敖广也不以为意,随即望着七公主敖婵说道:“既有上仙为你而来,那你与李长源私定终身一事,父王便应允下来。”

    敖广随即上前对李长源说道:“虽说人生百年匆匆而过,却盼你二人能够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李长源眼见峰回路转,听闻龙王此言,更是喜出望外,拱手说道:“长源必定好生对待敖婵,请龙王宽心则可。”

    敖广捻须笑道:“虽说你二人未曾拜堂成亲,但我敖广既出此言,断无悔改之念,凡人得寿不过百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你便随敖婵唤我父王则可!”

    李长源附身跪倒在地,惊喜交加的叩首呼道:“父王在上,请受小婿三拜。”

    包文正眼见李长源附身叩首不已,随即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龙王此言倒是有理,既然今日婚堂已然摆下,择日不如撞日,不若便让李长源与敖婵成亲,在下也能讨杯喜酒?”

    敖广闻言身形一顿,眼见这龙宫大殿之外横尸遍地,血流成河,又怎是成亲的良辰吉日,但是这截教的门人手持通天圣人的青萍剑,必定是截教的亲传弟子,既然开口又怎可婉言拒绝,这道人喜怒无常,还是莫要招惹,早早打发离去才是正理。

    “正是此理,良辰吉日又怎可错过,上仙请殿内落座!”东海龙王敖广伸手相迎,随即四海龙王如众星捧月一般将包文正迎到了龙宫大殿之内。

    龟丞相本就是玲珑心肠,否则也不能位居东海丞相一职,忙令人将尸骸尽数收敛,又运起神通将血水尽数擦拭,便心有余悸的将李长源迎到了偏殿,好生梳洗装扮,只待稍后的成亲之事。

    敖婵终究是守得云开见月亮,遥望着包文正步入大殿的背影,心中既是惶恐,又是欢喜不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